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作者:荔枝香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只有在很少的时候,韩辰绘才会觉得自己真是个善良贤惠的好妻子。
      
      ——例如现在,她竟然没有把郑肴屿这个臭弟弟删除拉黑,而是让他安安静静地躺在微信列表里。
      
      真是说不出的贤惠呢。
      
      之后大半个月的时间,韩辰绘都没有再主动联系郑肴屿,当然郑肴屿也没有联系过她。
      
      他这一次去美国本来就是为了生意。
      
      在斯坦福读大学期间,郑肴屿在旧金山注册了一家基金公司,凭借自身的超强嗅觉,和高薪挖掘的操盘手,郑肴屿与股市,如期而至地发生了美妙的化学反应。
      
      只是那些轰轰烈烈的大单小单,都发生在国外,国内真正了解郑肴屿的基金会的人也不多,包括郑家内部的一些人——
      
      所以郑肴屿归国后回到郑家,他又从“郑总”变回了“郑太子”,一个旁人看在你老子的面子上才产生的称呼,与你本人的能力无任何一丝关联。
      
      好在很快郑肴屿就让所有人,见识到了他的雷霆手段,对于郑家来说,他现在早已是不可或缺、至关重要的一环,只是国内还是习惯称呼他为“小郑太子爷”罢了。
      
      郑肴屿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在美国的基金会和其他生意,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所以他每年至少有三个月的时间要留在美国,亲自处理生意上的事情。
      
      事务繁忙,时间紧迫,工作之余还要和各路朋友,出入各种夜店赌场,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自然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处理韩辰绘。
      
      韩辰绘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她和郑肴屿之间,就是应该井水不犯河水,各自美丽,互不叨扰。
      
      -
      
      韩辰绘最近参演的偶像剧《火光之灾》……哦不,是《火光之恋》,即将在近期内举行试镜。
      
      当然只有少部分角色需要几位演员来轮流试镜,像韩辰绘这样,被比喻成为狗尾巴草的“特型演员”,都是不需要试镜的:)
      
      毕竟整个娱乐圈要是演小三,谁也演不过韩辰绘,又美又艳、又娇又婊,除了演技尬飞天际,其他方面浑然天成、堪称一绝。
      
      韩辰绘还是在第一时间,到达了君视的一号录影棚,她是去帮工作人员做试镜工作的。
      毕竟她的咖位在君视不值一提,没有资格不去搞好同事关系,像申莹莹那种影后级别,就从来不会出现在工作人员中间。
      
      朱芷欣来君视传媒办事的时候,韩辰绘神神秘秘的,将她拉到一边。
      
      “芷欣,我问你,你上次说的捉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管杀不管埋的?突然就没有下文了?”
      
      “哎呦~”朱芷欣凑到韩辰绘的耳边,双手分别挡住嘴巴的两侧,好怕旁边的人读出来她的口型,“我上次和一个客户去金莎世界,见到一个小妖精,她戴着你家小郑太子爷的白玉手珠——”
      
      韩辰绘皱了皱眉心。
      
      白玉手珠的话……
      郑肴屿倒确实有一个。
      
      韩辰绘拿着把玩过一次,是一个古件,一串由十五个白玉珠子穿成的手串,各个珠子有自己的形状和情绪,每一颗都雕刻着小小的【zyy】,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拿在手里圆润细腻,她有点喜欢的。
      
      不过她很少见郑肴屿戴那个手珠,记忆中只有那么三五次。
      
      最近的话……
      韩辰绘挠了挠头,认真回想着——
      
      好像确实没怎么见过了?
      
      “我是谁啊?我就是那八卦先锋队长,冲在捉奸的第一线!我利用我的职业便利,以及专业话术,上去套了她的话!她也没什么内涵,我一吹彩虹屁她人就晕了。”
      
      “?”
      韩辰绘歪头。
      
      “她明明很是得意洋洋,却故作娇羞地,用她那两根青葱指尖,抚摸着手串,娇滴滴地回答我,是别人送给她的。我回来就想带你去找她算账,可惜的是,我第二次、第三次去金莎世界的时候就见不到她了,当时没有留下她的联系方式,真是可惜。”
      
      韩辰绘扬了扬眉梢。
      但也只是扬了扬眉梢。
      
      见韩辰绘如此淡定,朱芷欣就差上去使劲摇她让她清醒一点。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嫌疑人线索和犯罪事实,以及证物都摆到你面前了!你怎么不端出正室范儿去干丨死那些小妖精?”
      
      “…………”
      韩辰绘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那是他的东西,又没有花我的钱,他喜欢送给谁就送给谁啊,我管得着吗?”
      
      朱芷欣气得头秃。
      “你!你!你现在怎么变得佛里佛气的了?这可不像你啊!按照你以前的脾气和做事风格,不抄刀上去砍人了?”
      
      韩辰绘佛系脸:“你也说了,那是以前。”
      
      “所以,一个贺开晨,就让你心如止水了?让你对你家小郑太子爷那么牛逼的男人都提不起兴致来?连他把刻着名字的手串在外面乱送小妖精,你都无所谓了?”
      
      “哎哎哎别别别。”韩辰绘一本正经,“我对他还是提的起性致的。”
      
      朱芷欣:“…………”
      疑车无据.jpg
      
      -
      
      郑肴屿是在45天后的清晨回国的。
      
      韩辰绘正坐在梳妆台前,专心致志地装扮自己,她拿着化妆刷化妆,卧室的门猝不及防地被人推开了。
      
      她自面前巨大的梳妆镜看去——
      
      郑肴屿叼着香烟,将一堆大礼盒小礼盒随意丢在地板,眯着眼睛,二话不说就开始扯自己的领带。
      
      “…………”
      韩辰绘注视着镜子里的他。
      “回来了?”
      
      “嗯。”
      郑肴屿将条纹领带丢在地上,又开始解衬衫的纽扣。
      
      “…………”
      韩辰绘根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郑肴屿把自己脱得一丨丝丨不丨挂之后,便叼着香烟径直走入浴室。
      
      韩辰绘:“…………”
      有毒的男人。
      
      浴室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郑肴屿只用了五分钟,洗了个战斗澡。
      
      当他裹着浴袍走出卧室的时候,韩辰绘正拿着口红,小心翼翼地点涂着自己的下唇。
      
      “…………”郑肴屿走到韩辰绘的身后,一只手搭在她的椅背上,另一只手撑在她的梳妆台边缘,用一个很霸道的姿势,无声无息地将她圈在他的气场之下。
      
      郑肴屿凑近韩辰绘,嗅了嗅。
      “你还会化妆呢?”
      
      “…………”
      韩辰绘面无表情地抬眼,对着镜子里的郑肴屿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他们结婚都一年半多快两年的时间了,虽然他在家的时间不多,但绝不可能没见过她化妆的样子。
      
      再说了,她如果不会化妆,过去他送给她的那些高定彩妆都是谁用的?
      
      见韩辰绘扣上了口红,郑肴屿似笑非笑地说。
      
      “我都没看出来你化了妆。”
      直男发言x1
      
      “你素颜比化妆好看多了。”
      直男发言x2
      
      “有化妆的时间不如睡觉。”
      直男发言x3
      
      “你……”
      
      在直男发言x4到来之前,韩辰绘便捂住耳朵,大叫道:“啊啊啊啊!不知道吹彩虹屁的正确姿势你就不要吹!”
      
      “怎么?”郑肴屿敲了敲韩辰绘的脑壳,“和我这个臭弟弟生气了?”
      
      韩辰绘:“…………”
      对方一提“臭弟弟”这个词,她顿时就回想起了一个半月之前的事情,连当时的那种尴尬到恨不得去上吊的感觉,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
      韩辰绘萎了几秒钟,突然又想起了朱芷欣说过的那个戴着白玉手串小妖精,她顿时又支棱起来了——现在明明是她更占理啊——她猛地站起身,差点撞上郑肴屿的胸膛。
      
      “对!我就是和你这个臭弟弟生气!骂你臭弟弟都是轻的了,知道不!我还没打你呢!信不信我用小拳拳捶你胸口?”
      
      听到“小拳拳锤胸口”,郑肴屿直接笑了出声。
      哎呦,他这个蠢萌的老婆啊,也真够可爱的。
      
      韩辰绘气呼呼的:“你还笑!你笑什么笑!”
      
      郑肴屿没有立刻回答她,只是微微一哼,转过身去,走到卧室门口,弯腰将地板上的大礼盒、小礼盒、不大不小中礼盒都拿进怀里,再抱到韩辰绘的面前。
      
      韩辰绘愣住了。
      呆呆地看了看那些礼盒,又抬眼看郑肴屿。
      
      郑肴屿将那些礼盒,一股脑儿全倒向韩辰绘的梳妆台,并随意拿起一个,拆掉最外面的包装,轻轻打开。
      
      十五只口红在高端的黑丝绒上码得整整齐齐。
      
      纯金的外壳,闪光的钻石,不用打开看,韩辰绘就知道又是什么国际大牌的私人高定。
      
      韩辰绘眨了眨眼。
      郑肴屿只要出门,回来永远不会忘了给她带礼物。
      
      郑肴屿将一盒高定口红,随手堆在梳妆台,礼盒们的最上方。
      
      “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不过我全都买就是了。”
      
      韩辰绘正感动不已的时候,他又微微一笑。
      
      “虽然我还是觉得你素颜比化妆好看多了。”
      
      韩辰绘:“…………”
      感动不过三秒:)
      
      -
      
      在郑肴屿密集的吻落下来的时候,韩辰绘还没觉得有什么,可当对方将她拦腰抱上丨床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事情的走向开始不对了起来……
      
      “不……不要……”
      韩辰绘刚刚装扮好的衣饰,在郑肴屿的摧丨残下,又乱成一团。
      “我今天要去公司……有工作……”
      
      在这件事上,韩辰绘的反对票基本无效。
      她不停地推拒着,最后气哭了,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你去美国混了一个半月,还不够你玩的吗?你在外面白妞、黑妞都玩够了,回家就开始折腾我……?”
      
      “…………”
      郑肴屿的身躯一顿,微微拧眉,“谁告诉你我在外面玩女人?”
      
      “还用别人说吗!”韩辰绘气的舞起大长腿就去踹他,“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别碰我!你别碰我!”
      
      郑肴屿的目光一寸寸地阴暗下来,仿佛要掀起狂风骤雨,他压抑着低沉的声音。
      
      “让你失望了,我做过什么我还真的没有逼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子爷:说我玩女人!我今天就非要玩一个给你看看![动手]
    灰宝宝:……不是玩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