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丁香之思(上)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为啥,上一章老锁着,我把上章内容放这里啦:
    傲天庄在洛阳南方,是正统门派最喜欢聚集讨论比武的地方,又因为富可敌国的司徒雪天曾为之砸过大笔银子,所以整一个庄园画栋雕梁,丹楹刻桷,堪比紫禁城。四月的傲天庄,门前轮鞅成群,人声鼎沸。丁香花开得正艳,雪白淡紫连成一片,将楼房和比武场掩得隐约,如托蓬莱。庄园灌满了春季芬芳,醉人优雅。
    丰城自然听说了重火宫近日的动静,一大早便赶到洛阳,却还是刻意晚到了一些。至于他的宝贝儿子丰公子,则是早早地抵达了庄园,让人一再检查佩剑头冠。他只记得,近三年前的重火宫少宫主,已能接下慈忍师太数十招。如今她长久闭关,会强到什么程度,实在不可估量。倘若自己打败了重火宫的弟子,那么重雪芝务必会出手,到时若败给这么个小女孩……丰公子握紧双拳,对身边的小厮道:“你看看那剑有没有问题。”
    “公子,这都是第八次了……”
    “第八次也一样。再看看。”
    这时,丰城低声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看着前方站成一片的弟子,回头叹道:“我以为我够拽,没料到重雪芝比我更拽。我故意晚来,她现在还没到。”
    话音刚落,便有登登马蹄声传来。诸多人都对雪芝的红衣白骢印象深刻,连男子都觉得她分外帅气。闻声,人们翘首等待雪芝的到来。丰公子立刻握住剑,浑身紧绷地站起身。丰城将他按下来:“任从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就算重雪芝真出手,还有你老子我在不是?”
    但是,骑马赶来的人却是报信的:“重火宫宫主到!”
    丰公子松了一口气。河水涓涓,环绕山庄流淌。丁香花白紫交错,连在一起是天边的流云,秀丽淡雅。这时,辘辘而来的却是慢悠悠的马车,停在一片垂落的丁香花枝下,不像比武,倒像出游。一名随从用帘钩挑起门帘,惊起低飞的春燕,果真有一抹红裙从中探出。然而,这裙摆不再是棉绒布料,而是红云罗纨。接着,有长发乌黑,随动作滑落肩头,直垂至腰际。人们眼也不眨地盯着这一幕。尽管看不到脸,但很多人都认定那不是重雪芝——重雪芝,何时穿过裙子,又何时有过这样婀娜的身姿?
    然后,长而美丽的手指伸出来,轻轻拨开花枝。花后的女子微微歪着头,眉心点浓黛,额角贴轻黄。她嘴角扬起,似笑非笑,凝望着前方。雪白和淡紫的丁香花瓣随风落下,沾上红裙,沁香满溢。她下轿走在落花上,便连那飞走的春燕,也又盘旋而归。这九枝盖之赤,曼妙之身,春燕之姿,都书写在清溪之中。何谓名花倾国两相欢?又有怎样的丹青,才能描绘这满目的千朝回盼,百媚丛生?
    雪芝微垂着头,慢慢走到丰城面前,含笑盈盈道:“见过丰掌门。”
    丰城完全心神恍惚,直到身边有人推他,他才赶忙道:“啊,啊,好,雪宫主近来可好?”
    雪芝勾着嘴角,低笑出声:“很好,掌门客气。也不知道比武何时开始?”
    这时,所有人才回过神来——这是打算比武。但下一刻,这个故事非常没有悬念地结束。
    “不比了不比了,我儿子做事冲动,便是他的错。”丰城站起来,击掌道,“来人,把银子搬来。”
    丰公子便这样变成踏脚石,被老爹踩过去。
    “谢谢丰掌门,有空我定会登门拜访。”说这句话时,雪芝并未留意到慈忍师太和丰城小妾的表情。
    与此同时,林宇凰在重火宫,紧锁着眉,扁嘴道:“小时候芝儿那双吊梢眼很是讨打,前几天我看她,却怎么看怎么像狐狸精。有这种想法,我还自责了半天。但等你一把她打扮出来,我终于知道,那不叫像,那根本便是。”
    朱砂笑道:“当初你不还说莲宫主是头公狐狸精么。”
    “就是啊,你看看莲还是个男子都这样,我的宝贝女儿啊……”林宇凰想了想,又道,“不过,闺女真的好漂亮,越看越漂亮。祸国殃民,也是一种本事啊。”
    三天过后,林宇凰的乌鸦嘴又一次神奇地灵验。华山掌门爱妾白曼曼放出话来,说重雪芝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她丈夫,还说,如果重雪芝能把不三不四的习惯收着点,她可以大人有大量,什么都不计较。雪芝刚一听说这消息,把手中的兜子扔到朱砂手里:“有机会勾引一品透都不要,去勾引丰大叔?!要死!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还让我穿这个,穿这个有什么用!”
    “我原只想宫主有女人味一些,不想过犹不及……”
    不过,那天去过的男子都在帮着雪芝说话,说明明是丰城主动让的银子,重雪芝也不过是礼尚往来客套几句,不见哪里有错。只是帮忙的越多,白曼曼恨意越深。慈忍师太不像白曼曼那样愤怒,但也摇头说,重雪芝一年比一年不如。于是,原本女子们都不大待见的林奉紫,一夜之间,也变成了她们心中的圣女。所以,六月间圣女的十八岁生日,也更加受到人们的关注。
    众所周知,林轩凤宠林奉紫。为她办寿宴,他几乎把全武林有点来头的人都请了,筹备四个多月,砸下的银子足以买下三分之一个苏州城。重雪芝自然也收到了请贴。不过在听说奉紫寿宴的消息时,她根本没心思考虑是否要去。她人在洛阳,传说中江湖包打听最多的地方。有的人专门出售江湖一手八卦,价格公道便宜,遇到经常照顾生意的,还有八折优惠。雪芝原本只是当作娱乐,让朱砂花了几十个铜板打听了灵剑山庄、少林寺、月上谷最近的事。一提到月上谷,那小伙计的话便多了,所以很自然的,朱砂告诉了雪芝所有上官透的桃.色消息。
    雪芝气得话都说不出来。脑中回想起的,是她离开月上谷那一夜发生的事。若可以选择忘记这一段记忆,她一定奋不顾身毫不犹豫。可惜,事与愿违。她一直以为,自己带给上官透的,不仅仅是温存,或许还有一丝眷恋。毕竟当他拥她入怀,不论是耳边温柔的呢喃,还是铭心的深入,还是深情凝望她的双眸,都让她觉得,他与她有着同样的凝愁。直到这时,她才知道,他这凝愁撒在了无数闺房中。倘若她不曾入关,说不定早就缠着他,要他一定要对自己坦白,或者负责——这些行为,和别的女子又有什么区别?不过,负责?笑话!弱女子才会做这等没出息之事,她可不是弱女子。她庆幸自己走得果决,也庆幸自己没有提出这令人作呕的要求,更庆幸自己没有跟着上官透,对他死心塌地。
    心态稍微平和了些,雪芝进入洛阳客栈。安置了弟子,她叫上穆远,回到客房,放下手中的清单道:“和银鞭门又是怎么一回事?”
    “月上谷是一个威胁,不过宫主勿虑,我会去办。”
    “我要知道具体内容。”
    近些年,银鞭门一直依附重火宫,门主前年嗜赌成瘾,亏掉半个门派的银子。接着他迅速找重火宫帮忙,重火宫自然不理,还停止补贴他们。他一时气急,解除两个门派之间的同盟关系。但是,才离开不多时,月上谷便把银鞭门败了个彻底。控制整个门派后,月上谷号称将保护他们,借他们大笔银子,只是利息有那么一点高。为了还债,银鞭门的弟子们加倍干活,还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打擂台,赚银子,但相对之前的亏空,实在是不足挂齿。月上谷这时又发话说,我们可以卖兵器给你们,让你们更好地赚钱还债,我们也好两不相欠。然后,这个已经几乎发展成一个城的大门派,以上官透在中都张牙舞爪的实力,和月上谷在江湖上的名气,聘请了大量名铁匠,打铁卖兵器,捞了一大把油水。这样下来,银鞭门买了很多兵器,确实在江湖上地位提高了不少。只是花了不少钱,自己赚得又少得可怜,债是越拖越多,到最后门主终于坚持不住,顶着快丢光的老脸跑来重火宫,说上官扒皮太可恶,再这样下去,银鞭门肯定会被月上谷吞掉。
    雪芝听完挺无奈,道:“月上谷的实力已如此雄厚,为何还要为难小门派?”
    “一个势力的神速崛起,一定是建立若干个小势力的灭亡上。不过宫主真不用担心,银鞭门落魄到这个地步,救之,他们会感激涕零;无视之,他们也不会造成什么威胁。”
    “你打算怎么救?替银鞭门还债,换我们压榨他们?”
    “不是压榨,是控制。虽然宫主可能不会赞同,但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方法。”
    “不会,我很赞同。便照你说的去做。”
    穆远派人去了月上谷。但几日过后,那人回来通报,上官透说,要替银鞭门还债没问题,但一定要让宫主亲自出马,不然月上谷不认账。雪芝性情冲动,听闻这一答复,直接拒绝说请上官谷主自便。之前他们遇到过类似情况,很多门派都是这样放话,包括武当。但真到穆远上阵,对方很快便会被摆平。于是,第二次,穆远亲自带人去了月上谷。无奈的是,又过了几日,穆远竟第一次与人谈判,以失败告终。雪芝说,既然如此,放任不管好了。但护法们又劝诫说,其实这样的事宫主可以去看看,毕竟林宇凰是月上谷二谷主,只是暂时回了重火宫,两个门派关系理应融洽。海棠最为大气,还分析利弊,说上官透家世显赫,月上谷实力强大,和他们结盟绝对有利无弊。雪芝默默听完,认同地点头,只说了三个字:“我不去。”
    两日过后,黄昏时,暮气沉沉,雪芝准备动身回重火宫。但出发前,小二跑来说,天将黑,还是不要出城比较好,郛郭很乱,晚上空无一人。雪芝笑说洛阳晚上都会没人,无稽之谈。带着重火宫的人便出去。而后,天色慢慢暗下来。雪芝出了城门,乘着马车,一路往登封方向赶。然后,她惊讶地发现,路上确实没人。顿感怪异,突然听见后方有踏踏马蹄声。随后,马车便被狠狠撞了一下,几乎翻倒。雪芝心情原本不好,这一撞,几乎要出去揍人。但脑袋刚一伸出去,另见俩人便骑着高大的黑马,攥着冰寒闪亮的飞刀,高高举过头顶,一手拽紧缰绳,向前奋力奔驰。速度之快,如闪电一瞬。
    顷刻间,四把飞刀自俩人手中甩出!前面的马依然在奔跑,人却跌下来。雪芝快速探出头,对外面骑马的穆远道:“发生什么事了?”
    “前面的人是银鞭门的执法,后面俩人是月上谷的汉将和世绝。”
    “月上谷?他们在追杀银鞭门的人?”
    “是。”
    “为何不早告诉我?”
    “宫主不打算去,还是少知道为妙。这几天月上谷都在银鞭门清理门户,上面的人都打算卷钱出逃,被月上谷的人抓住,几乎一天干掉一个。所以一到晚上,这一块都没人敢出来。”
    “怎么会这样?”雪芝喃喃道,“上官透不是这种人。”
    “他不是这种人,他只是饲养这种人的主子。”
    “……载我去月上谷吧。”
    快马加鞭赶向月上谷,重雪芝和穆远聊了一会儿,才算知道上官透这两年其实比较倒霉。月上谷日益强大,和他打交道的是什么人都有,京师的大哥嫂子却成了替死鬼。一年前,上官透得罪了某个门派的小弟子,那人在洛阳也是相当有来头的人物,见灭不掉他,便到长安放了颗炸药,把上官透大哥的府炸成了废墟。上官透听说以后,半个月便查出下手的人,原来那人住在大都,老爹是大都附近的一个县令,不足挂齿,但叔叔是洛阳的太守。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人会这么恨他,是因为他吞并了这人的门派,他们门派老大一时想不通自挂了。这人又无法接近国师府,只好拿上官透哥哥嫂子开刀,之后一遇到月上谷的男子便杀,女的便轮。
    上官透派人做了两包炸弹,一大一小,小的放在这些个人住的门口前,轻轻一炸。他们全部跑过来看时,再把大的那个引爆。接下来,只剩得满世界的红通通真血腥。事后上官透似乎有些失去了控制,竟然让手下光天化日之下杀入了洛阳官府,弄死了几个人,不过没有成功弭除放纵侄子的太守。从那以后,上官透不再像以前那样张扬,但真正下手做的事,却比他小时候还张扬几百倍。从那以后,再恨上官透的人,都不敢卖命惹他。
    吃了那次教训以后,上官透弄来一堆相当要命的人。其中有两个如今已经闻名九域。
    一个叫汉将,是上官透从京城的监狱里赎出来的咸秦重犯,二十七岁,被关了十年,他便在监狱里都弄出不少条人命。 这人素来凶强好斗,刚从大牢出来,一辆马车开过溅的泥,沾到上官透的裤子上。他二话不说,拦下车把车主拖出,一拳打去,跟唱戏似的夸张,那人当场倒地休克。后来官兵来了,把他和上官透和其他人抓回衙门。几个时辰后,等那伤员醒来,官兵问他是谁动的手,他一直指着上官透。才知道他已认不出谁是谁。另一个叫世绝,十七岁,身长九尺,两百斤重,爱财如命,六亲不认。只要给他银子,他可以把一个人从南海追杀到苏州。他原在某个小门派当老大,上官透一说跟着我有银子赚,他连解散门派都懒得做,直接跟着上官透跑了。
    这俩人差别很大,不过有三个共同点:一,杀人不眨眼,下手残忍;二,冷血冷面,对上官透却如藏獒般死忠;三,身材都很彪悍。他们三人站在一块儿,纤长貌美的上官透是最瘦小的一个。深谙江湖的人却说,劳心者役人,劳力者役于人。真正的老大,永远笑容可掬,下起手来,却比藏獒狠上千倍。
    雪芝一直以为,自己闭关后苦苦修炼两年,出关后定可轻而易举拿下上官透。但她似乎错了。
    真正的江湖,并不是武功高,便可称王称霸。

      由于两年内人数的暴增,月上谷已不像当初那样地大人稀,反倒如世家般热闹非凡。若非有人手握兵器,这紫荆满岛、清河环绕的月上谷,看去就是个世外桃源。雪芝等从正南方的入口进去,向人通报。一炷香过后,便得知谷主请宾客进去。紫荆繁艳,红药深开,雪芝带领所有弟子走过长长的桥梁。河中轻舟重重,舟中的人纷纷眺望上桥,见这里有一名绝世女子如花似玉,如青似烟,徐徐走过。
      除了周围多了紫荆,楼房扩建些许,中央镇星岛没有太大改变。从这里还可以看到岁星岛,以及岛上的参差画楼,上官透的寝房。花丛中,树影下,一个石桌,三个石凳,还有草坪上的石子小径,楼阁上的“青神楼”三字,都还是和两年前一样……想要退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但站在门外,她已看到正厅中的身影。是如此熟悉,又如此令人害怕。雪芝突然发现,要坦然面对过去,原来不是想象中那样简单。上官透原本笑着和旁边的汉将说话,却也在瞥眼时,也看到了她。跨入门槛,脸上带着不自然微笑的重雪芝,竟让他有些认不出来。原来,已有两年未见。这一刻,他想要说什么,打算露出怎样的笑容,全部忘得一干二净。连汉将那样良心被狼叼的男子,双眼都无法控制地长在雪芝身上。
      雪芝站在深红镶花的地毯上,不敢直视上官透,一时竟有些无助。不管现在她有多厉害,江湖上的人如何称赞她拥有惊世的美貌,她被上官透占有过的事实,自己极为重视的第一次,交给眼前这人的事实……永远无法磨灭。她知道自己很紧张,也在尽量掩埋内心深处的感觉。但是,还是感到惋惜。毕竟,她曾缠着他撒娇,赖皮地叫他昭君姐姐,他只要不在便会觉得时间难熬。那些日子,真已一去不复返。若非自己当初太过冲动,或许他们感情还是一如以往。即便只是兄妹,即便没有拥抱和亲吻,即便还要继续看着他跟别的女子在一起,偷偷下来心酸很久……她最起码,可以留在他身边。
      想到此处,雪芝忽然傻眼——原来,自己对这人,仍存眷恋?
      那些奉紫之流才应该有的小女儿情节,她怎么可以有?
      她立刻抬头,朝上官透微微一笑:“上官谷主,前几日没有立即赶来,实在对不住。不知道现在再谈银鞭门的事,是否还来得及?”
      “嗯。”上官透有些失神。
      “我们想替银鞭门还债,不知谷主意下如何?”
      “嗯。”
      雪芝有些拿不定主意,看了看穆远。穆远点点头。她又道:“既然如此,我银子也已带来。请谷主过目。”说罢击掌,让底下的人抬了两个大箱子进来。
      箱子刚一打开,里面白花花的元宝闪闪发亮,让在场很多人都禁不住眯上眼睛。而站在上官透另一边的世绝,更是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上官透让人来清点了数量,朝雪芝点点头:“没错。”
      “请谷主开个收条。”
      上官透又迅速开了收条。
      事情办得相当顺利,顺利到雪芝都有些不敢相信。但一想到上官透会这么干脆,多半是出自于对她的愧疚,再一想那一夜的缠绵,雪芝更加窘迫气愤,拿了收据便走。
      “请留步。”
      雪芝不耐烦地回头:“请问上官谷主还有何指教?”
      “我还有事想说,因为比较私人,所以请宫主禀退左右。”
      “此次前来匆忙,宫内还有要事要处理,重雪芝先不奉陪。告辞。”
      重火宫的人都已出去。上官透看了一边双眼发直的世绝,道:“留下重雪芝,这些都是你的。”
      世绝话都没说,即刻如烟般蹿到门口。
      “慢着。”待他回头,上官透又道,“重火宫实力你是知道的,今天穆远也在,硬碰硬对自己没有好处。”
      “明白。”
      重火宫一行人刚到月上谷门口,旁边的小丫头便长叹一声:“美女办事,果然就是比臭男人快得多啊。”这姑娘是海棠的徒弟,叫烟荷。不明所以,她的个性和海棠一点也不像,若不是身怀武艺,便是个程度更甚于寻常少女的怀春少女。
      雪芝一直不语。这时她知道,自己早出来是对的。在那里多待一刻,她会爆发的可能性便越大。海棠道:“宫主,我知道这样要求不对……但我看上官透对你百般谦让,其实和他处好关系,不是难事,更不是坏事。”
      “以后谁再提这名字,便休得再出现在我面前。”
      海棠只好闭嘴。
      忽然,一个无比高大强壮的人影,突然蹿到他们身后。雪芝正待防御,穆远已经闪到她面前,长剑出鞘,指向那人的咽喉。世绝看看穆远的剑,嘴角勾起一丝毫不畏惧的微笑:“大护法身手了得。饶命,饶命啊。”
      “过奖。”尽管如此,穆远的剑还是抵着他的喉咙。
      “小的奉谷主之命,来和雪宫主商量些事情。”
      穆远这才放下宝剑。世绝望向雪芝,搓了搓手掌:“雪宫主重出江湖,却招来流言蜚语,也不知是福是祸。拥有狐狸精的脸是好事,但做了狐狸精做的事,尤其是对一个年轻姑娘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我时间不多,请开门见山。”
      “好吧,雪宫主若希望日后落得个好名声,最好还是留下来做客数日,吾等必将竭尽忠诚伺候您。”
      他话说得简洁,句句动听,但言语间全是威胁。雪芝指着他,怒道:“你……你这沐猴而冠的小人!”
      “雪宫主当小的啥也没说,小的这便走。”
      虽说如此,雪芝不愿再惹上麻烦,便遂上官透的愿,去了青神楼。看着那小帘钩垂的卧房,雪芝心中更加焦躁,只在门口等待。但很快,上官透的声音便从里面传来:“请进。”
      雪芝怒气冲冲地杀进去,大声道:“上官透!”
      此刻,上官透独立于窗边,正欣赏才裱好的丹青。都说春秋多佳日,垂柳金堤,桃李花飞。但在这玲珑绮钱、虚白华室外,只有丁香花芳庭,吐娇无限。一阵春风进了房,带入幽香,同样带了上官透落华满袍。他伸手拨开袍上的花瓣,回头笑道:“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听闻洛阳傲天庄今年丁香开得大好,都美过了谷雨三朝艳牡丹。可惜在下不曾有如此眼福,还望雪宫主指点一二。”
      “少和我冒酸气,你竟敢威胁我,恶心!”
      “我几时威胁过你?”上官透不动声色答道,却很快猜到是世绝做的好事,便上前两步,“世绝威胁你是么,他都说了些什么?”
      雪芝微微胀红了脸:“什么都没说!你让他闭嘴便是,我走了!”
      刚转身,上官透身形便似一缕风,闪到她面前:“雪宫主且留步。”
      雪芝充满恨意地看他一眼,想直接出去。谁知她左走一步,上官透便往左挡一下,右走一步,他又往右挡一下。到最后,她实在走不掉,两拳打在上官透的胸前。上官透却单手握住她的双手,浅笑道:“在下也曾听闻,今年洛阳花下的佳人,比丁香还要沁香醉人,却直至现在才有了眼福。想这绝代佳人被诸多男子见过,真是喜恨交加。遗憾的是,她却对在下只有恨。”他时刻笑着,实是颜口不一。
      眼前的人还是当初那个上官透,却又完全不一样。原来岁月和经历,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他变得这样陌生,已不会像当初那样,对她毫无保留,把她当成至宝来宠溺,来疼爱。
      “我只是讨厌你。”她手腕不断挣扎,咬紧牙关道,“恨,还说不上。”
      “雪宫主,此言差矣。”上官透声音忽而轻柔,“看,这可是当年我们一夜温存之地。在此间,雪宫主把自己交给了我。”
      雪芝脸色发白:“你、你住嘴……”
      “当初雪宫主待我恩惠过甚,解衣推食,这等好处怎能不提?纵使你今日这般绝情,那一夜的好,在下也是万万忘不掉的。”上官透转过头,用下巴朝后背的方向偏了偏,“何况,那夜过后,在下背上可是被抓得伤痕累累,雪宫主居然还可以跑得那么快。难道就不疼么?”
      雪芝嘴唇无法遏制地颤抖:“你住嘴!住嘴!”
      察觉她在激烈反抗,他轻而易举地将她拽近一些,空出的手搂住她的腰,终于放纵自己,在她手背上深深地吻了一下:“芝儿,你是否曾想过,当初若非我们太过感情用事,怕是早已结为夫妻。”
      听见那一声温柔如水的“芝儿”,雪芝几乎当场掉下泪来,可她还是如紧绷的弦,怒道:“谁要跟你做夫妻!恶心!”
      “到现在,你还是觉得恶心?”上官透不可置信地看了她一会儿,冷声道,“你既然觉得恶心,为何还要主动吻我?不要告诉我,你是被我骗了,更不要说对我只存兄妹之情。当时我是被你诓糊涂了,你说什么便信什么。后来我去问别人,没有哪个人说你的举止像个妹子。”
      他每一句话都一针见血,直击要害。此时此刻,雪芝只觉得自己被剥得精光,眼泪大颗大颗落在上官透的手背上。他却丝毫不怜香惜玉,冷冰冰道:“不是说不喜欢我么,那现在你哭什么。”
      雪芝哽咽道:“喜不喜欢,对你来说,都不重要。我知道上官公子俊朗倜傥,武功盖世,天下想闻君风采。而喜欢你的女子殆不可数,放过一个重雪芝,当真这样困难?”
      上官透蹙眉道:“说得可真轻巧。芝儿可知道,我这两年受了多少折磨?”
      “雪芝……只想忘记不愉快的过去。上官公子,看在我曾经对你那么好的份上,请放过我。”
      上官透苦笑道:“……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么。”
      “对不起。”雪芝挣脱开,屈屈膝,转身走开。
      雪芝觉得难过极了,可她知道,上官透不是认真的。他素来风流惯了,两年后重逢,不过说几句痴情相思话,当是图个乐子。若是当真,可便真是太过愚笨。就在转身那一刹那,她看见清风拂动他的发,青白长袍,拂出一片断涛连浪,颤动了他头上的孔雀翎。她想,真不愧是上官透。便连伤情神色,都乔装得如此动人逼真。若他不是上官透,她定会信了他这番话。然而此刻,她只能留他站在丁香小雨中,站成一幅人间难寻的水墨丹青。
      一人向隅,一堂不欢。雪芝离开月上谷后,带着其余人在几十里外的客栈住下,一直无言。大家都沉着脸用膳,待雪芝入房以后,也没人敢去打扰她。躺下后,一夜十起,心烦意乱下,雪芝只好独自到客栈外面走走。少室山在不远处,山间透着稀疏的灯火。清风明月,花香寂寂,料峭春寒点缀着一点月色。
      雪芝心中其实明白自己并不是个闲人。小门派之间的事永远解决不完,要争夺回兵器谱的排名,英雄大会上一定要有人出头,这些目标一达到,恐怕会来更多的事。她捂着脸,低声道:“忘记上官透。什么都不要想,专心习武,忘记上官透……什么都不要想。”
      这时,客栈转角处,有女子阴恻恻地冒出一句话:“情一字,原就是江湖人士的致命弱点。雪宫主如此痴情,恐怕难成大器。”
      雪芝愕然抬头。她居然如此不小心,有人跟着都没发现。那女子慢慢走出来:“女人啊,既想跟了叱咤风云之人,又拿不下,不安心,真是陵草抱怨秋来早,潜颖哀叹春阳迟,何其矛盾。”
      “说得你好像便不是女人。”雪芝站起来,也渐渐看清了那人的身影。
      哪怕两年未见,她也绝对忘不掉这满非月的样子。满非月刚一站住脚,身后一帮妖男又跟怪物似的蹿出来,男不男女不女,在大黑夜看去也是十分可怕。她轻轻抚摸脸颊:“我当然不是女人,小女孩罢了。不过,我却有世上最忠心的男人们。”
      妖男们又围着她,按摩揉背擦汗,还纷纷点头,无比殷勤。其中一个正在给她捶背的俊俏少年道:“圣母今天也累了,早点把这人铲除,也好休息。”
      “别,让圣母认真做事。别的人头最少都是五百两一个,这个还不止这个价钱呢。”
      又一个熟悉的声音道:“话说得没错,这年头,人越杀越少。我们生意红火是好事,但该杀的都杀光,我们人还越来越多,剩下的事便只有收钱让别人捅自己。划不来。圣母啊,不如涨个价?”
      雪芝一听到这声音,仔细看了看那人,发现果然是丰涉。他兀自绑着几根小辫子,两年过去,除了长相更讨人喜欢,说话更让人讨厌,腰间葫芦更大以外,基本没变什么。见满非月没有回话,丰涉又道:“□□毒蛊做得好不能当饭吃,脸蛋长得好看也不能当银票使啊。我们要求也不高,日图三餐,夜图一宿,你总不能把我们都卖到窑子里去。”
      满非月完全无视他:“我们今天不是来杀人的。昭君说这妮子不肯去月上谷,让我们来劫她。谁要不小心把她毒死,我让你们死得难看。”
      雪芝哭笑不得:“你们发什么病?我已经去见过他,才从月上谷出来。”
      “我才不管你去了哪里,收了钱,我们便要照做。”满非月打了个响指,“给我上,绑了她。”
      话音刚落,那一帮妖男人手一根长棍,七零八落地冲过来。雪芝纵身一跃,所有人扑了个空。他们很快恢复备战,列成一排,将雪芝包围其中。雪芝手指强劲一扣,两掌左右击去,瞬间击倒两个人。那俩人躺在地上,一脸迷茫,再站不起来。
      “朱火酥麻掌?”棍子在手中转一圈,丰涉眯着眼睛,“这不是重火宫的招式么?”
      “重火宫人,自然使重火宫掌法!”雪芝说完,一掌击中丰涉胸口。
      丰涉应声倒下:“哇,原来你是重火宫人!好厉害!”
      这时,其他人又高吼着冲过来。雪芝夺走一个人手中的长棍,猛然跃起,在空中进行了后空翻,倒挂在房梁上,簌簌几棍敲在那些人头上。
      “无仙经月功!”丰涉躺在地上,斜着眼睛看雪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非图文的无仙经月功!太帅了!”话音刚落,满非月一棍敲在丰涉头上。
      很快,在场只剩两个人。雪芝将长棍往空中一甩,长棍凌空时,她两掌击向一人腰部,抬腿踢去,一跃接棍,击电奔星,在他头上敲了数十次,又一次将长棍扔入空中,撇了那人的双手在背后交叉,接棍,将长棍插入双臂。那人的两条胳膊便像上了锁,再解不开。丰涉眼冒精光,无比崇拜地看着雪芝:“混、月、剑、第、九、重!一睹此剑顶重,是我一生的追求!但是,最后一击应该是捅了他才对,为何不捅了他?如果用剑的话,一定是鲜血狂飙身首分家,可惜了!”
      满非月怔怔地看着雪芝,已无精力去打丰涉。雪芝手中没了武器,但依然转过身,朝最后一个人做出备战状态。那人丢盔卸甲,逃到满非月身后。雪芝淡淡一笑,拱手道:“承让。”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