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作者:荔枝香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韩辰绘突如其来的到访,相当于从天而降一盆冷水,将包厢的热度尽数浇灭。
      
      那些公子哥儿看了看杵在门口的韩辰绘,又不约而同地望向角落里的郑肴屿。
      
      郑肴屿不是这里第一个结婚的,更不是唯一的一个,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商业联姻、政治联姻、契约婚姻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是生来就注定的。
      
      但结婚对象直接过来“查岗”,可是他们没经历过的。
      
      一曲结束,无人起身,包厢的风格突然从high+变成low+。
      
      郑肴屿从韩辰绘的身上收回目光,慢慢悠悠地将指尖的香烟按灭在了一个玉石烟灰缸中,几秒钟之后又慢慢地抬起视线,丢下烟蒂的同时话里含笑: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
      
      “…………”
      韩辰绘本来想敷衍了事溜之大吉的。
      她不是来查岗的,她更不想管他在外面到底干什么。
      
      不过郑肴屿既然放话,她也绝不能败下阵来。
      
      韩辰绘挺胸抬头,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刚才被风吹乱的长卷发,用“老娘是全场最叼最靓的崽”的表情地走了进去,高跟鞋与地砖碰撞,发出错落有致的撞击声。
      
      她用眼角的余光避开躺在地砖上的酒瓶,径直走到最里面的沙发处,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虽然和郑肴屿保持了半米以上的距离。
      
      郑肴屿先是从桌边拿起一个烟盒,顿了一下他放下烟盒,顺手端起酒杯,背脊靠向沙发背,一口下去,酒杯中只剩下三分之一。
      
      他微微侧脸,上下打量韩辰绘:“你是来偷情的吗?坐那么远干什么?”
      
      韩辰绘:“…………”
      
      安静。
      整个包厢安静到尴尬。
      
      当然最尴尬的还数故作无事发生的韩辰绘。
      这种尴尬和看黄丨片被父母撞见、或者撞见父母看黄丨片也就半斤八两了……
      
      她木木地抬起屁股,木木地往沙发里面挪了两步,又木木地坐下。
      
      韩辰绘一坐近他的身旁,郑肴屿随即微扬眉梢,“你喝酒了?”
      
      “是的,我喝酒了。”韩辰绘毫不畏惧地回答,又看了看郑肴屿手中的酒杯,正视他,明知故问道,“你呢?”
      
      郑肴屿意味深长地注视着韩辰绘。
      
      坐在郑肴屿另一边的男人赶忙打圆场:“嗯,挺好的……”说完他就有点后悔,两个当事人尴尬到南太平洋去了到底哪里好了啊?
      他转念一想,立刻摇了摇骰子,“来来来,我们好不容易聚一下,继续玩吧,嫂子正好来督战——”
      
      “这个好这个好。”
      “我说什么差点事呢,歌怎么没了?继续放啊!”
      
      震耳欲聋的音乐席卷而上,一众人终于从天雷滚滚的“查岗”中抽离出来,灵魂归位。
      
      郑肴屿又看了身边的韩辰绘一眼,就自顾自地抽烟喝酒摇骰子,不再看她了。
      
      韩辰绘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这才有心力慢慢打量这里。
      
      虽然同处星邦STARBON,“风景”却是天差地别。
      
      韩辰绘原来的包厢虽然灯红酒绿脂粉香气,但和郑肴屿这里相比简直是难当重任的小儿科。
      
      各种各样的酒瓶、酒杯在各个角落东倒西歪,扑克、骰子、筹码随处可见,烟盒、烟蒂、烟灰无处不在……
      
      所谓“纸醉金迷”最直白的体现,这里充斥着一种极端性、甚至是报复性的短暂快乐。
      
      由金钱地位和荷尔蒙支配。
      
      野蛮生长,无所顾忌。
      
      韩辰绘往郑肴屿的方向看去。
      
      五颜六色的迷离光线抚过他的发丝、耳廓、眼镜框,在可视度不高的环境里,平日里精致斯文的他染上了一丝黑夜的神秘旖旎,一尘不染的白衬衫也突破了它的极限,她仿佛见到了他在床上一丨丝丨不丨挂的风光……
      
      停停停!
      严重警告一次×
      
      韩辰绘尴尬地掐了下自己的脸。
      
      不过很快,她便调整了过来,又面无表情地瞟向郑肴屿。
      她只能看到他的左手,指尖持烟搭在酒杯边沿,又长又白,骨节分明。
      
      这个时候,一束光线掠过韩辰绘的左手,同时,更加耀眼的光芒在他的无名指上闪烁。
      
      钻石。
      戒指。
      
      结婚时她为他挑选的婚戒上是镶有碎钻的。
      
      韩辰绘愣了愣。
      郑肴屿平时有戴婚戒吗?
      
      一年半的婚姻,她对他根本就没有关心过,大部分时间两人井水不犯河水,一时之间竟然连他平时戴没戴戒指都回想不起来。
      
      韩辰绘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无名指。
      除了回娘家、去婆家的时候她会特意戴上婚戒,平时她可从来不戴。
      
      -
      
      “开!开!开!”
      “喝!郑肴屿!给老子喝!喝!”
      
      在暴风节奏的背景音乐下,桌边的几个男人已经炸开了。
      
      郑肴屿二话不说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哈哈哈!妈的!刚才给老子喝的去外面吐了三次,真是风水轮流转,老婆一来督战就吓得你硬不起来了啊,小郑太子爷,你也有今天?!”
      
      郑肴屿但笑不语,直接干掉刚倒满的酒。
      
      “好!”众人起哄,“咱们继续!今天必须把郑肴屿喝到倒立爬出去!”
      
      郑肴屿就这样,摇一次输一次,各种各样的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
      
      韩辰绘目瞪口呆地看着郑肴屿,光是看他举杯、落杯,她都感觉有点眼花缭乱。
      
      她佛了,真佛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她平时还觉得自己是个海量,但现在看来,她大概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可爱……
      
      不知道多少杯之后,郑肴屿终于摆了摆手,将手中摇骰子的器皿和酒杯都往外一推,“让我缓一缓……”
      
      “不行!”
      “不许!”
      “喝喝喝!”
      
      韩辰绘突然想到一件事。
      她是被那个土味情话的导演恶心尿遁的,却没有和其他人,尤其是公司老板告别,如果她就这样不回去了,未免太不礼貌,再怎么说也要去道个别。
      
      “那个……”韩辰绘刚发出声音,郑肴屿却根本没给韩辰绘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直接拦腰将她抱了过来——
      
      韩辰绘“嗯?”了一声,下一秒,她的身子就落入郑肴屿的臂弯之中,两个人的大腿侧面也密不透风地紧紧贴在一起。
      一杯酒落到了她的面前,郑肴屿的声音自她的耳边传来,又低又轻,在外人看来就是在耳鬓厮磨:“来帮我挡几杯。”
      
      如果是放在平时,韩辰绘一定踩他的脚或者掐他的腿,不满道“我凭什么要帮你挡酒?给我什么好处?”,但今天情况特殊,在郑肴屿朋友们的局上,不给他面子就和不给自己留脸面差不多。
      
      韩辰绘只好硬着头皮端起郑肴屿的酒杯,一饮而尽。
      
      其他人怎么也没想到郑肴屿会不要脸到让女人来帮忙挡酒,不过再一想,这个女人又不是别人而是他的老婆,他让这个女人挡酒好像……
      
      好像……
      
      虽然心里很不爽,但好像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好啊,你们夫妻党上阵欺负人是吧?那你们二兑一!”
      
      意思是,别人需要喝一杯的量,韩辰绘就需要喝两杯。
      
      这边韩辰绘在桌子下面刚给老板编辑完“逃跑”短信,那边郑肴屿都要“开”了。
      
      其他桌在玩其他的朋友也围在这桌看戏。
      
      “四个四!”
      “六个四!”
      “……”
      
      轮到了郑肴屿,他直接闭着眼睛乱叫:“十五个六!”
      
      意思是所有人的骰子里加一起来会有十五个六点以上。
      
      韩辰绘倒吸了一口冷气。
      
      荒唐!
      天大的荒唐!
      
      十五个六这样没谱的点数都敢叫?
      
      “开!”
      “开他!”
      
      大家把器皿打开,几个人加起来只有九个六而已。
      
      韩辰绘是见过郑肴屿大杀四方的,他不可能这样离谱。
      所以,她第一反应——不好,郑肴屿被人“魂穿”了!
      
      “你能行吗?”郑肴屿轻声问道,“如果你不想喝的话我们就撕账吧,车钥匙随便抵给他们一个就完了。”
      
      如果不是深知郑肴屿就是只一言难尽的老狐狸,韩辰绘都快要以为他是个体贴入微的老公了。
      
      韩辰绘摆出处事不惊脸:“我当然能行!”
      
      话音一落,她便豪气干云地一干而尽。
      
      ***
      
      韩辰绘眼睁睁地看着郑肴屿手中从未停歇过的器皿。
      
      开了又开,开了又开……
      
      一杯一杯又一杯。
      
      越开越离谱,越喝越离谱。
      韩辰绘外表强装镇定,内心抓耳挠腮,大脑高速运转,试图能找到一个不那么离谱的方式把自己解救出来。
      
      直到韩辰绘明确感觉到自己开始晕了,她也没有找到……
      
      郑肴屿陷害挖坑,她便英勇就义,不仅义无反顾跳下去,还自己动手洒上土。
      
      她应该从一开始就假装不胜酒力的!
      如果她刚才是初出茅庐的小可爱,那现在就是自投罗网的小蠢比。
      
      韩辰绘红着脸蛋,眯着眼角,转头瞪着罪魁祸首,一开口就喷了他一脸的酒嗝,“阁下绝顶高手——”她晃晃悠悠地举起双手,左拳右掌对他行了个抱拳礼,“今日,是在下败了!”
      
      郑肴屿似笑非笑地看着韩辰绘,好像看她对他认输是一件多么赏心悦目的事。
      
      “来来来,继续——”
      
      “不玩了不喝了,我们要回家了。”郑肴屿将腰软成一塌糊涂的韩辰绘捞了起来,一脸冷傲地说,“今天我可都记住你们的‘罪行’了,看我下次怎么抓捕你们这些‘犯罪分子’归案,一个都别想逃。”
      
      “哎呦~哎呦~屿哥,明明‘头号战犯’就是你自己——”在场看起来年纪最小的那位看了看韩辰绘,环视四周,砸了咂嘴,“我真是不懂奥,屿哥明明没到量呢,为什么要让她挡酒?把一个‘犯醉分子’弄回家多费劲啊?”
      
      “费劲?这明明是情丨趣好不好?”旁边的人一本正经地说,“喝多了好操作,不懂?”
      
      -
      
      韩辰绘毕竟海量,她虽然头晕,但和不省人事相去甚远。
      
      她知道郑肴屿是怎么扶她走出星邦STARBON的,知道他们是坐哪辆车回家的,知道他们进门的时候,郑肴屿养的那只成精了的鹦鹉像个暴躁老哥一样,用查酒驾的口吻怒喷她:“韩辰绘小兄弟干嘛啊,别喝酒别开车别碰我,讨厌鬼——”
      
      都说鹦鹉学舌,也不知道是谁教它管她叫“小兄弟”的:)
      
      她也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郑肴屿抱上楼、抱进浴缸、又抱出来的。
      
      后面的事情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郑肴屿上一次在家的时候,韩辰绘把他“拒之门外”,她已经想不起郑肴屿上一次吻她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半个月前,也许是一个月前……
      
      一切是那么的陌生。
      一切又是那么的熟悉。
      
      月升月落,花谢花开。
      阵阵微风吹过,花园里一朵淡红色的合欢花飘飘荡荡地落于卧室窗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