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被砍头后,我修真去了

作者:河鹿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争抢

      
      “好啊!昭娘子这剑,舞起来不比镇上的大剑师逊色!”
      
      一舞毕,众人赞叹纷纷。修道者遁入秘境中,凡人对他们了解甚少。将昭娘子的剑舞比作大剑师,便已经是他们眼中最好的称赞了。殊不知眼前这位舞着柔柔剑舞的昭娘子,一人击败几十位大剑师也不在话下。
      
      方才,他们的性命都被昭娘子牢牢掌控在手中,此刻却浑然不觉。昭娘子说要请各位贵客喝茶,众人便欣喜地下去了。霍见春与万波波对视一眼,也跟着走下楼。
      
      公子哥们将下了台的昭娘子围在中间,眼神虽难掩倾慕,但大都克制守礼,可也有些不懂规矩的。
      
      “昭娘子,你好不容易演出一次,也不至于刚来就走吧。你看看,在座的可都是县上顶尖的男儿,你可有心仪的人选啊?”
      
      那嬉皮笑脸的公子哥方一出口,大堂四处便有几道杀意冒出。霍见春暗自警戒时,那昭娘子却手一抬,嫣然一笑道:
      “奴家确有在意的郎君,只是不知那郎君,可愿赏脸?”
      
      她话音落下,可是引起一片哗然。
      
      从前昭娘子身为红袖招掌事,气质凛然,从不与客人相亲。众人虽眼馋其容貌,可也有自知之明,不敢冒头独占。可这高岭之花,却当众说她有「中意之人」?
      
      一时间,追随者都面色黑沉,却无人敢开口,直到其中身着玄衣的清秀公子冷冷一笑,道:
      “昭娘子心气之高,我奉父亲之命请你来家中演出,屡屡遭拒。我倒想知道,是什么样的青年才俊,竟能得昭娘子高看一眼?”
      
      有这公子一开口,议论纷起,不少人跟着道:
      “是啊,薛公子说得对。昭娘子连县令的面子都不给,什么样的人物,竟能把县令都比下去?”
      
      这话可算是用心险恶,一下子把昭娘子的中意之人推到一个危险的位置。
      
      昭娘子却不慌不忙,好像一点都不为心上人担忧似的,向霍见春的方向望来:
      “方才奴家的那支剑舞,是自个设计的,排练了不久,还是第一次用于演出。一不留神出了纰漏,还是那位公子相助,方能顺畅地演下去——”
      
      她美目含情,可把追随者们气得够呛,他们没有关注之前万波波如何将剑打回的,只看到霍见春腰间挂的剑,便认定是他了。
      
      那姓薛的县令公子一个眼神,他身后的彪悍壮汉便走了出来,语气凶恶道:
      “小子,我家主人仰慕昭娘子,生怕她心性单纯,被奸人所害。你既然被昭娘子看中,且让我来试试你的品性!”
      
      说着,壮汉一个猛扑,那凶悍的拳头毫不留情地向霍见春打去,引来一阵惊呼。
      
      在凡人眼中,体型差距便决定了实力差距。众人眼见这少年剑客身形纤瘦,壮汉体宽有他的两倍,出手却毫不收敛,这一拳要真是命中,少年剑客性命堪忧!
      
      壮汉眼见一击要得逞,霍见春还迟迟未拔剑,不禁嘎嘎怪笑。可下一秒,他就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就像轻飘飘的气球般被击飞了半个大堂,头朝下地栽去。
      
      他晕头转向,歪歪扭扭地站起身,抬头看去。原本霍见春站着的地方,站了另一个年龄更小些的少年郎。
      
      那少年郎眉眼艳丽,肤色凝白,似笑非笑地看着壮汉,口中道:
      “方才将剑击回的是我,与霍兄无关。你要替昭娘子试一试,怎么还这样蠢,连对象都找错了?”
      
      那壮汉凭借体型优势,一直得薛公子青睐,有薛公子护着,县上就没有多少他不敢打的人。此刻在薛公子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人,他怒火中烧,也不思考自己是如何被击飞的,像发狂的熊一样,朝着万波波杀去。
      
      万波波叹了口气,她拦住想拔剑的霍见春,从怀中抽出一外形朴素的卷轴,悠哉地等到壮汉冲到脸前,稳稳地对着他额头打去。
      
      “咚。”
      
      轻轻一声,那面目狰狞、皮糙肉厚的壮汉,就在一卷软软的白纸攻击下,失去意识向后倒去。
      
      场中寂静无声,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身形纤弱的少年郎,还是那薛公子反应最快,他凝神看着万波波,泰然自若道:
      “不愧是昭娘子中意的公子,我就知道你有不俗之处。我姓薛,名欢亭,不知公子姓名?”
      
      薛欢亭态度如此平常,好似方才对万波波下杀手的壮汉根本不是他指使的一样。
      
      霍见春抢在万波波之前,冷道:“我和她不过是恰好路过此地,并无意久留,更不想成为这位……昭娘子的贵客。”
      
      他很不客气,眼神警戒,就像只护食的小兽般。万波波讶异于他对待凡人的态度,也不放在心上,自顾自对薛欢亭笑道:
      “欸,我这位霍兄性格孤僻,言语间颇有得罪,薛公子可不要介怀。我姓万,名波波,方才观看昭娘子的剑舞,心生仰慕。有这样神仙似的人物在贵县居住,薛公子身为县令之子,稍许试探也是正常。”
      
      她这话既点明了薛欢亭的试探,又表示自己心胸宽广,并不放在心上。
      
      薛欢亭神色越发柔和,凝视着万波波道:“本县虽地处荒僻,但父亲也曾在京城为官,知晓天下之大,能人异士众多。想必万公子也是一位「异士」了,父亲求才若渴,要是万公子愿赏脸来府上一叙,他定会很高兴。”
      
      万波波眉梢一挑。
      
      她也是真没想到,只是顺着「昭娘子是修道者」的线索来到红袖招,就能和县上头号人物搭上关系。这样便利的大好事落到眼前,她倒是不准备立刻答应了。
      
      万波波自觉运气不好,眼前线索太少,送上门来的机会她也不敢立即要。
      
      只是……得想个什么理由推脱呢?
      
      她犹豫的一瞬,昭娘子便柔声笑道:
      “薛公子未免也太心急了些。万公子与霍公子初来乍到,还是我先看上的客人,不如让我先招待他们,再郑重地去县令府上拜访也不迟。”
      
      薛欢亭道:“昭娘子自己不愿赏脸来我府上,还不让万公子赏脸了?我可听到这位霍公子说,不愿在红袖招久留呢。”
      
      薛公子混在昭娘子的追随者中,看向昭娘子的眼中却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这番话更说的毫无「仰慕」之心。
      
      万波波心思动了动,开始睁眼说瞎话:
      “霍兄所言也未必是他真心,我可是看到他方才一直看着昭娘子,眼珠子都不动呢。只是方才机会被我抢了去,才赌气说出这样的话。”
      
      霍见春茫然地看着她,却见万波波笑容甜蜜地看着他:
      “霍兄,我说得可对?”
      
      她这句话说的,平常人没有感觉,霍见春却能感到言语中的「道」。这是万波波胜过霍见春后,第二次使用控制权。
      
      霍见春在万波波的操纵之下,面色僵硬地点了点头。
      
      万波波满意地收回眼神,越过嫉恨的人群,对昭娘子说道:
      “也不知昭娘子可愿再招待一人?我这霍兄人品才华都不下于我,定不会让娘子失望。”
      
      昭娘子咯咯娇笑:“既然是相助奴家的恩人万公子开口,奴家自然是答应的。来人,准备好万公子与霍公子的房间,且容奴家更衣,再来与二位公子相谈。”
      
      她这话一下去,就有训练有素的侍女走出来,将万波波与霍见春往旁边引。
      
      薛欢亭面色沉稳,虚拦了一下:“也不知万公子的答复是……?”
      
      万波波看逃不过,便道:“我生长在乡下,无父母教养,还没见过县令这样大的官老爷哩。薛公子且容我休整数日,待备好礼物,再上门拜访不迟。”
      
      薛欢亭笑道:“既然万公子这么说,我就恭候佳音了。只是不用那样客气,我父亲十分和善。”
      
      万波波从他身侧走过,手指似不经意地拂过他衣袖,脚步未停,随红袖招的侍女向前走去。
      
      这红袖招可真是处处异常,并且毫不掩饰。
      
      就像这引路的侍女,竟然也是修道者,修为在「花开」境。她神色恭谨,将二人引路房间后,躬身道:
      “霍师兄,万师兄,我师傅很快便来,请在此稍等。”
      
      她竟然毫不遮掩自己修道者的身份,万波波有些惊讶,霍见春却面色如常,语气淡淡道:
      “你是卞听?许久未见了。秦昭为何会来此处?”
      
      听语气,这也是个认识的人。
      
      卞听道:“这些话,师傅应该会当面告诉两位师兄,那我先告退了。”
      
      少女神色平淡,看起来嘴严得很,霍见春这个熟人都撬不出什么信息,万波波干脆老老实实闭嘴。
      
      她等卞听离开后,很感兴趣地对霍见春八卦道:
      “你看起来和秦昭很熟啊,连她弟子的名字都记得?”
      
      霍见春眼皮子颤了颤,气道:
      “我也不想和她这样熟,谁叫你非要答应她?还扯上我一起!”
      
      “别这么说嘛,眼下这县上情况明显不对,这位昭娘子看来在这里待的时间不短,免费的情报不问白不问啊。”
      
      霍见春道:“这秦昭麻烦得很,与其听她说,还不如你我自行去县上查探。”
      
      万波波瞧着他,叹道:
      “我怎么觉得霍兄你啊,就是怕和别人打交道呢?”
      
      这难道就是师傅说的「社交恐惧症」?
      
      霍见春被她问得一呆,他懵懂的眼神简直像万波波养的鱼一样,让万波波不禁心生怜爱之意,她握住霍见春的手道:
      “放心。我虽然也在山上待了很久,但社交能力从小就锻炼好了。霍兄只要替我打人帮我挨枪,嘴皮子的事就交给我可以了。”
      
      她话音未落,昭娘子推门而入。
      
      昭娘子望望万波波与霍见春相握的手,又看看霍见春羞恼的神色,眉梢一挑:
      “我莫非打扰了两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情进度↓
    小霍(迷惑):她与师妹师姐不大一样……
    波波(怜爱):他和我养的鱼一样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