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大佬的炮灰联姻小娇妻

作者:公子寻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本来申然和闵敏的关系就不好,两人一见面就是剑拔弩张。
      
      申然本想维持的表面的和睦,给闵行川个面子。
      
      听到闵敏这样的语气,他这小暴脾气就有点压不住。
      
      而且这妹妹的性格有点奇怪,十足的恋兄情结,所以原主申然才会特别的看不上她。
      
      不光申然看不上她,闵行川也对她有点避讳。
      
      毕竟亲密接触恐惧症这种东西,是不挑人的,谁来讨厌谁。
      
      果然,申然说完这几句话,闵敏便气道:“哥!你看他!哪像个闵家主母的样子?”
      
      申然愉快的翻了个白眼,说道:“主母哪有像不像,只有是不是。我嫁给川哥我就是闵家主母,你生气也没用。倒是你,没大没小。你是不把我放到眼里,还是不把川哥放到眼里?不叫我一声嫂子就算了,还处处拂他面子。当初可是川哥点头要娶我的,他都承认我,怎么就你那么多意见呢?哦,倒也无所谓。毕竟我不需要你的承认,也是川哥的合法伴侣。”
      
      闵敏被申然后的一口气提不上来,几乎想吐血。
      
      她不知道申然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之前除了出言不逊,从来没有过这种拐弯抹角的骂人手法。
      
      明明说得都是事实,可听到闵敏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刺耳。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闵敏胸口起伏着,大概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
      
      申然笑了笑,却是一派轻松,又看向她旁边的程禹,问道:“不介绍下吗?”
      
      其实闵行川有些担忧,申然对于他身边出现的容貌出众的适龄男女都很敏感,已经闹过很多次事。
      
      所以他一般出去谈事情,都不会带上申然。
      
      本以为今天又要难以收场,至少要折腾得鸡飞狗跳才能作罢,没想到他却并没有直接指着对方的鼻子问那人是谁,也没有质问闵行川是不是讨厌他了,想要发展另外一段感情。
      
      而是淡定的问出了这句话。
      
      闵行川也没有当着外人的面驳他的面子,淡声开口介绍道:“这位是程禹,闵敏M国音乐学院的老师。”
      
      申然有点意外,这么年轻的老师,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看上去应该和申然差不多大小,竟然都当老师了,申然却还是那么孩子气,难怪要被比下去。
      
      而且是搞艺术的,一看就品味很好,难怪听他们一直在谈论肖邦。
      
      申然歪了歪头,说道:“程先生,您好,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程禹笑了笑,说道:“申小少爷忘了?上次在慈善拍卖会,我们见过一次了。”
      
      申然故作意外道:“是吗?我这个人脸盲,程先生千万别介意。”
      
      程禹有些尴尬,只说了一句:“申小少爷贵人多忘事,您那天五百万拍了一幅画,在下略输一筹。”
      
      申然做了个恍然的表情,说道:“哦,想起来了!唉,真是不好意思,夺了程先生的心头好。但那幅画我是送人的,对方真的很喜欢字画,所以对不住了程先生。”
      
      程禹笑了笑,说道:“申小少爷别客气,我知道您往年都是花尽心思给闵先生准备生日礼物的,自然乐得成人之美。”
      
      申然也笑了笑,说道:“您误会了,这幅画是送给我哥的。”
      
      尴尬在场中蔓延,程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闵行川看不出表情,大概是想到了自己当时的自作多情。
      
      其实他看到申然拼命拍这幅画的时候还在想,他总算送对一次礼物。
      
      早年申珏喜欢字画,还是自己带他入坑的。
      
      如今渐渐忙了起来,闵行川也就不再对那些字画过于执着,都送给了同样喜欢字画的爷爷。
      
      他本来也是以为申然拍下字画是给他的,没想到竟然是给申珏的。
      
      大概是风水轮流转,他也自作多情了一次。
      
      倒也没怎么放到心上,反正他也并不在意这样一幅画。
      
      气氛越来越不对劲,申然却是自如的一笑,说道:“不如程先生留下来尝尝我们闵家庄园的新鲜蔬菜?还有我们自己养的黄牛肉,我让侯经理现去杀一头牛,款待一下贵客。”
      
      他这副当家主母的模样过于自然,反倒是让闵行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程禹刚要拒绝,一旁的闵敏却上前挽住程禹的胳膊,说道:“是呀程老师!你可是当得起这个贵客了。早年你和我哥,可是从幼儿园到小学的好朋友。竹马竹马,两小无猜。如果不是程伯伯全家搬去了M国,你们恐怕可不仅仅是好朋友那么简单。”
      
      申然猛然就明白了,难怪苏苏会说程禹和闵行川是重逢。
      
      原来他们是发小,闵行川会和这样的结婚,也不意外。
      
      这么优秀,而且做事相当有分寸。
      
      就是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成功把闵行川拿下,治好他的亲密接触恐惧症。
      
      申然若有所思,却仍是十分得体的带着微笑,上前道:“哦?原来还有这样一层关系?那就更应该好好招待一下了,毕竟我老公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这就亲自吩咐厨房准备晚餐。”
      
      说着申然还一脸小儿女的姿态看向闵行川:“你说是不是呀老公?”
      
      一直在迷一般的观察着申然这一通骚操作的闵行川突然被cue,他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仿佛是受到了某种鼓励,申然一脸雀跃的转身去了庄园里,去找庄园负责人准备晚宴了。
      
      再看闵敏,竟是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却又没有任何发作的点。
      
      哪怕想找闵行川告状,也找不到任何理由。
      
      告他叫闵行川老公吗?可是他的确叫得没错,申然确实和闵行川结婚了,不叫他老公难要叫他老板吗?
      
      程禹的眼中也露出些许疑惑,不都说申然任性刁蛮占有欲极强。
      
      不论闵行川身边出现什么样的漂亮男女,不问原有先闹一通吗?
      
      今日一见,却觉得他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了。
      
      他皱了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却听一旁闵行川道:“这边请吧!”
      
      程禹得体的点头,跟在闵行川的身边,一起进了大堂。
      
      申然忙前忙后,准备了精致的一桌菜品,当然也有他口中所说的小炒黄牛肉和时令的蔬菜。
      
      还在他们正式上菜前上了一道爽口的水果盘,他一边把果盘端上来一边介绍:“这个程先生在外面是吃不到的,是用我们闵家酒庄的红酒泡制而成。这雪梨也是庄园里自产的上好雪梨,甜脆可口,再配上醇厚香浓的红酒,味道一绝!”
      
      程禹立即开口道:“申小少爷真是太有心了,我还真有些受之有愧。”
      
      申然的脸上仍是笑意盈盈,说道:“为川哥招待朋友,是我分内的事情。也怪我胸无大志,只想在他身边做好他的贤内助。”
      
      说着他不动声色的去瞅闵行川,只觉得自己的脸要笑酸了,这出戏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
      
      好在程禹也不是个没数的,吃完饭后立即和闵敏一起告辞了。
      
      这一顿饭所有人都是食不知味,各怀心思。
      
      一整桌美味佳肴剩了大半,甚至有好几道菜都没有人动过。
      
      申然热情的将人送上车,轻轻呼出一口气:妈的总算是送走了!
      
      演员人设也怪辛苦的,但为了不让程禹看出他的深浅,也只能把他演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申然和闵行川坐一辆车,他累的脸抽筋,就有些意兴阑珊。
      
      车内的氛围又开始变得尴尬起来,申然心想,是不是该再演一场?
      
      却听闵行川说道:“你今天……好像不太一样。”
      
      申然转头看向闵行川,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样,说道:“呃?川哥,哪里不一样?”
      
      说着,申然便向闵行川那边蹭了蹭。
      
      看着这熟悉的,渴望的眼神,闵行川的眼神又暗淡下来,说道:“没,我想多了。”
      
      他今天不闹,大概是有别的打算吧!
      
      路上申然收到了他大哥申珏发来的信息,说是明天的飞机,可以在H市多呆上几天。
      
      申然回复:“那真是太好了!哥你后天生日,我明天要把生日礼物给你送过去。”
      
      申珏回复了个惊讶的表情,问道:“还真准备了?哥哥没有白疼你啊臭小子。”
      
      申然回了几个白眼给申珏,便关了对话框,又打开了阮乐天的对话框。
      
      这几天阮乐天在拍最后的宣传取景,他已经在申然这里疯狂辱骂过太多次经纪人了。
      
      看着他口吐芬芳的一条条消息,申然忍不住就笑出声。
      
      闵行川朝他这边看了一眼,便见申然飞速的打着字,对话框上显示的备注是:儿子。
      
      闵行川:……
      
      他不懂年轻人之间这种玩法,选择性忽视了。
      
      申然问阮乐天:“我哥明天要回来了,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接他?”
      
      阮乐天显然已经收工了,他几乎是秒回:“明天回来吗?好啊!明天我刚好休息。你不知道,这几天快折腾死我了!说好了给我假期,又克扣我的时间,经纪公司没人性。”
      
      申然回道:“那不正说明你红极一时,真闲下来你就该焦虑了。”
      
      阮乐天回:“那倒也是,我听说乔奇云被下了两个代言,哈哈哈哈哈哈活该!拉踩逼不要脸!炒作艹粉傍金主!早晚糊穿地心!”
      
      申然:……
      
      这就是对家偶像之间的真实写照。
      
      申然问道:“那你明天来接我哦?”
      
      阮乐天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两人便结束了对话。
      
      车子停下,申然和闵行川一前一后的下车,司机去停车,老管家过来递给申然和闵行川一人一杯蜂蜜水。
      
      他仔细的观察着两人之间的氛围,看上去好像一切如常,应该没吵架。
      
      老管家松了口气,接过他们喝完的杯子,叮嘱了一句让他们早点休息,便自己回了房间。
      
      这个时候申然才终于想到了自己要做的事,不是说好了去强吻闵行川,把人设契合度刷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吗?
      
      怎么碰上了个程禹,就把正事给忘了,还免费给他当了一晚上劳工。
      
      不合适,真心不合适。
      
      于是他的眼睛又开始打转转,心里琢磨着怎样把闵行川按倒在墙墙咚一番。
      
      却见闵行川头也不回的上了楼,申然紧走两步跟上,在闵行川关上房门之前跟着一起溜了进去。
      
      闵行川皱眉,问道:“有事?”
      
      申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确实有点事。”
      
      闵行川想了想,觉得他今天也算没给自己惹麻烦,便点了点头,开口道:“说。”
      
      申然清了清嗓子,问道:“哥,你那个小学同学,是不是……钢琴艺术家?”
      
      因为申然想弄清楚一些事,所以才会这么问。
      
      闵行川没有否认,他点了点头,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申然内心狂翻白眼,要不是因为你长的好看,还有那坑爹的人物契合度!老子真是懒得再和你废话!
      
      此时刚好闵行川负手而立,申然立即抓住时机,在闵行川错愕之时在他唇上猛然一顿狂亲,还故意咬了一口,咬完后赌气道:“我不喜欢你和他在一起!我生气!你以为我变得乖巧懂事了吗?没有!我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仍然很痛苦!痛苦的快要死掉了!”
      
      申然一通操作猛如虎,却不等闵行川有任何反应,转身便飞一般的逃回房间了。
      
      嗯,是申怂怂本怂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申怂怂:瑟瑟发抖
    闵行川:呵,你有本事亲,你有本事别跑啊!
    谢谢宝宝们的支持呀!求花花哦!
    啊啊啊忘了挂入V通知了,明天入V啊啊啊啊!
    老规矩,暴更,不过会百分之百防盗,宝宝们记得全订哦!
    求花花哦,如果你们多留言,说不定俺可以更十章???
    (拼了,把存稿都放出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