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假戏未成真

      傅棋推门进来的时候,白蛟正紧盯着桌上原封不动的奶茶。
      
      听到开门声,他立刻转头,却还是没有看见梁小伞的身影。
      
      关上门,傅棋慢慢走过来,将他的手机递过去:“还给你。”
      
      “你没把猫妹妹带回来?”白蛟接下手机,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那混球已经答应帮忙凝聚妖丹了,猫妹妹就这么走掉,太亏了吧?”
      
      傅棋伸出手,把快要埋进自己怀里的黑色小奶猫捉出来:“带回来了,她在这。”
      
      白蛟惊讶地看着缩成一团的梁小伞,不知不觉想到自己被他强制变回原形带回家的事。
      
      尹铭韦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含着薄荷糖,顺着怀里小奶狗的毛,望向一动不动的梁小伞,“你把她弄晕了?”
      
      “她可能开心到晕了。”
      
      “……”
      
      这个回答,让没有目睹事发现场的两人都很诧异。
      
      最终还是白蛟忍不住问他:“大大,你做了什么?”
      
      傅棋脸上却露出为难的神情。他坐到沙发上,正想着措辞,手里捧着的奶猫忽然动了动。
      
      “开心个头啊!”奶猫的小爪子很是恼火地搭在他胸口,“任谁都要被你吓一跳好不好!你以为你是言情小说的男主啊?啊?”
      
      傅棋只是笑笑,拇指在她的小脑袋上来回滑动:“还不是怕你跑掉。”
      
      奶猫仰起头,发出了不满的叫声,“你好好说话我肯定会听的!不走就不走呗!你你你……你亲我干嘛?!”
      
      咯嚓。
      
      薄荷糖在齿间碎开的声音,强行插入到这种微妙的氛围中。
      
      尹铭韦忽然明白楚娥梓的话了。怪不得刚才傅棋始终强调,希望他能尊重这只小奶猫一点,他始终以为这一人一妖是主仆关系,没想到……这只小妖原来就是傅棋“最疼最爱的未婚妻”?
      
      傅棋的回答倒是淡定得很:“你是我的猫,我为什么不能亲?”
      
      大概是看不下去,尹铭韦轻咳一声:“私人问题能否稍后再解决?傅棋,我还没给你处理完内伤。”
      
      傅棋这才放开梁小伞,朝他点头,“嗯,又要麻烦尹兄弟了。”
      
      实际上医治已经到了结束阶段,只差化开重要器官附近的淤血。梁小伞陪小奶狗玩了一会儿,尹铭韦便开始收拾医药箱,起身准备告辞。
      
      “汪汪!”见他有向门口走去的趋势,小奶狗果断地抛开梁小伞,连滚带爬蹦到地上,小跑几步蹿到他脚下。
      
      尹铭韦只好把它抱起,同时有意无意瞥了眼还维持原形的梁小伞。
      
      天阶妖侍卫,他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个词。至于是真是假,还得回去问问狄淼。
      
      假如是真,恐怕狄家早晚要拉拢她,不出意外还会出高价聘请傅棋加入自家势力。不晓得对这位尚且年幼的姑娘来说,是好还是坏。
      
      幸好他只是将这样的念头放在心里想想罢了,不然只怕又要被梁小伞暗讽一番。
      
      “那么,七日后见。”傅棋也跟着站起来,顺手捞起梁小伞抱在怀里,“在此期间我会尽可能多教她一些法术。”
      
      “好。”尹铭韦这才收回目光,转身欲走。
      
      “尹先生不喝奶茶吗?”然而梁小伞却把他叫住了。
      
      尹铭韦本就对奶茶不感兴趣,闻言只得转过头,扯了扯嘴角,随便找了个理由:“多谢好意,不过我得赶紧走了。”
      
      “那,能麻烦尹先生把奶茶带给狄淼姐姐吗?”梁小伞摆着爪子,幽蓝眼眸里含着恳求的光,“就当是一个见面礼,可以吗?”
      
      尹铭韦一愣。
      
      傅棋心领神会地提过奶茶。
      
      半信半疑地看了二人一眼,尹铭韦点了下头,接下奶茶:“那我就替狄淼道声谢。”
      
      抱着小奶狗,提着奶茶,尹铭韦离开了。
      
      他才走没几分钟,傅棋走到窗口,见他已经走出这栋写字楼,便小心地把梁小伞放到地上,看着她变回人形后,慢慢抬起手掌。
      
      “来,击个掌。”
      
      梁小伞笑得眯起眼,抬手与他击了一掌,“耶!”
      
      “诶诶诶?大大,你们……?”
      
      白蛟在旁边看二人露出了老狐狸般的微笑,不由得挑了下眉。
      
      明显是阴谋得逞的笑容,他不会看错的。
      
      他忽然有点心疼尹铭韦,虽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总觉得他被小坑了一把。
      
      “实不相瞒,方才正是故意演给尹铭韦看的。”傅棋收回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不希望他嫌弃小伞。”
      
      “哦哦!”白蛟恍然大悟般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们……?”
      
      不会真的亲过了吧?
      
      “我们?”傅棋有意无意望向梁小伞,微微一顿,再开口时,语气并没有变化,“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方才的喜悦,只要他们知道,就够了。
      
      梁小伞配合他淡淡地嗯了一声,却怎么也止不住胸腔中心脏的剧烈跳动。
      
      他为什么要和她说那些话,又为什么……要吻她?
      
      放在从前,他从来都是再三叮嘱她藏得好一点,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希望她最好能藏到外州,等回来了,还能给他捎些特产回来。
      
      梁小伞觉得自己白和这除妖师做了十余年的挚友,明明关系那么好,却连他的心思也猜不透。
      
      细细一想,忽然又记起一件不知算不算得上重要的事。
      
      他们的十年交情,并非是连续的十年,而是把相处过的日子拼拼凑凑在一起,加起来勉勉强强有十年罢了。
      
      而在这十年间,他还因为做任务出了差错,毫无征兆地消失过一次。
      
      梁小伞没有记错的话,他的改变正是在那次意外事件告终后。归来的除妖师七弦,比原先沉默了许多,但对于各种符术的运用,则如同有名师相助般,上了好几个台阶。
      
      她对七弦的印象,也是从那时由悠游自在可黏住撒娇的少侠,转为成熟稳重可信赖的战友。也许始终被她压在心底的那些情愫,也诞生于那时。
      
      女性总会有些小心思。更何况对方“从古到今”一而再再而三的亲昵与照顾,实在是引人遐思。
      
      等白蛟美滋滋地喝起奶茶,塞上耳机看视频,梁小伞终于按捺不住。她竖起法术手记,一边偷瞄白蛟,一边挪向傅棋,嘴里还故意说着:“道长,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傅棋一回头,她随手指了指手记上的某一处,声音立刻轻了下去:“阿弦,你刚才让我说的那些话,是真打算让尹铭韦误认为我们是情侣,还是说……”
      
      还是说,你本来就恰好有假戏成真的想法呢?
      
      这话她并没有问出口,但相信傅棋肯定能明白她的意思。
      
      “你希望是哪种?”
      
      得到的却是傅棋的反问。
      
      这个问题打乱了梁小伞临时拟定的节奏。她怔怔地看向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有些错愕地指指自己:“我?我没抱什么希望呀……”
      
      傅棋脸上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是吗?看样子是我多想了。”视线一转,迅速把话题引回手记上,“哪儿又理解不了了?”
      
      ……
      
      晚间,梁小伞洗漱完毕,拿起手机准备和白蛟打几把排位,顺便等一波更新时,忽然被在卧室闭关更文的傅棋叫了进去。
      
      观察到电脑屏幕上的页面跳出“发表成功”的对话框,梁小伞对他的码字速度又有了新的认知。
      
      “更完了?”
      
      “更完了。”傅棋退出作者页面,关上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匆匆写了三千多一点,等帮你突破,再看看有没有精力加更。”
      
      梁小伞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突破?”
      
      傅棋没有立刻回答,他一个翻身在床上盘膝坐好,朝梁小伞招招手,“上来。”
      
      梁小伞不明所以。她仔细观察了傅棋的姿势,很是谨慎地爬上了床。也是在接触床的瞬间,她感觉到了法阵的气息。
      
      “你要干嘛?”她想起前一阵和寅舒追过的一个动漫,加之傅棋那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以及捉摸不透的话语,这时不由得有些想歪,“补魔?”
      
      “……是传功。”傅棋无奈地拍了拍床,“坐到这边来。”
      
      梁小伞乖乖照办,而后就看见对方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掌对掌,至于如何把灵力与妖力接上,我想应该不用教你了。”
      
      和他四掌相对,梁小伞熟练地开始控制起相接处的两种内力。她现在体内修炼出的妖力仅有一丁点,引灵力入体,好似引山洪入沟渠,只是稍作引导,傅棋的灵力顷刻间把离掌心最近的几条经脉灌注满。
      
      梁小伞凭借穿越前的经验,这才勉强让几乎要炸开的经脉慢慢恢复正常状态,并把灵力运往别处。下午的时候,傅棋还特意把相关的手记和小说章节找出来,让她大致了解自己现在的躯壳究竟是怎样一种情况。
      
      天阶妖侍卫,这是除妖师……或者说驭兽师对于妖族中佼佼者的一种形容。有天阶,自然还有黄、玄、地三阶,与另三阶比起来,天阶妖侍卫不但能与除妖师建立最强的契合度,还有一种极其特殊的体质。
      
      其特征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长得慢。
      
      这类妖侍卫只能通过传功或凝聚妖丹慢慢培养,养大了一个个都是宝,哪怕放在眼下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也会成为除妖师势力争抢的绝佳资源。
      
      不过对于傅棋而言,即便梁小伞只是魂穿到了一只真正的弱鸡奶猫身上,也是他的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娘(吃着夜宵):两个死傲娇→_→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