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被砍头后,我修真去了

作者:河鹿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同行

      自[门徒]将道的概念传入人间,修道者便出现了。几百年来,修道者的数量逐渐增多,天下虽然依旧是凡人的天下,可皇帝的背后,却多了修道大宗的影子。
      修道者以自己的[道]为尊,大都不将凡俗权力放在眼中,但祖师爷门徒也曾说过,修道须入世。因此大宗小派,虽然藏身在密境之中修炼,但常常会放弟子下山游历,在凡间闯出名声。
      修道的大宗小派间,以三大宗、七小派声名最盛,无想宗便是三大宗之一,这个门派将无情道与剑道尊为大道,其余贬为小道乃至歪门邪道。门内弟子,九成都修的此两种道。
      她师傅语带不屑地说过:“大道三千,只要有人坚守,便是正道。这无想宗尽教弟子偷懒,不因材施教,流水线生产不可取。”
      万波波当时问他:“魏老鬼,流水线生产是什么意思?”
      
      魏老鬼没有告诉她,如今万波波看着霍见春,这位[流水线生产]出来的顶级剑客,突然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个意思!”
      
      看看这站得笔直的身板,看看这嫉恶如仇的眼神,看看这张冷冰冰的俊脸!
      
      万波波的师傅留给她满山的书,她学习累了,就常看话本打发时间。而她看的那种“少年剑客仗剑走天涯”的话本里,有七成的主角都是霍见春这人设。
      
      这便是所谓的流水线生产吧!这可真是个妙词!
      魏老鬼那脑袋,为什么总能想出这种奇奇怪怪的形容!
      万波波想到此处,不禁拍着大腿,笑出声来。
      
      霍见春见她笑,简直难以置信,眼神中染上一层薄怒:“你是不信我吗?”
      “什么?我信,我当然信了!”
      “那你笑什么?”
      万波波托着腮,眉眼一弯,笑得春光灿烂:“只因你十分可爱,令人心旌摇曳,不禁感慨而笑。”
      
      霍见春在无想宗里学剑道,他虽没有修无情道,可周围大半人都是无情道剑道双修,在冷冰冰的氛围里耳濡目染,又哪里见过这样不严肃的、在凶杀现场调戏他的无赖少女!
      
      分不清是气急败坏还是恼羞成怒,霍见春狠狠瞪着那少女,直把她瞪得止了笑,乱成一团的心绪才终于恢复了平静。
      
      万波波道:“你都报了出处了,那我也得回礼才行。我姓万,名波波,只因师傅捡到我时,正值潮汛,波涛汹涌,便给了我这个名字。”
      霍见春问:“你的名字,也是你师傅起的?”
      “怎么,你也是吗?”万波波微笑,“我的姓是我父母给我的,我的名是我师傅给的,我看你也是如此吧?”
      霍见春面色一僵:“你……”
      “你特意提到霍家十二年前的灭门案,还清楚地知道有一人活了下来。我听说无想宗的修道者惯来断情绝性,不爱多生事端,你对这里的案件纠缠不放,想必也是对此处有别样感情了。看来,你姓霍,也不是什么巧合咯?”
      
      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推测,霍见春也没有特意隐瞒的意思,黯然应是。
      
      他说:“我来此处,本来是想找寻当年的真相,没想到……霍家被灭门后就一直废置,有修道者在此处屠杀平民,不知道有什么内幕。”
      万波波点头:“于是你潜伏在此处,意欲揪出真凶,没想到把我给揪出来了?”
      霍见春这时也冷静了下来,神色黯淡:“是我过于冲动,误伤了道友,如今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万波波噗嗤一笑:“方才你认定我是邪道,觉得我是想骗你、利用你;如今误会解除了——你却进一步觉得我是要杀你了?”
      霍见春一呆:“那你……那你要怎样?”
      万波波故意逗他:“你睫毛好长,先笑一个给爷看看。”
      
      她话音刚落,霍见春的脸,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他出场时神色清冷肃杀,气质如霜如雪,活像话本里流水线生产的少年剑客。可才半天不到,便在万波波眼前显出了番茄精的原型。
      
      万波波看着这只红通通的番茄精,简直乐不可支,笑得肚子都痛了,才跟霍见春说起了正事。
      
      她又一次讲起落秋村的事,讲起少年胡宿与他凄惨的家事。
      霍见春凝神听着,眸中透出几分深思:“胡父之死,莫非和这里被杀的凡人有什么关系?我先前竟是没想到,凡人的官员也牵扯进这件事里。”
      万波波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你我目的一致,都想查清真相,不如一起吧。”
      霍见春:“你……你可愿与我同行?”
      
      少年问这话的时候,神色颇为紧张。万波波奇怪地看着他:“本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你别忘了你的性命还在我手里,危险时刻我推你出去顶包都不为过,怎么紧张的反倒是你了?”
      
      霍见春神色闷闷,低头道:“我之前还没有同人结伴过。我师傅说,结伴同行,会有许多规矩,得自己摸索……”
      万波波道:“巧了,我也是第一次,不清楚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不过,规矩都是人定的,你既然输给了我,就只能听我的规矩行事,你且记住几点——”
      霍见春肃然点头,道:“道友请讲。”
      
      万波波看他如此听话,颇为得意,竖着手指讲道:
      “第一,我喜欢喝酒,一天不喝就浑身难受,你必须要陪我喝。”
      “第二,我这人控制欲强,你必须每隔三日饮一小瓶我的血,确保你在我的控制之下。”
      “第三,我喜欢钱,你有钱吗?”
      
      霍见春点了点头,万波波喜笑颜开:“把你的钱包拿出来,都归我了。”
      
      -
      
      曾经的万波波是金枝玉叶,有钱到把翡翠玉珠当弹珠玩,可如今她一穷二白,她的师傅魏老鬼离开前,连一枚铜板都没给她留下。而万波波现在身上仅有的几枚铜板,还是胡宿上供给她的。
      
      胡宿穷成那样,万波波又怎么好意思剥削他?可霍见春就不一样了,无想宗名门大派,霍见春还是掌门弟子,不把他的家底掏光,那还是万波波吗?
      
      前朝公主捧着霍见春厚重的钱包,笑得花枝乱颤。她殷勤地拍着霍见春的肩,问道:“霍道友啊,你们无想宗的弟子待遇,都这么好的吗?”
      霍见春老老实实答:“这是霍家的收入。无想宗当年收留了我,也把当年霍家的财产也接管了,我师傅都给我看过,下山前也把产业多年来的收益交给了我一部分。”
      万波波羡慕死了:“你师傅真好。我当年死皮赖脸抱着我师傅大腿,把我父亲给我的玉(玺)都给了他,才勉强当上了他的徒弟。可那老鬼教到一半,自己偷溜了,连个铜板都没有留给我!”
      霍见春望向她,神色震惊:“你师傅他……怎可这样对你?”
      
      万波波见霍见春这样捧场,哪有放过的道理。她多年来对一条只会用意念交流的金鱼说话,已经养成了戏精的习惯。霍见春清澈的眸光一望过来,她就戏瘾上身,卖惨卖了个全套。把魏老鬼多年来的恶劣行径,用夸张的手法通通描述了一遍。
      
      讲到后来,万波波自己都相信了这个凄惨的故事,更别提霍见春这个十二年来潜心修道、刚下山不通世事的笨蛋剑修了。
      
      霍见春想到此前对她的误会,神色愈发愧疚,道:“万道友,别担心,我的钱就是你的钱。”
      万波波:“好耶!”
      
      -
      
      两人把死人的随身物品整理了,大致推断了一番。
      
      那对母女大概是乡下来的,看她将自己与女儿打扮得花花绿绿、十分喜庆,应该是来镇上探亲的,行囊里装的满满当当的、像是自家做的饺子馅饼,也印证了万波波的猜想。她丝毫没有避讳,将死人包裹挨个拆开,然后在最后一个盒子那里停住,咦了一声。
      
      霍见春问:“怎么了?”
      万波波道:“这盒子格外精致,你看这糕点的样式,应该是宫廷里退下来的糕点师做的,这对母女又怎么会买这种奢侈的玩意儿?”
      霍见春皱眉:“你是说……”
      万波波道:“我久不在人间行走,这些东西一时半会也说不准。总之,就先从这盒糕点查起吧。”
      
      霍见春刚想应好,就见万波波拆开盒子,拿出一块糕点,面不改色地往嘴里塞,不禁叫道:“等等!”
      万波波已经在咀嚼了,她见霍见春朝她伸出手,就把盒子递过去:“你也想来一块?”
      “这是死人的东西!”
      “这糕点最多只能放一日,再不吃就浪费了。”万波波安慰他,“你要是觉得我们抢了别人家的东西,大不了之后再赔人家一盒便是——虽然我觉得不会有人来寻她们了。”
      霍见春急道:“不是这个理,这盒糕点这么异常,要是有毒怎么办?”
      万波波啊了一声:“这家糕点铺子我在镇口见过,名为荣喜堂,要是我中了毒,你找那家铺子赔偿便是。”
      霍见春被万波波这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气到了,他劈手夺过盒子,就想往外扔。万波波一声惊呼,跳过去抢,两人没动用真气,扭打成一团,起初还不分上下,可万波波右臂受了伤,霍见春很快占了上风。
      他看准时机,连盒带糕点扔到了窗外。
      
      万波波道:“给凡人吃的糕点,就算真有毒,也毒不倒我们修道者。你怎么就这么浪费?”
      
      霍见春刚想说什么,少女却眼珠子一转,转而笑起来:“我竟然忘了,我现在可是你身体的主人呢。”
      
      她调整气机,运用[道],往窗外一指,霍见春就感觉自己的四肢不受控制,向窗外走去,把那盒扔掉的糕点又捡了回来,递到了万波波手上,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咬牙切齿地看她吃。
      
      万波波大获全胜,她得意洋洋地把那盒糕点吃了个精光,还故意打了个饱嗝。
      
      霍见春气道:“修道者入门即是辟谷,你如今都是初识境了,为什么还要甘冒危险,吃这种脏东西!”
      
      万波波摆摆手:“霍道友此言差矣。修道者辟谷,不是为了从此摆脱饮食,只是为了能更自由地享受口腹之欲罢了。凡人之躯才忌讳脏与毒,我都修到初识境了,为什么不能吃?”
      
      霍见春被她的歪理搞得懵住。
      
      “我从前家中富裕,这种糕点……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后来家境中落,父亲惨死,我流落街头,什么恶心的东西没吃过?那时我想,我要是以后能重新阔起来,我一定要吃很多很多糕点,吃到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想吃为止。”
      
      霍见春皱眉,欲言又止。只见少女微微一笑,语气有几分自嘲地说道:“可惜了,我这个愿望,竟然到今天都没有实现。”
      
      万波波话里说的糕点是皇宫里的糕点,所叹的愿望是她至今没有实现、甚至没有起步的皇帝梦。
      霍见春却不知道她的深意,只觉得这少女之前表现得率性烂漫、骄傲又不失可爱,如今却因为一盒糕点,露出落寞的样子。
      
      他心念微动,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开口说道:“你要是想吃糕点,我以后都买给你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