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特异功能是乌鸦嘴

作者:木匆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酒过三巡,大家都吃饱喝足,瘫在椅子上聊天玩手机。李想冲程小飞挤眉弄眼,示意他出去。程小飞这才想起答应过李想的表白计划,连忙偷偷摸出包厢门。
      
      李想的计划非常俗套,他在花店定了九十九朵玫瑰,准备捧玫瑰单膝跪地表白,顺便放一首动人缠绵的情歌,保证关羽感动的痛哭流涕。
      
      程小飞觉得李想还是太年轻。但又不好打击他,只好陪着他犯傻。
      
      两人从花店把捧花拿过来之后,李想先进包间放歌做准备,程小飞拿着花在门外等着,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再把花转交李想闪亮登场。
      
      九十九朵玫瑰凑在一起,既茂盛又芬芳,走廊里人来人往,看着站在包厢门口的程小飞,都以为他是即将表白的羞怯青年。
      
      没过一会儿,李想就哭丧着脸从包厢里出来了。
      
      “怎么了?”程小飞忙问。
      
      “关羽走了!被一个男人接走了!”李想撸起袖子就要往外追,“我得赶紧把她追回来!万一那个男的对她图谋不轨怎么办?!”
      
      程小飞连忙扯住他:“那你的花怎么办?”
      
      李想又急又丧:“不要了,送给你了!你可千万别告诉他们这是我要送给关羽的花啊,还没表白人就被拐跑了,真是丢人死了!”说完这家伙就使用异能,瞬移闪现消失在走廊尽头。
      
      程小飞捧着花,一脸懵逼。
      
      就在这时,包厢门打开了。袁和一手拉着门向外张望,看见捧着花的程小飞明显愣了一下:“你……在干嘛?”
      
      答应了李想不能透露这花的来历,程小飞捧着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包厢里正在唱歌的汉德和安塔里也好奇的看过来,举着话筒大声道:“程小飞你这是要送花给袁和表白吗?”
      
      程小飞:……
      
      袁和勾起嘴角,从他手里把花接过来:“谢谢。”
      
      程小飞欲哭无泪: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啊!
      
      谁知道袁和根本不听他解释,美滋滋的把花带回家,插在花瓶里。程小飞在心里骂,这混蛋明明知道花是李想的,还偏偏让他出糗!好,既然你这么喜欢玫瑰花,明天就把它们剁碎了做成玫瑰酱!
      
      袁和凉凉的提醒:“观赏玫瑰属于月季的一种,不能做果酱。”
      
      那就撕碎了放在水里泡脚!
      
      袁和已经从他家把自己的行李都搬过来了,洗过澡之后,换了舒适的家居服,未干透的几缕碎发垂在额头上。他认真地看着程小飞,问道:“程小飞,你是不是讨厌我?”
      
      程小飞倏地一愣。
      
      讨厌他?肯定不会。虽说这人嘴贱了点,变/态了点,有时候说话做事模棱两可了点,但总体来说还算是个好人。毕竟他在和坏人斗争的时候,还是很勇猛的。
      
      袁和盯着他的眼睛,过了一会儿终于得出结论:“那你就是因爱生恨。”
      
      程小飞:……
      
      今天聚餐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就着冬天浓重的夜色,纷纷进入了梦乡。安塔里抱着虎子早就睡了,对门的程小飞已经开始微微打鼾,就连袁和也坠入沉沉的梦境里,前所未有的放松。可这个夜晚却一点儿都不平静。
      
      A市某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包房里,黑衣男子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负手而立。
      
      “如果这次任务再失败,你就要被取消A类行动的资格了。”男子浅酌一口红酒,“A市也有S粒子的提炼场,不然你就去那里吧。”
      
      “不要啊!大哥,求你帮我向boss求求情,我绝不会再犯低级错误了!我不想去提炼场!”黑衣男子身后那人佝偻着腰,说到激动处甚至半跪下来,抬起头,脸上尽是猫爪子挠伤的血痕。
      
      此人正是古同。
      
      “我当初加入change,就是想用自己的能力做出一份成绩来!我口才好,眼力准,做A类行动,绝对会为组织带来更多优秀的人才!”古同祈求着,“我不想去提炼场荒度余生!”
      
      “为boss工作,做任何事情都不算荒度!”黑衣男子厉声训斥。
      
      古同连忙低头。
      
      男子顿了一会儿,才说:“上帝之手已经出现了,你如果能抓住他,也算将功补过了。”
      
      一夜无梦。
      
      为了履行临时家长的职责,程小飞一大早就起床了,准备送安塔里去学校。可安塔里竟然不在,是他奶奶的开的门。
      
      “安塔里到哪里去了?”一大早就不见了?难道是古同那个混蛋又找来了?
      
      奶奶提着买菜的篮子,转身锁门:“他六点半就背着书包走了,说是今天地铁人多……”
      
      程小飞连忙把袁和叫出来,两人飞奔下楼。昨天说好的送他上学,怎么会一大早自己跑了?难道古同也控制了安塔里的肢体,把他从家里骗走了?
      
      谁知道刚下楼,就看见安塔里拉着条大德牧站在楼梯口。
      
      程小飞这才把心脏放回肚子里。“你干什么去了?”
      
      安塔里摸了摸身旁那只德牧的脑袋:“豆豆知道那个光头在哪儿。”
      
      程小飞:“谁是豆豆?”
      
      旁边的大德牧伸出舌头哈气,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
      
      程小飞:……
      
      “豆豆可是警犬的品种,你不要小瞧他。”安塔里解释道,“我昨天把古同给我的那张卡片给了周围的猫咪和狗狗们,让它们帮我注意古同的踪迹。结果今天一大早就有消息了。豆豆在公园旁边的居民区遛弯时,闻到了这个味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元宵节快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