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被砍头后,我修真去了

作者:河鹿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误导

      这溶洞第二层明显要比上一层收拾得整齐得多,像是人住的地方了,也没有人面虫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万波波猜测:上层她们遇到的那些修道者,除了最后的鱼龙族少年,都是被控制的平庸角色,而这一层,大约就是势力的较核心成员吧。
      万波波与霍见春还在这里看到了好些有模有样的房间,他们进了其中一间,想要找些遗留信息,但房间里干净过头了。
      
      朝着溶洞的西南方向逛了一圈下来,竟然一无所获,万波波站在最后一间书房里,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什么嘛,连个敌人都没有,这也太无聊了吧。”
      这时候,霍见春忽然示意她收声,微微侧头,好像在凝神细听,半晌,他对万波波说:
      “书房右侧有隔间。”
      万波波奇道:“就算是有隔间,也应该布了隔音阵,你是如何发现的?”
      霍见春有些不好意思:“我从小听力敏锐,尤其擅长识别细小的声音,这底下虽然布了隔音阵,但只包裹了有人在的地方,其余地方能听到不规律的震动。”
      万波波听了感觉有趣,顺手去摸了摸霍见春的耳朵:“霍道友的耳朵是猫耳朵吗?”
      少女柔软的指尖擦过敏感的耳垂,霍见春猝不及防之下,脑内嗡得一声,面色红得滴血。
      
      幸好,万波波恰好转过身去,检查书房的右侧了。
      
      万波波被师傅设置的阵法困在山上数年,为了破解那阵法,她读遍了山上的所有阵法书,甚至还自创了几个。中等偏上的阵法,她只须研究几分钟就能解开。
      
      不一会,她就从书架里抽出三本书,书柜随之开了条缝。
      
      万波波与霍见春悄悄潜入进去,里边很宽敞亮堂,万波波搓出一根水制的针,对着隔音阵的阵眼戳去。
      
      空气中突然荡开一圈圈波纹,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从深处传来——
      
      “开什么玩笑,这个月攒到的量就这么点吗?”
      “这要怎么向上头交差,可恶,负责采购的那些人都是吃白饭的,根本不顶用。”
      “毕竟用了器泪,虽然还保存了意识,但总不及我们灵活。”
      “哎……安岩县的素材本来就不多,我们分部的实力还是最弱的,就算曹真人成功得到了县令的帮助,影子分塔离成型还有好久。”
      “要我说,曹真人还是过于谨慎了,我们已经控制了那帮相思阁弟子,县令也愿意帮我们,又何必管那些凡人怎么怀疑?直接杀了便是,若是能将县里三成的男人做成人器,我们分部也不会沦落至此。”
      “就是就是,曹真人境界虽高,可沉溺于修道,不通俗务,这些事还是我们更懂啊。”
      
      说话的共有两名修道者,语气带着醉意,像是普通地在抱怨上司迂腐,可他们话语中透出的危险气息,却令人不寒而栗。
      
      万波波与霍见春对视一眼。
      
      十分钟后,干净敞亮的房间被血弄脏了,霍见春将剑抵在一名修道者的脖颈上,那人狼狈地趴在地上,面色灰白,打着哆嗦,不敢去看不远处同伴的尸体。
      
      霍见春的剑很快,对于境界比他低、还缺乏警戒心的修道者,来多少都是一样的。万波波看了眼横在地上的尸体,感觉他的衣服挺干净,便当成人肉坐垫一样坐下去。
      
      她的坐姿很优雅,好像身下坐的不是尸体一般。脸上带着诡谲的笑容,清纯中透出些许妖艳,以至于动手的明明是霍见春,俘虏却更怕她一点。
      “乖孩子,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好好回答了,我就不会杀你。”
      
      俘虏点头如捣蒜,殷勤地回答着“妖女”的问题,看到她面露满意之色,不由心里松口气。
      
      万波波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漫不经心地看了眼霍见春,点头道:
      “可以了。”
      
      俘虏绷紧的神经陡然松弛,刚想叩谢,感到脖子突地一凉。
      
      霍见春收剑回鞘,看也没看地上新的尸体,转向万波波问道:
      “万道友,这里有空游境的强者,我们还要继续下去吗?”
      “当然。你下山难道不想要历练吗?眼下就是个好机会,只有一个空游境,打不过跑也跑得过。”
      霍见春自然同意,却见万波波面露忧色。
      
      “可有什么让你在意的?”
      万波波叹道:“这里的战力并不高,倒是没有什么在意的。可方才那人口中提到的‘十方宗’与‘影子分塔\',却让我有些犹豫……若是将这里一窝蜂捅了,会有什么大人物冒出来。”
      霍见春却不觉得这有什么:“不管是什么庞然大物,只要它现在还想躲藏在黑暗中,我们就不用怕它。”
      万波波一愣,继而笑开:
      “你说得对,霍道友,这次倒是我思虑不周了。”
      
      她做了个手决,将那一直引得秦昭到处乱窜的箭头拽回了正确方向,拍了拍霍见春的肩:
      “好啦,那我们就走一步算一步,先把这里连窝捅了,再想别的。”
      
      -
      
      万波波那边正悠哉悠哉地,等着秦昭来找她,而秦昭那边呢?
      
      秦昭离当场去世只差一步之遥了。
      
      大美人再也维持不住端庄的表情,她提着剑,神色几近癫狂地追着那个小小的水流箭头跑,只见那箭头引着秦昭进了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在里面摇摇晃晃地绕了一大圈,又往门外去了。
      与其说是指路,更像是自个儿在大摇大摆地巡查,完全不把背后的秦昭放在眼里,走位奇骚。
      
      秦昭怒火中烧,心想:好哇,遛狗都不带你这样遛的!
      
      之前她身不由己,还对万波波与霍见春心存愧疚,可被那引路箭头如此糊弄,愧疚早已被怒火代替了。就算秦昭再笨,此刻也免不住怀疑——万波波是不是早就知道真相了,故意耍她玩?
      
      可就在她准备放弃追着箭头跑,万波波的指令突然变更了,那个灵性的箭头不再把秦昭当狗遛,老老实实肩负起了指路的功能。
      
      秦昭一咬牙,还是追了过去。
      
      箭头飞行速度极快,秦昭拐了几个弯,突然撞进了一个死路,她心头一惊,刚想退出去,手臂被一道力量拽到一边,口鼻被死死捂住,挣扎了两下,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
      “是我们,别害怕。”
      
      是万波波!
      
      秦昭心头愤懑未平,她对准‘少年’的掌心,猛地咬了口过去。万波波吃痛得低哼一声,神色无奈,似乎又有几分宠溺:
      “我知道秦师姐方才辛苦了,只是我和霍道友方才正被人追赶,你即便找到了,也免不了和我们一起受累,因此故意将你引得远远的。好不容易解决了,这才敢把你叫过来。”
      
      秦昭一怔。她原以为万波拨会在指错路的水符上故意装傻,没想到‘少年’神色坦荡,直接点明她的‘辛苦’。
      
      此刻她被少年半圈在怀中,柔声安抚,鼻尖嗅到万波波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积攒起来的怒火突然就散尽了,心中还升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万波波察言观色,不等秦昭再次开口,又附在她耳边说道:
      “秦师姐,你身体是恢复了么?”
      
      万波波的语气拿捏的很好,六分关怀,外加四分少年的羞怯。
      
      秦昭听了,暗自松了口气,心想这万波波处事虽然比霍见春成熟许多,可终究还只是个孩子,就算是天才,也不至于从相处那一会就能看出来她的用心。更何况……秦昭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这‘万公子’眼中的迷恋羞怯藏得很深,但她还是能看得出来。
      
      想到此处,原本压下去的愧疚又涌了上来。
      
      可相思阁弟子的命在他们手中,秦昭的心不得不硬。
      
      她暗暗叹了口气,没有从万波波怀里挣开,反而故意靠了过去,贴近‘少年’绯红的脸:
      “我门内有秘籍,现在已经恢复大半了,你不用担心我。之所以急匆匆赶下来,只因我在门外潜伏时,听到了一点消息。”
      
      与美人亲密接触,万波波‘神色羞怯’地问:“是什么消息让秦师姐冒此大险,专程赶下来通知我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昭:对不住了,万公子,我要利用你对我的迷恋了。
      小霍:说话就说话,你抱着我老婆做什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