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牛娃生活在山区也像他的祖辈们一样没有过多奢望,只是老老实实地种地靠天吃饭,在这环境下长大的牛娃也就没有过多的奢望,能吃饱饭就心满意足了。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牛娃 ┃ 配角:妻子、干部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人情世故

立意:愚昧的老实人

  总点击数: 217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3 文章积分:36,13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男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心灵的独白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75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牛娃

作者:大鸟飞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牛娃

      牛娃
      
      在某个地区发生了一起罕见的悬尸案,自杀者把自己吊在了树杈上,让看到的人,心里阴森森的。
      
      无法考证死者生前的内心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这样?
      
      这里是一个比较偏僻的乡村,乡村人一般喜欢给孩子起些俗气的好听好叫的小名,另一层的意思,为好养活才给起的俗名避邪的,如娃子,狗蛋,石头的混名,这样又好记又寓意深,被喊惯的孩子就经的起摔打了,给孩子增寿。
      
      牛娃的父母也入乡随俗的给自己的孩子起了一个好叫、好听、好记、好养活的俗名“牛娃”意味让娃好好的活。
      
      牛娃这孩子生性老实巴交,凡事不肯低头,不肯求人的倔脾气,固执的令父母担忧。
      
      在山区生活的牛娃像他祖辈一样没有过多的奢望,只能是老老实实种地靠天吃饭,他有着较强的小农意识,在大人言语的熏陶下,又在那种艰苦环境下长大的牛娃,自然从小也就没有过多的奢望了,能够吃饱饭,过舒适的日子也就心满意足了,憨厚的牛娃老实的有些过了头,就会犯混沌,犯傻,跟傻子一样地令人恨。
      
      大山里的坡地多,贫瘠的土地里还掺杂着小碎石子,亘古不变连绵起伏的山峦到处是山崖峭壁,水资源溃乏,本来收成不好,遇到自然灾害颗粒不收。
      
      家底厚的人家,用平日省吃俭用的钱买些杂粮,掺入野菜充饥,勉强可以度过灾日,家底薄的人家,就要忍饥挨饿了。
      
      那一年,牛娃眼巴巴地瞅着地里就要抽穗的庄稼犯了愁,在这节骨眼上好久没有下雨了,土地干旱的裂了缝,连续干旱的天气让牛娃心急如焚,望着白晃晃浩瀚的天空,不由得唉声叹气起来在心里不停地诅咒。
      
      干旱的土地裂开了缝隙,像张开了大嘴似的,缝隙越来越宽,周围的植物的叶片卷曲了,杆儿也变黄了,在这样的灼烤下,仿佛大地也要起火了。
      
      太阳像个大的火球,继续蒸发着土壤中残留的水分,周围的大小牲畜都张大了嘴巴喘气,瘦腿的狗对着主人直吐出舌头,不断地喘息着,喘息着,瘦狗的大眼里流露出了乞怜的眼神。
      
      男耕女织的日子,让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米缸里的粮食日渐减少了,吃了上顿没下顿。
      
      牛娃一家掺和着杂粮吃,又坚持了几天的日子,真的,不知道怎么搞的,越是没有米面的时候粮食反之越是不够吃,米缸终于见了底,牛娃饥饿的肚子里咕噜乱叫,夜里饥饿让他无法安然的沉睡了,挨饿的滋味不好受。
      
      怎么办?这让曾经健壮的牛娃一愁莫展。
      
      妻子已经卧床不起了,他知道这是饥饿造成的,妻子更是舍不得吃,把自己的口粮,让给了丈夫吃。一天,牛娃他看见乡镇粮库的院里堆放着喂猪的麸皮,这东西也能充饥,于是他下定了决心去拿一些回来吃。
      
      果然牛娃他乘夜晚没有人看管的时候,拿着麻袋装填的满满地一袋子,几乎撑破了,敢快往肩上扛时,不由自主腿脚颤抖的厉害,怎么也站立不稳,一个庄稼汉子搬运这点东西算什么。
      
      这是心里障碍的问题,牛娃他从来就没有偷拿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由此十分的害怕。
      
      饥饿终于征服了理智,牛娃他对自己说,就这一回下不为例。稍微地镇定了一下牛娃他颤巍巍地扛起袋子情急之中匆忙的往大门外走,却没有想到出大门时被什么钩挂了一下也没在意。
      
      晌午时分妻子拖着发软的身子起来看到了厨房里的夫糠,激动不已,心想丈夫终于开口向别人借来了粮食,老天呀,一家人,不用挨饿了,牛娃的妻子欢快地为家人蒸了一大笼屉饼子。
      
      牛娃他一家人狼吞虎咽地吃着麸皮糠的饼子,没有注意一位干部模样的人身后跟着警察走进了牛娃家的院子。
      
      干部模样的人,瞧见破烂不堪的院落里空荡荡,几乎什么也没有,也没有鸡鸣狗盗之声十分的安静,心中便有些纳闷儿,确实是寻着洒落的夫糠的痕迹而来。
      
      干部模样的人想,偷麸皮的人,要是喂猪的话那就是偷,便可以定罪。
      
      于是干部和警察向低矮的房间走去,推开门看到了饭桌上的饼子时,愣了一会儿,又揭开了锅上的蒸笼,什么都明白了。
      
      午后,干部模样的人,用自行车拖来了两口袋白面,丢在了地上对牛娃说:“你先吃,不够再说一声。”卸下粮食就离开了。
      
      牛娃愣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望着离去人的背影,有些羞愧难当,恨不能有个地缝隙立刻就钻进去。
      
      这时候的牛娃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不早一点向人求助呢。非要做出了丢人现眼的事,牛娃的心里一阵剁肉式的绞痛,竟然自己会做出这么丢脸的事,以后怎么见人呢?怎么有脸活?
      
      翌日,村里人看见了牛娃他冰冷的僵硬了的身体,悬挂在老榆树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