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简·葬雪引

作者:末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是时缘起

      窗外桃花纷纷,堆阶而成锦,铺就满地红妆。窗前,末雪支着头,一脸凝思,目光落在那满地桃瓣,思绪却早已飘远。
      
      妖界王宫,本是没有桃树的。乃是她那位身为妖界之主的兄长心疼她,知她喜桃,千辛万苦从人间移植过来。然千棵万棵中能够成活的,便只有这一株。
      
      可活虽活了,却也是脆弱得很。需得每日以妖泉仔细灌溉,用妖气小心呵护,不得有一丝怠慢。
      
      许久,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收回目光。年年桃花如是,不见花盛花衰,不闻枝荣枝枯。花瓣开而又落,仿佛永远也落不完。时间久了,难免有些无趣。
      
      此时,有人推门而入,走到窗边,半个身子依靠在木窗之上,双臂交叉横于胸前,满是笑意地看着她。“小末雪,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末雪收回目光,从窗台上捻起一片花瓣,放在手心。轻轻一吹,桃花便从她的手中飞出,落入那满地花海之中。她的心思根本不在这儿,随意地应了句。“坏消息吧!”
      
      初洛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坏消息就是,你那位兄长,怕不能为妖界除害,特意为你择了几门好亲事,好把你送出去。”他的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似乎看着末雪苦恼,是他的人生乐趣。
      
      一听见他如此说,末雪一张脸拧成苦瓜状,这世界上还有比逼婚更恐怖的事情吗?“初洛,我该怎么办呀?”末雪猛地抓住他双臂的衣服,楚楚可怜地看着他,盼望着他能有些好主意,解救自己于危难之间。
      
      “这事我可不敢乱出主意,否则末骐不杀了我才怪!”初洛掰开她的手,连忙往后退,跟她拉开距离。这种麻烦事,可不能扯上一星半点儿的关系。要不然,只怕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惹上一身腥。
      
      “初洛,你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我嫁给那些粗鄙的汉子吗?一个个不是丑得鬼哭狼嚎,就是愣得人神共愤。可怜我一个妙龄少女,就这样狼入虎口。”末雪越说越发伤心,甚至还假意地抹了几滴眼泪。
      
      “别别别,这番话,你自己留着跟末骐说去。”初洛摆手,被吓得仓惶后退。退到门口都还不放心,警惕地看着她,活像她是什么邪灵魔鬼似的。
      
      “你见死不救。”末雪气愤地跺了一下脚,毕竟对初洛没有抱太大期望。真是的,她还就不信了,偌大的一个妖界,还找不到一个肯帮自己的妖。
      
      “你还没死呢,自然不需要我救。”初洛不正经地笑道。
      
      末雪白了他一眼。他这嘴皮子厉害得很,自己懒得跟他逞口舌之争。
      
      “那个,小末雪,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好消息是什么吗?”初洛与她拉开安全距离之后,放心许多,也就得瑟许多,可脸上依旧不变笑意。
      
      “快说。”末雪无心于此,随口道。她实在不觉得,从初洛的嘴里能够吐出什么象牙。
      
      “你那几位候选夫君,现在只怕已经到妖罗殿了吧!”初洛不要命地笑道。
      
      “你,滚。”末雪这次简直是气愤到了极致,这还能叫好消息?她指着门口,让初洛赶紧滚,免得见着心烦。
      
      初洛不要脸地一笑,为了他的小命,只戏谑了几句,赶紧一溜烟地跑了。他也是知道末雪脾性的,若是再留,只怕要动手。
      
      末雪当真是气得不行,双肺未必安好。瞧着落跑的身影,恨不得咬他几口,方解心头之恨。
      
      只不过,若是真的动手,她未必真能讨到半点儿便宜。作为妖界第二高手的初洛,她又怎么打得过?至于那第一高手,自是她那位兄长末骐。
      
      本就心烦意乱,又被初洛这么一折腾,更是无法平静。算了,与其被逼着见那些所谓的未婚夫,倒不如先去人间躲躲,顺便散散心。
      
      想着便做,末雪飞身而出。宫人们不知她因何事而如此着急,不敢多问,生怕又招惹了这位主。
      
      刚出夜梧宫,大约是她太过急着离开,未加留意,出门便撞了人。那人踉踉跄跄,一副要倒的模样。岂料那人未倒,倒是她自己脚下一绊,摔了下去。
      
      那人一身青衣,衣袂飘然,双眸如日月,墨眉似剑削,瞧着有几分仙韵。只可惜妖界中人,又哪儿来的仙气?
      
      那人略带歉意,连忙伸手过来扶,却被末雪一手打开。他也无半分尴尬的样子,双手做拱,倒像是个人间的翩翩公子。“刚才冒犯了姑娘,实在是抱歉,在下在此向姑娘赔罪。”
      
      末雪怨怨地起身,冷哼一声。这妖界之中怎还有如此人物,敢到她眼前晃悠。“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想她在妖界横行千年,不少妖都遭受过她的祸害。见着她,都恨不得绕远些,谁还巴巴地往眼前凑,除非是个眼瞎的。可瞧他这个模样,眼睛也不瞎啊!
      
      “在下落桑。”他微笑着应声答道。“是随我家君上来王宫做客的,不幸迷了路。”
      
      君上?呵,这怕是有趣了。妖界之中能称君上的,只怕是没几个了吧!
      
      妖界分四地,东乃青泽,主以狐族;西乃蛮荒,主以毒蝎;南乃玉谷,主以灵蛇;北乃雪乌,主以鸟羽。而这四地之主,才有资格称为君上。
      
      “你是哪家的?”末雪心头冷哼,兄长对她的婚事还真是上心,只怕是将四地的王君都请来了。也不知兄长到底怎么想的,自己难道就这么愁嫁吗?此时,她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还能不能过个安生日子了?
      
      见末雪凝思,那人微笑着答道“在下南地玉谷落桑,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末雪的小心思转了几圈,不知眼前人的身份目的,她怎么敢说她就是妖界的公主殿下。若真说了,把对方吓跑了,可就不好玩了。
      
      她正思考着,远远便听见了末骐的声音。这真是不想见的时候,都拼命往眼前凑。她本着逃跑之心,这个时候,哪里敢与兄长碰面。
      
      借着落桑,躲过视线。见末骐过去了,她才暗自松了口气,却未发现自己何时竟躲入落桑的怀中。
      
      连忙从他的怀里离开,明明是自己吃亏了,怎么感觉像是占了他的便宜呢!“刚才多谢了!”
      
      落桑疑惑。“莫非有人要对姑娘不利?令姑娘如此不安!”
      
      末雪哪敢跟他说实话,随便找了个借口。“哪有人敢对我不利?我不过是刚才看见好大只虫,一时被吓着了而已!”
      
      落桑了然于胸,却也不拆穿她。“姑娘可有受伤?”
      
      “没事没事!”她连这么丢脸面的借口都找了,哪还敢继续丢脸?“对了,我叫雪儿。日后你若是有空的话,倒是可以来找我。”末雪转身离开,赶紧找出路去,省得浪费时间。
      
      落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无奈一笑。“你倒是告诉我,你住哪儿呀!”
      
      无论是末雪的夜梧宫,还是末骐的妖罗殿,都地处王宫中心。从王宫出去,前往人间,要经过九道宫门。
      
      不知是谁泄了密,还是那位兄长大人实在是太过了解她,将九重宫门都设了禁令,不许她出行。天啦,这是要逼她上绝路呀!
      
      末雪回到自己的夜梧宫,气得很,便将末骐去年送她的生辰礼物月兰花,给剪得枝叶不剩。待到气消之后,看着满地花叶,又是心疼得紧。
      
      可无奈,花落叶零,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月兰花娇贵得很,只怕是活不成了。如此,她又恼自己,好好的,拿月兰花出什么气。
      
      其后几日,末骐多次派人来请,她大多以身体不适给蒙混过去了。末骐知她性子,又有初洛在旁为她把好话说尽,方才没多加责怪,由她去了。
      
      可事不过三,末骐终是亲自来这夜梧宫瞧她。可又是那么不凑巧,被末雪事先得知消息,逃走了。
      
      这时若是与兄长见面,必定被他架着去见那些候选夫君。若真嫁了人,离了王宫,入了别人的地盘,她哪儿还能这么逍遥自在。只怕是被人欺负了,都没人帮她。为了能吃下东西,多活几年,她慎重考虑一番,还是觉得不见为好。
      
      末雪抱着那盆残缺的月兰花,偷偷地去了南地玉谷王君暂住的凉月殿。当然,她必定不是去找那蛇君,而是去找落桑。
      
      倒也是她运气着实不错,从偏门入殿,躲开殿中守卫,绕了几个弯,往后殿而去。还没走几步,便又撞着落桑。许是此次用心些,倒不至于摔倒在地。
      
      “雪儿姑娘。”见着末雪,他惊喜万分。当时只觉着王宫偌大,怕是难以碰面,却哪里想到竟又见着,真是有缘分。
      
      “好……好巧。”末雪尴尬地笑笑,怎么又差点儿撞上了?
      
      “雪儿姑娘也住在这凉月殿?”落桑疑惑。凉月殿也不大,为何这几天都未碰见过?
      
      “我不住这儿。”凉月殿太过阴凉冷寂,她才不喜欢这个地方呢!
      
      “那雪儿姑娘为何会在这儿?”不在凉月殿当差,却又能轻易出入殿内。落桑隐隐之间,似乎已经知道些什么。
      
      “我是来找你的。”末雪懒得墨迹,直接说道。
      
      “找我?”落桑微微有些惊讶,两人不过是一面之缘,自己又有什么值得对方亲自来寻。
      
      “听闻南地玉谷有枯木逢春、白骨生肉之术。我想问问你,能不能救救这盆花?”末雪满怀期待地看着他。毕竟是兄长送的生辰礼物,就这样毁了,也心疼得很。但毁花可以,救花却不是她所擅长的。
      
      其实像疗伤救花这类事情,她大可去找双椤姑姑。只不过,若真是去了双椤姑姑的水月居,只怕会被兄长给领回去,她的小日子就别想逍遥了。
      
      双椤姑姑是妖界中老人,早在妖界创立之初,就已经存在。无人知晓她的实力,更无人知晓她的来历。只知道她常年待在水月居,喜欢捣药救人。只要一息尚存,她都能从死亡的边缘将其给救回来。
      
      受过她恩惠的妖界子民颇多,又因其资历深,岁月老,妖界众人皆尊称她双椤姑姑。更有言曰,在兄长末骐未统一妖界,任居妖主之位前,双椤姑姑便等同于一界之主的存在。
      
      落桑瞧了瞧那盆奄奄一息的月兰花,稍加思索,便一口应下。“虽有办法,但我并无把握。不过可以试一试。”
      
      “真的?”末雪欢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新坑,喜欢的亲们,别忘记收藏一下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