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重出江湖(下)

      傲天庄在洛阳南方,是正统门派最喜欢聚集讨论比武的地方,又因为富可敌国的司徒雪天曾为之砸过大笔银子,所以整一个庄园画栋雕梁,丹楹刻桷,堪比紫禁城。四月的傲天庄,门前轮鞅成群,人声鼎沸。丁香花开得正艳,雪白淡紫连成一片,将楼房和比武场掩得隐约,如托蓬莱。庄园灌满了春季芬芳,醉人优雅。
      丰城自然听说了重火宫近日的动静,一大早便赶到洛阳,却还是刻意晚到了一些。至于他的宝贝儿子丰公子,则是早早地抵达了庄园,让人一再检查佩剑头冠。他只记得,近三年前的重火宫少宫主,已能接下慈忍师太数十招。如今她长久闭关,会强到什么程度,实在不可估量。倘若自己打败了重火宫的弟子,那么重雪芝务必会出手,到时若败给这么个小女孩……丰公子握紧双拳,对身边的小厮道:“你看看那剑有没有问题。”
      “公子,这都是第八次了……”
      “第八次也一样。再看看。”
      这时,丰城低声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看着前方站成一片的弟子,回头叹道:“我以为我够拽,没料到重雪芝比我更拽。我故意晚来,她现在还没到。”
      话音刚落,便有登登马蹄声传来。诸多人都对雪芝的红衣白骢印象深刻,连男子都觉得她分外帅气。闻声,人们翘首等待雪芝的到来。丰公子立刻握住剑,浑身紧绷地站起身。丰城将他按下来:“任从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就算重雪芝真出手,还有你老子我在不是?”
      但是,骑马赶来的人却是报信的:“重火宫宫主到!”
      丰公子松了一口气。河水涓涓,环绕山庄流淌。丁香花白紫交错,连在一起是天边的流云,秀丽淡雅。这时,辘辘而来的却是慢悠悠的马车,停在一片垂落的丁香花枝下,不像比武,倒像出游。一名随从用帘钩挑起门帘,惊起低飞的春燕,果真有一抹红裙从中探出。然而,这裙摆不再是棉绒布料,而是红云罗纨。接着,有长发乌黑,随动作滑落肩头,直垂至腰际。人们眼也不眨地盯着这一幕。尽管看不到脸,但很多人都认定那不是重雪芝——重雪芝,何时穿过裙子,又何时有过这样婀娜的身姿?
      然后,长而美丽的手指伸出来,轻轻拨开花枝。花后的女子微微歪着头,眉心点浓黛,额角贴轻黄。她嘴角扬起,似笑非笑,凝望着前方。雪白和淡紫的丁香花瓣随风落下,沾上红裙,沁香满溢。她下轿走在落花上,便连那飞走的春燕,也又盘旋而归。这九枝盖之赤,曼妙之身,春燕之姿,都书写在清溪之中。何谓名花倾国两相欢?又有怎样的丹青,才能描绘这满目的千朝回盼,百媚丛生?
      雪芝微垂着头,慢慢走到丰城面前,含笑盈盈道:“见过丰掌门。”
      丰城完全心神恍惚,直到身边有人推他,他才赶忙道:“啊,啊,好,雪宫主近来可好?”
      雪芝勾着嘴角,低笑出声:“很好,掌门客气。也不知道比武何时开始?”
      这时,所有人才回过神来——这是打算比武。但下一刻,这个故事非常没有悬念地结束。
      “不比了不比了,我儿子做事冲动,便是他的错。”丰城站起来,击掌道,“来人,把银子搬来。”
      丰公子便这样变成踏脚石,被老爹踩过去。
      “谢谢丰掌门,有空我定会登门拜访。”说这句话时,雪芝并未留意到慈忍师太和丰城小妾的表情。
      与此同时,林宇凰在重火宫,紧锁着眉,扁嘴道:“小时候芝儿那双吊梢眼很是讨打,前几天我看她,却怎么看怎么像狐狸精。有这种想法,我还自责了半天。但等你一把她打扮出来,我终于知道,那不叫像,那根本便是。”
      朱砂笑道:“当初你不还说莲宫主是头公狐狸精么。”
      “就是啊,你看看莲还是个男子都这样,我的宝贝女儿啊……”林宇凰想了想,又道,“不过,闺女真的好漂亮,越看越漂亮。祸国殃民,也是一种本事啊。”
      三天过后,林宇凰的乌鸦嘴又一次神奇地灵验。华山掌门爱妾白曼曼放出话来,说重雪芝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她丈夫,还说,如果重雪芝能把不三不四的习惯收着点,她可以大人有大量,什么都不计较。雪芝刚一听说这消息,把手中的兜子扔到朱砂手里:“有机会勾引一品透都不要,去勾引丰大叔?!要死!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还让我穿这个,穿这个有什么用!”
      “我原只想宫主有女人味一些,不想过犹不及……”
      不过,那天去过的男子都在帮着雪芝说话,说明明是丰城主动让的银子,重雪芝也不过是礼尚往来客套几句,不见哪里有错。只是帮忙的越多,白曼曼恨意越深。慈忍师太不像白曼曼那样愤怒,但也摇头说,重雪芝一年比一年不如。于是,原本女子们都不大待见的林奉紫,一夜之间,也变成了她们心中的圣女。所以,六月间圣女的十八岁生日,也更加受到人们的关注。
      众所周知,林轩凤宠林奉紫。为她办寿宴,他几乎把全武林有点来头的人都请了,筹备四个多月,砸下的银子足以买下三分之一个苏州城。重雪芝自然也收到了请贴。不过在听说奉紫寿宴的消息时,她根本没心思考虑是否要去。她人在洛阳,传说中江湖包打听最多的地方。有的人专门出售江湖一手八卦,价格公道便宜,遇到经常照顾生意的,还有八折优惠。雪芝原本只是当作娱乐,让朱砂花了几十个铜板打听了灵剑山庄、少林寺、月上谷最近的事。一提到月上谷,那小伙计的话便多了,所以很自然的,朱砂告诉了雪芝所有上官透的桃.色消息。
      雪芝气得话都说不出来。脑中回想起的,是她离开月上谷那一夜发生的事。若可以选择忘记这一段记忆,她一定奋不顾身毫不犹豫。可惜,事与愿违。她一直以为,自己带给上官透的,不仅仅是温存,或许还有一丝眷恋。毕竟当他拥她入怀,不论是耳边温柔的呢喃,还是铭心的深入,还是深情凝望她的双眸,都让她觉得,他与她有着同样的凝愁。直到这时,她才知道,他这凝愁撒在了无数闺房中。倘若她不曾入关,说不定早就缠着他,要他一定要对自己坦白,或者负责——这些行为,和别的女子又有什么区别?不过,负责?笑话!弱女子才会做这等没出息之事,她可不是弱女子。她庆幸自己走得果决,也庆幸自己没有提出这令人作呕的要求,更庆幸自己没有跟着上官透,对他死心塌地。
      心态稍微平和了些,雪芝进入洛阳客栈。安置了弟子,她叫上穆远,回到客房,放下手中的清单道:“和银鞭门又是怎么一回事?”
      “月上谷是一个威胁,不过宫主勿虑,我会去办。”
      “我要知道具体内容。”
      近些年,银鞭门一直依附重火宫,门主前年嗜赌成瘾,亏掉半个门派的银子。接着他迅速找重火宫帮忙,重火宫自然不理,还停止补贴他们。他一时气急,解除两个门派之间的同盟关系。但是,才离开不多时,月上谷便把银鞭门败了个彻底。控制整个门派后,月上谷号称将保护他们,借他们大笔银子,只是利息有那么一点高。为了还债,银鞭门的弟子们加倍干活,还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打擂台,赚银子,但相对之前的亏空,实在是不足挂齿。月上谷这时又发话说,我们可以卖兵器给你们,让你们更好地赚钱还债,我们也好两不相欠。然后,这个已经几乎发展成一个城的大门派,以上官透在中都张牙舞爪的实力,和月上谷在江湖上的名气,聘请了大量名铁匠,打铁卖兵器,捞了一大把油水。这样下来,银鞭门买了很多兵器,确实在江湖上地位提高了不少。只是花了不少钱,自己赚得又少得可怜,债是越拖越多,到最后门主终于坚持不住,顶着快丢光的老脸跑来重火宫,说上官扒皮太可恶,再这样下去,银鞭门肯定会被月上谷吞掉。
      雪芝听完挺无奈,道:“月上谷的实力已如此雄厚,为何还要为难小门派?”
      “一个势力的神速崛起,一定是建立若干个小势力的灭亡上。不过宫主真不用担心,银鞭门落魄到这个地步,救之,他们会感激涕零;无视之,他们也不会造成什么威胁。”
      “你打算怎么救?替银鞭门还债,换我们压榨他们?”
      “不是压榨,是控制。虽然宫主可能不会赞同,但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方法。”
      “不会,我很赞同。便照你说的去做。”
      穆远派人去了月上谷。但几日过后,那人回来通报,上官透说,要替银鞭门还债没问题,但一定要让宫主亲自出马,不然月上谷不认账。雪芝性情冲动,听闻这一答复,直接拒绝说请上官谷主自便。之前他们遇到过类似情况,很多门派都是这样放话,包括武当。但真到穆远上阵,对方很快便会被摆平。于是,第二次,穆远亲自带人去了月上谷。无奈的是,又过了几日,穆远竟第一次与人谈判,以失败告终。雪芝说,既然如此,放任不管好了。但护法们又劝诫说,其实这样的事宫主可以去看看,毕竟林宇凰是月上谷二谷主,只是暂时回了重火宫,两个门派关系理应融洽。海棠最为大气,还分析利弊,说上官透家世显赫,月上谷实力强大,和他们结盟绝对有利无弊。雪芝默默听完,认同地点头,只说了三个字:“我不去。”
      两日过后,黄昏时,暮气沉沉,雪芝准备动身回重火宫。但出发前,小二跑来说,天将黑,还是不要出城比较好,郛郭很乱,晚上空无一人。雪芝笑说洛阳晚上都会没人,无稽之谈。带着重火宫的人便出去。而后,天色慢慢暗下来。雪芝出了城门,乘着马车,一路往登封方向赶。然后,她惊讶地发现,路上确实没人。顿感怪异,突然听见后方有踏踏马蹄声。随后,马车便被狠狠撞了一下,几乎翻倒。雪芝心情原本不好,这一撞,几乎要出去揍人。但脑袋刚一伸出去,另见俩人便骑着高大的黑马,攥着冰寒闪亮的飞刀,高高举过头顶,一手拽紧缰绳,向前奋力奔驰。速度之快,如闪电一瞬。
      顷刻间,四把飞刀自俩人手中甩出!前面的马依然在奔跑,人却跌下来。雪芝快速探出头,对外面骑马的穆远道:“发生什么事了?”
      “前面的人是银鞭门的执法,后面俩人是月上谷的汉将和世绝。”
      “月上谷?他们在追杀银鞭门的人?”
      “是。”
      “为何不早告诉我?”
      “宫主不打算去,还是少知道为妙。这几天月上谷都在银鞭门清理门户,上面的人都打算卷钱出逃,被月上谷的人抓住,几乎一天干掉一个。所以一到晚上,这一块都没人敢出来。”
      “怎么会这样?”雪芝喃喃道,“上官透不是这种人。”
      “他不是这种人,他只是饲养这种人的主子。”
      “……载我去月上谷吧。”
      快马加鞭赶向月上谷,重雪芝和穆远聊了一会儿,才算知道上官透这两年其实比较倒霉。月上谷日益强大,和他打交道的是什么人都有,京师的大哥嫂子却成了替死鬼。一年前,上官透得罪了某个门派的小弟子,那人在洛阳也是相当有来头的人物,见灭不掉他,便到长安放了颗炸药,把上官透大哥的府炸成了废墟。上官透听说以后,半个月便查出下手的人,原来那人住在大都,老爹是大都附近的一个县令,不足挂齿,但叔叔是洛阳的太守。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人会这么恨他,是因为他吞并了这人的门派,他们门派老大一时想不通自挂了。这人又无法接近国师府,只好拿上官透哥哥嫂子开刀,之后一遇到月上谷的男子便杀,女的便轮。
      上官透派人做了两包炸弹,一大一小,小的放在这些个人住的门口前,轻轻一炸。他们全部跑过来看时,再把大的那个引爆。接下来,只剩得满世界的红通通真血腥。事后上官透似乎有些失去了控制,竟然让手下光天化日之下杀入了洛阳官府,弄死了几个人,不过没有成功弭除放纵侄子的太守。从那以后,上官透不再像以前那样张扬,但真正下手做的事,却比他小时候还张扬几百倍。从那以后,再恨上官透的人,都不敢卖命惹他。
      吃了那次教训以后,上官透弄来一堆相当要命的人。其中有两个如今已经闻名九域。
      一个叫汉将,是上官透从京城的监狱里赎出来的咸秦重犯,二十七岁,被关了十年,他便在监狱里都弄出不少条人命。这人素来凶强好斗,刚从大牢出来,一辆马车开过溅的泥,沾到上官透的裤子上。他二话不说,拦下车把车主拖出,一拳打去,跟唱戏似的夸张,那人当场倒地休克。后来官兵来了,把他和上官透和其他人抓回衙门。几个时辰后,等那伤员醒来,官兵问他是谁动的手,他一直指着上官透。才知道他已认不出谁是谁。另一个叫世绝,十七岁,身长九尺,两百斤重,爱财如命,六亲不认。只要给他银子,他可以把一个人从南海追杀到苏州。他原在某个小门派当老大,上官透一说跟着我有银子赚,他连解散门派都懒得做,直接跟着上官透跑了。
      这俩人差别很大,不过有三个共同点:一,杀人不眨眼,下手残忍;二,冷血冷面,对上官透却如藏獒般死忠;三,身材都很彪悍。他们三人站在一块儿,纤长貌美的上官透是最瘦小的一个。深谙江湖的人却说,劳心者役人,劳力者役于人。真正的老大,永远笑容可掬,下起手来,却比藏獒狠上千倍。
      雪芝一直以为,自己闭关后苦苦修炼两年,出关后定可轻而易举拿下上官透。但她似乎错了。
      真正的江湖,并不是武功高,便可称王称霸。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