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猫妖和咖啡

      次日,梁小伞半睡半醒地摸过手机,习惯性将眼睁开一条缝看时间。
      
      居然已经八点一刻了!
      
      鼻尖萦绕着一缕淡淡的奶茶的清甜味,仔细一嗅,还带着些许红豆的淡香。梁小伞有些诧异,不由得将眼睛睁大了些,只见傅棋正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手里还捧着一杯只剩下一半的奶茶。
      
      “你醒了?”
      
      梁小伞揉了揉眼睛,轻轻点头。
      
      “穿好衣服过来吃饭。”傅棋吮了口奶茶,又补充问了一句,“咸鸭蛋喜欢吃吗?”
      
      傅棋走后,梁小伞稍微清醒了些。回想刚才看到的情景,她忽然觉得不太对劲,瞌睡虫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
      
      如果要闻到带包装奶茶的淡香,要么是奶茶杯刚打翻,要么是有人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饮用。大早上的,又是在室内,奶茶当然不可能打翻,而且傅棋起身后,那股淡香就消失不见了……
      
      梁小伞没有再想下去,她感觉自己可能多心了。大早上趴在一个“未成年”少女身边喝奶茶,怎么想都不能把这事和傅棋联系到一起。
      
      穿好衣服,梁小伞怀着复杂的心情出了客厅。傅棋已经为她盛好一碗热腾腾的白粥,手边的小盘子里摆着切开的咸鸭蛋和糖霜花生。
      
      傅棋还在厨房里摆弄着蒸笼,头也不回地问她:“要糖包还是肉包?”
      
      梁小伞坐在桌旁等他,闻言忙回答:“肉包!”
      
      就着配菜,梁小伞喝完白粥,才夹起一只肉包,傅棋的问题又来了:“你想学什么法术?”
      
      凑到嘴边的肉包被放回碗里,梁小伞仔细想了想,自己知道的法术还挺多的,但考虑到不能表现得太不像只菜鸡小妖,她故意反问:“能帮上你的法术怎么样?”
      
      似乎猜到她会这么问,傅棋一笑,咬了口糖包悠悠道:“提供帮助的法术有很多,治疗、辅助,或者纯粹用来打斗的法术都可以帮到我。给我一个具体的教学范围。”
      
      想到自己那点不够看的妖力,梁小伞随口回答:“那我学和治疗有关的法术好了。”
      
      “嗯,好。”傅棋点头,夹起一颗花生米放进粥里。
      
      其实他最想教她防身与战斗用的法术。昨天他和白蛟稍微交了下手,能感受到这杀手虽然不懂刺杀,但实力仍不容小觑。在他赶回奶茶店前,梁小伞应当和白蛟缠斗过一阵,不然早就毙命于他的笔下了。
      
      傅棋暂时默认梁小伞忘了从前,可他觉得她一定还记得他教过的战斗基础。虽然她现在还小,妖力也弱,但他相信自己可以助她恢复从前的实力。
      
      不过转念一想,他觉得梁小伞选择学治疗术也不错。身边多出一个可靠的奶妈,也省得受伤还要被奇经堂的医师坑一笔钱。
      
      顺便,也好圆了她的医者梦。
      
      “屏障和结界要学吗?这些掌握起来相对容易点。”
      
      梁小伞嘴里塞满肉馅,听到这话费力地把食物咽下去,“我随意的,不麻烦傅先生就好。”
      
      半小时后,傅棋把自己按记忆写的法术入门手记交到梁小伞手上。一朝穿越,他也忘了许多事,但早已烂熟于心的基础,哪怕再穿越个十次百次都不会忘却。
      
      “先把最基础的咒背熟,背熟了我便教你用法。”
      
      梁小伞郑重点点头,但是翻开手记,看到密密麻麻的咒和符画时,她傻眼了。
      
      “全背下来?!”
      
      这比她从前在妖谷修炼时,被师父监督着背的法诀还要多。
      
      傅棋不容置疑地嗯了一声:“最好把每个法术的用途也记一遍。”
      
      梁小伞倒抽一口凉气,沉重地点了点头,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咬着字回应他:“好……我、尽、快!”
      
      她还以为傅棋会手把手教呢,怎么又是从理论学起啊……听他的意思,好像不背完还不给教别的。
      
      挖了个大坑给自己跳,大概就是她这样吧?她不太会背东西,这么多的基础,得背到什么时候去啊……
      
      算了,就当开拓未知领域好了。她现在只是一只弱小的奶猫,有的是成长空间。
      
      然而傅棋摇摇头:“尽快倒不必了,背不熟的话,用的时候会发生反噬,能记多少就记多少,慢慢来。”
      
      要是她愿意留在这,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
      
      趁梁小伞翻看手记的同时,傅棋也把自己的电脑搬去客厅更文,方便她随时提问。他这副身体的原主自打离开杂志社后,就一直宅在S市全职写作,和父母还有一个五年之约,假如五年后无法靠写作养活自己,就听从父母安排,老老实实去应聘教师。
      
      傅棋穿越过来并继承原主记忆后,了解了这个世界的现状,本想去医疗单位工作,奈何原主是个中文系研究生,对理科一窍不通。他也只好先接了原主的活,以网文创作为生,把自己穿越前的所见所闻写进小说里,却不想还真写出了点成绩。
      
      不过现在的网文作者和五六年前相比,待遇差距实在太大。如果他没加入玄云宫这个除妖师组织,光靠全职写作的稿费,只够凑活着过日子。
      
      梁小伞看了足足一上午,才把手记上的内容浏览完。
      
      她长吁一口气,放下手记,询问傅棋后,转去厨房给他和自己泡咖啡。
      
      煮好咖啡,见冰箱里有牛奶,梁小伞把给傅棋喝的咖啡倒上,找了个新杯子盛牛奶,慢慢往咖啡中注入牛奶。
      
      为了试探,她故意把图案倒成了那个混蛋的名字。确定不如趁早,如果傅棋真的是那个混蛋,再让她背三本手记她都认了。
      
      拉花咖啡端到傅棋面前时,他刚好敲完了今天的更新,扭头看见咖啡面上浮着“七弦”二字,周围还以三只迷你猫爪点缀。
      
      他感觉自己的右眼皮跳了一下。
      
      对于“梁小伞是否记得往事”这一问题,他好像……猜错选项了。
      
      面对猫妖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傅棋故作镇静地拿起浮着自己名字的咖啡,道了声谢,端着杯子转向电脑屏幕,一口先把那三只小猫爪喝了个干净。
      
      要冷静,好好想想该说什么。
      
      他的反应,让梁小伞的心蓦地一沉。她没有问,只是坐回原位静静地喝着自己的纯咖啡,内心不觉自嘲起来。
      
      她真是越活越傻了,居然会以为真有那个世界的人穿越过来陪她。
      
      两人都安静地喝完咖啡,梁小伞继续一门心思扑在手记上,而傅棋则打开了会话窗口,给昨晚那位备注【程崖】的人发了个OK的手势。
      
      完全确认梁小伞就是自己的故人后,他更不能对她如今的弱小坐视不管了。狄家的那位驭兽师,定要尽早联系上。
      
      他发消息还不到一秒,程崖就秒回了一串话:
      
      “噢噢噢噢哦哦哦太好了!”
      
      “我就知道有水火在,你也一定会来!”
      
      “明天中午十二点,柚子湖的茶馆准时见!”
      
      想到原主高中时期的往事,傅棋付之一笑,转而点开楚娥梓的头像。
      
      “我要带小伞去见一位驭兽师,代她请一周假。”
      
      楚娥梓经常隔一两个小时才回复消息,没想到她今天居然破天荒地秒回了:“老婆找到了?”
      
      “……”
      
      面对这个问题,傅棋直接敲了行省略号。
      
      “哎哟喂,害羞了?”
      
      隔着屏幕,傅棋都能想象出楚娥梓在那头边笑得颤抖,边护住手上酒杯,并在这种情况下打字的情形。
      
      他面无表情地敲字纠正她:“是故人,不是妻子。”
      
      楚娥梓却不以为然,还开起了他的玩笑:“总要成妻的嘛!到时候记得请我们几位长老一起喝酒啊!”
      
      傅棋没有再回,合上电脑走向梁小伞。
      
      梁小伞正闭着眼低声背诵咒语,但傅棋一走近,她就睁开眼看向他。
      
      面对她的目光,傅棋犹豫了几秒,“小伞。”
      
      “嗯?”
      
      像是得知了什么喜事一样,傅棋语气轻快地问她:“咖啡很好喝,可以教我图案的倒法吗?”
      
      梁小伞还没从刚才的失落里脱出来,但还是笑着应了他,跟在他身后走到厨房。
      
      还没来得及清洗的咖啡杯浸泡在水池里,傅棋拿了两个干净杯子,放好后等在一旁看梁小伞煮咖啡,顺手关上了门。
      
      等她倒好两杯咖啡,放下咖啡壶开始打奶泡时,他已经想好了表明自己身份的办法。
      
      把奶泡注入咖啡的时候,考虑到傅棋是个新手,为了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梁小伞先站在旁边看他倒。
      
      傅棋抬手就是……一个倒歪的大心心,贴着杯壁占了三分之二的面积。大心心还在一点点往下掉,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一个轮廓奇特的漩涡。
      
      梁小伞犹豫了一秒,把手里捧着的咖啡递给他,顺便把失败的拉花咖啡挪过来,边喝边继续看。
      
      第二次傅棋控制了力道,在咖啡面上慢慢注出一个“庄”字。只是没等梁小伞仔细看,不小心滴下去的牛奶将整个字混成了“王”。
      
      傅棋盯着字看了会儿,面对梁小伞的目光,面不改色地为自己解释:“这是老虎。”
      
      “……”
      
      等到第四杯“老虎”倒出来,梁小伞接过咖啡杯皱起眉,她已经喝不下了。
      
      显然傅棋也认识到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他端着盛奶泡的大杯,没有再糟蹋咖啡,而是困惑地转向她,“怎样才能倒成字?”
      
      他明明只想倒个名字出来。
      
      梁小伞喝完最后一口咖啡,从他手里接过大杯,“我来做一个示范吧!对了,你想倒什么字?”
      
      “两个字。”傅棋的目光没有移开,仍然停留在她脸上,“一个是‘端庄’的庄,一个是‘泠风’的泠。”
      
      话音刚落,他只觉下巴一紧,梁小伞纤细的手指正捏着他的下巴。二人对视半秒,梁小伞就像触电似的抽回手,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你是阿弦?”
      
      见他点头,梁小伞鼻子一酸。她突然环起双臂,紧紧把他圈住。
      
      “死混蛋,真的是你啊?!刚才怎么不说?”
      
      傅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轻轻搭住他的肩:“刚才还没准备好。”还想说别的事时,鼻中忽钻入一股咖啡香。
      
      他下意识看向刚才倒废的咖啡杯,全空了。
      
      梁小伞捶了他一下,靠在他胸口,只觉心跳渐渐快了起来。不过也是,与生死未卜的旧友重逢,激动是难免的。
      
      只是,为什么她会激动到发晕?
      
      见她神色不太对,傅棋慌忙晃了晃她,“小伞?”
      
      没听到回应声,他心一揪,捧起她的脸大声问,“你知不知道猫妖喝太多咖啡会中毒?”
      
      梁小伞茫然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猫不能喝咖啡!不能!不能!
    小伞是妖精,所以茶啊咖啡什么的喝一点没事,不过喝多就gg了_(:з」∠)_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