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宠成瘾

作者:小仲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

      次日,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在凌晨4点10分停了。
      
      晨曦初阳,被夜雨冲刷一晚的帝都,空气尤为清新。
      
      吸一口,就像肺里灌氧。
      舒爽,通透。
      
      7点一刻,西单路红坊花店,程怡换好白衬衫配黑裤子工作服系上灰色的围裙和老板娘一起把店里的鲜花搬出去。
      
      老板娘年过40岁,染着时髦的红棕色挑染卷发,脸上画淡淡的妆容,面相和心态特别年轻。
      和程怡很聊得来。
      
      程怡前几天来应聘,她一眼就相中她。
      人漂亮又干净,说话带着江南女孩子的温软。
      
      当然她也知道像程怡这种名牌大学毕业的本科生,不可能长久待在她这家小花店工作。
      但她就乐意招她,她也不靠这家花店养活,聘个临时的员工,她还是聘得起。
      
      留程怡下来,一来是觉得她一个外地来帝都打工的小女孩子无依无靠,挺可怜,就当做善事,给自己积福。
      二来自己女儿常年在国外念书,老公又经常出差,她就想有个人陪她唠唠嗑。
      
      “小怡,你一会帮我包‘巴蒂眼泪’红玫瑰,一个客户订了999朵。”老板娘扭扭自己圆润的腰身,富态的脸上笑意盎然,“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会搞浪漫,想我们当年,男孩子唱首歌就能把姑娘哄回家,哪里会像现在的男孩子,动不动就送花,动不动就送名牌礼物。”
      
      程怡蹲在一排蓝色妖姬花前,拿着喷水壶,给这些花喷水珠,附和老板娘,笑着说:“时代不一样嘛,现在的人是很浪漫。”
      
      老板娘转转身体,运动两下,看向程怡,江南水乡滋养出来的姑娘,比起北方干燥的天养育的姑娘,皮肤就是白还水灵。
      虽说帝都美女如云,但像她这种无公害,看了就舒坦的姑娘还真没几个。
      
      老板娘越看越欢喜,在她身旁蹲下来,笑盈盈八卦起来:“小怡,有没有人送你花?”
      
      程怡关了喷水壶的开关,鼻尖瞬间有洒过水后的花香袭来,眼睛一晃,曾经记忆里有些遥远的画面接踵而来,程怡不愿去想,“没有。”
      
      “不会吧,没人追你吗?”老板娘觉得不可思议。
      
      程怡点头,“真的没有。”
      
      “那真是可惜的呀!你看你这么水灵……我要有儿子,我肯定喊他来追你了。”老板娘笑着继续说:“不打紧,回头,我看看我朋友圈里有没有优秀的小伙子,到时候给你介绍,你嫁来我们帝都,到时候小孩子户口问题也不用担心了。”
      
      程怡语塞,老板娘好像替她想的有点远,连户口问题都想好了,顿时咳咳两声,不想聊关于谈恋爱方面的事,赶紧转移话题说:“老板娘,我去给你包‘巴蒂眼泪’。”
      
      老板娘眯起笑眼,像闺蜜般地扯住程怡的胳膊,笑眯眯说:“一起,一起。”
      ……
      繁华的CBD办公大厦30楼,鹏远集团总部会议室,透明玻璃窗外,金色的阳光,沿着边缘均匀洒进来。
      照亮一室。
      
      长长的会议桌两侧,一群西装笔挺的男人,正襟危坐,各揣心事看着坐在最东位置,英俊的不像话又气场强大到让他们这些在集团干了几十年的老功臣们在心里都不免有些被他震住的年轻男人。
      
      昨天鹏远集团董事长秦泰豪亲自宣布将手里的股权全部授予秦家唯一的继承人秦易,面对这份巨额的股权,鹏远集团内部的几个老股东都有了意见。
      秦易大学毕业后一直待在国外,上个月才回来。
      
      他们不太信任他能管理好如此庞大的集团。
      
      要知道从上世纪80时代开始,鹏远集团的事业从大陆移到香港再移回国内,版图从亚洲一直扩展到东欧非等国。
      日渐成为国内最大的房产、酒店、文化旅游等多元化经营的股份制集团。
      
      目前,国内的事业是鹏远整个世界化版图的重心。
      
      正因为这里是重心,才不容有任何闪失。
      
      可偏偏一向身体硬朗每天都会准时来集团上班的老爷子从昨天开始突然‘消失’,仅仅在视频上发了个移交股权的变更告示,后续让律师全权处理。
      
      80%的股权不是小数目,老爷子突然解甲归田玩失踪,集团内部人心惶惶。
      有人推测老爷子是不是生重病了?
      
      也有人开始隔岸观火,看看集团内这波高层如何分派?
      
      而以一直陪伴老爷子开疆扩土的功臣彭明央为首的保守派,则想给比他们资历浅的秦易一个下马威。
      
      于是在会议上给他抛出了一个难题——集团旗下,建立在度假岛的五星级酒店YK最近出了一件棘手事。
      
      就在两周前,YK酒店闹出了高层携款一亿私逃和酒店性-贿赂政府高官丑闻,目前媒体那边他们给了封口费,没把性-贿赂事件爆料出来。
      
      才让集团暂时缓口气。
      
      但也难保这件事总会被爆出来的一天,此前,集团董事会就酒店的事商讨过两个对策:一是出钱填补漏洞,二是彻底放弃酒店,进行资产回笼并购。
      
      而今天董事会的主题,其实只有两件事:一、对这家酒店运营模式进行重组或者撤资回笼并购,二、
      新任继承人秦易上任问题。
      
      现在,老股东们安安静静坐着,把这个难题抛给秦易。
      看好戏。
      
      结果坐15分钟,秦易并没说一句话,就那么低沉着眼眸看着会议室两排的老狐狸。
      
      新任小秦总不说话,大家有点憋不住,彭明央先打破沉默:“秦总,您要是处理不来,这件事按照集团以往的规矩,就交给我们……”
      
      秦易看着彭明央,低嗤一声,节骨分明的修长手指有节奏地开始点了点会议桌面,声音不低不高,够气场,“彭总,哪只耳朵听到我说处理不来?”
      
      彭明央脸色一僵,但也很快恢复如初,“秦总打算怎么处理?”
      
      秦易浅眯一下眼眸,回头对站在会议室门口的助手,使了个眼神,助手恭敬地点头,开门出去。
      
      半分钟后,会议室内那些股东还在窃窃私语秦易刚才话里的意思。
      
      刚才出去的助手重新进来,手里多了一根银质高尔夫球杆,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陌生的穿着灰色西装,面色焦虑和害怕的中年秃顶男人。
      
      助手恭敬地把手里的银质高尔夫球杆递给秦易。
      
      秦易接过来,依旧一句话不多说,起身,姿态悠闲地转了转手里的这把高尔夫球杆,随后在在场所有股东疑惑中,对那个中年秃顶男人招招手,似笑非笑般地说:“张经理,你过来。”
      
      张经理看着那杆球杆,心里有点渗的慌,战战兢兢走过来,低声说:“秦——秦总。”
      
      秦易看着他,唇角一带,再次浅浅笑了笑,下一秒,当着在场所有股东的面,挥起手里的高尔夫球杆,毫不留情就狠狠朝他左手一击。
      
      ‘砰’一声,高尔夫球杆挥过,皮肉与银杆相撞,如彗星撞地球。
      
      张经理左手差点断下,疼的立刻捂住受伤的手躺到在地上嗷嗷叫了起来。
      
      而狠厉挥完一杆的男人,阴沉着脸将高尔夫球杆直接扔在那个疼得要死的张经理面前,然后冷冷说:“这一杆,是想让张经理你好好记住,你到底是在给谁卖命!别以为我不知道高层携款的钱都是经过你的手,至于性-贿赂,张经理你这两年在我们秦家的地盘拉皮条拉得挺欢快,赚了不少油水,嗯?”
      
      张经理不知道他是怎么查到的,但此时他没有一点力气反驳,脸色惨白,整个人捂着受伤的手,痛得在地上直打滚。
      
      张经理被打,这一幕也让在场所有股东都吓懵住了。
      
      他们从没发现这个小秦总居然这么狠,打人都不带眨眼的。
      
      而且还是当着他们的面打旗下酒店财务部主管张经理,摆明是做给他们看,杀鸡儆猴。
      
      真狠。
      
      半小时,会议‘圆满’结束。
      
      所有股东除了彭明央都是捂着小心脏离场的。
      
      空荡的会议室,靠在转椅上的男人,一只手随意转着玻璃杯边缘,一只手接着电话。
      
      电话那端,在小汤山疗养院修养的老爷子半是责骂半是疼惜般地说:“你今天接任第一天,就揍人?是想让他们抓你的把柄吗?”
      
      “这么快就有人向您告状了?”秦易继续说:“不揍这么一场,怎么让那帮老狐狸知道我在处理酒店的事?
      
      老爷子长叹一口气:“我已经卸任,以后集团的事你自己上点心,另外……那些跟着我的老股东可能一时半会不会完全向着你这边,你自己注意点。”
      
      秦易:“嗯。”
      ……
      中午11点,999朵‘巴蒂眼泪’红玫瑰终于包装完毕。
      
      把这一大捧用黑色高端砂纸包好的玫瑰花放到一旁,等晚上客人来取。
      
      老板娘坐在吧台后面,点了外卖,招呼程怡过来一起吃。
      
      程怡‘嗯’了声,去洗手台洗洗手,拿手机先给昨晚学姐给她的那个号码发短信:【陈学姐你好,我是嘉大播音系的程怡,刘露学姐介绍的。】
      
      发送完毕,程怡坐到老板娘那边去吃饭。
      
      吃完,短信那端迟迟没来回复。
      
      程怡猜陈学姐这种电视台当家女主播,行程肯定很忙,没及时回她也正常。
      
      她先等等。
      
      于是整个下午,她都把手机放口袋,一边包花一边耐心等她的回复。
      
      一直等到傍晚5点,陈学姐的短信终于来了:【我今晚有个应酬,你一起过来吧,正好我们台里的编导也在,地址我一会发你。】
      
      程怡看着屏幕上的字,心里一悦,快速给她回过去:【谢谢学姐。】
      ……
      下班前,客人来拿999朵‘巴蒂眼泪’红玫瑰。
      客人年纪看起来30岁左右,穿着CBD圈标志的精英范职业装,举手投足很绅士。
      
      程怡帮他一起搬到商务车的后备箱。
      
      客人冲她微笑,转个身去后车座拿了一个小礼品袋出来,递给程怡:“谢谢你帮我把花弄得这么好看,我女朋友肯定很喜欢,这个我路上顺带买的,多了一份,送给你。”
      
      程怡一愣,这是她来花店工作这段时间,第一次有客人送她食品。
      有些受宠若惊,立刻冲他摆摆手,“谢谢,这个我不能要。”
      
      “以后我还要常做你家生意给我女朋友买花,请你多多费心,这点小意思,就收下吧。”客人拎着袋子的手没放下,“麻烦你了。”
      
      程怡犹豫几秒,接了过来,“谢谢。”
      
      客人开车离开,程怡站在花店门口捧着手里这个有些沉甸甸的礼品袋,拆开,竟然是帝都有名的甜品糕点茯苓饼和奶油炸糕。
      光闻着,就很香。
      
      程怡是江南人,江南人爱吃甜食,考来北方,没事的时候就爱去帝都的大街小巷搜寻甜食。
      茯苓饼和奶油炸糕吃了不少。
      
      后来毕业了,回老家,就再没吃过。
      
      从袋子里拿出一块茯苓饼,咬一口,尝了一下,是久违的味道,唇角顿时满足地笑了笑,拿着袋子转身回店内。
      
      花店不远,一株百年梧桐树下,一辆黑色的大G稳稳停着。
      大G车旁,则恭敬站在两个穿黑衣的保镖。
      
      5分钟左右,刚才装有999朵‘巴蒂眼泪’红玫瑰的银色商务车缓缓靠近这辆大G,车子快速熄火。
      
      车内的人下车,快步走到大G驾驶位的车窗旁,低声向他汇报。
      
      车内,一直坐在驾驶位等着的男人,降下黑色的玻璃窗,听着他汇报,没多说什么,看了眼远处没了人影的花店门口,只轻轻‘嗯’一声,就重新升起黑色的玻璃窗。
      
      踩上油门,驶离。
      
      车旁的两个保镖也迅速返回另一辆车,跟上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开更……目前在存稿,希望后面我能给你们多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