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被砍头后,我修真去了

作者:河鹿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人器

      三人都能借助外物飞行,那去邱兰山的路就方便多了。原本需要三四天的行程,缩减到了一天,这还是万波波的鱼要经常休息的缘故。霍见春的飞剑速度最快,他在万波波的鱼需要放缓速度休息时,提出先去前方探查一番。
      
      万波波也看出来,霍见春心系无辜者的安危,大概是想沿路看看,有没有正好被押送进邱兰山的受害者。
      
      她叮嘱霍见春不要深入邱兰山内部,就放他走了,心想:霍见春可真是话本里的正义少侠。
      
      此前三人闷头赶路,谁也不说话。等到霍见春离开,万波波与秦昭的话倒是多了起来,聊着聊着,话题便转向了她的坐骑。
      
      秦昭身为相思阁的阁主大弟子,修道以来资源不绝,自以为什么坐骑没见过,但她还真没见过会飞的金鱼!
      
      她将真气聚于眼中,仔细打量那条金鱼的根骨,可看来看去,这都只是条普通的、稍微大一点的金鱼呀。秦昭忍了半路,还是没忍住蠢蠢欲动的好奇心,趁着霍见春离开探查的契机,问万波波:
      “万公子,你这鱼……是哪里淘来的珍贵品种吗?”
      
      万波波摇摇头:“不过是普通金鱼,得到我师傅真气滋养,多活了些时日,便开了灵智。”
      
      大美人的表情险些崩坏,相思阁所在的秘境灵气浓郁,湖里养的那么多条鱼,哪一条不是经过滋养的,怎么硬是没出现这样的奇鱼。
      
      秦昭还想再看几眼时,那条鱼忽然掉过头,张口便朝她咬来——
      “呀!”秦昭被这突变吓得惊呼一声,险些从团扇上摔下去,还是万波波眼疾手快,猛地一踢鱼头,借势飞向秦昭,将她拽了回来。
      
      秦昭惊魂未定,再看那鱼脸,明明与寻常鱼并无差别,却奇怪地能看出人的情绪。
      
      那条鱼在发怒。
      
      万波波叹了口气,道:“抱歉。这金鱼脾气差得很,我师傅刚把它送给我当伴读时,可天天追着我咬呢。秦师姐这样的美人一直盯着它看,想必它是害羞了吧。”
      秦昭回过神来,哭笑不得:“我也真是的,竟然被它给吓了一跳。万公子的金鱼可真是不俗,方才那瞬间的气势,我还以为是强敌来袭呢。”
      
      她说到这,下意识瞥向身侧的万波波。万波波方才为了拽住她,自然而然握住了她的手,一时间忘了松开。秦昭只觉万波波手心细腻温软,与寻常的男子不同,不禁微微晃神。
      
      “你们在做什么。”
      
      冷冽的声音打断了秦昭的思绪,她回头看去。冰雪一般的少年手里提着剑,面颊一侧沾着刺目的血迹。他的眼神比之平常更冷了,就算是看霍见春很不顺眼的秦昭,也被他此刻的气势惊了一惊。
      
      万波波语带关切:“霍道友,你可是受伤了?”
      
      她一边说,一边松开秦昭的手,从团扇上跳下去,骑上鱼背往霍见春身边赶去。
      
      霍见春将眸光转向万波波,神色缓了缓:“无碍。是敌人的血。”
      
      “你遇上那些修真者了?”万波波伸手,拿帕子拭去霍见春脸上的血迹,又将真气点燃。血液沸腾,最终趋近无色。万波波看了,皱眉道,“修为这般低劣,怎么能把血溅到你脸上的?霍道友,你未免太不小心了。”
      
      这话旁人听得不明所以,霍见春可见识过万波波以血控人的手段,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霍见春垂下眸,身上残余的戾气尽散,乖巧地认了错:
      “是,我大意了。那两名修道者实力低微,我原本以为刺穿其要害就结束了,没想到临走前,一名修道者突然自爆。”
      
      “自爆?”秦昭飞过来听到这话,语带惊愕,“他又是为了什么?”
      霍见春答道:“那两名修道者押送着几名青壮年凡人,想必自爆是为了灭口吧。”
      “就为了杀死那些凡人?!”
      
      也难怪秦昭奇怪。凡人中有‘死士’一说,修道者可没有。就算天赋最次的修道者,也是稀缺的资源,没有哪个正常宗门会将‘舍身’的观念灌输给自己,都是保命第一。更何况为了杀死一群凡人而牺牲自己的性命,这在漠视凡人的正统修道者秦昭眼中,完全是不可想象的事。
      
      万波波眼皮子颤了颤:“这群修道者和县令联系密切,倒是挺有朝廷走狗作风的。”
      她说到这儿,微微一顿,又道:“霍道友,那些凡人的命你可保住了?”
      
      霍见春点头:“自然。”
      万波波眯起眼睛:“事不宜迟,能让两名修道者自爆都想销毁的秘密,一定得好好听听。”
      
      -
      
      没有人比万波波更熟悉朝廷死士了。
      
      表哥篡位成功后,她被保皇势力救下,作为父皇唯一承认的子嗣,被一路护送逃命。表哥派来的死士源源不绝,要保护她的死士也源源不绝。起初她还会为牺牲掉的性命掉两滴泪,后来便也麻木了。
      
      表哥的位子坐得越稳,保护她的死士也越来越少,最后不光是死士,连她身边的近臣,也都成了尸海的一员。
      
      最后,只剩下她的伴读。
      
      万波波还记得,那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有个像女孩一样的名字。她当初委任他为伴读,不过就像是看到一朵好看的花,便随手摘下,插到目力可及的花瓶里。
      那朵花为她绽放,在万波波还没有看腻前,就因她而枯萎了。
      
      明明只是朵花,却连随波逐流的道理都不懂,偏要黏在人身上,可真蠢啊。
      
      她很久没想起那朵花了,此刻看到死去的修道者过于年轻的面庞时,不禁有些走神了。
      
      只要进入初识境,修道者的年龄就会稳定在二十出头的样子。像秦昭,虽然一百多岁了,依然如二十女郎一般。可这个修道者,看起来只有十岁出头,显然,与万波波和霍见春一样,这就是他的真实年龄。
      
      万波波看出来的事,秦昭也看出来了,她意味不明地开口道:“霍道友还是同从前那样,冷心冷血。”
      
      气氛一时间降至冰点,万波波没有接秦昭的话,转而去看那些凡人:
      “你们都是从何处来的?是怎么被捉住的?”
      
      霍见春救下了总共六名凡人,都是男性青壮年,看样子这些日子受了不少苦,神色憔悴。那些人互相望了望,有一个体魄壮硕、面相老实的男人站出来一步,还没开口,先跪了下去,朝万波波等人磕了几个头:
      “我等的老家都在主城附近村庄,有二人是进城里干零活的,被强行带至此处,其余都是从村里被骗来的。多谢仙人相助,得以保全小命。”
      
      万波波道:“哦?押送你的两人可曾透露什么消息,为何你们认为自己有性命之危?”
      
      男人老老实实答道:“村里的人不清楚,我在城里待了一阵子,早就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进了邱兰山的外乡人,都是回不去的。那二人将我等抓住后,谈话中也透露了些许。”
      
      “他们可说了目的?”
      “他们曾提过,要拿我们做什么……人器。”
      
      万波波与霍见春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茫然。
      秦昭也疑惑道:“人器是什么?是炉鼎那样的东西吗?”
      
      万波波抽了抽嘴角:“据我所知,失踪的凡人都是男性,人数这么多,要真是炉鼎……那些幕后主使,忙得过来吗?”
      秦昭理所当然道:“有什么忙不过来的,我相思阁的房中术修行,最多可夜御数男呢。”
      
      这可触及到万波波的知识盲区了。
      她想起自己的父皇,后宫充实的坏处就是大多数妃子甚至没机会和他说上一句话,更别提翻牌子了,雨露均沾是不可能实现的理想。要是父皇当初也修习相思阁的房中术,那后宫就不会乱成那样了吧。
      
      自己以后可是要坐回那位子的,必然得吸取父皇的经验教训,后宫是她的助力,可不能浪费了。
      
      万波波想到这里,不禁悠然神往地问秦昭:“你们相思阁还缺人吗?我想——”
      
      她话还没说完,突然感到旁边射来一道寒气森森的视线,万波波被冻得一颤,下意识住了嘴。
      
      霍见春面无表情,好像方才瞪万波波的根本不是他一样,平静道:“在这里凭空猜测也没有结果,只能去现场一探究竟了。”
      秦昭说:“当然是要去的,只是现下情况有变,也许不必硬闯了。”
      
      秦昭看向那些凡人的眼神很漠然:“救都救了,干脆利用这些人,打入其内部。”
      
      想都不用想,霍见春必然不同意,两人争执之下,险些打了起来。这时却从那些凡人之中突然传出一道虚弱的声音:“我愿与仙人们同去。”
      
      万波波望过去,人群分开,走出来一个满身是伤的男子:“这两日我留心那二人,他们曾说过‘数量不足,最好再在附近抓几个充数’,想必并没有将我们的具体情况上报,就算只有我一人……幸许也能蒙混过关。”
      
      他身上的伤势远比旁人重,有些地方深可见骨,可承受着如此剧痛,他却条理清晰,语气平静。万波波仔细打量他着装打扮,又观他眉目间暗藏死志,心中有了猜测。
      
      万波波拦住要劝阻他的霍见春,从储物袋里取出那天被她吃干净的糕点盒,给他看:
      “你可认得这盒子?”
      
      男人如遭雷击,泣不成声道:“是我,送给妻女的……”
      
      显然,这人便是荣喜堂的学徒,那对母女进城探望他,没想到他恰好被修道者盯上,惨遭灭口。
      
      霍见春眼神微动,万波波心里知道,他不会再劝阻对方了。
      
      少年剑修曾经受灭门惨案,他是否会从这心存死志、一心复仇的男人身上,看到当初自己的影子呢?
      
      万波波想:不管实力差距有多么绝望,糕点铺子的帮佣都选择复仇,霍见春也许也是这样的吧。但她不同——她的性命是由无数人命换来,若是没有修道,想重新坐上那位子,还得用更多普通人的性命去换。
      真好,她遇见了师傅,拥有了力量,还能有很长的寿命,就是耗也耗得死那个漂亮的王八蛋表哥。
      若是如今的她,定然不会让那朵花枯萎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波波:我也想学房中术夜御数男!
      小霍:???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掬水赠月 1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