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20版自序+2015版自序

      2020版自序

      就在不久之前,我的先生还跟我说,你很会取小说的名字,像《月上重火》的名字就很好听,朗朗上口。我说,其实它的意思就是,月上谷、重火宫,男女主角门派的名字,这本书是我十九岁时写的,取书名也随意简单。然后他说,十九岁,那不是我认识你那年吗?我说是那段时间。他说,那这本书里有没有我的影子。
      于是,我一本正经地说:“老实讲,透哥哥比芝儿大三岁,哈尼你也比我大三岁,对很多人来说,写作和生活或多或少都有些关联的。那时候我宅成了蘑菇,偶尔出门关注一下现实里的男孩子,会觉得他们都长着马赛克的脸,毫无辨识度,而当我第一次遇到你时,那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环绕着我们的是草坪与蓝天、植物清香与自行车铃声,你抱着几本专业书,那么高挑,那么白皙,风度翩翩,彬彬有礼,谈吐透露满满的才思敏捷,同时在我看来你也是长了一张打了马赛克的脸毕竟那时我一心一意只爱透哥哥只想早点回宿舍码字让他和芝儿早点在一起现实的男生怎么可能入得了我的眼你是指望我回答你什么哈哈哈哈。”然后还没说完就赶紧溜了,被他满屋子追杀。
      就是这样,整个大学时代的我写书都是封闭的,虽然人在海外,但其实除了上课和旅行,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宅在40平的学生宿舍里,过着日夜颠倒日写万字的生活,书是一本接着一本写,虽然行文潦草轻狂,身体疲惫,但也真是乐在其中。那时候我喜欢化烟熏妆,打扮风格时而庞克,时而波西米亚,总是走着不符合年龄的野路子,满脑子也是想着怎么把主角的故事搞得惊心动魄、天翻地覆,戏剧化到每个读者都想钻到书里来掐死作者……总之,那时的君子以泽还叫天籁纸鸢,是个相当叛逆的少女。
      到现在我还记得,当年刚构思男女主人设时候,我手舞足蹈地跟同学讲,这个女主,是红衣如火的烈性美人,迷得男主死去活来但神经特别粗,让他又爱又恨;这个男主,我要让他头上插孔雀毛,白衣骚扇,仙人姿态,让女生尖叫的那种。同学的原句现在记不住了,但大致是洪世贤那一句“你好骚啊”的意思。那种写下一个新故事意气风发的感觉……哈哈,很幸运,并没成为过去式,现在我构思小说还是这个样子,很容易激动,语速越来越快,然后被自己的机智感动了——当然,真的下笔时,也会疑惑刚才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机智。
      我另一本小说改编剧的策划跟我说,她好遗憾没能拍《月上重火》的电视剧,因为在她失恋的时候,上官透是她的青春,她的精神慰藉。我说,透儿也是我的青春啊。
      所以,这次再版,我为《月上重火》加的三个番外里,有一个是专门描写上官透少年时期故事的,纪念一下我们的年少时光。
      另外两个番外,一个是穆远的故事。其实我对穆远一直都很偏爱,他是一个用剑说话的真高手,有点杀手气质,能为小说增添浓郁的江湖感。另一个是芝儿和透儿的幸福生活,写的时候我自己都忍不住在笑呢。
      从2008年动笔开始写,到现在2020年,《月上重火》已经快十二岁了。我很开心,现在依然能够维持当初那一份热爱织梦的心,一直这么写到今天。而红衣如火的芝儿、白衣翩翩的透哥哥、黑衣如夜的穆远哥、哭哭啼啼的奉紫美人、扎着小辫儿的封涉弟弟……很感谢有这么多读者喜欢他们,愿意让他们为你们编织一段少女的梦。
      那些陪伴我十二年的读者,谢谢你时至今日,依然记得《月上重火》。

      君子以泽于
      2020年1月18日

      ***

      2015版自序

      从2008年初写《月上重火》,到现在2015年,这已是这本小说诞生的第七个年头。这次的再版修稿跨度时间极长,都足够再写一本新书了。于是,就有朋友说,你这样大费周折修改一本书,还不如写一本新书呢。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可以说,修改一部长篇小说的过程,就是一个受尽各种折磨的过程。因为,重温过去的文字,你知道它是稚嫩的,但面对每一句话、每一个段落、每一个剧情时,你都很难把握:到底是该删、该改、还是该保留?有时候,这种纠结可以让人修文都遇到瓶颈,卡上两三天不知如何继续。所以,修《月上重火》这几个月,我无数次感慨,为什么不听听别人的意见,去写新书,那样还比较好玩,毕竟创作带来的愉悦是无可取代的。可是,把整本书修改完成后,重新读了一遍全文,我又坚定自己修文是正确的选择。因为,一部作品肯定是越改越好的。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作者,就应该把每一部作品都更新到自己的最高水平。
      这一回改动最大的是后期的主线剧情。也是我第一次把最初的《月上重火》剧情完整呈现给大家。因为,08年写《月上重火》的时候我还是个毛孩子,不喜欢被人猜到自己接下来要写什么,所以,当有读者猜到剧情走向,我就把后期剧情改得面目全非,尤其是穆远和“公子”身份的设定,完全颠覆了最初的大纲,导致读者看了全文觉得一头雾水。然后,原本说出“给我十年,我还你一个当年的重火宫”这样霸气对白的穆远,也莫名沦为炮灰……可以说,都是08版《月上》最让人遗憾的地方。所以,借着这一次七年再版,我终于有机会把剧情改回来,按着原本计划写,相信大家会觉得这个设定会合理得多。另外,因为我立誓要当亲妈,这一回也让一个人气很高的角色重回江湖,是谁我此处我不多剧透,你可以看看感受一下。
      之前的《月上重火》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三大反派不够丰满,过于脸谱化。不过这和当年我的年龄和阅历有关系,毕竟在孩子心中,坏蛋就是坏蛋,他们变坏还需要什么理由吗?这一回,我为他们每个人都增加了完整的身世和经历,让他们与故事大背景串联起来,也显得更真实一些。尤其是原双双的剧情。那段时间,我总会思考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我们最终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这世界上并无毫无理由的厌恨嫉妒,而所有的嫉妒中,都一定会饱含羡慕。一个人在看见另一个人身上看见了自己想要的一切,那么,便很容易在这两种情绪中摇摆。原双双新的设定就是如此,她是一个很矛盾的,对自己又爱又恨的人。她将这一份感情折射到了奉紫身上,因为在奉紫身上看见了自己过去的影子。当然,奉紫的胸怀更为宽阔,并没有发展到她那一步。不过,原双双既然是反派配角,就表示我不接受她的思想。我也并不是很同意那一句“我们都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模样”。其实,对很多事有过多的讨厌,只是孩子气的表现。如果你接受了过去不能容忍的东西,恰好证明你的比以前的心胸宽广。管子曾说:“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山不辞土石,故能成其高。”一个人的胸怀有多大,就能成多大的事。这里说的人,就是我们萌萌的上官小透。他正是一个正能量男主,当年想了很久不知如何形容,当下终于有了一个新词“暖男”可以描述他。上官透的说话方式稍有变动,痞气少了些,比起旧版更加文雅,仙气儿也多了些。雪芝倒还是老样子,热情冲动傻大姐一个。
      除此之外,全文的文字我都有精心修改过,增加了很多古韵的对话和描写,也把长句、现代句式,转换成了短句、古代句式。还有一些场景重复的段落,如第十七章“风雪离人”中,柳画原本出现了两次,与上官透的对白也都差不多,我就把它们浓缩成了一次,这样看起来剧情会更紧凑。除此之外,一些剧情的顺序也做出了调整。只上场了一次的龙套就不再给他们名字。还有,增加了不少雪芝和透儿的对手戏……还有很多很多,这里就不再赘言。
      终于,完整版的《月上重火》与各位见面了。虽是寒冬正月,我的心情却甚是美好,像已看到三月新春。在这里,用我放在三十章、改编自陆凯的一首诗,来表达此刻我的心情:
      折花逢驿使,寄与禹都妻。姑苏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君子以泽
      2015年1月8日于上海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