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月影迷情(下)

      周围的长舌妇们统统闭上了嘴,错愕得眼珠子都快托眶而出。若此处无人,雪芝一定会赏给他一个惊天现炒热锅贴,但她无路可退。丰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家造出她和他的谣言,他从不弭谤。现下是当上官公子的未婚妻,还是丰大叔的情妇,若非选不可,就光凭着脸,她也肯定选择前者。她只能默默无声地看着上官透,看他虚情假意地装白莲花:“不知各位夫人在聊什么,如此津津有味?”
      白曼曼的脸都白了,干笑道:“没什么,不过妇人的闲话家常,上官公子不会感兴趣。”
      “原来如此,那请继续聊。”上官透看了一眼雪芝,“芝儿一到晚上犯困便喜欢乱说话,怕她给各位夫人添麻烦。在下先带走。”
      一帮人连连点头。上官透轻轻扶了一下雪芝的肩,亲昵而不失礼节,带她出去。雪芝当下把他叫到无人的凉亭中,蹙眉道:“你用什么解释不好,非要说那种话。若以后穿帮,必是百喙莫辩。”
      上官透却只是静静看着她,不解释,不承认,也不否认,让她分外着急。她没耐心等他说完,只道:“罢了,到时就说我们有门派利益问题,不能在一起。就这样。我走了。”
      “等等。”上官透绕到她前面,“芝儿,我……”
      “你还想说什么?”雪芝心情原本便很糟糕,此时拼命压抑,才没发作,“今天是林奉紫生日,你不拿点时间陪陪她,那得显得多失礼?”
      “……你都听说了什么?”上官透忙道,“你不要相信别人的话,那些都是假的。”
      “你急什么?林奉紫不过其中一个,你还要花时间照顾那么多个。”
      “你不肯跟我在一起,我跟谁好你又那么关心做什么?”
      “我不是关心。刚才我与峨嵋派的弟子比武,不论否臧,都只是切磋。我没有伤她,你为何要替她出手?”
      “我不是替她出手。”
      “那你是为了什么?”
      上官透欲言又止,只道:“我不知道。”
      “真没想到,你连峨眉的女弟子都要碰。”
      “那是燕子花自己到处说我和她在一起,我和她根本不认识。多的我不想说。而且,慈忍师太是我大姨,我怎么可能去动她的弟子?”
      雪芝嘲道:“她到处说和你有关系?这天下有女子愿意和你的名字挂在一起么?”
      “芝儿,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差。”
      “在我心中你就是糟糕透顶。”
      “我糟糕,你还败给我?”
      “好啊,你不说还好!我还没跟你算刚才的帐呢,你乘人之危侥幸而已,还真觉得自己胜了?再来比过!”
      “你冷静一点。”
      “你怕了?”
      “你打不过我的,不要闹。”
      “我说了,方才我是没有准备好。我们再比过!” 雪芝提高音量,“我若再输,任你处置!”
      “任我处置?”上官透突然认真起来,“这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是!你去拿兵器来!”
      上官透迅速撤离,短短的时间又赶回到后院。黑夜,四下无人,环境岑寂得有些可怕。上官透扔了一把兵器在地上:“你选一把。”
      雪芝蹲下来,拾了一把最好的青锋剑。上官透挑了一把绿萝弯刀。雪芝踢开那些兵器,纵身跃入后院。上官透也跃过去。还没站好,雪芝已经举剑,毫无预警地刺来。上官透横手以刀锋挡住攻击,退了数步。接下来,只听见乒乒乓乓几十声响,雪芝全力以赴的突击,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上官透没有她那么大的杀气,下手毕竟要软一些,只是维持最基本的防御。
      天如水,月如钩。雪芝又一次使出了混月剑最后一式,且毫不留情朝着上官透劈去。一声惊响,强烈碰撞,二人都后退数米。上官透挥刀,以刀锋指地。刀身在快速而强力的力道碰撞下,已被砍出了无数个小缺口。雪芝又一个纵身,自上往下,刺向上官透。上官透跃起,跳到了房顶上。又交手数次,上官透收了几次手,轻盈地在屋顶上跃过。
      “就知道逃,算什么好汉!”雪芝一路跑去,泄愤般踩碎踢飞瓦片。
      你追我赶跑了数十个楼房,上官透看看前方,知道终于无处可逃。才有些犹疑地回头,迎接雪芝的攻击。确实,他开始只想着胜她,但发现真正想下手是相当困难。一时间,房檐下,亭旁的小池中,波光粼粼,甍栋月影,只剩两条舞动的雪白倒影。又过了须臾,“当!”随着这一声响,半截刀旋转着飞了出去。雪芝竟将绿萝弯刀斩成两段!上官透依然下不了手,每次半截刀快要接近雪芝时,又怕伤了她,忙收了手。雪芝看出他的退意,却只觉得他是在羞辱自己,恨不得立刻斫了眼前这个混帐东西。
      不过多时,又是一声巨响!又有半截刀飞出去。上官透手中拿下的便不再是刀,只是匕首。他看看手中的刀柄,忽然在手心一转,击飞了雪芝手中的剑。雪芝原想跳出去捡,却被上官透横手挡住。但肉搏她也不怕。她双手一握拳,又强硬地张开,一招“金风化日手”,直击上官透胸口。上官透握住她的拳,反手将她的手朝后拧去。雪芝再难翻身,一个后踢,击中他的膝盖。上官透吃痛,后退数步。雪芝乘胜追击,拳脚相加。上官透终于决定再不退让,开始回击。刚开始俩人的掌法还不相上下,但很快雪芝体力不足,力不从心。但她完全没表现出来,直到被上官透一掌击落屋脊,直坠入水池。
      “芝儿!”上官透惊道,连忙跳下去救人。
      刚落入水中,发现水还不是很凉,也不深,安心了些,开始在水中摸索着,寻找雪芝。但才一转身,雪芝猛地从后面扑过来。上官透听到了声音,反应及时,又挡了她数个回合。他应接不暇,无奈道:“不要打,算我输了还不行么!”
      “不行!”雪芝怒道,“你连奉紫都不放过!简直不是人!”
      “我没有动过林奉紫。”
      “你说的话,谁会相信!”
      水花四溅,两个人浑身湿透,连发丝也都摇摆在水纹中。俩人拳臂相击了许久,上官透的耐心终于到达了极限。他猛地抓住雪芝的手腕,把她拉向自己:“你这醋吃得真是越来越没道理了!”
      “你胡说!”雪芝给他说得分外难堪,竟随口扔出自己都觉得很糟的理由,“我难过,是因为看到夏公子有了未婚妻,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一回,上官透彻底没了声音。池水碧青,波光荡漾,反射在他们身上。上官透的脸上,是寂月印下银华:“你竟然……还喜欢他?”
      雪芝十分后悔,试图解释:“我,其实我……”
      “够了。”上官透松开她,有些疲惫地喘气,转身离开。
      “你等等,其实不是……”
      雪芝吃力地在水中前行两步,抓住上官透的衣角。上官透站住没有动。可能人一到晚上,情绪都会有些激动。她想都没想,便从背后抱住上官透。但眼泪居然快过动作,她刚一碰到他的身体,大颗大颗的泪珠便落了下来。刹那间,上官透浑身僵直。雪芝紧紧搂住他,哭出声来。终于,她不想再硬撑下去,也不想每天不断对自己说,我和此人已形同陌路。除了她无人知道,这近三年的时间里,他日日夜夜都出现在她的生活中。闭关时,在漆黑的山洞里,她躺在冰冷的石床上,又如何不曾梦到他温暖的怀抱。可是醒过来,哪怕是只有一个人的地方,也得欺骗自己,她对他并未心存爱慕。这等相思,若只有她一个人承受,实是太不公平。此刻,所有的行为都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上官透转过身,更加用力地抱住她,低声道:“为何要哭?可也是因为夏轻眉……”
      她用力摇头,搂住他的脖子,哭得撕心裂肺。听见她的哭声,他全然心慌意乱,又怕太过亲密冒犯了她,只得一遍又一遍抚摸她的头发,焦虑道:“芝儿乖,别哭。别哭。你若真是如此喜欢他,我这便去揍他,让他毁婚约娶你。”
      她更难过,又无法说出心中所想,只能把头埋进他的颈项,带着哭腔唤道:“透哥哥……”
      他愣了愣,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直到她又呜咽着叫了一声“透哥哥”,他才明白了些什么。他松开了她一些,便试探着吻了吻她的嘴唇。她轻颤了一下,往后缩了一些,眼都哭得红肿,却未表现出反感之情。接着,他狠狠地、深深地吻着她。她胆怯地回应,却还是有些抗拒。终于他彻底明白,弯腰将她横抱起来。雪芝低呼一声,水珠顺着衣裳落下。他快步游走到水池边缘,将雪芝放下在岸边……
      冰轮万里,茉莉花瓣展轻绡,茉莉花香随风飘,便是连发梢也会战栗。
      沉寂温暖的夜后,同一个山庄,不同的庭院。午时过后,疯狂的笑声回荡在大院中:“哈哈哈,谁告诉我说‘女人都是一个样,没睡之前拽得上了天,睡了都便是服服贴贴’!光头,你被女子从房里踹出来不说,对方还是你暗恋这么久的小姑娘!丢死人,丢死人啊!”
      上官透衣冠整齐,却精神欠佳,只坐在院子里安静地喝茶。笑够了,仲涛飞速坐在他身边,眯着眼睛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官透琢磨了很久,才丢下总结性发言:“不是昨晚的事,是今早的事。”
      前夜缠绵过后,上官透抱雪芝回客房。雪芝当时还是非常小鸟依人,缩成一团抱住上官透,唤着透哥哥,甜甜地沉睡。上官透原本也打算睡觉,但一想到怀中抱的人是雪芝,身体又电流击过般,迅速苏醒。这一夜对雪芝来说是短暂的,对上官透来说,却有一生那么漫长。
      翌日,花露犹泫,轻寒料峭,山中猿鸣却知曙至。雪芝醒过来,却见上官透正在和手中的碗奋战。见她坐起来,他很端着粥过来,温言道:“昨晚累了么,我给你熬了粥,快趁热喝。”
      房门半敞,轻风撞珠帘。他舀了一勺粥,靠在嘴边试了试温度,微俯下身,小心却笨拙地送到她嘴边。雪芝很快想到前一夜他拉开兜子系带,那动作非一般灵巧,脸上烧了起来。她知道,上官透很懂怎么哄女孩子开心,在床上也是如鱼得水,但这会儿他正在做的事,显然是他最不擅长的。默默喝下粥,憋住没有拧眉,雪芝没好问他是否第一次下厨,看他弯腰喂汤,一脸当爹似的担心,不仅汤做得粗糙,连动作都那么不细致,她实在忍不住,垂头捂着嘴笑。上官透还当是烫着她,连忙舀了一碗,自己喝了一口,又吹了几口才给她喝。
      凉风入室,雪芝打了个冷战。上官透去把门关上,再回来继续喂她。从未见过上官透这样小心翼翼的样子,雪芝在十二分的感动与幸福中,过完一个早上。但起来以后,发生了不幸的事 。他们一出门,便听到有人向她道喜。原来,前一夜上官透那句成亲之事,已经传遍整个山庄,估计不过多日也会流入江湖。
      重雪芝和上官透的婚礼,这恐怕将会是武林第一盛大之喜事!
      最令雪芝汗颜的是,上官透不卑不亢,不紧不慢,还对别人道谢,让别人参加他们的大婚。随后,护法们也跑来恭喜他们。除了穆远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对宫主这个未来夫君感到十分满意。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如此的天经地义。但在雪芝看来,简直不可理喻。她哭丧着脸,把他往门外推去:“给我出去!!” 接着砰的一声,重重关上门。
      接下来,仲涛听到了消息,很快找到上官透,看他一个人坐在门外喝闷茶,事情发展也猜到了个八九成。跟上官透聊了一阵子,仲涛终于再难压抑雪耻报仇之欲,把压抑多年的怨恨化作了可怖的笑声。“上官透,你也有今天!被赶出来,还被拒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奉紫的寿宴结束,人们已陆续踏上归第之路。雪芝因心情烦躁,还未开始准备,便收到了重火宫的密函。密函是林宇凰写的:“有急事,请速到苏州仙山英州。”雪芝总算清醒了些,开始飞速收拾包裹,也不通知上官透,便带着重火宫的弟子们,还有丰涉那个拖油瓶赶向苏州。
      一日后,仙山英州。街道上人来人往,但仙山英州暂时关门,站在门口的小贩数排,其中有一个男子包着头,瞎了一只眼,正在贩卖秘籍,还有传说是真货的寒魄杖:“小姑娘,买本《一品神月杖法》吧。”
      “凰儿,不要闹。出了什么事?”
      林宇凰挑挑眉,把东西收好,朝雪芝勾勾手指,纵身跃上仙山英州的楼顶。雪芝也跟着上去。
      气和天澄,苏州延绵了十里胭脂楼。林宇凰的干笑却很是不应景:“芝丫头,有件事我们大概都已忽略很久。不知你是否还记得三年前,《莲神九式》被人偷走一事?”
      雪芝的一颗心像被重物压住,她有些吃力地道:“撇去副作用不看,《莲神九式》是武籍圣典,不是寻常人能修炼的。”
      “确实如此。”林宇凰清澈的眸子中,有异样的光芒在闪烁,“但是……宫内有人死去。”
      “是怎么死的?”
      “我,还有几个长老都去看过,死者身上没有一招与《莲神九式》的招式有雷同之处。一招也没有。”
      “那是?”
      “凶手使用的是峨眉涅磐功,但招式走向,和《莲神九式》却是完全一样的。”
      “那么,这个人一定不是峨嵋派的。”
      “也不一定。”林宇凰迟疑了一下,“但是,此人很可能手中有‘莲翼’另一本秘籍。”
      “《芙蓉心经》?”
      “芝丫头,知道这说明了什么吗?”
      雪芝不语。
      “莲翼”的两本秘籍,头一次同时出现在武林。《芙蓉心经》原本是刻在一个玉杯上,原应被处理掉,但照现在的状况看,它应该是和《莲神九式》一样,被人窃走了内容。偷这两本秘籍的人,还不清楚是否同一个人。但是,开始修炼《芙蓉心经》,已成定局。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