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被砍头后,我修真去了

作者:河鹿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启程

      
      落秋村这么大点地方,消息传得极快。村里来了新面孔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全村。尤其是那“新面孔”还是位极其美貌的少女,被胡宿领进了家中,实在令人浮想联翩。已经有不少碎嘴八婆像胡宿打听消息,这少年胡宿平时为人圆滑,这次嘴巴却严得很,若是打听的人言语稍微暧昧点,便厉声喝止。
      
      八婆们从胡宿嘴里打听不到消息,就想从源头上打听。可那美貌少女住进胡家后,就一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总不至于闯进人家里去打听吧?
      
      还真有人这么想。
      
      落秋村虽小,但该有的人员配置都有,村头恶霸当然也少不了。这恶霸家境富裕,和镇上的官员有点亲戚关系,平日里好调戏民女,闹出几件丑事,都被压了下去。他听得村里来了孤身的美貌少女,哪里还忍得住,趁一日胡宿外出,便强闯了进去。
      
      村里人见了也不敢拦,暗自惋惜那少女命运,可片刻之后,便见那恶霸和跟班疯也似地逃了出来,身上没有外伤,神色间却尽是恐惧癫狂。问他们,他们也只会拼命摇头,口吐白沫。
      
      自那以后,关于那少女的言论便变了风向,再加上有好几人说“曾看见胡宿上过仙山”,许多人都猜“那是胡宿从仙山上请下来的仙人”,而胡宿病重的母亲痊愈出门后,这种论调就落实了。
      
      当胡宿把这些言论汇报给万波波时,她只付之一笑。
      
      自万波波下山,已有一月有余。她下山的前三天便治好了胡宿的母亲,原本准备离开,却又临时改了主意折返,继续住在了胡宿家。万波波让胡宿每天打听消息告诉她——至于什么消息,她没有要求。
      
      胡宿自然竭心竭力,他眼界有限,只能讲一些乡野传闻,万波波却从未表现得不耐烦,听得兴致盎然。
      
      她说:“我这十年一直待在山上,前几年,师傅只会分析大局势,讲大道理,后来师傅跑了,我就自学完山上所有书籍。一个修道者该了解的东西我都了解了,但一个人该了解的,我还所知甚少。”
      
      胡宿很快发现,万波波最感兴趣的就是他家中的事情。尤其是父亲的死,她问得格外详细。若是寻常人这样揭胡宿伤疤,少年定是要动怒的,可仙人是恩人,自然不同。胡宿丝毫不隐瞒,将过往详细说出,说到动情处,竟落下泪来。
      
      原来胡父本来是村里最好的猎户,在[仙山]之外的山中打猎,胡父在世,胡家的日子过得不错。可在去年的时候,镇上来人召集猎户,请他们去邱兰山寻一种小兽,赏赐重金。哪有人嫌钱多的,胡父便应征去了。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胡宿陪着母亲去镇上询问,招人的官员把胡父的贴身衣物丢给他们,只说:“死了,尸体埋掉了。”胡母苦苦央求他们告知墓地所在,却被赶了出来。胡母寻夫不得,回家便病倒了。
      
      这几个月来,只有胡宿一人苦苦支撑,少年的自尊让他不愿将心中苦闷告诉旁人,如今终于能尽情地倾诉出来。
      
      万波波看他哭得动情,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反而问起了细节,还把胡父的衣物要来检查了一番。
      
      “我去镇上买药时,一直没有放弃搜寻父亲的消息,听说镇上招了好几十名青壮年,却不都是猎户,各行各业都有,连镇上的教习也被喊了去,显然寻小兽的名义是假。”
      
      “你说得不错。”万波波检查完胡父的衣物,点头认可了胡宿的猜测,“只是你不该继续查下去了,这不是你该深究的事情。”
      
      胡宿不蠢,他知道这事情不简单,却憋着一口气不想放弃。听万波波这么说,那个隐隐约约的猜测更加清晰,他试探着问:“莫非……和仙人有关?”
      
      万波波道:“这世上没有仙人,只有修道者。我不是,那些人更不是。”
      
      胡宿懂了万波波的意思,他沉默良久,道:“阿爹曾教我,人活着,能忍就忍,可我不愿听他的话。”
      
      “你不想忍又能如何呢?”万波波笑起来,语气轻松,“当年我还是公主的时候,我表哥当着我的面,把我父亲的头砍下来,我的亲卫、伴读都为了救我而死,我一路逃命,跟乞丐抢饭吃,活得连狗不如,若是我不能忍,就没法活着见到师傅,你我今日也无法相遇了。”
      
      这是万波波第一次提起她的身世,胡宿怔怔地看她,不知如何反应。
      
      万波波看他的表情,只觉得有趣:“你这人挺有意思,眼中明明藏着野心,心肠却是太软了点,不会利用他人。我要是你,刚才就会哭着喊着求我教你修道,就像我当年那般。”
      
      胡宿问:“那您会教我吗?”
      
      万波波摇头:“我还有我的债要讨呢,管不了你。”
      
      胡宿心中有些失落,但很快便释然了。
      
      “我虽然教不了你,但却有一件事能顺手帮你。你父亲出事必然和修道者有关,我的道小成以来,从未在旁人身上试过手,如今下山便撞上你的事,也是缘分一桩。”
      
      胡宿惊愕地看向万波波,心中情绪涌动:“仙人大恩大德,小子永生难忘……”
      
      “停。”万波波这几天听腻了马屁,不想再听,“行侠仗义固然不是我所好,但碰巧遇上好的试刀石,也不好放过不是?”
      
      三日后,万波波便准备出发去镇上。
      
      那次谈话后,胡宿已然明白仙人的意思,他心中可惜,知道万波波不会真让他当随侍的小厮。
      
      遇到万波波后,胡宿心中始终藏着个疑问,在万波波启程那日,还是问了出来:
      “当今圣上的皇位治下有方,颇得人心,传说和仙人们都有来往。您将那些密事告诉我,真的可以吗?”
      
      万波波又被他逗乐了:“你这家伙,分明天资聪颖,怎么在这方面又这么愚钝?”
      
      胡宿不得其义,还想再问时,却发现浑身动弹不得,连口舌呼吸都不受控制,不由悚然大惊。
      
      万波波垂眸看他:“你如今明白了吗?”
      
      胡宿苦笑:“原来我的性命一直在仙人手里,这是仙法吗?”
      
      “不,这是我修的道。”万波波俯下身,像戏弄小狗一样,拍拍他的脸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修的道,俗称讨债。你欠了我一笔债,一笔你这辈子都无力偿还的债,这也意味着你这辈子的性命,都在我手里。”
      
      胡宿问:“若是我也成为修道者,能偿还仙人的债吗?”
      
      万波波怜悯地拍了拍这个异想天开的小脑瓜:“我可是师傅盖章的百年难遇的修道天才,你这辈子都赶不上我的。”
      
      -
      
      万波波一直是个极其自信的人。
      
      六岁以前,她的自信来自于公主的地位。六岁那年,她失去了所有,自信依然没有消失。
      
      师傅曾说过:“人人都有道,若想修道,便要自信才行。悟道越深,修为越高,越是骄傲自信。所以修道者往往性情孤僻,因为同性相斥、相看两厌。”
      
      万波波修道十年,相处最久的修道者便是她的师傅。她的师傅是个极其骄傲的人,她迫不及待想知道,别的修道者是不是也是这样。
      
      只是在那之前,她还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这个镇名为安岩镇,万波波从胡宿那里听说,这里繁华热闹,虽然官员傲慢苛刻,但普通百姓淳朴好客。可到了以后,发现情况不太对劲。
      
      淳朴好客的平民百姓一个都见不着,万波波想住店,酒店老板一看她是生面孔,便摇头拒绝,说店内整修,只接收本地人和往来贩卖的商人熟客。
      
      一家家问下去,整个镇就没有不在整修的酒店。
      
      可怜的修道天才万波波刚一下山,便落到了要流落街头的境地。还是一个老板不忍心,告诉她“隔两条街有一个大宅子,荒废了许久,最近许多旅人都会在那边歇脚”。
      
      万波波谢过老板后,便往他指的方向走去。
      
      宅子很好认,门口挂牌被摘下,门梁下结了蛛网,落满尘埃。但从气派的大门来看,当年应该是个阔绰的富人家。
      
      万波波走到门口,脚步顿了顿。
      
      门内有血腥气,似乎用阵法掩盖住了,寻常人无法察觉,但万波波可以。
      
      她心想“正要找试刀石呢,得来全不费工夫”,就将平时惯用的剑从收纳袋里取出,毫不畏惧地走了进去。
      
      庭院里荒草遍地,满目颓废。万波波寻着味道,往偏殿走去。门没关,微掩着,万波波推开看了一眼,便下意识地皱起眉。
      
      并不是她想象中的修道者间的战斗,这完全是一场屠杀。从墙上的痕迹来看,动手的至少是明心境的修道者,死的有两人,其中六七岁的幼童显得格外刺目。
      
      就在她脚边,死去的小女孩扎着羊角辫,眼角还有泪痕未干,她的致命伤是在颈上,伤口极深,几乎要把她的脑袋整个割下来——按照那名修道者的功力,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之所以没有割下来,是因为有人用身体挡掉了大半攻势。
      
      那应该是女孩的母亲吧,整个人被从胸部处劈成了两半,伤势正好与女孩的颈伤连成一线。女人死时双目圆睁,表情惊惧,怀中紧紧抱着女孩。
      
      万波波弯下腰去,面不改色地将剑尖划过伤口,沾了点血出来。
      
      修道者的实力得从悟道程度和修为境界两方面考量,大道三千,悟道的深浅太难判定,而修为境界就很好划分了。修为境界大体分为三大境:人见、道见、天见;七小境:辟谷、花开、明心、初识、空游、开物、地仙。
      
      达到花开境,便可以使用体内真气,催动花朵绽放,燃烧血液沸腾——后者可以用在尸检时,推断杀害被害人的凶手修为境界。
      
      血液沸腾时,颜色越烧越浅,便表明修为低于自己,若浅至无色,便表明修为比自己低至少三个小境界。反之,若是越烧越深,深至纯黑,则要比自己高上至少三个小境界。
      
      万波波令血液停在剑上沸腾了一会,见颜色改变细微,不由得皱起眉,暗想:看来师傅说的不对,修道者也不是都性格骄傲的,这里就藏着个自卑到极致的家伙,都修炼到初识境了,杀个普通人还要小心翼翼地毁尸灭迹。
      
      就在这时,万波波突然感到空气中细微的变化,她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依然神色自若,只是握着剑的手紧了紧。
      
      攻击在她扭头的一瞬展开,冰冷的剑气裹挟着强烈的怒意,直冲她面门而去。
      
      以万波波对各种功法的熟悉程度,自然能够看出,这一刀看似简单,与凡人剑师出剑并没有什么不同,却蕴藏了整整七十二种变化,只有一刀是真剑,其余全用真气幻化而成,杀伤力比真剑更甚。只在一瞬间,就已封死了万波波所有的退路。
      
      不能逃,只能战。
      
      万波波神色不变,抬手便斩断了一道剑影。她的剑速并不快,起码没有七十一道剑影与一把真剑织成的天罗地网来得快。眼看着剑影攻势凶猛,就要突破她的防守,可万波波神色并不惊慌。
      
      她本来修的就不是剑道,也不指望在剑术上取胜。
      
      万波波微一低头,心念一动,发带便随之解开,一头青丝散乱,看起来颇为狼狈。接着她一拍腰间收纳袋,一股水流其内飞出,化为一道银线,绕上了她的发尾。
      
      银线接触的刹那,那几缕青丝就像拥有生命一般,迅速增长,像蛇一般扭动着,向剑影扑去。
      
      发丝与剑尖相碰,断的自然是发丝,而事实也是如此,那几缕青丝丝毫没有抵抗能力,很快便被削断。
      
      可剑影的攻势,也诡异地停住了,就像被蛛丝捕获的猎物一般,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万波波嘴角一勾,她抓住剑影停顿的空隙,从这意图抓住她的天罗地网中抽身跃出,脚步一刻不停——
      
      修剑道的人有一个禁忌,在境界迈入「开物境」前,都不可以让剑离身太远,否则将大幅削弱威力,且一旦剑在远处被制住,回防不及,防御薄弱的修道者便会被瞬间击杀。
      
      方才对万波波出手的人修为境界不弱于她,剑术也极其精湛,只是看起来情绪不稳,竟犯了这等低级错误。
      
      万波波极有目的性地本质门口,抬眼看去。
      
      敌人是一名少年。
      
      以万波波经常揽镜自赏的自恋程度,还是被对方的容貌惊到了一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