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楚梦云雨(上)

      一天,林宇凰把重雪芝和上官透叫来,款款而谈了一个晚上。
      原来,他当初离开重火宫,是重莲的意思。重莲看出林宇凰宠腻女儿,雪芝也相当依赖宇凰,这样下去将无所成长,于是让他离开几年,待雪芝满了十七岁再回去。不想雪芝居然提前闯入月上谷。重莲猜测自己死后,将会有不少人觊觎《莲神九式》,于是私下谱写了两本堪比“莲翼”的秘籍,交给宇凰,让宇凰在女儿过了十七岁开始修炼。与雪芝沟通过后,宇凰发现,事实果然如重莲所料,《莲神九式》遭窃。于是,他拿出一个深红色皮子的册子,放在桌子上,上面以毛笔写着五个瘦硬挺拔的字:三昧炎凰刀。
      雪芝道:“二爹爹,我不会刀法啊。”
      “你爹爹当然知道,所以,他还写了一本《沧海雪莲剑》。”
      “哇,爹爹亲手谱写的剑法,好期待。”
      但是,林宇凰长久不语。上官透试探道:“林叔叔,秘籍是不是出问题了?”
      雪芝看看上官透,再看看林宇凰,发现林宇凰神色飘忽,扯了扯嘴角:“估计被偷了。”
      “猜对了一半。”林宇凰看雪芝一眼,轻轻吞了口唾沫,“……被抢了。”
      雪芝终于耐不住爆发,猛地一拍桌:“你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弄丢了?!”
      “我也不想的。”林宇凰小声道,“可是我刚一背着东西出来,便被人打劫。对方武功实在很高,抢了东西不说,还在我身上划了几个口子,撒了一堆毒,我想跑也跑不掉啊。”
      “那为何这一本还在!若那人用了毒,你怎么一点事都没!”
      “因为当时忘带了这本,这是后来回去拿的。然,然后,你奶奶提炼了两颗丹药,吃了百毒不侵,我和上官小透一人一颗,又让殷赐帮忙打通筋脉,所以……”
      “好吧,那人长成什么样?”
      “没有看清楚啊。他蒙面,而且身法很快。我知道他是男的。”
      “凰儿,你要死!”
      “不可以随便诅咒爹爹死的。”
      雪芝忍了很久,终于接受现实,拿过那本《三昧炎凰刀》:“行,就算是刀法我也认,从明天开始会练刀。不管怎么说,爹爹交代的事一定会做到。至于另外一本秘籍,我会想办法找回来。”
      林宇凰拍拍雪芝的脑袋:“我知道我们芝丫头的脑袋最聪明,这秘籍中的奥妙,也等着芝儿来琢磨。上官小透,你也要多帮着她一点。”
      上官透道:“是。”
      翌日,林宇凰为了《莲神九式》遗失,以及雪芝被重火宫逐出二事,动身回了重火宫。上官透和雪芝也开始钻研刀法。北方辰星岛的练武场中,庞大灰白石阶通向一片广场。后方是葱翠的密林,正中心刻有占地一半的八卦图。离正式晨练还有一段时间,因此在场的所有弟子都在擦武器,简单比划。月上谷使用杖法,唯有上官透身边的小厮抱了一堆刀,扔在地上,引得所有人注目。上官透挑了一把上好玉环刀,旋着划了几个轻巧的圈儿,递给雪芝:“用这把,试试。”
      雪芝握住刀柄。上官透一放手,雪芝的手几乎被拽到地上去:“为何这么重?”
      “你先用用看,觉得顺不顺手。”
      完全生_察的武器,要她如何使?况且,玉环刀还是所有刀里最轻的一把,若换了金刚刀,估计她根本举不起来。雪芝握紧刀柄,横一下,又往前用力一刺:“呃,不好用。”
      “以舞剑之法挥刀,怎会好用?”上官透自己拾了一把大刀,横向一劈,再反手一勾,“剑重锋,刀重身;剑双开,刀单开;剑者王道,刀者霸道。你要稍微留心一点便会发现,一般武器磨损,剑要么剑锋磨平,要么直接断裂,很少有剑锋完好剑身磨损的。而刀磨损,是满壁裂缝,刀尖往往还是十分锋利。所以,就算是刺人,你用了刀,也应该尽量拓展攻击范畴。这样刀的优势才能得以发挥。”说罢,横向一砍,劈裂一个木桩,“你试试。”
      雪芝点点头,稳了稳手中的刀,手腕一转,刀身一翻,也劈碎了一个木桩。
      “劈得很好,不过你还是在用剑。”上官透走过来,点了点雪芝的胳膊,“应该这里用力,尽避免用手腕。”站在雪芝身后,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挥:“这样。”
      两个人力道加在一起,动作矫健气力十足,劈断木桩,如被指头捏碎般简单。雪芝头一次感受用刀的舒爽,转过头看看上官透:“果真如此!好厉害!”可是,发现上官透和自己靠得实在太近。他握住她的手,就像是从身后抱住她一样。以往他们若有亲昵之举,都是雪芝主动黏上去,上官透除了摸她的头,很少碰她其它地方。唯一一次越界行为,便是在少林寺石榜前。她突然想起,当时他不仅吻了她,还有搂过她的腰,两个人那样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此刻,只靠回想这事,脸和身体都已灼烧起来,雪芝慌张地回头,晃晃脑袋,集中精神。上官透并未发现她的异样,在她耳边低声道:“芝儿做得很好,我们再来一次。”
      明明是动听沉稳的男子嗓音,却是如此温柔,便似两片唇,若即若离地抚摸她的耳廓。刹那间,太阳穴、耳朵、背脊酥麻成一片,比再度被亲吻还要糟糕,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
      “为何突然这样无力?”上官透微微蹙眉,拍了拍她的后背。
      “哦哦哦。”雪芝使劲儿挺直身子,耳根却还是一直滚烫。
      一整天,雪芝都在心猿意马中度过。相较以往的严苛训练,第一日的简单动作比划,不过雕虫小事。晚饭过后,雪芝便抽出时间来研究那本《三昧炎凰刀》。这一看,便一直看到了午夜,实在为内容震惊,忍了很久,才坚持到第二日找上官透。上官透接过秘籍翻了翻,看了几页,和雪芝对看一眼,也道:“这……”
      后来,上官透看着书把第一重尝试着舞了一遍,坐下来,又读了一遍,再舞一遍。这样反复数次,觉得把整本秘籍都看完成才正确。于是,他抄了一份拿回房间,钻研数日,还是无果。一旬过后,林宇凰回月上谷,问雪芝炎凰刀练得如何。雪芝和上官透俩人异口同声道:“不懂。”
      “果然。”林宇凰毫不吃惊,“我研究这门武功已经六年,愣是没把握住诀窍。莲也说过,《三昧炎凰刀》、《沧海雪莲剑》是极阴极阳的两门剑法,修炼时定要按着这套路来,且短期内不可能完成。当时我没想到会这么难,也便没问他。”
      雪芝想了想,终于忍不住道:“二爹爹,你确定爹爹在谱写这两本秘籍时,神智是清醒的?”
      “我不知道。”
      “一般的招式最少有九重,这《三昧炎凰刀》却只有三重。每一重都平平无奇,没有技巧性,简单得有些不可思议,我还是个刚拿刀的初学者,都可以很轻松地使出来,而且换了会刀法的昭君姐姐来使,效果完全一样,连动作上都没有多大差别……”
      “你不知道啊,我研究了六年,得出来的结果,”林宇凰深深看了雪芝一眼,“和你一样。”
      三个人讨论良久也未有答案,林宇凰暂时放弃,转而道:“芝丫头,你不走还好,一走所有人都想你。这一次我回重火宫,大家都要你回来。长老们说只要我回去,你回去也完全没有问题。”
      雪芝道:“我不回去!”
      “为何?”
      “我……我才不要被招之来挥之去,我有尊严。”
      “唉,芝儿,你爹这武功,要不然是有什么玄机没道破,要么便真是他昏了头。与花这么多时间在这上面,我们不如先回重火宫,把武功练好了再说。”
      “练武在什么地方都可以,一定要回去么?”
      “那你出来这段时间,武功有很大进步么?”
      雪芝不说话。
      “回去吧,你还年轻,什么事不能以后再考虑?闭关修炼再复出,将来通衢广阔,可谓幸事。”
      雪芝快速看了一眼上官透,低声道:“让我再想想。”
      只有晚上到了月上谷,才会知道它名字的由来。夜晚的谷底,缅邈看去,孤月悬挂清霄,皓白数圻,盈满明亮。清风荡繁囿,楼宇重重,月光疏影为枝叶割裂,徒留满地冰片。上官透和雪芝在绿水之滨散步,二人的影子在月色下若隐若现。
      “还没考虑好么?”上官透穿着他素喜的白衣,袖口裤腿略紧,利落高挑,终于有了几分习武人的调调。
      “你应该知道,人一出来,便再没心思回去。且不论闯荡江湖有多好玩,光是你、红袖姐姐、狼牙哥哥,都让我放不下。”
      “傻丫头,你又不是去了永远不出来。”
      “可是,可是我就是不想回去。”
      “我还小的时候,父亲便告诉我,人的一生是一本只能读一次的书,要走马观花地浏览,还是逐字逐句地阅读,都要看你自己。或许这本书的内容你不喜欢,或许有的情节你实在无法忍受,但无论你怎么看,都只有一次机会。芝儿现在在江湖上过得惬意,因沉迷于一时的享乐,而快速翻过最枯燥却最重要的几页,不知以后会不会后悔?”
      “我知道你的意思。”雪芝垂下头,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总算把真心话说了出来,“若我去了很长的时间,你、你们肯定会忘记我……”
      “原来是怕这个。”上官透爽朗地笑道,“狼牙我不清楚,他把所有女子都看成物体。红袖肯定记得你。”
      “那,昭君姐姐呢?”
      “你说呢?”
      “肯定会忘记。你比狼牙哥哥还恶劣。”
      上官透沉默一阵子:“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我认为也不是很重要。”
      “什么事?”
      “我认识你二爹爹六年有余。这六年内,他没有哪天不提起你。倘若被提了两千多次的人我都能忘记,那我真该怀疑我的年龄。”
      “不会吧?”雪芝睁大眼,“他都说我什么了?”
      上官透想了想,道:“两千多次,重复的和没重复的内容……总之,在见你之前,你这个人我算是完全认识。所以认识你以后,也没有觉得太陌生,除了外表和我想象的不大一样。”
      “你想象中我是什么样的?”
      “大概要高一点,更艳丽一点吧。”
      “你--”
      “然后,没这么貌美。”
      雪芝火气瞬间熄灭,小声道:“昭君姐姐……觉得我好看?”
      “没有人会觉得芝儿不好看。”
      雪芝在这方面很容易害羞,一句便脸红,又迅速转移话题:“那等我重出江湖之时,昭君姐姐会不会已经嫁人了?”
      “这种事谁也说不定,不过我暂时没有娶妻的打算。既然芝儿都要开始努力,我不努力又怎么可以?”
      雪芝握紧双拳,抬头看着上官透:“好!那我们一起努力!”
      上官透微微笑道:“嗯。等芝儿出来,武功变得高高的,透哥哥一定会再带芝儿行走江湖,玩遍大江南北。”
      “然后行侠仗义,变成最出名的一对侠客兄妹!”
      “好。”上官透笑出声来,“若你喜欢,我们还可以找行川仙人要点药方子,去山泽幽谷采药,再让狼牙和红袖帮忙炼药,一起拿到大城市去替人看病,或者卖高价赚钱。”
      “那,那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药草商人兼无踪神医吗?”
      看到雪芝闪闪发光的眼睛,上官透忍笑忍得蛮痛苦。林宇凰早说过,这些类似于家家酒一样的买卖药草,雪芝从小便特别喜欢,甚至还在琉璃的汤中下了两斤巴豆,打算让他求自己开药方子。结果琉璃没求她,直接住进茅厕。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一点都没变。想到这,上官透突然道:“今天也比较晚,芝儿去睡吧。明天一大早还要动身呢。”
      “啊?这么快?”雪芝看看上官透,小声说,“那,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但说无妨。”
      “我想,我……”雪芝意识到手都在微微发抖,“我想抱一下透哥哥。”
      上官透愣了愣,轻声道:“好。”
      雪芝扑到上官透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他:“透哥哥,请不要忘记芝儿。”
      上官透轻抚摸雪芝的头发,声音轻得犹如叹息:“未知今去,当复如此。这话原应是我对你说的。”
      半个月以后,重雪芝重回重火宫的消息传遍江湖。重新坐回武林霸主的位置。回到重火宫以后,林宇凰没有立刻让她闭关,说来年春天开始修习比较好,还笑盈盈地给了她一个修炼清单:《混月剑法》《赤炎神功》《九耀炎影》修炼至九重;《日落火焰剑》《浴火回元》《红云诀》中最少有两个到八重;《水纹剑诀》《麒麟一剑》《星轺斩》全部四重,或者有一个修至八重;《焱莲拳》《朱火酥麻掌》《无仙经月功》《八合神掌》《金风化日手》起码有一半至四重,或者全部修炼至两重;《飞花心经》《帝念诀》《明光大法》《清寒化月》《赫日炎威》起码有一半至四重,或者全部至两重。
      雪芝看完清单,微微一笑说,二爹爹,你是不是打算关我三十年。林宇凰重重拍了雪芝的肩,一脸燃烧着的斗志道,芝儿,身为重火宫人,就应该精通各大武笈,为门派发扬光大!雪芝不高兴,说凰儿自己都没练到这么多。林宇凰笑嘻嘻地说,我没打算当宫主,我不练。于是,她开始用最后半年的时间,在重火宫内与长老们、护法们、资深弟子们,还有她近日主要的师父穆远打交道,汲取经验技巧,准备入关。最后,她的好学精神,还得到了林宇凰的大肆赞扬,特准她次年参加兵器谱大会之后再入关。
      日子过得却是相当的慢。夏季一过,至初秋,火伞高张过后,残留西风斜阳。重火宫内红莲衰减,积流冷落。接近山顶的闭关室已打扫干净,接下来的两年,都将只身一人。这时,理应心如止水,惟一惟精,雪芝却焦躁到自己都感到害怕。只是她掩饰得比较好,林宇凰又是根粗线条,便没有过问。如此坐立不安状况,又持续了三个月,甚至到读秘籍都无法集中精神,雪芝终于告诉林宇凰,自己想去江湖上跟朋友暂别,打算独自行动。林宇凰见她确实心不在焉,放她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Q:大大!我存了几星期没看然后今天直接看了好几章~~爽……又没了,继续养肥(•̀∀•́)but!后面会入v吗
    A:现在是在修文,所以后面从哪里V就从哪里开始哦,如果买过V的就不用重复买啦。
    Q:風流成性的翩翩美公子上官小透,配上傾國傾城卻天真爛漫的雪芝
    是要有多少的轉折,才能成就另一段不遜於蓮大美人和小黃鳥的動人愛情
    還是很讓人期待的,即使心中的重蓮是這樣一個很難超越的存在
    A: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感情和萌点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是独立而特别的存在哦^_^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