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忘川系列之浮川泪。


双生彼岸花拟人。


花开一千年,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悲剧。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曼殊,曼珠 ┃ 配角:秦钰 ┃ 其它:彼岸花,玄幻,悲剧

一句话简介:双生彼岸花之浮川泪。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692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20 文章积分:11,455,59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奇幻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沧海幻想系列(关于基友的小幻想)
    之 浮川泪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31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忘川系列之浮川泪

作者:沧海天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浮川

      那个时候,忘川河边,还没有盛开了整个忘川的彼岸,也没有能够让人忘记的力量。

      那个时候,我还不叫曼珠。

      忘川河水静静流淌,缠绵没有尽头的年月,昏黄的水洗去尘世千年记忆。

      千年之前,我和曼珠只是玄山上一株并蒂的花而已,生于天地,长于尘世,他们称我们为浮川泪。

      是的,我们是一枝长在一起的并蒂花,同根而生,相依而存。

      她是曼珠,我叫曼殊。

      我们共同生长在玄山之上,千年化形,无忧无虑,肆意自在。

      尘世间所历之劫,于浮川泪而言,只是过往的云烟,然天地万物,所有的肆意皆逃不开情之一字。

      万物有灵,因而万物有情,情是劫数。

      浮川泪的劫数也是如此。

      那是阳春三月的天里,山上鲜花烂漫,林间春意盎然,树木鸟雀轻鸣,我漫步过山间小溪,走过丛丛花簇,小心翼翼的捧着刚刚采摘的鲜花,想给曼珠一个惊喜。

      “······在下秦钰,能否得知姑娘芳名?”

      笑意凝固在我脸上,我听见脚边有轻微的声音,是我手中花束砸在地上的声音。

      林间小溪之旁,那一株并蒂的浮川泪边上,我看见白衣的男子微拱手,笑容温柔,侧着的脸显得俊美无比,而他对面,红衣的女子脸颊微红,唇边却有微微的笑浮起——那是我的曼珠。

      花束散落了一地,那白衣男子转过头来看着我微笑,我却觉得彷佛有什么东西随着我手中那束花枝砸在地上,裂得粉碎,我想,我们大概回不到过去了。

      之后一如我所想,那个叫秦钰的白衣男子时常会来到玄山之中,他来的时候,曼珠总是笑着的。

      那笑和与我在一起时的不同,带着微微羞涩的美好,一如这阳春三月的春意,灿烂美丽。
      我知道我不喜欢那个叫做秦钰的男子,即便他也会对我笑得温和,会带上许多我们没有见过的东西,会用宠溺的语气逗我们开心,可我知道,我不喜欢他。

      他夺走了我的曼珠。

      曼珠再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了,而我并不喜欢这种感觉,我们的世界里只需要曼珠和曼殊就够了,我们才是最亲密的,同根而生,相依而存。

      我们是浮川泪,生于天地,长于玄山,而他什么也不是。

      我真的不喜欢他,可是我没有办法阻止。

      曼珠和他越来越亲密,他们整日呆在一块儿,我坐在溪间高高的山石上,脚下冰冷的溪水带着深深的寒意,看他为曼珠带上一只凡间精美的朱钗。

      流淌过脚边的溪水像是结了冰一样冷,我伸出手,看手腕上红色的浮川泪蔓延缠绕。

      秦钰,真不是个好听的名字,多么令人厌恶。

      我淌过冰冷的溪水,将他们的身影慢慢抛在身后。

      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够回头看一眼,能够看到曼珠望向我时担忧的目光,我想,我们的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

      可惜,我再也没有回头。

      而这始于情中的一劫终结在那一天。

      浮川泪盛开出血一样的红色,而鲜红的血液却蜿蜒进清澈的溪水,我看见那红沉进冰冷的水,一片狼藉。

      曼珠的身体坠落进浅浅的小溪,苍白的脸上有斑驳血迹,她红色的衣在水中晕开,美丽的那样炫目,那是死亡所独有的魅力。

      她看着我的最后一眼里盛着我不能明了的担忧,却来不及再说出一句话来。

      鲜红的血和艳红的衣都浸在水里,我一眼望去,满目红色,像荼靡的前兆那般刺眼。

      “曼珠······”

      我的曼珠。

      恍若世界崩塌,之后的事在我的记忆里一片空白,停留下来之后的画面,是秦钰嘴角流淌不尽的血,我手中剑刺入他胸膛。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显得那样陌生。

      “为什么······要杀曼珠?”我的手中还握着剑柄,声音却颤抖,“她那么喜欢你,喜欢到连我都可以不要,为什么要杀她?”

      我已然分不清是对他说还是在说自己。

      秦钰却突然笑了起来,唇角的笑容依旧那么美好,容颜俊美,声音却因喉中涌起的血沫而变得断断续续。

      “她喜欢我······咳咳,可她终究是最爱你,”他脸上笑容越加温柔起来,“浮川泪······生死人,肉白骨,我只是······想得到它罢了。”

      我抽-出插-在他胸膛的剑,温热的血溅上我的脸颊,心中却一片死寂。

      他半跪在地,却对我伸出手,只是最终伸出的手还是停在了半空。

      “我本可以······得到浮川泪。”他的笑意里染上苦涩,“可最终······”

      我看见他眼睛里似乎燃起了火焰,温柔璀璨,如同回光返照般最后归于脉脉虚无。

      他说:“曼殊,我喜欢你。”

      最后的笑凝固在他嘴角。

      一切归于寂静。

      我脑海里的空白开始回溯,终于听见溪水潺潺的声音,清脆冰冷,直到那寒意开始沁上我的脚踝。

      “曼珠······”

      我踉跄得几乎迈不动脚步,最终还是拥住那一袭红衣,直到再也分不清彼此,有冰冷的寒意漫过我的眼帘。

      “曼珠······”

      “······曼珠。”

      我听到自己哭泣的声音,喑哑微弱,微微颤抖,被埋葬在溪水潺潺之中。

      终于什么也没有留下。

      并蒂的浮川泪只剩下一朵,我看着曼珠在我怀里化成灰烬,融入尘埃。

      再也回不到最初。

      我将秦钰埋葬在溪水边,带着只剩下一朵的浮川泪离开。

      我走过许多地方,辽阔山河,高山远脉,寒天飞雪,脉脉山间,世间美景却都已记不起来。

      最后走过无边黑暗,停留在一条名为忘川的河边,浮川泪扎根在这里,我饮下忘川的水,将前尘往事忘记,看着那红色的花在河岸慢慢开成一片。

      后来再也没有人记得浮川泪,他们把这种开在忘川彼端的花叫做彼岸。

      彼岸花,生一千年不见叶,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怎么会生出叶子呢,她的生机已经死掉了,并蒂的双生只留下孤独的一朵,轮回盛开在忘川彼岸,默默相望,寂寞相守。

      这是死亡之花啊,再也不能生死人、肉白骨,它的含义只剩下死亡。

      再后来,轮回的魂魄总能在忘川的彼岸,看到红衣的女子坐在高高的奈何桥上,她的脸上带着天真烂漫的笑意,每当有人靠近,好奇问起之时,她便会笑得一脸温柔,声音认真的回答。

      “我叫曼珠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纯属练笔,勿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