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她有点怂

作者:罗青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遇上

      祝氏匆匆嘱咐完,和养娘、车夫叮嘱了几句,紧张地摸摸头上新炸过一遍的金首饰,拍拍身上笔挺簇新的宁绸衣衫,按按襟前的镶金玉花扣,抚平白越罗素裙的皱褶,从头到脚仔细检查一遍,挺直脊背,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大方一些。
      
      小内侍抬脚便走。
      
      祝氏忙亦步亦趋跟上去,脸上堆笑,试图和小内侍攀谈。
      
      她不是善于口舌的人,心里惦记着贺枝玉,想从小内侍这里打听几句,不得不搜肠刮肚没话找话说,根本没心思去理会其他事。
      
      见祝氏这么干脆地抛下自己,金兰站在原地,手里下意识绞着一方绸帕子,脸上难掩失望。
      
      她不关心宫宴的繁华热闹,只想见一见枝玉。
      
      金兰和枝玉感情很好,虽然不是一个娘生的,却比同母的还亲。小时候亲戚家的孩子一块玩,她是庶出,常有祝氏那边的亲戚欺负她,枝玉总会替她出头。
      
      去年枝玉和其他被选中的秀女一起随太监上京,冬去春来,一晃大半年过去了,姐妹俩只能写信互诉衷肠。
      
      金兰知道枝玉在宫中过得很好,但书信交流总没有当面交谈来得真切。
      
      不能亲眼看到枝玉、确认枝玉喜欢宫里的生活,她怎么能放得下心呢?
      
      养娘安慰金兰:“阿妹别难过,枝玉小姐已经让宫里的太后娘娘选中了,以后还会宣你进宫的。”
      
      金兰忙摇头示意养娘噤声。
      
      能不能选中这种话他们一家人私底下怎么说都不要紧,现在可是在宫城外,其他人家的车驾和她们也就几尺的距离,让人听见了会笑话他们贺家。
      
      养娘知道金兰性子面团一样软和,一点也不怕她,笑着拍拍自己的嘴,搀扶金兰上马车。
      
      丫鬟剪春一脸愤懑:如果金兰是亲生的,祝氏绝不会这么抛下她,怎么也得和小内侍争一争,想办法带她进去。
      
      金兰不想多事,扯扯剪春的衣袖,眼睛一眨一眨地瞧着她,可怜兮兮的,求她消气。
      
      剪春哼一声,忍着气帮金兰摘下发髻上的金首饰,小心翼翼用帕子包起来收进匣子里。
      
      既然不用进宫,这些贵重首饰就不需要戴着了,要是丢了她得心疼死。
      
      珍珠茉莉花围不好拆,剪春试了两下,想把金兰箍发的珍珠头须取下来。
      
      金兰抱着脑袋连声哎哟,“头皮扯得疼。”
      
      剪春这才悻悻罢手。
      
      主仆几个等了没一会儿,两名穿青布罩甲、头戴皮盔的军士朝马车走过来,挥挥手中长柄屈刀。
      
      “待会儿贵人车驾从这里经过,尔等速速回避。”
      
      天家威严不是开玩笑的,贺家马车夫自恃胆子壮,但看到皇家亲卫,竟吓得两腿直打哆嗦,忙赔笑作揖,说自己是头一次来,不懂规矩。
      
      军士随手指了个角落,道:“去那里等着。”
      
      马车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其他人家的马车已经熟门熟路往那边赶了,忙跟在后面。
      
      那地方离大路远,周围光秃秃的,等马车夫挤过去的时候,仅有的遮阴的地方早被其他人的马车占了。
      
      今天来赴宴的都是朝中大臣家眷,贺家得罪不起,马车夫不敢和其他人起争执,挑了个僻静角落停好马车。
      
      日头直直晒着,车厢又密不透风,热得跟蒸笼一样。
      
      养娘第一个受不住,下车透气去了。
      
      金兰也怕热,但这是在外面,身边没有长辈陪同,她不好出去抛头露面,只能忍着。
      
      剪春陪金兰在车厢里坐着,给她打扇,小声抱怨说:“太太真是……既然不让进,那就让我们先回去得了,非要您在这等。”
      
      祝氏不在意金兰,自然不会想到今天天气这么热,北方的日头又格外晒,金兰在外面一等几个时辰,怎么受得住?又不能和养娘那样扯开衣襟,随随便便找个阴凉的地方歇脚。
      
      金兰热得头晕脑胀的,叹口气:“太太刚才那么嘱咐了,我要是自己回去,肯定要挨骂……”
      
      而且她记得早上出城的时候验过文书符节,少了贺氏,她们几个也回不了城。
      
      金兰权衡了一下,摇摇头,“没事,等就等吧。”
      
      祝氏这个嫡母待她不算坏,至少绝没有刻意虐待,就是从不把她放在心上。
      
      过了一会儿,金兰拿走剪春手里的蒲扇,“我自己扇,你也去树荫底下站一站。”
      
      剪春捏紧扇柄不放,“我不去外面,我陪着小姐。”
      
      金兰知道自己抢不过她,手腕一抖,撒开自己随身的高丽折扇,很认真地对着剪春扇起来。
      
      热烘烘的车厢里,主仆俩对坐着给彼此扇风。
      
      金兰养得圆润,剪春也是个胖丫头,不一会儿两人都热出了一身的汗。
      
      剪春想起这些天一直萦绕在心头的一件大事,声音压低,“小姐,太太心里就只有枝玉小姐,你的事情可得早做打算!”
      
      金兰问:“什么事情?”
      
      剪春小声道:“这些天为了枝玉小姐,太太费了不少银钱打点,昨天我听人说太太预备卖了家里的田地,要给枝玉小姐筹钱……”
      
      贺枝玉如果选中留在宫中,肯定少不了打点宫人的银两。祝氏怕枝玉赏钱给得少了在宫里抬不起头,准备卖掉一部分田地攒钱。
      
      剪春直接挑明:“小姐,你和表少爷的婚事也近了,你的嫁妆可不能简薄了!”
      
      祝氏现在一门心思为贺枝玉奔走操劳,连宝贝儿子贺枝堂都冷落了好些,哪有心思帮金兰筹备嫁妆呀!下人们光顾着巴结讨好祝氏,也没耐心为金兰操劳,到现在了一张新房用的架子床还没打好,也没听见祝氏让人去催一催。
      
      金兰眉头轻皱。
      
      表哥陈君山去年考中了秀才,陈父带他进京游历,打算让他留在京师好好读书,两家商议好年底在京城完婚。
      
      对自己的这桩亲事,金兰没有一点不满的地方。她和陈君山青梅竹马,知根知底,陈君山从小就很照顾她,陈父陈母也很好相处。
      
      剪春推推金兰,“小姐,这事可不能忍让,一辈子的大事呢!”
      
      金兰为难道:“枝玉的事比我更大,太太现在没那个心思。”
      
      枝玉让京师的贵人挑中,这在他们县是有史以来的头一回,整个县城都轰动了。从知县老爷、富绅大户到乡里近邻,甭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排着队给他们家送礼送钱,还有送宅院送奴仆送田产的。每天一群人挥舞着帖子来拜贺,隔壁县城的人也上门攀交情,老家宅子门前的青石阶都被踩坏了。
      
      贺老爷胆子小,怕给枝玉惹事,没敢收礼。
      
      现在整个贺家就是枝玉的事情最紧要。用祝氏的话说,天大地大,枝玉最大。
      
      只要枝玉进了宫,贺家全家人都能跟着鸡犬升天。
      
      金兰觉得不管从公还是从私来说,祝氏根本不会分心忙活她嫁妆的事。
      
      “那您就自己来办啊!”剪春给金兰出主意,“只要大官人肯给钱。”
      
      金兰终于听明白剪春的暗示了。
      
      剪春怕祝氏克扣嫁妆,提醒她去找贺老爷要嫁妆单子。
      
      金兰喃喃:“不至于吧……”
      
      祝氏脾气不大好,不喜欢别人和她顶嘴,平时喜欢数落人,但克扣银钱这种事应该做不出来。
      
      剪春热得满头大汗,小声嘀咕:“怎么不可能?太太这些天为了枝玉小姐都快疯了。”
      
      枝玉小姐好福气,什么事都有太太祝氏为她操心。
      
      金兰亲娘走得早,亲爹呢又是个不顶事的,剪春真怕祝氏敷衍金兰的婚事。
      
      “再等等吧。”金兰算了一下日子,“枝玉这边不知道最后会选中几个秀女,先不忙我的事。”
      
      她也盼着枝玉入选。
      
      枝玉从小主意大,进宫以后一定能好好施展本事。皇太子会喜欢她的。
      
      剪春想了想,要说的话又咽回去了。
      
      太太祝氏不会苛待庶女,但为人控制欲很强,庶女只要有一点不听话,她立马会心生厌恶。金兰庶出的姐姐因为婚事不如意和祝氏闹翻,祝氏觉得自己好心做了驴肝肺,迁怒到金兰身上,总疑心金兰长大以后也会和其他庶女一样恩将仇报,对她极为严厉。
      
      金兰长这么大,出门的次数一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她性格怯懦柔顺。
      
      让她去主动争取什么,还不如剪春自己替她奔走。
      
      剪春暗暗道,实在不行她就去求表少爷,陈君山不会不管贺金兰。
      
      金兰是真的不担心祝氏为难自己,认真地发了一会儿愁,转眼就抛开这事,专心给剪春打扇。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外响起嗡嗡的说话声,一只手伸过来撩起帘子,掀开一条细缝。
      
      养娘脸色苍白,凑到帘子前,皱着眉小声说:“刚刚来了好多军汉!好大的排场!他们这会子一辆一辆检查马车,连车厢也检查。”
      
      金兰怔了怔,难怪外面总传来马蹄声。
      
      养娘话音刚落,整齐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几名身穿窄袖襕袍、戴毡帽的护卫朝贺家马车行来。
      
      马车夫悄悄嘟囔:“今早咱们一路过来已经检查过好几遍了……怎么还检查?”
      
      他们一路起码被拦下四次,每次拦他们的护卫穿的制服都不一样,有的穿罩甲有的穿袍衫,花花绿绿什么颜色都有,有的扛木枪有的带大刀。据说他们都是护卫,分别担任不同的职司。
      
      走近的几名护卫和刚刚赶人的卫士又是不一样的服色。
      
      马车夫暗暗翻个白眼,拿出内侍交给他的牌符。
      
      一名护卫翻身下马,接过牌符细看,示意车夫掀开车帘。
      
      马车夫有些不情愿,未出阁的小姐,怎么能随便让人看呢?今天小姐已经被看了好几回了!
      
      都说了是女眷还非要检查,在他们老家那种讲究男女大防的地方,这就是调戏!知县老爷也不会这么不讲理!
      
      虽然贺家门第不高,但他们还是很看重规矩的。
      
      护卫神色一厉。
      
      马车夫心底那点胆气立马飞到爪哇国,老老实实掀起车帘,让对方检查。
      
      车里金兰和剪春早就听见外面的说话声了。
      
      她们年纪小,倒是不怕被人看。见车帘被整个掀起,金兰还好奇地往外张望了一下。
      
      这一看唬了一跳,远处他们早上来的那条长街上烟尘滚滚,马蹄声如雷响,不断有身姿矫健的军士骑着马飞快驰过,好像在传递消息。而更远处围墙下黑压压一大片,不知什么时候站满了身着不同服色的护卫。
      
      军士们衣着鲜艳,队列整齐有序,金兰一眼望去,满眼金灿光辉。
      
      围墙上也多了许多穿盔甲的卫士,从望楼高处至长街远处,赤橙青紫织绣的各色彩旗波浪一样随风飘扬,宛如几条蜿蜒的彩色巨龙,铺满整条长街。
      
      气势雄壮,威武肃穆。
      
      这么多人骑马来回走动,却连一声马嘶声都无,唯有旗帜猎猎声响。
      
      各家马车也规规矩矩停在角落里接受銮卫的检查,没人敢高声说话。
      
      当真是忙而不乱,井井有条。
      
      金兰头一次看到这样壮观的景象,有点目瞪口呆。
      
      到底是京师呢!
      
      马车夫以为她害怕,小声解释:“小姐,这些是提前过来打点的銮卫,好像锦衣卫也要来。”
      
      金兰噢了一声。
      
      光是銮卫提前打点排场就这么大,来赴宴的贵人到底是谁?
      
      难道是周太后?
      
      可听内侍说周太后已经带着秀女在西苑游玩了一圈啊……
      
      金兰不懂宫里的规矩,胡乱猜测着,目光飞快扫视一圈,好巧不巧正好和不远处一道漫不经心的视线对上。
      
      那个人骑了匹肥壮骏马,一袭斑斓华丽的大红锦袍,丹凤眼,戴大帽,执长鞭,身后一大堆同样衣着富贵的扈从簇拥着,正和其他人一道检查街旁停留的马车。
      
      两人都心不在焉,视线无意间撞上,四目相接。
      
      不过是一刹那的对视。
      
      那道视线倏然凝结住了。
      
      冰冷。
      
      又炙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