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月影迷情(上)

      这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很多人听到。雪芝脸色由雪白白变成红通通,有废掉烟荷的冲动。仲涛在上官透耳边笑着说了一句话,上官透转目看向雪芝,淡淡笑了一下,便转身跟别人说话去。原本灵剑山庄没有邀请上官透,上官透也不打算来。但丰城是他同辈分的表哥,说什么也要叫他。上官透实在磨不过他,只好跟他来。随后,仲涛看了雪芝的正面,又一脸激动地在上官透耳边说话。上官透却连头都没有回。雪芝自然不可能一点情绪波动都无,和别人说着话也走神了不少次。
      上官透来访,不少人都围过去,以至于来祝贺的灵剑山庄弟子们都被忽略。那一帮弟子中,长得最像样的还是夏轻眉。他没变多少,还是三年前眉清目秀的脸蛋,一身衣裳飘逸如风,微扬着的嘴角旁,有一个小小的酒窝。雪芝瞬间倍感亲切,但碍于江湖上的闲言闲语,便只好站住不动。很快夏轻眉看见她,冲她笑了笑。雪芝也笑着点点头,却见他身边跟了一个少女,正挽住他的手,有些防备地看着自己,但也朱唇含笑。那少女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点漆大眼,水嫩如凝脂,笑靥如芳华。她头上别了两朵兰花发簪,一身粉红衣裳,挽着夏轻眉的手指甲也是微亮的粉红,又因着眉眼略下垂,因而看上去温和多情。很多人都向林轩凤询问她的身份,林轩凤回答得有些不自然,说这姑娘是夏轻眉的未婚妻,叫柳画,是去年才入灵剑山庄的女弟子。
      柳画看去很温柔,实际性格固执,死活不肯入雪燕教,说要学剑便要在灵剑山庄拜师。为此原双双还对她有些不满。她并不是重雪芝那样的人物,地位崇高,身手盖世,且美艳得太具攻击性,灼伤人眼;她也不像林奉紫,温婉高贵,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让人觉得此等绝色只应天上有。但是,她沉默少语,厨艺精绝,会做一百三十二种菜,八十九种汤,时常垂首害羞,越看越耐看,是三从四德的贤妻典范。喜欢上她的男子,没有哪一个不是陷入癫狂,半死不活。灵剑山庄内,原没几个女子。柳画在灵剑山庄仅待了两个月,不少表面爱慕林奉紫之人,都会偷偷跑来勾搭她。林轩凤知道林奉紫瞧不上那些浮躁小厮,还满心觉得她最终会应了夏轻眉,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两个月前,一个令人诧异的消息传了出来:俘获柳美人的幸运儿,竟然是他挑中的乘龙快婿。
      夏轻眉自入门没多久,一直到柳画入了灵剑山庄后几个月,都一直没有停止对林奉紫的示爱,甚至途中插入一个国色的重雪芝,他也不曾动摇。但这才一转眼的功夫,二人的婚期已定在岁杪。这一会儿,人们都不由自主地瞥眼雪芝和奉紫。雪芝其实是最冤枉的一个。她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自己的事。倒是奉紫,嘴脸一直不大好看,还溜到雪芝身边,小声道:“姐姐,柳画不是什么好人,你最好少理她。”
      “你怎么知道人家好不好?”
      “她是那种表面对你很好,底下咬你一口的人。不就是个夏轻眉么,以前也不是我的下饭菜。不开玩笑说,我现在只要一勾勾手,姓夏的保证连滚带爬回来。也就这柳画,还真当他是个宝。”
      雪芝蹙眉:“我看你是心理不平衡。”
      “姐姐,你不可以冤枉我的。而且,你以前不也喜欢他么。他喜欢你,我都没说什么。”
      “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江湖人士以讹传讹,仅此而已。”
      “唉,反正你要小心柳画。她恨不得拿根铁索套住夏轻眉的脖子,缠他在自己身边。”
      “人家的事,人家知道怎么处理。”
      “哼。”奉紫噘嘴,“反正你从未把我当回事,我不要理你。”
      “不理便不理,你少在我面前晃,晃得我心烦。”雪芝站远一些,突然看到进来的人,“司徒叔叔到了,我不和你说。”
      雪芝快步走到门口,谁知刚截下司徒雪天,上官透也已过来。雪芝和上官透互望一眼,便各自和司徒雪天问好。司徒雪天倒是意气风发,拍拍雪芝和上官透,一个劲说俩孩子都好懂事,并问雪芝二爹爹的近况。过了一阵,司徒雪天大概看出雪芝上官透的矛盾,便找借口溜掉。上官透本有些恋恋不舍,但她看也没看他一眼,便自行离开,和其它门派的人相互结识,其中便有平湖春园的两个园主。她们是一对姐妹花,姐姐叫何霜平,是个四十岁的严肃女子,妹妹叫何春落,是个年方二纪的花娇俏娘。一见雪芝,何春落便笑着说,我知道,你是那个很风光的宫主,久仰大名。雪芝却笑得有些僵硬。平湖春园大名鼎鼎,何春落的名字她更早已听过,便是因着何春落和上官透的桃色传闻。雪芝忍不住看一眼上官透。没料到他也在看自己,不过,嘴角带上了一丝有些嘲讽的笑意。真是天怒人怨。雪芝心里愤懑,想着眼前这俏娘子和上官透或许也有过肌肤之亲,便恨不得拔剑刺穿那混账透。但她忍着没发作,笑逐颜开地跟何春落聊起来。而这时,月上谷的新弟子也跑过去,小声对上官透道:“谷主,您可有看到重火宫的宫主?”
      上官透隔了一会才道:“看到了。”
      那弟子凑近一些,小声道:“她好美,简直是美得太美。她刚才看了我一眼,我根本都不敢看她的眼睛。她比跟您好过的那些姑娘都美。谷主您为何不去跟她好?弟子一直觉得谷主英明神武,天下无双,这是打头一次觉得有个姑娘配得上您……”
      上官透并未看他,却不动声色轻笑道:“你这徒弟倒是当得越来越称职。”
      “错了,错了,弟子知错。”
      仲涛笑道:“光头是酸葡萄心理,莫要再刺激他。光头啊,我看你‘七日花丛游’这名号也别挂着。雪芝妹子你喜欢快三年了吧,我看你连别人小指头都没有碰过。”
      “我不喜欢她。”
      “可是她好像喜欢谷主啊。”那弟子插嘴道,“谷主,她已看您很多次。”
      “是么?”上官透立即到处去找雪芝的踪影。
      再回头时,仲涛只是苦笑着摆摆手,一脸休要解释我都懂的表情。
      随后,林轩凤带领众人到宴席厅用晚膳。也不知是否触了霉头,月上谷和重火宫的桌竟靠在一起。雪芝甚至用眼角余光都可以看到上官透。那极为俊秀的侧脸,一度迷恋的琥珀瞳仁……此时看去,怎么看都有些不顺眼。汉将世绝二人站在他身后,坚挺僵硬成了两具翁仲。最不顺眼的是,上官透安心坐着,仲涛便代替月上谷去向林轩凤敬酒。而一个女子很快端着酒到上官透面前,有些不自然地向他敬酒。雪芝一瞧那女子,气血上涌——那是采莲峰帮主杜若香。又一个。他到底招惹了多少姑娘!
      一顿膳食下来,周围的人说了什么,雪芝几乎都没听进去。她的眼睛便长在了一个又一个上前敬酒的女子,还有看去无辜的上官透身上。不知这一日跟他敬酒的女子中,有几个和他还保持清白关系的。
      晚膳过后,便是酒宴。不喝酒,或者想要休息的人,都在厅外切磋武艺。终于有机会摆脱看见上官透的阴影,雪芝二话不说出去看比武。但一转身,她又撞上了上官透。大厅旁,红廊下,俩人都是白衣黑发,寒月影里,便是美至画图难足。雪芝看着地面,从他身边走过。因着月光,她垂眼时,睫毛在眼下落了黑影,嘴唇上的胭脂掉了些,淡淡的粉色却更加诱人。上官透刚想跟上去,何春落便走过来,笑眼弯弯地和他搭话。这一夜月白风清,晚风拂过画桥林塘。原本非常美好的一夜,也被扰得心情烦躁。
      参与庭院中比武的人越来越多。花大侠潇洒地击落酿月山庄庄主的剑,拱手说让年轻的一辈露露身手。说罢,把自己的宝剑交给雪芝。雪芝大大方方地接剑,以从小便培养出的宫主架势,挥了一下剑,向四周抱剑请赐教。
      男子们怜香惜玉,女子们诚惶诚惧。第一个上来的人,是一个不知名的峨眉女弟子,长得有几分姿色。虽然知道这只是切磋,但长时间的拼搏,以及自己的身份,时刻都提醒着雪芝:要赢。刚出两招,让了两招,雪芝便摸清对方的武功底细。峨眉派的人不喜欢自己,雪芝知道。不过在确定自己赢定了之时,她下手还是比较温和。谁知她温和,对方却咄咄逼人。 剑锋连续几次都擦着雪芝的脸过。对方似乎根本不顾忌峨嵋派的形象,招招狠辣,几近癫狂。若不是在奉紫的寿宴上,雪芝甚至会觉得,这人想取自己性命。最后,雪芝挑掉了她的剑。
      女弟子重重跌在地上,眼眶很快变得湿润。然后她站起来,擦着眼泪,退到人群中。所有人都被这个场面弄得莫名其妙。雪芝准备去问她个究竟,一个人却落在她面前。上官透以扇柄轻轻敲着手掌,笑道:“在下和雪宫主比划比划,如何?”
      雪芝火气无处发,将剑高高举过头顶,俨然道:“求之不得!”
      司徒雪天摇摇雪扇,轻松自如道:“这场比武有看头。你猜谁赢?”
      花大侠道:“难猜,二人应该实力相当。”
      “错。你且看——”
      话未说完,雪芝已经挥舞着宝剑,簌簌刺向上官透。上官透左躲右闪,毫无悬念,躲过她所有攻击。花大侠迟疑道:“这……她这剑法算是哪个门派的?”
      “我猜,这叫‘仇恨芝剑’。”
      “仇恨之剑?”
      “芝麻的芝。”
      起初,上官透的折扇完全起装饰作用,等同于徒手应战。雪芝双眼发红,剑锋凌乱地在月下颤抖,是拔了牙的毒蛇,全然失了伤害性。不出几招,雪芝冷静下来,摇摇头,打算正经还击。但上官透已经占了优势,倏地撑开折扇,反手转腕交错舞动几次,绕得雪芝头晕。花大侠道:“这又算什么?”
      “‘一品晕芝扇’。”司徒雪天笑道,“还是芝麻的芝。”
      此时,扇子忽然脱手而出,在空中合起,上官透伸手一接,只见扇柄在空中迅速转了几圈,击中雪芝的手臂,不重,雪芝手中的剑却猛地震下,铿的一声落在地上。雪芝刚上前一步,一把扇柄便压在了雪芝的脖子上。她看着上官透,咬牙道:“多谢赐教。”
      上官透拾起剑,双手抬着,放回雪芝的手中:“那是雪宫主承让。”
      雪芝夺回剑便走。上官透也未久留,一比划完,立刻退下。把剑还给花大侠,花大侠原想问她刚才比武的事,但看到她臭着一张脸,便没再多话。雪芝刚走几步,刚才交手的峨眉女弟子拦下她,笑了笑,声音轻飘飘的:“雪宫主,你可知道上官透方才为何要与你交手么?”
      “不知。”
      “谁都知道,上官透和人比武的原因,只会是为了女人。就像很多年前的兵器谱大会,他为了林奉紫挑战穆远。”女弟子嘴角微微扬起,凑近雪芝的耳边道,“就像刚才,你伤了我。”
      雪芝很想说这与我无关,但好奇心实在难捱:“为了林奉紫?”
      “重雪芝,当初你那个不男不女断袖老爹杀了舅舅,我早该为了他报仇,如今我武功却高不过你——”
      话音未落,雪芝已经给了她一个耳光!雪芝冷冷道:“你再说我爹一句不是,会死。”
      “我武功高不过你,却可以抢了你的男人。”女弟子捂着脸,淡淡笑道,“不管以后你是否和他在一起,他都曾经属于我,你会不会觉得很难过啊?”
      雪芝憋着火气,耐心道:“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故你的私事不必告知与我。”
      那女弟子又道:“你不在意我,总该在意林奉紫?”
      这世界无聊的人有很多,所以,都喜欢做更无聊的事,来证明自己不无聊。雪芝不和她纠缠,快步走入大厅,回到宴席上。
      宴席上,只要是坐着的人,几乎都已东倒西歪。一堆女子围在窗边,端着茶聊天,也顺便等丈夫或同门师兄弟。雪芝一向不懂如何与这些姑娘打交道,只好随处找了个角落坐下。但不多时,那一堆女子中,便有人朝着雪芝挥挥手:“雪宫主,你快来。”
      她极少被不是同门的女子搭理,有些雀跃,轻功一施,翩若惊鸿地落在她们面前。她们除了柳画和几个年轻女弟子外,多数是掌门夫人帮主妻妾。雪芝笑道:“什么事?”
      “没什么要紧事,不过拉着美人儿聊聊天,可是怠慢了雪宫主?”
      “不会不会。”
      最先开口的人是白曼曼,丰城的小妾:“话说,雪宫主还真的是灵剑山庄的稀客啊,又是个命带魁罡的主儿,无论人家话说成什么样儿,都能坚持来这里,我们都十分佩服。”
      雪芝有些懵了:“我不懂。”
      “呵呵,果然是年轻的丫头。我们都是过来人,倒能理解身为女子,也有女子的难处。”
      雪芝一头雾水。又一夫人道:“其实啊,我家那位在外面找了几个,我真的是睁只眼闭只眼。白夫人这一点做得也很好,什么都忍得住。”
      雪芝还是一头雾水。白曼曼叹道:“唉,毕竟脸皮薄,做不来小女孩做的事。她们有这种冲劲,我可没有,到底是老了。”
      雪芝依然是一头雾水。
      “别瞎说,你还年轻漂亮着呢。”
      说罢,另一位夫人推了推白曼曼的手,白曼曼手中的热茶洒了出来,险些溅在雪芝身上。但雪芝身法极快,一下便闪了过去。但是热茶泼在地上,还是弄脏了雪芝的裙角。白曼曼只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却面带愧色:“啊,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雪芝连连摆手,忙用手擦衣服,“擦擦便好。”
      这时,柳画掏出手绢,替雪芝擦拭:“雪宫主一定累了,先下去休息一会儿吧。”
      那位夫人扶着白曼曼的手,轻声道:“我猜丰掌门也只是暂时贪恋美色,毕竟这世界上,狐狸精倒下一个,还有千万个站起来。白夫人只需要守好自己的本分,某些不自重的丫头,想来也会知难而退。”
      雪芝隐约明白了一些,擦绫绮的动作停下来:“白夫人,我和丰掌门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五次。”
      那夫人道:“只是睡了六次,对么?”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重火宫日益没落,不找个靠山,怎么混下去?不过你若有点同情心,便不要再这样欺负白夫人。”
      “我说了,我没有!”雪芝站直了身子,“丰掌门是我的前辈,我永远都不会做这种事!”
      “前辈?呵,床上的前辈么?”
      “真恶心!”雪芝攥着拳头,凶道,“再说我打你!”
      “你打啊,你打。”那夫人挑衅道,“让所有人知道,你不仅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还是个没教养的泼妇!”
      雪芝怒气冲冲,一时口不择言:“也就你们稀罕,我才不稀罕!我若真要跟什么人,也要选身手好长相英俊的年轻公子,我对那种老头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夫人娇笑道:“我们当然相信你。你当初不就试着跟夏公子么?不过,人家不要你,人家要的是比你漂亮一百倍的柳姑娘。”
      柳画低声道:“不要再说。我不想卷入你们的矛盾。”
      “哎,雪宫主,我懂你心里有苦。我像你这么大时,都成亲了。你呢,也就只能好好为前辈们侍寝。”
      雪芝气得浑身发抖:“我没有!”
      白曼曼道:“好,你没有。那你有本事便说‘我重雪芝以父亲的名誉对天起誓,我是清白之身,我不曾和男子睡过’。你说,我们便信你。”
      雪芝张开口,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她原就不是会撒谎的人,这下赌上了亲爹,自然无法接话。白曼曼冷笑道:“说不出来了吧,装什么清高?”
      这时,一个声音自她们后方传来:“她不是装清高,是害羞。”
      一群人转过头去。是时月影冷骨,雾如笼纱,上官透略施轻功,飞来若月华,落在雪芝身边,满眼柔情地望着她:“芝儿,为何不告诉各位夫人我们的事?”
      “我们什么事?”
      “当然是成亲的事。”上官透摸了摸雪芝的发,“傻丫头,反应永远这般迟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透儿可帅了!
    Q:书已买,可是还要等一个月(
    A:摸摸,我也等得好捉急(作者你……)
    Q:何時會有繁體版啊
    A:繁体的目前只有旧版的哦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