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宠成瘾

作者:小仲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5

      颐和园昆明湖,初夏光景,碧波在晴空万里里,倒着嶙峋的金光。
      
      程怡坐公交到公园门口。
      
      刘露和大胖等在那边。
      
      程怡走过去,身上那件白色波点连衣裙在夏日微风中,随风飘动,忖得她身姿绰约。
      大胖看见立刻就咧开肥嘟嘟的嘴巴,喊她:“程怡,你总算回来了啊!”
      
      “大胖,好久不见。”程怡冲他笑,眉眼都是久逢的喜悦,好几年没见,大胖竟然比以前瘦了点。
      以前在学校杂乱的头发剪了个干净利落地平头,身上穿着格子花衬衫,下面是一条天蓝色大裤衩。
      
      挺精神。
      
      程怡在大学的时候,交到的朋友不多,学姐,大胖还有一个班里的欧娜和裴珍珍。
      欧娜在她毕业后出国深造了。
      
      现在在国外的有线电台做脱口秀节目的幕后工作。
      
      算起来,混得比她要好很多倍。
      
      裴珍珍回了她们省,现在是省台做新闻早班车,总之也比她混的好。
      
      “是啊,一晃咱们毕业都3年了。”大胖一边打量程怡一边笑哈哈感叹起来:“程怡你还是那么漂亮养眼啊,真是闪瞎我的铝合金眼!”大胖刻意地避开她分手,回老家结婚这个话题。
      挑了一些不伤皮毛的话,聊。
      
      当年不知情的人,总以为是程怡的错。
      只有他们几个知道,程怡离开秦易是对的。
      
      或者说,当初程怡遇到秦易本就是个错误。
      
      所以有些事,有些人,该忘的就要忘,不能把自己困在以前那些痛苦里走不出来,人啊……活着得往前看,开心就行。
      他希望程怡能这样。
      
      程怡抿唇笑,这会心情的确很不错,多年没见老同学,大胖还是和以前一样嘴甜。
      知己和朋友不需要多,交心的一两个足够。
      
      刘露双手抱胸,睨大胖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行啦,等咱们程怡当上电视台当家花旦,你再拍马屁也不迟。”
      
      大胖哼唧两声,“刘学姐,这怎么是拍马屁呢?我说的可是事实。”
      
      刘露再次睨他一眼,笑了笑,“得,事实。”
      
      “大胖,你现在在做什么?”程怡记得她回老家后不久联系大胖,大胖告诉她,他没去电视台,他这个长相主持个喜剧节目都够呛。
      
      “在一家影视公司做幕后。”反正这个圈,播音、主持、演艺都是可以互通的。
      
      “那挺好的。”
      
      “也就那样,混口饭吃。”大胖挠挠脑袋,笑道。
      
      三人聊天之际,一个穿着简约夏装,身材高大,带着白色棒球帽,长相斯文成熟的男人朝他们这边走来,一直到他们面前,站定,对刘露用混着英式口音的普通话打招呼,“Hi,刘露。”
      
      “谢天弋,欢迎回国。”刘露朝他伸出手,握手,“给你介绍下,这两位是我嘉大的学弟学妹,一个叫大胖,一个叫程怡。”
      
      谢天弋冲他们点头礼貌微笑,“你们好。”打完招呼,目光就落在同样在朝他微微笑的女人脸上。
      脸蛋很小,属于那种很典型地精致巴掌脸。
      
      皮肤白,白的有点像他常吃的那种淡奶油。
      
      眼睛虽然不大,但很有灵气。
      
      一看就能吸引住你的目光。
      
      下巴尖尖又弧度恰好,很柔,有种让男人想捏她下巴的冲动。
      
      整体很赏心悦目,比他在国外见到的那些来留学的留学生好看多,谢天弋看得有点专注,程怡被他盯着有点尴尬,微微红了下脸,刘露瞧见,心底一笑,怕程怡尴尬,连忙咳咳两声提醒这位刚归国的海归,注意‘形象’。
      看美女也不能这样看呀?
      
      “那个……咱们进公园坐游船,这个季节,坐船最舒爽了。”刘露咳完又不着痕迹掐掐旁边的大胖,让他附和一下。
      
      大胖被刘露突然掐一把,没忍住,哎呀一声就叫出来了。
      表情看着都扭曲了。
      
      程怡看见,立刻就问:“大胖,你怎么了?”
      
      “没……没……咱们进去坐船。”大胖摸摸刚才被刘露掐中的地方,忍痛说道。
      哎,刘学姐的手劲真的一点都没变。
      还是那么‘力大无穷’。
      
      程怡侧过脸再次看看大胖,确认没什么事,跟着他们一起进去。
      ……
      进到公园,大胖和谢天弋去买票,刘露拉着程怡站在售票窗不远的树荫下,避暑等着。
      
      两旁,有夏风吹来,程怡拢拢吹散的长发,问向身边的人,“学姐,你要介绍的是他吗?”
      
      刘露点头,“他是我高中同学,关系还行,高中毕业后去了斯坦福,前两个月回国,目前在电视台做综艺节目的总策划,如果陈曼不帮你,还有他这一次机会。”
      
      程怡明白了,但也油然地感激刘露。
      她回来帝都,没人脉,没背景,什么都要麻烦她。
      
      “学姐,谢谢你。”
      
      “又谢?咱们的关系,说谢谢就见外了。”刘露看她一眼,暗示般地提醒说:“我呢,只给你牵个线,至于这样的机会你能不能好好把握,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谢天弋人挺好说话,但进电视台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还得靠她自己的努力。
      
      程怡点头,手指捏捏自己的裙边,深深呼吸一口夏日里的暖风:“我知道该怎么做。”
      
      “以后多和他走动走动,向他请教,没坏处。”刘露继续提醒。
      
      程怡‘嗯’一声,目光看向和大胖站在售票窗口的男人,“我没有他联系方式。”
      
      “我有,今天先让你们认识认识,至于今天过后,你要怎么找他帮忙,就看你自己本事了。”
      
      “嗯。”
      ……
      “来,给你们买了甜筒。”购好泛舟的票,谢天弋举着两支香草味甜筒走过来,他那身大块头肌肉在人群里还是挺引人注目的。
      
      刘露很不客气接过一支,笑道:“谢谢。”
      
      程怡也伸手接过,冲他微笑致谢。
      
      大胖舔着手里的甜筒,插话:“走吧,票买好了,咱们今天泛舟一日游。”
      
      刘露拉拉身旁的程怡:“走吧。”
      
      “嗯。”
      
      泛舟的船不大,刚好容纳他们四个人。
      
      刘露故意和大胖坐一头,让程怡和谢天弋坐另一头聊聊天。
      
      大胖开始摇浆,刘露靠在舷杆,吹着暖融的夏风,边吃甜筒边欣赏湖边美景。
      
      程怡捏着甜筒坐在另一头,眼睛看着身侧船下的呈波浪型流动的水波,开始思忖等会要和谢天弋聊些什么?
      如果太直接要他帮忙,好像不太好。
      
      那聊些其他的?
      
      比如他的生活爱好?
      
      那就这么决定,程怡缓口气,准备跟他先聊聊一些日常,话到嘴边,谢天弋先开口了:“我听刘露说你也是播音主持专业的?”
      
      程怡点头,“嗯。”
      
      “想进电视台?”谢天弋说的很直接,程怡心里‘咯噔’一下,净白的脸快速滑过一抹被人看穿后的绯红,咬了下自己的嘴唇,承认。
      刘露应该都告诉他关于她的一些基本情况。
      她隐瞒心思也没用。
      
      “我们电视台下月底的确要招一批实习生。”谢天弋属于美式思维,不会绕来绕去,昨天刘露找他谈这事的时候,他还是给了刘露面子的。
      但电视台不是他经营的。
      
      招一个优秀的实习生进来,电视台会花大力气培养,一旦培养成功,就得放到全国人民面前,面对13亿观众。
      
      所以,他不敢随便冒险,轻轻松松弄人进台。
      
      但也不会不给有潜力的新人任何机会。
      
      “如果你真的想做这一行,我们台每周会做一起综艺节目,到时候我联系你,我看看你的临场应变能力,另外,好好准备笔试,笔试过了来找我。”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算是给足程怡机会了。
      程怡要是再不珍惜,就没办法了。
      
      “谢谢你给我机会。”
      
      谢天弋笑笑,看着她柔美的侧脸,隐隐有点说不出来的某种吸引,让见多了美女的他都不自觉要多看她两眼,和煦着嗓音说:“没事,优秀的人才,我留之不及,一切看你表现。”
      
      程怡心里感动,朝他重重点头。
      坏运气太多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有好运一次?
      
      就像现在?
      ……
      商圈一高楼,心理诊疗室。
      
      沈姩拿玻璃杯走到饮水机旁,按下热水开关。
      
      水流咚咚,坐在躺椅沙发上的男人,眼神深沉,看着落地窗外映刻在繁华骄阳里的高楼玉宇。
      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周治疗结束,下周三你再过来。”沈姩将装有半杯热水的玻璃杯放到他身旁的桌上,柔声嘱咐。
      
      沉思的男人回神,手指划过玻璃杯边缘,语气缄淡:“这段时间我不会过来了。”
      
      沈姩一愣,第一反应是:“怎么?你要换医生?”脱口而出后,沈姩有点懊悔自己作为一名心理学博士犯了大忌讳。
      不该在治疗中投入自己的私人感情情绪。
      
      “没有。”
      
      “那怎么不过来?”秦易的病并没有彻底康复。
      无法克制的易动怒的情绪和严重的失眠问题,一直存在。
      
      秦易起身,欣长的身躯慢慢走到宽大的落地窗前,眺望远方,“治我的病的人,回来了。”
      
      沈姩瞬间一讶,藏在镜框后面的双眸不着痕迹地闪动了一下。
      
      程怡回来了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