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号也要谈恋爱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淡香

      白川家的户型与比陆东山家稍大一些,进门便是方方正正的客厅,目测足有三四十平方,里面的陈设却很少,只摆放了一套餐桌餐椅,没有普通人家必备的沙发茶几,看上去有些空旷。
      
      “坐这边吧。”他招呼陆东山,“想喝什么,可乐、咖啡,还是茶?”
      
      陆东山哪能让白川摇着轮椅招待他,连忙说:“不用,你别张罗,我自己来就好。”
      
      他铺好餐垫,把带过来的外卖菜品放在桌上,笑着摇摇头:“这两个菜也就够你自己吃的,我还是不凑热闹了。主食我忘了买,你自己煮点米饭?”
      白川却说:“菜不够吃,再做一个就够了。你还没吃饭吧,稍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好。”
      
      他的语气轻描淡写,陆东山感到不可思议:“听起来,你很会做饭?”
      白川笑笑:“还成吧。”
      
      他转身晃进厨房,陆东山好奇地跟进去。
      白川打开冰箱,取了一瓶冰镇可乐递给他,问:“你是要帮忙?还是要……观摩?”
      陆东山挽起袖子:“我可以帮忙洗菜,还有……呃,端盘子。”
      “那还是请你观摩吧。”他指指一旁的小马扎,“厨房地方太小,抱歉。”
      
      白川现在已经习惯了旁人对自己的好奇打量,好奇是人类的天性,无可厚非,所以他不会带着敌意揣度那些探究的目光。他只是觉得尴尬,为自己难堪的境况而感到尴尬。
      特别是在陆东山面前,似乎尤为尴尬……
      
      膝盖上还搭着陆东山送他的毯子,为了不溅上油污,白川把毯子叠起来放在一边,系上了围裙。
      
      “我来帮你拿着。”陆东山看到,站起来把毯子收进自己怀里,笑道,“想不到送你这条毯子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白川将一捧小白菜撒进水槽,垂眸清洗上面的浮土,随口应着:“是啊,挺暖和的。”
      “怎么毯子上还有一股香味。”陆东山说。
      
      香味?
      白川愣了一下,扭头看他,只见陆东山把那方粗布毯子捧在面前嗅了嗅,表情专注,鼻尖碰到了布毯上的花纹。
      
      这……什么情况?
      什么香味?沐浴露还是洗发水?或者,是自己用的安神精油?
      
      白川有些慌乱,陆东山低头轻嗅的样子仿佛经典剧目的剪影,令人脸红心跳——
      他靠得太近了,就像给那朵粗糙的绣花牡丹献了一个吻。
      
      一个吻……
      白川莫名紧张起来,一个不留神,掐断了小白菜的菜心。
      
      陆东山却没再说什么,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营造了怎样的暧昧气氛。
      
      刚才,拿过布毯的时候,他确实闻到一阵陌生的幽香,浅淡,却沁人心脾。
      无疑,这是来自白川的味道。
      
      应该是香水吧,陆东山心想,他的邻居虽然身体不方便,却从来都是穿着得体,干干净净的,家中陈设纤尘不染,连厨房的灶台也擦得闪闪发光。这样一个人,即使坐在轮椅上,也是一位优雅的绅士,平时用点香水,很正常。
      
      还挺好闻的……在这缕幽香的包裹下,陆东山抬头看着白川的背影。
      这位优雅的绅士坐在轮椅上,只能抬着胳膊在案板上切菜,动作有些吃力。
      
      陆东山心中忽然盛满了同情。他站起来,走到白川身边。
      
      “坐在旁边看你一个人干活也太不像话了,我来打下手。”
      “不用,”白川正要起火炝锅,他随便一指,说,“米饭熟了,切断电源端出去吧,碗筷也拿一下,在那边的橱柜里。”
      “哦,好的。”
      
      支走陆东山,白川立刻打开了抽油烟机。嗡嗡的声响填满整个厨房,他松了一口气,因为在噪音的掩护下,他就不必再与陆东山说话,也不会让对方察觉到自己刚才微妙的心情变化。
      
      不一会儿,两个人坐在餐桌旁边,一起吃晚餐。
      一道清炒小白菜被白川做得晶莹碧绿、鲜脆可口,无论卖相还是味道,都不比餐馆大厨的招牌菜逊色太多。
      
      陆东山叹为观止,问:“你厨艺这么好,专业的?”
      “哪里,”白川摇头,“我也就是做个家常菜的水平,比专业的差远了,你尝尝这蟹黄豆腐的味道,层次丰富,口感细腻,调味恰到好处,根本不是我能比得上的。”
      陆东山很认真地尝了尝,然后表示,我尝不出来差距。
      白川笑他:“你倒是好养活。”
      
      因为菜肴的滋味绝美,陆东山飞快扫完碗里的饭,又去盛了小半碗回来。
      他夹了一个蛋饺,小心翼翼送进嘴里,含含糊糊地问:“你平时就自己一个人住?”
      “嗯,我是出院之后才搬过来的,特意在这边买了一套老房子,就为离复健中心近。我找人重新装修了一下,厨房浴室什么的都改了改,要不然台面太高,也没有必要的把手,不方便我用。”
      “你,家里人呢?”
      “我妈在国外工作,我爸……大部分时候也在国外。”
      “可以找个护工照顾你呀。”
      “不用,我生活能自理,就是慢一点,反正现在也不用上班,有的是时间。”
      
      陆东山看看白川,又说:“那个,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你的腿是为什么……”
      “车祸。”
      “……哦,医生怎么说?”
      白川无奈地笑笑:“医生说,他们也搞不清楚。”
      “这……”
      “但是我觉得最近已经开始好转了!”白川忽然露出笑容,拔高了音调,语气十分坚定。
      “那太好了。”陆东山被白川的情绪感染,他举起自己还没喝完的半听可乐,碰了碰白川的碗沿,“祝你早日康复!”
      
      餐后,陆东山无论如何也要负责洗碗。把碗筷收进橱柜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十分眼熟的东西。
      “嘿,你这个猫咪碗,我也有一套,刚买的,超萌!”
      “哦?是吗?”
      “网上有人推荐,还挺抢手的。”陆东山随意蹭了蹭手上的水,“那我先回去了,你以后千万别跟我客气,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接说。”
      “嗯……”白川把人送到门口。
      
      “哦对了,”陆东山忽然又转过头问他,“早晨的照片,要看看吗?我稍微修了一下,还挺不错的。”
      白川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抿着嘴唇想了想,然后错开了与陆东山对视的目光。
      “算了,我就不看了,照片里不就是我自己,有什么好看的。”
      
      他轻声对陆东山说了一句“再见”,然后关上了门。
      
      陆东山回家之后打开那张照片,窝在电脑椅上仔细端详。
      
      这确实是一张不错的照片,清晨的光线在镜头中呈现出一种通透的质感,白川清秀的面容被阳光衬托得更加干净也更有层次。画面中,他皮肤白皙,动作优雅,就仿佛一位高贵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王子。
      然而,王子坐在轮椅上,他的眼睛在闪躲。
      镜头捕捉到的那一刹那,他的瞳孔流露出最无防备的真实情绪————他在痛苦,他在困惑,他在犹豫,他令人不忍,也令人心动。
      
      总是要打破表层清冷的壳才能窥见内里最灼热的心。
      镜头所记录的,不仅是表层的真实,还有内心的真实。
      陆东山坚信,在这匆匆一瞥中,他看见了一些平时看不到的内容,照片中的人,是藏在温文尔雅之下的不为外人所知的白川。
      
      陆东山凝视着那双眼睛,想起刚刚在餐桌上,白川忽然显露出的难以抑制的兴奋——
      “最近已经开始好转了!”他这样说着,声音都变了。
      
      没有谁能不被那种情绪触动,陆东山完全能体会到白川的迫切心情。
      他也已经察觉到,在白川沉稳从容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充溢着焦虑与不安的心。
      
      淡雅的香气是慰藉也是伪装,晨光中的王子,他或许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宁静安然。
      
    插入书签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