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简·葬雪引

作者:末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思念为之症

      “随我来。”落桑轻声道。
      
      末雪抱着那盆月兰花,紧紧跟在身后。南地玉谷的逢春之术,她还没见过呢!这次,定要好好看看。
      
      落桑速度倒也不快,又时时在意末雪是否跟上,放慢步伐。许是瞧见末雪捧着花盆笨重的样子,便停下脚步,接过那盆月兰花。“我来吧!”
      
      末雪倒也不客气,直接给了他。温文儒雅的翩翩公子,就这样抱着一盆盆栽。如此景色,倒是令末雪觉得又好笑又愧疚。
      
      随他进了后殿,入他居室。环境简洁优雅、落落大方,空气中似乎还带着浅浅的桃花香气,很是好闻。末雪贪婪地多吸两口,这桃花香,似乎比她宫中的都还要香上几分。
      
      见落桑唤她,她便跟着过去。瞧着放置于桌的月兰花,心里也是好奇的很。
      
      只见落桑翻手一幻,掌上多出一个玉瓶,瓶中装着粉白色的药粉,他将药粉洒在花根上。随即,便收了起来。“七日之后,它自会长出新芽。”
      
      末雪惊讶地看着他,“就这么简单?”她还以为是法术呢,谁知道竟是药粉。就这样结束了?好无趣呀!
      
      “就这么简单。”他无奈地笑笑。
      
      紧接着,便是沉默。忽然落桑摸向末雪的头。
      
      末雪下意识地伸手去挡。他们的关系,似乎还没有亲昵到这一步吧!
      
      落桑收手,说道“你头上有片花瓣。”他倒真从头发上取下一片桃花花瓣。
      
      不知是真的,还是他变的戏法,末雪也无意去追究,只得放下手。“大约是在来时沾上的吧!”
      
      “这妖界的桃花,却是太少!”落桑叹了句。
      
      末雪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却也懒得问。“对了,你刚才用的是什么药粉,竟那么神奇。”比起这个,末雪倒是对他手中的药更感兴趣。
      
      双椤姑姑是个爱捣药的,也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药物。可像落桑这种的,她倒是没怎么瞧见过。
      
      “这是由玉谷特有的藜草制作而成,能够以一生多。花草生新芽,白骨生新肉。”落桑解释道。
      
      “这倒是个好东西,也给我一些玩玩。”末雪瞧着也是欢喜,这种好东西,拿来玩玩,倒也不错。“只可惜,离草离草,一个离字,倒也不是个好兆头。”想到这个音意,她又不怎么想要了。
      
      落桑知她会错了字,温柔地微笑道,“并非那个离字,我写予你看。”走到书案前,提笔在宣纸上写下一个‘藜’字。
      
      落桑的手指修长白净,指节分明,不为骨,不为肉,很是好看。他落笔有力,字迹流云,似风似雨,潇洒几笔而过。
      
      末雪看着他一脸认真,略微有些出神。其实,他长得还是很好看的,比以往见过的,都要好看。若他给自己做夫君,似乎倒也不是不可以。
      
      藜字写完,落桑抬头望向她。“这下可知道了?”
      
      末雪方才看他看得出神,至于是哪个离字,又有什么干系。瞥了一眼,便随口一句。“知道了。”
      
      落桑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微笑而语。“此次,这药粉我带得不多,下次再带给你,可好?”
      
      众人皆说玉谷灵蛇冷若冰霜、生人莫近,现在看来,倒也不是如此。“好。”末雪想也没想,便应道。“时辰不早了,我需得回去了。这花就先寄放在你这儿。”
      
      “雪儿姑娘住在何处?待它重新长出,我便替你送去。”
      
      “不用麻烦了。到时,我亲自来取。”若真告诉他住处,只怕是麻烦得很。
      
      看着末雪离开,落桑收回目光,又落在花上。“月兰花,可是生于北冥极寒之地呀!”
      
      后来,末雪每每望着窗外桃花,都能想起落桑来。接连几日如此,她便坐不住了。她觉得,她是病了,不然怎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如此地思念一个人。而生病,就必须去找双椤姑姑了。
      
      水月居并不大,或者说大半个地方都让双椤种满了草药,而真正供她居住的屋子,还真是不大。
      
      末雪到的时候,双椤还在捣药。她身着浅色红衣,在这绿色的药圃之中,倒是格外醒目。这位姑姑,似乎对红衣很是偏执,数千年从未见她穿过其他色系。
      
      只见双椤细心地将量好的药材倒入杵臼之中,将其捣碎。一下一下,杵臼与草药碰撞摩擦,空气中弥漫着药草的清香。
      
      一入园,末雪飞快地扑了过去。“双椤姑姑,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抱着双椤的胳膊,两眼一动,更是一副委屈的模样,但却是半分眼泪也没有挤出来。
      
      双椤姑姑虽性子冷,但心善,对末雪更是宠溺。大约是在妖界中,没有谁比末雪更令人不省心的吧!
      
      妖界虽大,但四地不平,众妖各怀鬼胎。身居高位,无时无刻不小心谨慎。信任,是个多么奢侈的词呀!末雪身为妖界公主,所能交的,只有寥寥几人。而能信任的,更是无几。兄长,初洛,还有双椤。
      
      听兄长说,初洛是一千五百年前掉在妖界的,被他顺手捡了回来,打了一架后,两人就成了好兄弟。
      
      至于双椤,历史更是悠久。三千年前,兄长从地渊出生,不到五百岁,就成为了妖界之主,统领妖界。而双椤,在那之前,就已经在这水月居捣药了。一晃,已是几千年过去了。
      
      “若是为你的婚事,便不用说了。”末雪还未开口,便被一口回绝。双椤轻轻挣扎开她的手,将捣好的药进一步研制成粉,倒入旁边的药罐之中。
      
      “当然不是。”末雪想也没想就顺口一句,不过转念又道,“不过,双椤姑姑,兄长那么尊重你。若是你开口的话,说不定他就不会逼我嫁人了。”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看着双椤。
      
      双椤对她这一招,已是吃透了。头也没抬,又抓了些将晒干的草药放进杵臼中,细细研磨。“末骐如此,定有他的道理。”
      
      “你们一个个都这么说。若真有道理的话,兄长为何不能明说?我可是他唯一的妹妹呀!”末雪越说越委屈,干脆就坐在地上。
      
      双椤无奈,手一停,伸手摸着末雪的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腿上。“大约他信了那人的话。那个人,从没有说错的时候,你最好也相信,这是为了你好。”
      
      末雪听得云里雾里,坐起来,抬头看着她。“那个人是谁?他说了什么?凭什么我的姻缘,要别人来说三道四!”真是越想越生气,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要毁掉她的一生?不要,她才不要。
      
      “她……”双椤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对了,不说这些了。你来水月居,所为何事?”
      
      末雪虽然想要追问,但知道以双椤的性子。她若是不想说,自己只怕也问不出什么,只得换个话题。“最近,我总是会想一个人,看风是他,看水是他,连看花也是他。双椤姑姑,你说我这是怎么了?”这么奇怪的病症,以前怎么没有出现过呢!
      
      双椤听完,皱了一下眉头,一脸认真地说道,“没救了。”收手,又开始研磨草药。
      
      末雪惨白脸色,双椤姑姑从来就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她都这样说,难道自己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命不久矣?“双椤姑姑,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会感到恐惧。妖也不例外,更何况还是莫名地死去。想她正值青春年华,怎么能够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她的一生,应当是轰轰烈烈的。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双椤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双椤姑姑,你一定要救我呀!”末雪就势坐在地上,伸手抱住双椤的腿,将头靠在她脚上,嚎啕大哭,哪还有以前的气势。
      
      双椤看了一眼被眼泪蹭脏的衣裙,甚是无奈。好在心性好,没一脚把她踢开。“但不至于死。”
      
      “真的吗?”末雪瞬间坐起来。
      
      “嗯。”
      
      “早说嘛!”末雪撒手,将眼泪一抹,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
      
      双椤看着她,又好气又好笑。算了,不过还是个孩子。将研好的粉末装入瓷瓶之中,又为瓷瓶贴上标签。
      
      “双椤姑姑,真的有法子治吗?”末雪又问道。若是放在以前,跟人打架战死的话,她是不会害怕的。可病死,还是算了吧,太没面子了。
      
      “有。”双椤在屋内翻找一下,找到个脏兮兮的瓶子,上面落了灰。她轻轻掸去灰尘,递给末雪。“这个。”
      
      末雪接过,打开瓶子闻了闻,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呀!“这个是什么?”
      
      “忘尘。”
      
      “忘尘?有什么作用?”末雪再多问了句。
      
      “吃了它,便能够忘记一切。你都忘记了,自然也就不会去想了。”双椤认真地说道。
      
      吓得末雪差点将瓶子扔掉。“这么可怕!那岂不是连兄长、连双椤姑姑你都要忘记?”
      
      “当然。”
      
      “那我不要了。”末雪将瓶子放了回去。
      
      “真不要了?你不怕死?”双椤挑眉,隐藏着眼角的笑意。
      
      “若是需要忘记来苟活,我才不要呢!若是忘了,那重新开始人生的自己,还是自己吗?那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末雪脱口而出。
      
      双椤看着她,忽而一笑,伸手轻弹她的额头。“说什么生呀死呀,好好活着,难道不好吗?”
      
      “我才不吃那个什么忘尘呢!” 末雪嘟囔。
      
      “好,不吃。此症还有另一种解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让亲们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的架构,就先描述下哟!
    世界分天地凡三界。天界亦称仙界,地界俗称鬼狱。凡界之中,主以人界、妖界。
    妖界划地而治,分东西南北中五地。东地青泽,西地蛮荒,南地玉谷,北地雪乌,中地王宫。
    人界分海陆。陆地人治,分东西南北中五域:东泽、西疆、南脉、北境、中京;海域妖集,分东西南北四海,东明海、南沧海、西瀚海、北息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