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作者:荔枝香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韩辰绘从出演第一部影视作品开始,关于她演技的辱骂声从未停止过,甚至时不时会被沙雕网友骂上热搜。
      
      事实上她已经对沙雕网友的辱骂习以为常了,但郑肴屿是一个例外。
      当他diss她的时候,她真情实感的,想送给他一套素质十八连,以示尊重:)
      
      细胳膊扭不过大粗腿。
      最终韩辰绘还是被郑肴屿押着换上衣服,带出了门。
      
      当郑肴屿叫司机跟上他们的时候,韩辰绘就可以猜到,他大概要带她去哪里了。
      
      -
      
      在京城的众多高档会所里,最负有盛名的当属“星邦STARBON”和“金莎世界”,“十二夜”的名气相比之下远远不如。
      
      然而,十二夜却是京城的政、红、富三届的二代三代们最喜欢去的娱乐会所,主要是保密性高、服务好、后台硬、新鲜玩意又多。
      江湖上流传一句话——只有你想不到的新鲜,没有十二夜搞不定的。
      
      郑氏·没有逼数·夫妻二人组,风驰电掣地来到了十二夜,从地下车场到十二夜正门,韩辰绘冷漠脸,一句话都没有和郑肴屿说。
      
      哼,她心情差着呢,她傲娇着呢。
      
      任谁白天被翻来覆去折腾个死去活来,又要赶去公司开会,好不容易回来躺着歇会儿,又被罪魁祸首扣押出来,还臭不要脸大言不惭,美名其曰来“玩女人”,心情都不会好。
      
      只是十二夜的正门口,就已经让韩辰绘这个土包子,大开眼界。
      
      灯红酒绿、胭脂香气,更甚之前她去过的星邦STARBON,简直就是个硕大无朋的销金窟。
      这下韩辰绘可以完全确定,郑肴屿真是带她来“玩女人”来了……
      
      不管他们之间有没有感情,不管他究竟喜欢她与否,不管他把她当成一个什么东西,她终究是他名义上的妻子。
      
      韩辰绘:“…………”
      这得是什么天神下凡魔鬼转世妖孽降临,才会带着自己明媒正娶的老婆,来这种乌烟瘴气花枝招展的鬼地方“玩女人”……
      
      韩辰绘又忍不住想来一套素质十八连了!
      这个男人也太太太太太尼玛的有毒了吧!
      
      郑肴屿一走进十二夜,值班经理立刻带着几位侍者笑脸相迎。
      
      “郑总,好久不见。”
      
      “唐烜他们在哪里?”
      
      “郑总,唐总他们都来了,还是三楼老地方,今天人很多,荣秘书家的荣少也带人过来,正好和唐总碰上了,就合一伙来玩了。郑总,让我给您带路——”
      
      值班经理微微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了韩辰绘,他先是一愣,然后又保持职业微笑。
      
      在夜店、赌场这一类场合工作的人,最重要的就是需要一双会看人的眼睛、和一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甚至对着空气都能吹上两个小时彩虹屁的嘴。
      
      “真没想到郑太太光临,您比电视上看起来还要更加美丽动人,怠慢之处请见谅。”
      
      能在十二夜当上经理的人本事确实不小,不少圈内关系较远的,也不知道郑肴屿的老婆是怎么一回事,可他却能下一秒就叫出来“郑太太”。
      
      主要也是因为韩辰绘平日里,实在没存在感。再看郑肴屿其人呢,结婚归结婚,该浪继续浪,要么跑去海外整理生意、开拓市场,动不动就搞出一个轰动的大单出来,要么在京城喝酒抽烟打牌赌骰子,就没任何要收敛的迹象,所以,横看竖看,他那个老婆都不像是受宠的了。
      
      社会是非常现实的。
      
      一个女人,在自己老公圈子里的地位,就是自己老公给的,他在乎你,你就有地位,越在乎,就越有地位,不在乎你的,别人看在男人的面子上称呼一句,但毫无地位可言了。
      
      男人亦是如此。
      郑肴屿的朋友圈里有两个豪门千金,真·人间富贵花,一个叫曲芽、一个叫白虹。
      
      曲芽的老公是一个画家,家境虽然普通,但二人夫妻恩爱。曲芽的老公在她的朋友中算是比较有地位的,如果出现在同一个酒局上,大家还会主动和他喝个酒,当然了,那也是因为看在曲芽和曲家的面子上。
      
      而白虹正好相反,白虹和老公是商业联姻,男方不是京城的,和他们不是一个圈子,不过两人的家境相差不多。白虹和老公的关系极差,婚后两人双双出轨,给对方戴的绿帽子都快堆积成“绿帽山”了,且是一山还比一山高的那种,于是白虹的老公在她的朋友圈中就没什么地位,郑肴屿唐烜他们见到白虹的老公能打一句招呼,已经很给白家和对方家庭的面子了。
      
      -
      
      十二夜,三楼。
      丁香厅。
      
      当郑肴屿和韩辰绘到达的时候,大厅里已经坐了很多人。
      
      扑面而来的烟味、酒味、香水味,让韩辰绘皱了皱眉。
      
      “哎呦哎呦。”沙发上的男人们见到郑肴屿,便立刻丢下怀中软玉,站起身,“郑总姗姗来迟啊——”
      
      韩辰绘认识其中的几个人,以唐烜为首的都是郑肴屿平日里关系比较亲近的朋友,虽然他们全部被韩辰绘定义为了“狐朋狗党”。
      
      另外几个是韩辰绘不认识的,他们径直走了过来,为首的那位和郑肴屿笑呵呵地握手。
      
      “好久不见了,小郑太子爷依然帅气逼人啊。”
      “说笑了,还没有恭喜荣伯父和荣少步步高升。”
      
      韩辰绘抬起眼,又暧昧又阴暗的大厅,她只能看清那位荣少,他长得也算是眉清目秀,只是比之郑肴屿差了十万八千里。
      
      她的目光慢慢地移动,最后又落到了郑肴屿的侧颜上。
      
      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总是白衬衫、金丝边眼镜的他,看起来要多斯文有多斯文,可一旦踏入这样的声色场合,在五颜六色的暧昧光线、和香烟酒精的熏染之下,他那张精致的脸庞,就染上了人类最原始欲丨望的气息,从“斯文”完美的进化成了“斯文败类”。
      
      荣少已经注意到了跟在郑肴屿身后,一声不吭的韩辰绘。
      
      “这位是——”
      他看了看韩辰绘,又看了看郑肴屿。
      
      “天啊,太阳从哪边儿出来了?”荣少身旁的一个男人暧昧地笑了起来,“郑太子不是出了名的不带女人出去的么,怎么却自己带女人过来了?”
      
      “…………”荣少的目光在韩辰绘的身上绕了两圈,又微微一笑,“我明白了,郑太子不是不带女人,而是没遇到心仪的,那当然了,这样一对比,十二夜的姑娘们自然不够看的了。”
      
      郑肴屿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诶诶诶!”唐烜也走了过来,见到是韩辰绘,他立刻打趣道,“呦,弟妹今天不查岗,直接来站岗了啊?”
      
      韩辰绘:“…………”
      不提“查岗”还好,一提查岗她就尬的一比,于是她只能尬笑起来。
      
      “唐哥。”
      
      “我真怕你下次就直接叫‘表哥’了,你就不能学学你家肴屿直接叫我唐烜?”
      
      众人哈哈大笑。
      刚才一瞬间紧绷的气氛瞬间被缓解。
      
      唐烜的这几句话出来,智商再低的都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更别说是荣畏那些人中龙凤了,他立刻“哎呦”了一声。
      
      “光顾着看人姑娘漂亮了,都没想到会是郑太太,小弟给嫂子赔礼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荣畏,郑肴屿的太太本就没存在感,且男人花天酒地的局,是生怕老婆不知道自己在外面做了什么好事?虽然他们也不怕家中的红旗,但多数人的态度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工作上的事情就够他们焦头烂额了,哪还有心情处理家务事?
      
      所以这么多年了,就没见过谁直接带老婆来的,郑肴屿真是骚。
      
      -
      
      众人落座。
      进门时的小小插曲算是揭过了。
      
      韩辰绘跟着郑肴屿坐在第二桌的最旁边,最靠近门口的位置。
      屁股完全深陷进去,她从未坐过如此松软的沙发,如果往后躺下去,整个人都能陷进去。
      
      有钱人是真的会享受,连沙发都这样的舒服。
      
      不过呢,这个沙发的坏处就是有点难控制自己的身体,她试着调整了几次,都坐不稳当,最后就只能没什么仪态可言的瘫在那里,好在光线阴暗,在座的各位都珠围翠绕的,也没什么人会注意她。
      
      郑肴屿和旁边唐烜荣畏他们喝了几杯,就给韩辰绘倒了一杯酒,塞进她的手中。
      
      韩辰绘舒服的瘫着,看了看他手中的酒,抬起眼:“干什么?”
      
      “喝酒啊。”郑肴屿挑了挑眉,将唇间的香烟拿到指尖,凑到韩辰绘的耳边,故意压低声音,“你看看他们,每个人都有美女陪酒,我身边就一个你,你不陪我喝几杯?”
      
      韩辰绘摆出一个装逼的表情,非常大爷样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在郑肴屿又要给她倒酒的时候,韩辰绘更加装逼地拍了拍郑肴屿的肩膀,“小郑太子爷,你不是说带我来玩女人来了吗?男人可要说话算话!女人呢?漂亮的小姐姐呢?”
      
      “你不是说你是萌妹子,不玩女人吗?”
      
      韩辰绘: “…………”
      妈的她还真的这么说过!
      
      “萌、萌……萌妹子怎么就不能玩了?”
      韩·真香·辰绘在线打脸,小手一挥。
      “快点,给我安排上。”
      
      郑肴屿看了看韩辰绘,在忽明忽暗的五彩灯光里,她那又装逼又傲娇的表情,竟然有几分可爱。
      
      他笑了一下,伸手按了按桌子上的铃。
      
      -
      
      几分钟之后,门开了。
      
      二十个美女走了进来。
      有的穿高开叉旗袍、有的穿清纯短裙,有的穿斜襟长裙,还有穿学生制服的。
      
      一众男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进来的两排陪酒女。
      刚刚进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叫了自己的“老相好”,就最后进来的郑肴屿没有叫,他平时就很少叫陪酒女,就喜欢自己喝,更别说现在还带着老婆呢。
      
      就在大家面面相觑着,不知道是谁点的时候,郑肴屿将震耳欲聋的包厢音乐给关掉。
      
      突然寂静的大厅里,先是响起郑肴屿按响打火机的声音,然后是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
      
      “不知道你喜欢哪种的?——喜欢哪个就点哪个。”
      
      “?”
      他在跟谁说话呢?
      
      当那些女人们走进来的时候,韩辰绘就眼前一亮。
      怪不得臭男人们都喜欢这种地方呢,看看这些漂亮小姐姐,环肥燕瘦、袅袅婷婷,什么性感、清纯,各种类型应有尽有。
      
      这个世界上谁不爱漂亮的小姐姐呢?
      
      韩辰绘坐直了身躯,认认真真地看过每一个女人,小手一指。
      
      “你,你,还有……你。”
      她也不含糊,一次点了三个。
      
      在座的各位:“…………”
      他们一脸懵逼,眼睁睁地看着分别穿着旗袍、短裙、制服的美女娇笑着坐到了韩辰绘的身边。
      
      韩辰绘甚至还窜了个位置,将她和郑肴屿中间的位置腾了出来,让那个穿短裙的坐进去,她自己则坐在女人们的中间。
      
      韩辰绘一脸痴汉笑,“好好好,小姐姐你们真漂亮,身材好好。”
      
      三个女人笑得又娇又媚,给韩辰绘倒上酒,一起举杯敬她:“怎么可能,我们和您一比就相形见绌了,您比我们美多了呢~”
      
      “…………”
      尼玛还肉麻兮兮的互相吹上彩虹屁了……
      
      再看看旁边的郑肴屿,只见他面无表情地叼着烟,自顾自地往自己的酒杯里倒酒。
      
      接下来的时间,就形成了一个众人眼中诡异至极的画面——
      
      女人左拥右抱,左边一口葡萄,右边一口樱桃。
      男人一人独坐,左边一口香烟,右边一口啤酒。
      
      “…………”
      直接给那些花花公子们人看傻了。
      
      他们这么多年来,出入世界各地的各种夜店,什么奇葩的场合都见过,真没见过像郑肴屿和韩辰绘两口子这么奇葩出天际的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灰宝宝:[装逼]谁让你diss我的,今天我玩女人!你只能在一旁看着!
    太子爷:[……][老婆竟然喜欢在夜店玩女人][我都不玩她玩][她喜欢陪酒女胜过我][我现在该怎么办在线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