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宠成瘾

作者:小仲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6

      这次泛舟结束,程怡记着刘露的提醒,多联络谢天弋。
      
      程怡没忘记。
      
      回去后,主动给谢天弋发了问候短信。
      其实程怡的性格不是那么主动的类型,从小生活的环境让她做任何事都会拘于‘安分’这个圈框里。
      如果事情不是很急,她是永远都不会主动和人热络。
      
      包括和秦易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永远是被动的人。
      
      但现在和以前不一样。
      
      家里糟糕的处境不容她再乖乖安于被动的圈框内。
      
      她要学会承担一切,努力工作。
      
      不过,她主动的效果挺好,谢天弋并不反感和她聊天。
      甚至,比起她虽然是主动问候,但很客套礼貌的话语,他的美式思维更直接。
      
      周五晚,程怡收到了陈曼发来的短信:【明天6点半来电视台门口,我让同事把车开出来,车牌:XXXXXX,别迟到。】
      
      程怡回了个:【好的,陈学姐。】
      搁下手机,也不复习了,洗完澡,早早上床休息,明早她得起早去电视台门口。
      西关里小区离电视台有紧40分钟的路程。
      
      她起码4点半起床,去做最早班次的地铁。
      
      次日,天际还没翻出鱼肚白,程怡就从睡梦中起来。
      快速洗漱一番,拉开衣柜,找合适的衣服去见她。
      
      今天是做司机,裙子肯定不能穿,不方便。
      
      程怡在衣柜翻了一圈,最终挑了一件白色打底胸口有一只粉色火烈鸟图案的短袖,下面配一条藏青色小脚九分裤。
      鞋子穿舒适的白色运动鞋。
      
      头发怕碍眼,扎了个简单的马尾。
      
      从卧室出来,外面的天还没彻底翻亮,程怡半蹲在门口,开始系鞋带。
      
      白色的鞋带在她葱白纤细的手指间快速缠绕,很快绕出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起身,开门下楼。
      ……
      6点,透着丝丝凉气的晨风从头顶盘旋吹来,程怡到了电视台门口。
      离6点半,提前了半个小时。
      
      电视台门口,除了换岗的警卫员,只有偶尔一辆晨间采访的新闻车从里面驶出来。
      
      程怡安分站在栅栏门,等陈曼说的那辆车子出来。
      
      等了约10分钟,身后一声脆亮的‘滴滴’喇叭鸣笛传来,程怡回头,一辆银色的贴着新闻采访车的保姆车缓缓开出来。
      
      车子停到门边,车内穿着蓝色工作衫的一个蓄着小胡子的年轻男人从车窗探出脑袋,上下打量一番突兀站在门口,看起来像女大学生一样的女人。
      
      “你是程怡?陈曼的学妹?”小胡子男人试探地问道。
      他也不确定陈曼让他把车交给的人是不是她?
      
      程怡快速点头,“我是。”
      
      “那这车我交给你,一会陈曼过来,你带她去节目现场。”小胡子男人拉开车门,跳下车,把车钥匙交给她,再叮嘱:“你先别坐这车,一会台里的领导看见了,可不好。”
      
      程怡接过,点头,握在掌心。
      小胡子男人任务完成,颠颠地小跑进台里。
      虽说是初夏,可早上还是有些凉气的。
      
      他得赶紧回温暖的台里。
      ……
      穿着一套得体的宝蓝色职业套装裙的陈曼带着摄制组的团队慢腾腾过来的时候,已经日升而出。
      
      程怡靠在银色的采访车旁等了她足足2个多小时。
      小腿一阵的抽疼。
      却也不能进车里坐会,怕被台里的领导撞见。
      
      “不好意思,小学妹,等久了吧?”陈曼踩着水晶细高跟,涂着朱红色色号的唇瓣,假意抱歉地笑起来。
      
      程怡小心晃晃自己的腿,缓解抽疼,克制所有的脾气,很卑逊地摇摇头:“没有。”有机会学习陈曼的现场采访经验,哪怕等一天,她都没任何怨言。
      
      陈曼若有似无地‘哦’一声,唇角一勾,看着乖乖被自己使唤的程怡,陈曼心里很解气。
      秦易心疼的女人,她就得让他更心疼一些。
      扬扬下巴,“咱们走吧。”
      ……
      驶往度假岛的五星级酒店YK,耗费了1个多小时。
      
      将车停到酒店停车场,助理拉开车门,让陈曼先下来。
      后续一些工作人员拿着采访器材紧随其后。
      
      程怡要锁车门,最后一个走。
      
      过后,追上他们时,她几乎是小跑着过来的。
      
      YK酒店属于度假式酒店,环境优美,空气因为远离雾霾严重的市中心,格外清新,所以入住的客人,大部分的官场人员或者国外的驻京高层。
      
      陈曼一行拎着拍摄器材陆续进酒店大堂。
      
      装饰得金碧辉煌的大堂,穿着修身职业裙、化着精致妆容的YK的高管许梦娇,揣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带着两个酒店助手,毕恭毕敬陪在今天空降过来的小秦总身边。
      
      许梦娇只在她们酒店的微信工作群内见过另一位高管偷拍的这位小秦总开会时的照片。
      不似其他总裁开会那样规规矩矩。
      
      他直接拿球杆打了酒店财务部的张经理。
      简直帅毙。
      
      酒店内部人员都知道张经理仗着集团有人罩,肆无忌惮在酒店为非作歹,欺负酒店新员工,剥削老员工福利,还搞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恶臭‘性-贿赂’。
      不仅拉低了酒店的档次,还让酒店陷入危机。
      
      幸好这次把他扒出来,交给了警方处理。
      他们酒店的危机才不至于更糟糕。
      
      许梦娇不断地偷偷看向身旁的男人,英挺的鼻梁,如雕塑般性感的侧脸,强大的气场,真人比那张会议偷拍照帅了百倍。
      忍不住就噎了噎口水。
      
      “秦总,你好。”陈曼踩着蹬蹬响的高跟鞋过来,伸手,笑容明艳动人,与他握手。
      正规场合,陈曼还是懂规矩。
      不会随便喊他学弟之类的名号。
      
      秦易自然也懂,伸手碰了碰她的手指尖,就收回,“陈小姐,你好。”
      
      秦易没碰她的手让陈曼心里有点不爽,但也不表现在脸上,继续笑着说:“秦总,拍摄地给我们准备好了吗?”
      
      “后面的花园。”秦易继续说,丝毫没注意到跟在这批采访团队身后,被一个高壮摄影师挡住的女人。
      
      陈曼点头,“好。”带着她的团队开始跟秦易往后面的花园走去。
      
      程怡走在最后面。
      细细的黛眉慢慢往眉心皱起,咬着唇,放慢步子,慢吞吞跟在他们一群人身后。
      
      这两天碰上他的概率有点高。
      程怡觉得不太好。
      
      但她也不可能回去,好不容易能全程观看学姐采访学习经验,她不可能因为他有所影响,慢慢深呼吸一口,手指蜷缩,指尖掐掐掌心肉,再呼吸一次,跟上他们。
      ……
      采访拍摄地的后花园,在酒店后面。
      
      花园很大,也很美。
      
      里面所有的花卉和布景造型,一草一土,全部仿照欧洲皇室花园的规格。
      
      打造成一片鸟语花香的幽林秘境。
      
      陈曼和秦易聊等会采访和录节目的主题。
      
      程怡站在一旁看着。
      
      两人谈的认真,秦易依旧没发现程怡存在。
      
      直到一位酒店工作人员搬来一箱矿泉水,旁边正在翻看节目安排表的一位年纪稍长的场记立刻走过来,拆开箱子,对站在一旁的程怡说:“小姑娘,你帮我发一下这些水,一会忙起来,大家都会口渴。”
      
      程怡点头,蹲下来和他一起拿矿泉水给大家。
      
      这时,和陈曼谈采访事宜的秦易才看见了她。
      ……
      矿泉水都是小瓶装,现场的工作人员总共也就8个左右。
      
      场记拿给陈曼和她的助理,程怡发给摄影他们。
      
      8瓶,很快就发完。
      
      程怡手里还剩了一瓶,现场也就秦易手里没有。
      
      程怡不可能给他送水,转身把手里的这瓶水重新放回刚才的箱子内。
      
      瓶放入箱子内,程怡准备起身,身旁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兀地传来,语气不咸不淡,却渗着压迫,“那瓶水给我。”程怡整个人就僵了一下。
      
      手碰在纸箱边缘,愣是如凝固的雕塑般,不动了。
      
      “那瓶水给我。”那个声音再次重复一遍。
      
      程怡还是不动,眉头开始拧着。
      
      旁边,刚才的场记见状,搭腔:“嗳,小姑娘,秦总让你给他拿水,你怎么不动?”
      
      程怡缓过神,将脸垂的更低,将那瓶水拿出来,起身,极力不去看他的脸,把水快速递给站在她旁边的男人,随后收手,准备走人,‘砰’一声,那瓶矿泉水直接就掉在了他们两人脚边。
      他并没有接。
      
      程怡这才抬脸看他,却对上日头下他那双幽深不见底的眼眸,直观又冷寒。
      
      心口没由来一滞,有种呼吸倒流的窒息涌上她喉头。
      
      但这种呼吸倒流的窒息没持续几秒,程怡快速恢复,蹲下身要去捡那瓶矿泉水,手刚握到那瓶款泉水瓶,他的手也握过来。
      她握着瓶子前端,他捏着中端。
      
      程怡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在看他们,但这种状况,她还是放手好了,手松开。
      他的声音就徐徐传来,带着被她无视后的冷度:“怎么不敢看我?怕我吃你了?”从知道她回来的那天起,他曾想过他们之间要么就算了。
      但过后一天,他就全盘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他做不到。
      
      她和他之间存在的问题,无论是她的错还是他的错,都如鲠在喉,让他无法释怀。
      
      所以,他的错误,他会弥补,但她甩了他这件事,他也不会这么轻松放过她。
      
      程怡却沉默,这种问话,外人听着就像公子哥在调侃,但只有程怡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他认为她‘有愧’所以不敢看他。
      
      实际,她不看他,只是不想看见他也不想和他有牵涉,就这样而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想不想看他们大学(秦公子追程怡。。。因为一瓶番茄酱引发的‘血案’O(∩_∩)O)到时候我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