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雨中真相

      父女俩回到仙山英州。但刚到门口,便看到里面站满了人,都是华山派和雪燕教的人。林宇凰溜到前面去看了看。丰城和原双双被人围在里面,看神情,似乎正在讨论极其重要之事。正准备听个仔细,俩人便站起来,带着弟子们朝外面走去。雪芝躲在门后,没被人发现。待一群人走得远了些,雪芝道:“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我跟过去看看。”
      “慢着,你想被他们发现是不?”
      雪芝想了想:“那怎么办?”
      林宇凰歪着嘴笑笑,踢起地面上的一块小石头,待之腾空,踹出去。小石消失在树丛中,伴随着一声闷哼。很快,一个人影直直倒下来,扑在地上。雪芝相当有默契地配合林宇凰,踩住那人的后颈。那人立刻摇摇手,急道:“是我,是我!”
      雪芝愕然:“丰涉?”然后收了腿。
      丰涉撑着地面,身形一弹,跳起来站好,拍拍身上,转身便走。但他没走出两步,又被快步跨过来的林宇凰拽住:“小子,我们要去跟那一群人,快把五道转轮王金丹交出来。”
      “那是圣母用的东西,我没有。”
      “你有的,交出来。”
      “有我也不交,你杀了我便是。”
      “我不杀你,但我有一百种以上的方法让全天下最丑最臭的大汉□□你。”
      “我只有一颗。”
      “死到临头还嘴硬。你有三颗。”
      “好吧,我有三颗,但你若三颗都要,我立刻吞了它们然后咬舌自尽。”
      “林二爷对你的破丹也没那么多兴趣。给一颗芝丫头便是。”
      于是丰涉拿起腰间的葫芦,把塞儿□□,轻轻一掰,两颗极小的金丹便从塞里掉出来。他给了雪芝一颗,把剩下的装回去。雪芝拿着金丹,道:“这不是两颗么?”
      林宇凰道:“还有一颗在葫芦旁边的玉佩里。”
      雪芝看了一眼林宇凰,惊道:“凰儿,你是不是搜了别人身啊。”
      丰涉倒是不吃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别处。
      “我才没那么多时间。”林宇凰说罢拍拍雪芝,“你赶快去,不然追不到。”
      “等一下,这丹药是用来做什么的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追?”
      “闺女啊,你连这么邪门的药都没有听过,怎么混的江湖?反正你吃了它便是,不会被那两个掌门发现的。”
      雪芝点点头,吃下金丹,又一次纵身跃上房顶,顿时发现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内力和体重,动作比以往轻盈数十成。很快,她追上了那一帮人。眼见他们进入了一个大宅院,雪芝跳到宅院屋顶,轻手轻脚走过去,倒挂在后院房檐上,贴在窗子上。房间里果然只剩了丰城和原双双。
      “我的心肝儿,快快过来,真是想死你丰哥哥了。”若不是丰城的声音极具特色,雪芝一定会以为里面另有其人。丰城叹道:“双双,你为何要躲着我?是在气我天天和曼曼在一起么?要不是怕人家闲言闲语侮了你的名声,我才不会选她……你便别再生气。”
      “你们这些个死男人,嘴巴上都说得好听。啧,这天下哪有不漏风的墙?姓白的贱人跟你都这么多年,早知道了点事,明着在外面说那重雪芝的不是,暗着把我批得一钱不值。当年你若等老婆死了便娶我,还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么?”
      “就娶就娶,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你还怕等这几天不成?”
      “说实话,你是不是连重雪芝的主意也在打?”
      “怎可能?她不过是个小丫头。”
      “小丫头值得你这样去帮?”
      “江湖后辈,我们老一辈的多少都会照顾照顾,双双你不会连她都要计较吧。”
      “她确实不值一谈,不过我怕她恫疑虚喝声势大,对我们的计划有影响。”
      “我们要打败的是武当峨嵋,和重火宫又有什么关系了?”
      “提到这事我便气!”原双双提高音量,又拍了一下桌子,“都是你那个死表弟!他害我们奉紫泪干肠断!要不是因他驷马高车,仗势欺人,我早弄死他了!”
      “看你在外面可是偏心他得很,我还说你真忘了。”
      “奉紫对我来说,便是亲生女儿一般。你的女儿要在十来岁便被人……呜,你会不会想将那人千刀万剐?”
      丰城的声音温软了不少:“好了好了,旧事莫提。我只是想知道,是否莲翼真已走漏?”
      “这种事我如何会知道?”
      这时,雪芝的长发自衣襟中落出,垂下来。她甚至连伸手去捉回头发的时间都没有,便蓦然睁大眼,更往窗口旁靠了些。但接下来,里面原双双发出的声音,却吓掉了她一身鸡皮疙瘩:“你们这些死男人,就知道莲翼、莲翼,有没有替我们女人家想过?还说就爱我一个人,为了我天下都可以不要!”
      “傻双双,我这不是来疼你了么。”
      接下来一阵推搡声,亲嘴声。雪芝面红耳赤地往后缩了缩,却撞上一个事物。回头一看,丰涉竟也倒挂在她的身边,并快速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摇了摇手指,笑得阴森森。待雪芝神情正常些,丰涉松开手,勾勾手指,让她跟着自己走。过了一会儿,俩人偷偷摸摸爬到屋顶。
      “竟喜欢偷看这样的事,真是好下流的姑娘。”刚一站稳,丰涉无奈地耸耸肩,又飞快补充道,“不过不要在这里发脾气,底下听得到。”
      雪芝憋着一口气,双眼几乎要爆发出火焰:“底下两个人是原双双和丰城,你什么都没听到?”
      “没有,我对这些人一点兴趣都没……什么?”丰涉愕然,“你说,是原双双和……丰城?”
      雪芝观察他片刻,疑惑道:“你和丰城都姓丰,莫非你们有什么关系?”
      “一个姓氏便有关系了?那你岂不是舜帝后人?(1)”
      雪芝懒得理他,又看到两个雪燕教女弟子从后院并肩走过。她们说话声音不大,但都实在耳熟到让雪芝无法忽视。听了半晌没有想起是什么人,便飞速顺着房檐走,跟到了一口井旁。其中一人握住绳子,背对着她往上面提水桶,另一人歪歪地靠在水井旁,唉声叹气:“我开始以为教主这样折腾奉紫,是因为她人不好,结果我猜错了。你说,教主怎么就对那丫头这么好呢?她武功又不高,也不机灵,所有人都讨厌死她。”
      她甩甩手,雪芝这才看清她的面容。非常眼熟,几乎就要想起来。提水的女子没有回话。先前的人又继续说道:“你说当初教主为何要叫我们把重雪芝给扔到光明藏河中?”
      “话少一点,你不会死。”
      那女子拍拍手:“你怎么这样说话?当初你还不是有插一手。你当时说得比我还起劲,怎么现在装哑巴了?有本事做坏事,便别怕鬼敲门。”
      “……我有问题想问你。”
      “你说。”
      “你和上官透,到底有没有在一起过。”
      “有!”
      “你骗得过重雪芝,便认为骗得了我么。”
      “你……何故问我此事?”
      雪芝这才想起那站着的女子是什么人——燕子花,前几日才和她在奉紫寿宴上对决,又和上官透扯不清关系的峨嵋女弟子。这人说话方式和外貌完全没变,只是让人迷惑不解的,是她现在竟然变成了雪燕教的人。此时,那提水的女子道:“我只是好奇而已。你对上官透的所作所为,似乎不在计划当中。莫非是对他动了真情?”
      燕子花涨红了脸:“我不过是想挑拨重雪芝和他的关系,以免他帮忙,给教主带来大患。”
      “教主最担心的,便是重雪芝和林奉紫关系好转,和上官透一点关系都没有。若你真想挑拨,也该是她和林奉紫的关系,也该把当年灵剑山庄的旧事翻出来说。你倒是颇有奉献精神,自个儿上阵。”
      “你少尖酸刻薄,不要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唉,你等等,不要走……”
      提水的女子带着水桶,走远了。可惜一直背对雪芝,什么也看不到。很快燕子花也跟着离开,雪芝一时间理不清思绪:她和奉紫关系好转,对原双双又会有什么影响?那燕子花只算苍蝇不算豺狼。而寡言的女子,知道的事似乎更多。但没有时间多想。她又快速回到屋脊旁,丰涉也挂在那里。屋内的俩人已人道结束,开始讨论其余的事。原双双娇嗔道:“丰郎,我自知不如《莲神九式》,但若此秘籍走漏之事为真,你又恰巧得之,修炼之前,还是要慎重的好。”
      丰城大笑道:“哈哈哈哈,那武功男的练了像女的,女的练了像男的,我怎么可能练?我呢,虽然只有一个儿子,但好歹也是个当爹的。当爹的,怎能做如此不尽责任的事?”
      “瞧瞧,你都心疼自己的儿子,我也会心疼女儿般的奉紫啊。”
      “你确实是很疼奉紫。只是有件事,我一直没想明白。”听见原双双宛若少女的娇嗔,他呵呵笑了一声,“你这般同情她,那你自己呢?双双,我记得你初次跟了我时,是十七岁罢。那时你已不是女身,为何又这样在意奉紫的清白?”
      屋内沉默的尴尬,连雪芝都能感受到。但过了片刻,原双双又娇笑出声:“人家这不是怕给封掌门添麻烦么……”
      接下来,二人又聊了一些有的没的话题,雪芝越听越困,回头才发现丰涉已没了踪影。是时正逢景昃鸣禽归,火云半遮斜阳,流红洒落万家。雪芝偷偷离开屋脊,见他正僵直地站在屋顶上,身影被斜晖的金边勾了出来,浓稠的发间,密密麻麻的几根小辫子和腰间的葫芦一般,在风中没有规律地乱舞。他的身后是万丈浓焰下的苏州城,迥泽小桥,渔家归路,都被绵绵红光紧紧包围环绕。隔了很久,雪芝才轻声问道:“这般安静不像你。怎么了?”
      “你说得没错,那人是生我的人。”丰涉答得相当干脆。
      “你是说……丰城?”
      “嗯,他知道我存在过,以为我已死。”
      “那你为何不和他相认?”
      “他是华山派的掌门人,江湖人眼中的英雄豪杰。”丰涉笑得一脸灿烂,却一直看着地面,完全没有抬头的勇气,“我是他扔的,也是满非月养大的,为何要认他?”
      “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
      “当然是圣母。”
      “你有没有想过,她或许会骗你?”
      “有想过,所以我一直都有留意丰城的行踪。但是他对我母亲和我的事绝口不提,也从来都对人说,他只有一个儿子。”
      胡风猎猎,落晖茫茫。小舟悠悠从河道中划过,远方的青山中,寺钟忽然敲响,余晖从云缝中漏出,燃烧了视野中的重重红楼。丰涉回头,因为背着光,身影极暗,站在暮景中,像是脱了群,孤形单影的鸾鸟。他的声音放得很低很轻,嘴角的笑容越来越落寞:“听说我母亲是一位美丽稳重的女子,和我见到的女子都不一样。虽然别人总说她早死了,说这些也没用,但我还是觉得……唉,不说了,烦死了,人活着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雪芝像是不会武功一样,踩着颠颠簸簸的瓦片走向他,朝他伸出手:“你的心情我完全了解。经常会感到孤独……是吧?”
      丰涉一掌打掉雪芝的手:“说话真肉麻!”
      雪芝依然坚定地伸出手:“待会儿我们回去便拜把子,我当你姐姐,以后谁都不敢欺负你。”
      丰涉看着雪芝,一如在看着奇怪的生物。见他迟迟不和自己击掌,雪芝走过去,对着比自己高出不少的人,重重拍了拍肩:“小涉,大姐会照顾你的!”
      “那……大姐送不送亲亲?”
      丰涉揉着满是淤青的胳膊,和雪芝一起回了仙山英州。远远便看见一如既往生意红火的大厅,俩人刚一跨进大门,一个女子便掂着手帕快步走来,捉住雪芝的双手:“妹子,你这是去了哪里,可把我们找死了!”
      此时,雪芝就算不看眼前人,只看丰涉的反应,也知道捉着自己的什么人:丰涉的眼睛已经长在了她的脖子下,小腹上。雪芝一边狠狠踩了丰涉一脚,一边笑道:“好久没见红袖姐姐。”
      “亏你还记得我!”俩人数年未见,裘红袖竟难得一见如故,叽叽喳喳说起来,“看看我们当年的小丫头,这会儿可出落成了大美人,难怪那么多男子为你争得你死我活头破血流……话说回来,当初我还跟一品透说,让他小心着,不要让你喜欢上他,免得他这花心大萝卜辜负了你……没料到啊,第一个栽的竟是他!”
      雪芝连忙作了个“嘘”的动作:“你饶了我,别说这么大声。”
      “那好,我们上楼说。”说罢拽着雪芝往楼上走,后面的丰涉完全变成了陪衬。
      仙山英州依旧依水而设,每上一层楼,经过一个拐角,都透过窗棂花纹外的水流,横穿苏州的小船,被风吹着摇曳的大红灯笼。走到二楼,后院景象一览眼底:房门贴满“福”字,种满蒲桃槐树。二楼栏杆上挂了几顶圆草帽,一些稻穗和干辣椒,红黄相称,光亮光亮的,令华美客栈朴实世俗了不少。裘红袖指了指院中几株花叶:“看到那凤仙花和紫茉莉了么。凤仙是一品透送的,胭脂花是狼牙送的,说是给我送来染指甲和抹胭脂。不过我当时一看便知道,狼牙会送这玩意,定是一品透叫的。他那大老三粗的心肝,能想到这些小事儿?当时我还夸一品透懂姑娘心思来着,没想到这才多久,便跟傻子一般。”
      雪芝一脸怨气:“狡猾如狐,凶狠如狼,哪里傻了?”
      “听到没有,芝儿都说我不傻。”
      “她是你老婆,当然帮着你。”
      雪芝木然站直,只听见身后的房门打开,有人从里面走出来。上官透靠近以后,只是站在她身旁,还保持了一段距离:“别这么说,芝儿还未应了我。”
      裘红袖看看雪芝,眼角露出一丝笑意:“倾坛饮酒,难知其味啊。”
      丰涉也笑得不三不四,还用手肘碰碰雪芝的胳膊。一时气氛诡谲,雪芝实是沉不住气:“你们看来看去笑什么?我和昭君姐姐是姐妹情谊!”
      房里有人噗的一声笑出来。大家回头,只见仲涛嘴里嚼着鸡腿,十根手指在衣摆上蹭了蹭,快步走过来,重重地拍拍上官透的肩:“吃瘪了么。让你过去自鸣得意,忘乎其形。”
      上官透胸中万箭穿心,却还是稳住形态:“肌肉公子除了幸灾乐祸,也就会扒了衣服,在院子里烤成条熟鲚。”
      “还不是因为红袖那死女人说,男子要黑才英俊。”
      “肌肉公子?”雪芝忍不住看一眼仲涛的手臂,又扫了一下他的胸口。
      仲涛连忙挡住胸口:“妹子,你的眼睛让我想起了前几天被红袖喂死的金鱼。”
      雪芝没说话,红袖眼睛眯了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红袖美人发如青云。”仲涛干笑,“都别站在门口,出去罢。”
      林宇凰带着重火宫弟子们回去拿 《三昧炎黄刀》,说过几日再回来,只留下个烟荷,说是好照顾雪芝。因此,一行人刚进房间不多时,烟荷也跟着下来。原本是裘红袖和丰涉一人坐在雪芝身边,但裘红袖硬要拉上官透过来。雪芝连忙把烟荷拽到自己身边,迅速坐下。上官透稍微顿了顿,也坐下。裘红袖还是媚气横生,高峰矗立,尤其让太平瘦烟荷这么一衬,配上无比妖艳的水红纱衣,一颦一笑,都让人联想翩翩。而仲涛确实黑了不少,肌肉倒是一如既往的健美,和才疯长完个子的丰涉形成鲜明对比。这样看去,裘红袖和仲涛倒是蛮配。雪芝看看他俩,再看看烟荷旁边的上官透,他正托着翡翠茶壶,为裘红袖倒茶,身材修长俊秀,饰物极少——雪芝也才发现,其实昭君姐姐不偏爱华丽的绫绮,风雅贵气却渗入了骨子里,摄人心魂,让人顿感何为真正的倜傥。他扶着翠绿茶壶把,低垂的眉目,也是分外俊秀……忽然,那双眼抬起来,正对上她的视线。她没出息地躲开,为丰涉夹了一块鸡肉。丰涉乖巧道:“谢谢雪宫主。雪宫主真的是好温柔。”
      雪芝若无其事道:“大家都这么说。”
      此言一出,所有人包括烟荷除了上官透,都放下筷子,盯了雪芝半晌,又继续吃饭。最后丰涉咂咂嘴,叹道:“看你做人不怎么样,脸皮倒是一等一的厚。”
      “多嘴!”
      丰涉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一个女子如果一点也不温柔,就算长成雪宫主这样,也会吓跑不少男子吧。所以,便像刚才那样,温柔一点没有关系哦。”
      “确实,太凶的姑娘会没人要。不过,芝儿如此甚善。”上官透按住茶壶盖子,把茶壶放好,“没人要最好,她便只有我一个。”
      “谁说我没人要?!”
      上官透敲敲茶壶盖,道:“红袖,上次来都不见你买了这个,不仔细看不像茶壶,倒像石津相滋蝉翼文成的石乳。”
      “你也觉得不错?”裘红袖单手撑着下巴,“我还买了几只酒杯,也都是翡翠做的,打算送你和肌肉公子。”
      “那便有劳你,我和肌肉都感激不尽。”
      仲涛道:“休得叫那名头!”
      裘红袖道:“以前一直认为翡翠杯子没有琼杯好看,不过这一套还做得真是不假雕琢。”
      上官透道:“说到琼杯,我倒想起了《芙蓉心经》。这秘籍原本是雕刻在一支白玉琼杯内壁,需要以火灼烧才会现出字迹。以前持有杯子的一名教主,便是因为无法突破心法第五重,走火入魔,自戕而死。”
      烟荷听得有些入神,禁不住问:“那一重有什么问题?”
      上官透还未答话,雪芝便道:“要突破那一重,必须手刃至爱。”
      听到此处,雪芝不由想,这都是些什么邪门功夫,一个要手刃至爱,一个要亲弑至亲。当年爹爹会修成《莲神九式》,便是因为她爷爷是个武痴,为了让儿子大功告成,设计让爹爹杀了自己。爹爹之后一直生不如死,即便成了天下第一人,也终日在苦痛中度过。这两本秘籍原该被毁尸灭迹,但谁都不会想到十多年以后,竟又一次在江湖中掀起腥风血雨 。
      仲涛叹道:“真是要命的武功。不过,这教主也没脑子。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自然是保条命。命都丢了,怎么做人?”
      “人家那叫痴情,为爱不顾一切。”裘红袖抱着胳膊,若无其事道,“要命和你爱人之间选一个,你会选哪个?”
      “当然是选命。命都没了,还怎么爱?”
      裘红袖僵了僵,撇撇嘴巴,站起来走人。仲涛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向上官透发出求助的眼光。上官透做了个手势,让他追去,他才莫名地跟出去。丰涉哈哈一笑:“这肌肉公子还真不会说话。”
      雪芝道:“红袖姐姐果然是女人中的女人,居然让狼牙哥哥在自己和他的命中选一个。”
      上官透道:“这样的事很平常,芝儿不会想这样的事么?”
      “天下之大,江湖之险,存亡危急之秋,四处暗藏杀机,都是池鱼幕燕,哪还有时间去想这些。我和狼牙哥哥看法一样,还是想想怎么保命比较重要。”
      上官透不语。
      丰涉轻轻吐了一口气:“雪宫主,你这样,会给上官公子很大压力的……”
      “作为重火宫的宫主,我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雪芝放下筷子,站起身,“我吃饱了,先回房休息。”
      中宵晚风清,红灯笼点亮了客栈后院。雪芝回到三楼,刚关上门,便有人敲门。她把门拉开一个缝儿,见是上官透,便冷声道:“什么事?”
      上官透看看四周,小二方从对角的楼道间端着茶盘走过,便低声道:“并无要事,不过想问你为何不辞而别。芝儿,这些日子,我真是夜夜千念万感,辗转难眠。”
      房门半掩着,雪芝固执地用双手压住两边门板,在极力克制着什么:“然后呢?”
      遥空下,客栈外沿数百里,是灯火辉煌的苏州夜景。风吹动红灯笼,影落庭院,摇飏葳蕤。凤仙花为风碎裂,花香伴着轻风,迎面袭来。雕栏上,红灯笼无声摆动。上官透也不要求进入,只站在外面,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忐忑:“我想知道你对我们……可有何打算。”
      “没有打算。”雪芝的态度很冷很硬。
      曾经听朱砂说过,少宫主是一个很会保护自己的人,将来她跟的男儿,想来是须得踏实稳重。上官透这人,于情于理,雪芝都无法接受和他在一起。只是,彼此之间发生了那么多事,那天又一个不留心跟他……如今看着他,能做到不表现出爱意,都已极难。若说忘记,恐怕还是需要时间。上官透伸手,轻轻覆住她放在门上的手背。琥珀一般的瞳孔颜色淡淡的,几近透明:“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这是我第一次想要拥有一个人。”
      “幼稚。”雪芝甩掉他的手。
      “芝儿,你不想拥有我?”
      “肉麻!恶心!”
      雪芝砰的把门关上。但上官透的扇子柄往前一伸,卡在门缝中间,再一推,人便横行霸道闯进来。他身形极快,屋内的红烛甚至没有晃一下,门已经关上。雪芝急道:“你出去。”
      一进门,上官透便再也画不了那君子的皮,横手搂住雪芝的腰:“若不是怕惹你不高兴,我一定会告知天下,你早就成了我的人。”
      “你敢!”雪芝想拨开他的手,但完全无用,“放手!放手!”
      知道这样吵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但若坐下来认真和他谈话,一定很快便会投降。甚至说,只要她一抬头看他的眼睛,便很可能会没出息地扑到他的怀中。但他还没机会挣脱,上官透已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面对自己:“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在灵剑山庄上,是你主动来抱我的。那一晚你如此热情,为何转眼便不认人了?”
      雪芝的脸很快红到了脖子根。木门红若火焰,窗纸薄如蝉翼,都映着花瓣零散舞动的影子。她深呼吸,谨慎而缓慢地转移视线,凝视他的双眸:“你离开灵剑山庄的原因是什么?”
      上官透目中震惊,抱着她的手都有些僵硬。他欲言又止,反反复复数次,都不曾开口。蜡烛光黯,照在俩人脸上,却温暖得连冰雪都能融化。雪芝一动不动看着他,眼神却十分冷冽:“我要听真正的原因。”
      “因为……林庄主认为我引诱林奉紫。”上官透看着别处,不由自主地蹙眉。
      “问题是,你引诱她了么?”
      “没有。绝对没有。”上官透俨然道,“芝儿,这件事你得相信我,我是被陷害的。”
      雪芝原想问他是否喜欢过奉紫,但忍住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今天累了。”
      “……既然如此,早点休息。”上官透轻轻拥抱了她一下,又看了她许久,自个儿回房歇息。
      之后一日,雪芝不再开口询问此事,却相当介怀。终于,第三天早上,她亲自去了灵剑山庄,打算直接询问林奉紫。可刚一到山庄门口,滂沱大雨便自云中注下,好似川后天吴都怒了般(2),毕毕剥剥,披打着芳菲园林。忽然惊雷响起,她在门口打了个哆嗦,重重扣了几下山庄大门铁环。很久,才有人过来开门,见到奉紫,几乎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屋外雷雨交加,天冷了些。奉紫披了一件金丝小褂,也拿了一件外套递给雪芝,雪芝道:“不必多礼。”
      奉紫看了一眼外面的磅礴大雨,眉开眼笑:“行下春风望夏雨,奉紫还盼着日后有姐姐照应呢。倒是不知姐姐今日来此,是有何事?”
      雪芝一直学不来这姑娘的花花肠子,皱了皱眉,干脆开门见山道:“我就是来问问,上官透对你做过什么事么。”
      奉紫原在低头整理她身上的外套,手上的动作停了停。然后,她慢慢说了一句话。与此同时,半敞着的门外,又一声轰雷响起。苍天被劈裂,大地亦为之燃烧。雪芝听见了她的话,但她知道自己听错,只和奉紫静静对望。仿佛等了百年。雷声终于停止,雨声又淅淅沥沥,覆盖了九州大地。雪芝这才再度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他玷污了我。”
      乌云凝聚成团团沉铅,又被闪电撕碎。巨雷的余声滚过云层。夏日骤雨,灰暗苍穹,伴着雷声阵阵,每一下,似乎都在直击心脏最柔软处。两张白净年轻的脸,露出了相似的神情。雪芝无心擦拭脸上的雨水,唇色苍白:“他真的……做过那样的事?”
      “嗯。”
      奉紫倒是若无其事,替雪芝理好了衣裳,又径自走到茶座旁,替她沏茶。雪芝的目光随着她移动,却像被人点了穴,身体动弹不得。门外,池沼水横流,荷花红妆凌乱,如同奉紫额间一点殷红。茶雾缭绕,她抬起了玉华清秀的脸:“姐姐,若今日问我话的人是别人,我必然三缄其口。只是,对你,我是万万瞒不得的。”说罢,她往窗外眺望,屋外极远处,有一个多角小楼。飞檐楼角在大雨中,朦胧精巧,却又孑然孤独。她以前便住在那里。后来搬走,便是因为那件事。当时,灵剑山庄女弟子还很多。那一次事过后,林轩凤才找了借口,说女弟子比较适合雪燕教的武功,把大多数女弟子转到雪燕教。
      奉紫笑道:“那件事后,我爹还有教主对我的要求都变得很低,也不大教我武功,天天便盼着我嫁出去。我只能靠自己,不过跟姐姐比起来,实在差太多。”
      从整件事发生到结束,对方都是蒙着脸的,但她抓下了那人的黑色头布,看到了他的脸,确实是上官透。直到林轩凤发现,气得浑身颤抖,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然后令人把他拖下去用重刑,到最后赶他出灵剑山庄,他都不曾解释。奉紫说的其实都是心里话。那时她才十岁出头,都不曾来过月信。虽然有反抗,但实际上从头到尾都是懵的。除了疼痛,似乎也没有太大感觉。她能做的,只有像父亲交代的那样,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可随着年龄增长,她渐渐发现,这件事却变成了她终生的污点。尤其是这两年,当她有了心上人,却因为这样不堪的往事而退却。她双手相握,指甲掐得手心火辣辣地疼:“我只是说出这个事实,是对是错,相信姐姐会比我更有判断能力。”
      雪芝走到她身边,低声道:“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奉紫还是笑着,笑一笑的,眼眶竟湿了,“其实小时的事我都记得。只是这件事过后,便不想令姐姐蒙羞。”
      这么多年,奉紫的模样第一次和小时重合起来。仿佛那个穿着碎花小裙子的小姑娘,又一次回到她的身边,会时时扯着她的衣角,哭得涕泪横流。雪芝的反应也没变多少,只硬邦邦地拍拍奉紫的肩:“这么大了还哭?不要哭。”
      奉紫擦擦眼角,破涕为笑。
      俩人又闲聊几句,雪芝离开灵剑山庄,往仙山英州回赶,却是越来越慢。奉紫说当时上官透表现异常,所作所为,不像是一个不熟之人做的。所以,很可能是被下了药,或者被蛊操纵。但他意识他是有的,有多少无奈,多少纵欲,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若说失望或者难过,不能说是没有的。但也是因为奉紫简单的一句话,她大大松了一口气——对于上官透,她终于解脱。
      山水清辉,都浥了雨水。雪芝双手抱着脑袋,加紧脚步赶回酒楼。倾盆大雨在船篷上砰砰砸响,城中河面上,雨点落下的小碗儿荡漾开来。仙山英州二楼房檐上,题字的四个连结菱形招牌跟着灯笼,在风雨中翻动飘摇。她还没走近,便有一个人撑着竹伞,从客栈里快步走出。近了,才发现那是仲涛。一看到雪芝,他立刻沿着河跑了一段,高声把上官透唤来。上官透的身影生自雨雾,还没走到她面前,伞已伸来。他衣襟略微湿润,面容清俊,一脸担忧:“芝儿,你又去了何处?你二爹爹才回来便发现你人不在,现在急得到处找你。”
      伞下的世界很小,伞盖分明是平的,却是一片网,一捆缧绁,将他们牢锁其中。雨声清冽,他身上的淡香离她这样近,便是她最为熟悉的味道。这是她第一次知道,爱恨原同根,亦可同时开花以蕃。她想要拥抱他,又想给他一耳光,但到最后,却只能沉默地望着他。她的眼眸在阴影中兀自水光潋滟,载着她一生中最美的明艳华年。看见这双眼睛,他不由心中一动,又有不好的预感,轻声道:“芝儿,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她连多与他对望一眼也无法做到。只是转过身去,又一次冲入雨中,跨进酒楼大门。

      ————————————

      注释(1):传闻舜帝有重瞳,又名重华。
      注释(2):川后、天吴,指古代的河神和海神。《文选·曹植<洛神赋>》:“於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吕向注:“ 川后 ,河伯也。”《山海经》载:“朝阳之谷,有神曰天吴,是为水伯。其为兽也,人面八首八足山海经山海经八尾,皆青黄。”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