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加更两万字

      “你是来找我的?”
      
      花洒倒是关了,但定身术没解开。梁小伞仍保持趴在傅棋膝上的姿势,声音闷闷的:“是啊……”
      
      但她没想到会发生这一系列事情,生活真是充满了刺激。
      
      傅棋其实还想再多问些事,可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有些尴尬。考虑到对方还是个姑娘,他给梁小伞解了定身术后就退出浴室,留她在里面重新冲了个澡。
      
      用妖力弄干头发和身上的水后,梁小伞翻遍储物吊坠,皱了下眉。
      
      储物吊坠里只有一套粉色的古装和内衣。这时候她虽然要感谢自己平时喜欢收集古装的癖好,但穿着古装走到大街上,不晓得会招来多少回头率。
      
      念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梁小伞披上外袍,系紧腰封,深吸一口气,拉开浴室门往外走,想问傅棋暂借一下衣服。
      
      才跨出一步,她又退了回来。
      
      不行不行,借了人家的衣服,日后还要还。她不清楚“和傅棋接触就会倒霉”这个结论是否正确,但绝对不想再多过几个今天了。
      
      不如变回原形,趁早开溜为好。至于傅棋的投食之恩……唔,等他下次光顾甜期奶茶店的时候再报答好了!
      
      主意已定,梁小伞正准备变回原身,一片阴影就将她罩在当中。捧着衣服的傅棋把她这身打扮上下打量了一番,眼里露出诧异的目光。
      
      梁小伞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但她没在傅棋眼里看到其他的意思,大概只是这身衣服引起了他的好奇而已。
      
      不过……再想开溜是不可能了。
      
      她扯了扯衣服,带着一贯的微笑看着傅棋:“我洗完了。”
      
      傅棋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同样报以微笑,把手里的衣服递给她:“给你衣服,别介意尺寸。”
      
      梁小伞接下衣服,礼貌地道了声谢。
      
      回到浴室,她抱着衣服叹了口气。算了,衣服而已,穿!
      
      等穿好衣服再次走出去,傅棋已经坐在了客厅里。梁小伞不太情愿地拉了拉明显大一号的运动服,走过去坐到他对面,低着头等他询问。
      
      傅棋开始发问了,第一个问题非常出乎她的意料。
      
      “尾巴还痛不痛?”
      
      梁小伞下意识想说“怎么可能不痛”,话到嘴边拐了一百八十度:“已经不痛啦,治疗很有效。”
      
      谁知道他会不会继续留自己在这里住下。她的妖力已经恢复正常,区区尾巴伤,稍微处理一下就能痊愈,何况她找傅棋就是为了妖力的事,事情解决,理当告辞。
      
      傅棋轻咦一声:“真的?”
      
      梁小伞挤出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真的!”内心则奔腾过一万只草泥马。
      
      傅棋信以为真地点点头,继续问:“为什么要变成奶猫的样子来找我?”
      
      “……”
      
      梁小伞很郁闷,原身就是一只奶猫,她能怎么办?当然是继续保持微笑解释:“是这样的,我的原身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就……只有那么小一只。”还顺带着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大小。
      
      “这样吗……”她听到了一声叹息,“没想到蛾子会招童工啊,抱歉,今天是我没掌握好开玩笑的分寸……”
      
      童工是什么鬼……原身幼小又不代表年龄就小了!
      
      “这样,你喜欢什么补偿?”紧跟着的问题让梁小伞愣了一下。
      
      补偿?精神上还是物质上?物质上她没什么想要的,精神补偿的话……
      
      想到傅棋的作者身份,梁小伞咽了咽口水,满怀期待地试探道:“加更?”
      
      傅棋:“?”
      
      “我……我是你的读者!”见他面露困惑之色,梁小伞赶紧解释,“道长与棋!是你吧?是你对不对?我看到上午的更新和‘有话说’了,那个时候来我们店的顾客只有你!”
      
      傅棋这才恍然大悟,干脆地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你的意思是,希望我加更做补偿?仅此而已?”
      
      梁小伞笑成一朵花:“对对对,加更万字,这个补偿可以吗?”
      
      对固定日更六千字、偶尔发疯更万字大章的他来说,加更万字一点困难都没有。
      
      “嗯……”
      
      然而傅棋却托着下巴犹豫了片刻。
      
      “万字太少,加更两万字可以吗?”
      
      “两万字?!”突如其来的惊喜,令梁小伞脱口惊呼,“可以!太可以了!成交!”
      
      如果是在家里听到这事,她可能还会站起来转个圈。两万字,足够看好多剧情了!
      
      生怕他反悔,梁小伞赶紧问加更日期:“什么时候可以加更?”
      
      “可能要过两天。”见她凑过来,傅棋忍不住伸手抚了抚她的脑袋,“最近组织里有些事要处理,忙坏了。介意我迟些兑现承诺吗?”
      
      “不介意!完全不介意!”
      
      梁小伞相信他的坑品,闻言连忙摆手,指着自己身上的男装,嘿嘿笑了笑:“我可能要迟一些还你衣服,希望你也别介意啊!”
      
      要是让寅舒知道她穿了男人的衣服,还是除妖师的衣服,不晓得要被她怎么批评——这个时代的妖精好像对除妖师意外地警惕呢。
      
      随意聊了点和《妖侍卫》剧情相关的事,梁小伞瞥了眼墙上的挂钟,萌生了离开的想法。现在时候还早,她还来得及赶回家换身衣服去上班。反正也知道傅棋住哪了,以后要是有事,完全可以和他打个招呼就过来。
      
      于是她站起身:“那个……道长?”
      
      傅棋正在喝咖啡,听到这个称呼,整个人顿了一下。
      
      梁小伞正组织着话,并没有观察到他的异样。她“心怀感激”地朝傅棋鞠了一躬:“感谢道长的猫粮,我得先回店里去啦!”
      
      对方“嗯”了一声,下一秒却是伸手挡住她的去路,面色有些严肃。
      
      突如其来的拦路让梁小伞吃了一惊,“咦?道长还有什么事吗?”
      
      “你和别的妖,不太一样。”
      
      和刚才的温和截然不同,他的声音很平静,却带着寒意,但又不像是杀意,倒有点类似识破某件坏事的真相后,自然表露出的那种情绪。
      
      “不一样?我不是很懂道长的意思……”
      
      到这种不明其意的时候,果断要选择装傻。
      
      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她一番,傅棋莫名轻叹一声,“你认出我后还能这么开心,想来应当是我的故人……不过,应该是我看错了。”
      
      ???
      
      梁小伞很奇怪,他所谓的“认出”是什么意思?认出就是“故人”又是什么鬼?她没记错的话,刚才俩人还聊得蛮开心,傅棋也一直在笑着听她吐槽着剧情人物和设定……莫非是因为她叫他“道长”?可她只是想起他的笔名,随口一叫而已。
      
      她当然不可能是傅棋的“故人”。她自打穿越后,在这个世界认识的朋友都是妖,而且还是女妖,并没有和任何人类建立友谊,更不可能是傅棋的故人——如果是,她早就跑到傅棋这里催更了。像她们这样一边清修一边工作的妖精,除了做生意,也没有和人类熟识的必要。
      
      “所以?”
      
      所以,他为什么还拦着自己?明明都承认自己看错了。
      
      面前的青年沉默了两秒,“我们聊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只是顺便想问问而已。”
      
      早说嘛!梁小伞马上答道:“梁小伞,道……傅先生叫我小伞就好。”
      
      认定他听不得“道长”这个称呼后,她识趣地改了口。
      
      傅棋点头:“嗯,小伞,我记下了。那你又为什么要叫我‘道长’?”
      
      “……”
      
      果然还是躲不了这个问题。
      
      梁小伞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扯出笑容:“因为你的笔名是【道长与棋】啊!粉丝总会给喜欢的大大取一些外号,如果你喜欢‘棋棋’这样的外号,以后我也可以这么称呼你!”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棋棋”这么肉麻的两字说出了口,更没想到傅棋笑了起来。他终于放下手,抱着手站到一旁:“这样啊,那没有关系了,你想怎么叫都可以。不过……”
      
      他有意顿了两秒,似是在强忍笑意,“‘棋棋’这个外号,是不是太娘了?”
      
      逃命似的离开兰渚苑,梁小伞拿出手机打了个的。在候车期间,她不停地拍打着自己因羞耻而涨红的脸。
      
      为了早点跑路,她不仅亲手毁了自己甜软的形象,还给傅棋留了个这么奇怪的称号。想起傅棋忍住笑的表情,梁小伞只觉得今天丢脸丢到家了。
      
      她从傅棋家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变了。乌云随着大风,在晴空里一片片铺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把蓝天染成淡墨色。梁小伞看过天气预报,知道今天有阵雨,但没想到天气会变得这么快。
      
      今天好像真的是诸事不顺的一天,梁小伞站在风里摇摆了足足二十分钟,等到鼻尖落了一滴雨时,叫的车才抵达了身边。
      
      还没来得及对车牌,天空中划过一道青色的霹雳。梁小伞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惊叫,在司机问“是不是去见素道观”的时候,她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她一直惧怕天雷,没想到穿越后还是没能克服这点,不过也可能是身体妖龄太小的缘故。
      
      等她坐稳,司机又问了一遍问题。梁小伞瘫了似的仰在座位上,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伞内心:为了加更我不介意再倒霉一天~→_→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