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叶子爱了一个人,大概是她的半辈子吧。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竣赫×卫筱檬 ┃ 配角: ┃ 其它:真的很短篇

  总点击数: 3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54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叶子的爱情

作者:Reclus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叶子的爱情

      繁华城市的晚上总是充斥着灯红酒绿,彻夜狂欢的KTV,不远处五彩缤纷的广场还有稀稀落落的人,没有人注意到道路边饿的喵喵乱叫的浑身脏兮兮的白猫。
      女孩走在街道上,脑海里回响着:“卫筱檬小姐是吗?很抱歉,经诊断,您患上了……”
      失神中不小心踢到了白猫,想了想,还是捡起了它,想着我们也许都是被抛弃的,算得上同病相怜。
      回到租住的房子,费力的把这只小可怜洗了好几遍才洗干净,第二天买来猫需要的一切东西,从此给猫安了一个家,又帮小猫取名叫二双,以后两人就相依为命了。
      在这所城市打拼了四年,依然只是普通上班族一名,朝九晚五,一成不变。
      卫筱檬已经二十七岁了,算不得大龄剩女,但也单身了二十多年,不是条件太差,而是心里有病。
      她爱着一个男孩,或者说现在已经是一个男人了。两个人十八岁那年相遇,卫筱檬十九岁喜欢上他,二十二岁爱上他,二十四岁决定放弃他,二十七岁,他们现在是朋友,一直都是。
      “孟竣赫,明天有时间吗?要不要一起吃顿饭?“点击发送,微信消息发送成功。
      过了好几分钟,对方回:“好啊,时间地点你来定。”
      “那就明天12:00登迷餐厅。”
      “好。”
      孟竣赫是她在这个城市唯一的依靠,或者说,是唯一的支柱。如果不是他,卫筱檬不会到这座城市。
      早早来到这里,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的人来来往往,心里一片宁静。
      “哈,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也才到不久。”说着拿起菜单由对方点菜。
      孟竣赫一边翻一边问:“你没有想吃的吗?”
      “你来决定就好。”
      卫筱檬一直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一身西服,头发可能因为有些着急赶过来而散落几缕,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不薄不厚的嘴唇,如此熟悉的一张脸,现在自己却害怕把他忘记。
      孟竣赫点好菜,抬头笑着看她,“怎么今天突然要一起吃饭?”
      “因为太久没见你了啊,有点想你。”卫筱檬故作调皮的回道。
      “今天这么会说话啊!说吧,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没有,就是,一个人太无聊了。”
      “噢噢,好吧,你呀不要整天自己一个人待着,多交交朋友,这样就不会无聊了。”
      ”那,你的朋友多吗?”
      “当然了,不然,生活多无趣啊。”
      “是吗,那可真好。”
      愉快的吃完这顿饭,两个人分开又各自去上班。
      卫筱檬想着自己可能真的时间不多了,不然自己怎么总是想起过去的很多事情呢?
      十八岁那年自己一个人过生日,打工下班几乎没有店开着门了,寻着一条街在不断的期望又失望中终于看见一家亮着昏黄灯的面馆,走进去,里面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少年坐在收银台边拿着笔写写画画。
      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抬头,望着卫筱檬,“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营业了。”
      面前的少年长得清秀,坐在那里灯光映过去,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卫筱檬有些心跳加快。不知怎么,竟开口说:“今天是我生日,能不能给我一碗面。”
      男孩犹豫了一下,站起来,“我姨妈已经回去了,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为你下一碗面,但味道可就难说了。”说完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卫筱檬那一刻觉得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了,她仿佛感觉到了自己内心小鹿乱撞。
      “没关系,一碗面就好。”
      没多久,男孩为她端出一碗面,放在她面前后,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女孩低头回了一句谢谢就默默吃起了面,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别人对她说生日快乐,也是第一次感觉到生活没有想象中那么累。
      从此卫筱檬成为这家店的常客,去了也只点一碗面,不过后来的再也没有那晚那个男孩为她做的那碗面好吃。
      卫筱檬后来知道男孩叫孟竣赫,是假期在他姨妈店里打工帮忙,两个人同岁,也知道他的成绩很好。
      卫筱檬拼命读书,她觉得把这一生的勤奋都用在了那一年,她想和孟竣赫考同一所大学。
      后来虽然遗憾没能进入同一所大学,她倒是和他去了同一所城市。两个人在异乡,彼此成为相互照应的朋友。
      大一的时候,孟竣赫凭借出色的外交能力适应了大学生活,然而卫筱檬还是缩在自己的壳里。孟竣赫就经常拉着她出来玩,把自己身边的朋友介绍给她。那一年,卫筱檬坐在孟竣赫身边看着他和朋友谈天说地,觉得自己可能很喜欢很喜欢他了。
      大三那年,卫筱檬出去实习在公司因为不会说场面话融不进圈子被排挤,在一天心情失落的时候喝了很多酒,孟竣赫接到电话把她接到一家旅馆,照顾了她一个晚上,陪她说了很多话,卫筱檬后来迷迷糊糊听不清什么了,但她一直记得:“生活本来就是艰难的,所以我们才一直努力过得更好。筱檬,不用怕的,以后有事就来找我,不要自己伤心,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那时,她想着,真的好爱好爱孟竣赫。
      毕业工作一年,熟识的同事都在打趣自己和孟竣赫的关系,卫筱檬每次都娇羞的笑着说“没有没有……”后来不知怎么就下定决心要告白,准备了好久,可是在告白前几天,和孟竣赫一起吃饭的时候看见孟竣赫接听了一个电话,只听得出对面是一个女孩子,孟竣赫的语气柔的像朵云。放下电话,对卫筱檬说:“我看上了我们单位的一个女孩,要不要表白?”卫筱檬强扯着笑脸说:“是吗?真好,祝你成功啊。”
      后来孟竣赫和那个女孩谈恋爱,卫筱檬自觉的远离了,孟竣赫让两个女孩正式认识,“这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我们认识好几年了,就跟我妹妹一样。”卫筱檬从这之后就不再和孟竣赫单独见面了,几次之后孟竣赫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逐渐开始把更多的重心放在工作和恋爱上,两个人慢慢变成只有在过节或者生日的时候才互相祝福一番的朋友。
      卫筱檬觉得不应该再去打扰他,即使每次有事对方总会第一时间赶到帮自己解决。
      “二双,如果我走了,你要怎么办?”晚上睡觉前卫筱檬抱着那只白猫自言自语,她想也许可以送给孟竣赫,他一向很有爱心,可是该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呢?
      “梦一场。”配图,撕碎的照片。
      卫筱檬看到了孟竣赫的朋友圈,梦一场,什么意思?
      “你怎么了?”发送消息。
      对方过了很久才回,“有时间吗,出来陪我喝一杯。”并发来一个定位。
      卫筱檬赶到那里的时候,孟竣赫已经喝醉了。
      “你怎么喝这么多?”
      “你来了,随便喝,我请你。”
      卫筱檬扶起他,“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孟竣赫没说话任由她带着走。
      卫筱檬没有打车,两个人在马路上踉踉跄跄的走着。
      “我跟她分手了。”过了很久孟竣赫才说了这么一句。
      卫筱檬早就猜到了,“嗯。”
      “喂,我现在可是很伤心诶,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卫筱檬歪着头说:“节哀顺变?”
      孟竣赫哈哈大笑,“你这丫头。”笑完又沉默了。
      卫筱檬停了一下,然后从背后抱住了他。
      马路上空无一人,昏黄路灯下映出两个人的影子。
      卫筱檬看了看路面上两个相拥的影子,“你别伤心,我陪着你。”
      孟竣赫慢慢握住自己腰间的手,很凉,“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孟竣赫拉开两个人的距离,继续向前走。
      卫筱檬看着他的背影,在后面跟着走。
      一路无言。
      回到卫筱檬租住的房子,房子很小,孟竣赫坐在凳子上,卫筱檬坐在床上。
      “我申请了公司到国外的交换生名额,所以可能会有一阵子不在,你照顾好自己。”
      卫筱檬低着头,“什么时候走?”
      “下个月吧。”
      卫筱檬走到他面前,扶着他的肩膀坐到他腿上,径直吻上他的唇。
      孟竣赫没有反应过来,意识到的时候卫筱檬已经一边亲他,一边脱他的衬衣了。
      孟竣赫抓住她的手,头向后仰,“你在做什么?”
      卫筱檬直直的着他,“想喝酒,你嘴里有酒。”说完又凑上前吻他。
      “唔……”
      孟竣赫推开她站起来,“你别这样。”
      卫筱檬抓着他胳膊往床上按,覆身上去,吻他的下巴,吻他的喉结,还有他的锁骨。
      孟竣赫感觉自己好晕,酒精还在大脑侵蚀,理智告诉他应该推开,可是身上女人柔软的触感和淡淡的香味让他有些燥热,手搭上对方的肩膀,不知道抓住还是推开。
      卫筱檬没有技巧的乱亲,听到孟竣赫的喘息声,直接开口咬上他的嘴唇。
      孟竣赫突然就醒了,一把推开她坐起来,衬衣的扣子被解得七七八八,脖子上红了一大片,看起来迷乱极了。
      卫筱檬衣服还完完整整的穿在身上。
      “对不起,筱檬,我喝醉了。”
      明明主动的人是我,你为什么要道歉呢?卫筱檬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孟竣赫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她,强硬地抓住她正在解扣子的手,“你今天怎么了?”
      卫筱檬眼里已经变得湿润,“你不懂吗?你真的不明白吗?孟竣赫,八年了,我喜欢你八年了,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孟竣赫低下了头。
      卫筱檬趴在床上大声哭了出来,她憋了太久了,这句话,藏在她心里已经八年了。
      白猫二双跳上床,窝在卫筱檬身边,小声呜咽着,像是陪着她哭似的。
      卫筱檬哭了很久,连孟竣赫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了,睡了两个小时,又顶着核桃眼去上班。
      第三天,卫筱檬照常上班回家的时候,在房间里看到了孟竣赫,她对孟竣赫从来都没有戒备心,连压在门口盆栽下的钥匙都告诉了他。
      卫筱檬尴尬的站在门口不知道该做什么。
      孟竣赫也有些不自然,“我,我发现有一家新开的饭馆,一起去吃吧。”
      “好。”
      两个人相对坐着,孟竣赫为她点了她最喜欢的麻辣小龙虾,还有一份冰激凌。
      卫筱檬小口小口的吃着冰激凌,孟竣赫在对面看着她。
      “我不走了。”
      听到的卫筱檬抬头看他,“为什么?”
      孟竣赫笑着说:“不想走了呗,想了想,我英语又不好,去国外干嘛?”
      卫筱檬看着他的笑容,怎么能笑得这么苦涩呢?
      “你的眼睛有些红。”
      孟竣赫用力眨了眨,一边用手揉一边说:“没事,昨晚加班,没睡好。”
      撒谎,明明是哭过的样子。
      两个人心有灵犀的把那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回到以前的样子。
      过了没几天,孟竣赫心血来潮的说要去旅行,以一个人无聊为由,硬要卫筱檬陪着一起去。
      云南,大理。
      这是卫筱檬一直都想来的地方,漂亮,宁静,给人心灵上的安全感。
      两个人在海边肆意玩耍,在有名的景点合照,在幽静的小巷拥抱。
      “开心吗?”
      “开心,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
      孟竣赫吻了吻她的脸颊,“以后还长着呢。”
      卫筱檬很幸福。
      
      “喂!既然你不走了,那我就走了,不想待在这个小地方一辈子,所以我要去追求□□了,不要找我哦,对了,我的猫暂时交给你了,它很乖的。
      孟竣赫,谢谢你,这辈子能遇到你,真的很开心,不要忘记要找一个漂亮懂事的女孩子陪你哦,不要等我走了,你就剩一个人了,那我会愧疚的,哈哈。
      不要等我,我不回来了。”
      孟竣赫在卫筱檬的租住屋看到了这封信,他开始满世界找她。
      公司,经常去的小饭馆,老家,曾经的孤儿院,全都找了,没有。
      孟竣赫找了一个星期,一无所获,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晚上躺在她的床上,抱着二双,孟竣赫这才真正感到心空了,他知道自己找不到她了。
      
      后记
      孟竣赫,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喜欢了很多年。
      你喜欢我吗?我猜有那么一些喜欢的吧?这么多年了,你的眼神,其实我能懂。
      想着等等你,等你忘记从前,看到我,可惜没那么多时间了,你喝醉的那晚,一时冲动让我们关系变成这样,但是我不后悔。
      其实在我告白后你来找我,在我房间里看到我的体检报告和诊断书了吧?
      我都知道。
      相遇近十年,你知道我是孤儿而一直努力把我当成妹妹疼爱,把你所能带给我的全都送给了我,而我贪婪的享受了你给予我的温柔和短暂的爱情。
      谢谢你的补偿,也谢谢你留给我最后的人生一段美好的回忆,你不知道吧,我在大理给自己安排了一处地方,我太喜欢这里了,所以要常住这里了。
      我生来就是一片叶子,没有根,没有牵挂,我拥有唯一的东西,只有你了,所以,你好好活着,好好生活,好好工作,偶尔想一下我,可以吗?
      再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