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给喜欢

作者:竹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7

      书念的话让陈翰正的表情瞬间僵硬。他想朝她发火,但她的神情却是平静的,不带任何锋芒,感觉就像是在阐述事实。
      陈翰正深吸了口气,直接回了座位。

      一开始,书念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怕他以为自己是在故意挖苦他,书念还特地走到他的面前,一本正经地解释起来。
      “我没骗你。那个男生长得很好看,就是那种,不用像你一样刻意强调,都会让人觉得好看的那种好看。”

      结果陈翰正更生气了,瞪着眼直接让她滚。
      书念被他吼懵了,反应过来后,立刻明白他生气的点。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但还是没再说什么,乖乖哦了一声,回到位置上。

      陈翰正这条路行不通,书念也不知道问谁了。
      也不是她跟其他人关系不好,而是陈翰正的交际广,连十延高中的大哥哥大姐姐们都认识。书念觉得陈翰正应该会知道是谁。
      可现在陈翰正摆明是认定了十延初中最好看的男生是他,说一句实话反驳都会生气。

      书念不想撒谎,那就得找别的方法。她忧愁地叹了口气。
      同桌何晓颖注意到她的表情,好奇地问:“你怎么了呀。”
      书念没瞒着,诚实道:“想找个人。”
      然后道个歉。

      “谁啊,我们学校的吗?”
      “嗯。”书念不觉得何晓颖会知道,但她问起来了,自己好像也没什么不能说的理由,“初中的,不知道是哪个年级,长得很漂亮的一个男生。”
      “啊——”

      只有“初中”“漂亮”“男生”三个标签。
      这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本来应该是有不少答案的。但在此刻,何晓颖却只想起了一个人,迟疑地问:“五班的谢如鹤吗?”
      “谢如鹤?”书念眨了眨眼,倒是没想过她能说出一个人名,“你认识吗?”

      “认得啊。上周万琼不是还给他递了情书,你不知道吗?”何晓颖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而且我们班有很多女生喜欢他。我都听到好几次了,交换秘密都说的喜欢谢如鹤。”
      书念皱眉:“真的吗?她们现在才多大。”

      “……”何晓颖及时收回话题,“你要找这个人做什么?如果是谢如鹤的话,你还是别去找了。他是坏学生,总逃课。而且很阴沉,看起来就吓人。”
      听到的“阴沉”两个字时,书念回忆了几秒,很快便豁然开朗了起来。
      “那应该是他。”

      “不是吧,真是他?”何晓颖被她这话吓到,“你没事找一个坏学生干什么?”
      书念垂下眼,细细密密的睫毛遮盖住情绪。她用指尖揪了揪衣角的小细线,似是惭愧,声音很低,含糊不清:“我做错了事情。”

      何晓颖没听清:“什么啊。”
      恰好上课铃响了起来。
      书念松了口气,坐直了起来。她没再重复,抬起眼,躲开了何晓颖的目光。
      “上课了。”

      -

      这事情拖得越久,书念就越发觉得愧疚和心虚。总是会想起这件事情,心情也总是闷闷的。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突然间长大了好多岁。
      变得像大人一样有很多心事了。
      做事也不能坦坦荡荡,对着何晓颖还有隐瞒。

      书念想变回以前的模样。
      下了课,她立刻出了教室,上到三楼,到五班的教室门口。她在外面站了一会儿,不敢贸贸然地进别人的班里。
      怕还没见到谢如鹤就上课了,书念只好喊住此时出来的一个女生。
      “同学,你能帮我喊一下你们班的谢如鹤吗?”

      女生看向她,似乎遇多了这种事情,神情了然:“我可不敢喊,你要找他自己进去吧。就最里面那组的最后一排。”
      书念应了声好,有点局促地从后门进去。

      有大半的学生都在里面。
      初中的学业并不紧迫,所以下课期间,很少有学生在学习。此时,大多数人聚在一块聊天,前排的同学转过头与身后的人说说笑笑。
      注意到书念陌生的面容,他们顿时安静下来,都露出好奇的表情。正对着讲台坐着的学生也随着他们的目光回了头,莫名有种在看好戏的感觉。

      书念收回视线,没再往别处看。
      五班的教室分成四组,每组五排,一排两人。但只有最里边的那组的最后一排只有一张桌子,此时有个少年正趴着那睡觉。

      少年穿着外套,只能看到他裸露在外的脖颈以及修长的手指。只有他那一侧的窗帘被拉上,但斜对角还是有星星点点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
      灰尘在空中飞扬,他的头发上有浅浅的光。

      书念犹豫着,走过去站在他的旁边。
      少年一动不动,不喊他似乎根本就不会醒。书念也不好意思喊他,就一直站在原地,视线定定地放在他的身上。

      热切的,期待的,犹如带了温度的。
      仿佛想要让他感受到自己炽热的眼神,然后醒来。

      倒是有个男生看不下去了。
      大概是因为想看的热闹因为其中一个的不知情,完全没有出现的机会。男生主动喊了起来:“喂!谢如鹤!有人找你!”

      他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过了半分钟左右,眼前的少年才懒洋洋地抬起头。
      最先露出来的那双桃花眼,清澈分明,似醉非笑,莫名有种深情的错觉。五官曲线利落冷然,天生带了点戾气。薄唇拉直,没有什么情感外露。

      书念松了口气。
      找对人了。

      下一刻。
      谢如鹤侧头,朝身侧的书念望去。
      两人视线相对。

      时间像是定格住。
      书念紧张地抓住校服下摆,不好意思直接在这里跟他道歉。她纠结着怎么开口。
      谢如鹤上下扫了她一眼。

      一秒,两秒。
      书念咽了咽口水,正想把他叫出外面说话的时候。
      谢如鹤垂下眼,重新趴到了桌子上。他的动作很自然,像是这个姿势睡得不舒服,起来换个姿势重睡。
      完全忽视了她的存在。

      “……”

      -

      因为这事,书念得到了五班围观群众的嘲笑声。
      书念的脾气好,没有因为这个恼怒,但通过谢如鹤的态度,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她看来,尽管谢如鹤不会说话,但通过前两次的交往,书念觉得他还是一个挺有礼貌的人。但这次,他居然恼火到连修养都抛弃。

      看来自己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

      为了道歉,书念每节课间都往三楼跑,但没有一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
      谢如鹤要么一整个课间都趴在位置上睡觉,要么就一个课间都消失不见,直到打了上课铃才回来。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有一次,书念一到三楼,就看到他从厕所的方向回来。
      这好不容易的机会,书念是真的想好好珍惜的。她连忙跑了过去,小喘着气在他旁边说话:“谢如鹤,我有话跟你说。”

      已经快到五班的门口了。
      书念很担心他会直接进教室,但又不敢跟他有身体上的接触,唯恐又被他狠狠甩开。她提高音量,着急起来,声音依旧软软的。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话刚落下,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谢如鹤侧过头看她。他的眸色很深,鸦羽般的睫毛衬得那双眼越发深邃。皮肤薄如纸,隐隐能看清底下的血丝。看起来让人觉得病态,嘴唇颜色却艳。
      他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像是软化了态度。

      书念终于有了种苦尽甘来的感觉。神情随之放松了不少,她舔了舔唇,认真说:“就是,上次我——”
      书念连主题都还没切入,开场白都还没说完。
      下一秒,谢如鹤轻扯嘴角,大步走进了教室里。

      书念:“……”

      -

      这是书念这辈子见过的,最喜怒不定的人。
      她自认没见过世面,但也不是没有见过性情古怪的人。
      比如那个开了家早餐店,却永远起不来做早餐的叔叔;比如便利店阿姨的儿子,明明是个大男人,却成天穿着女装,让她喊他姐姐;再比如学校的保安叔叔,喜欢在放学期间拿着喇叭在学校门口唱歌。

      但书念也都只是觉得好笑好玩。
      谢如鹤的举动却让她觉得有些生气,但因为理亏,她又不得不继续低头。
      这是书念活了十三年以来,觉得最憋屈的一次。

      就这么拉锯了两三天的时间。
      到后来,书念也不再每节课间都过去了。有空的时候,想起来的时候,她才会跑到三楼去找谢如鹤。

      最近这一次。
      书念一到五班门口,就看到有好几个男生围着谢如鹤,领头的男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说完之后,一群人哄然大笑。
      谢如鹤什么都没说,转头往另一个方向走。

      看到这个画面,书念的脑海里莫名脑补出一个剧情——他们在嘲笑谢如鹤不会说话,在戳他的伤疤,甚至还想在上边撒盐。
      即使这段时间,因为谢如鹤的态度,书念是不太开心的。
      她抿了抿唇,还是追了上去。

      “谢如鹤。”书念走在他的旁边,小声问,“他们是不是在嘲笑你啊?”
      谢如鹤没吭声,垂着眼眸。
      书念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按照脑海里的印象,她磕磕绊绊地说:“你有没有注意到,刚刚那个男生有酒窝。”
      “……”

      “你知道吗?酒窝是由于面颊部肌肉缺陷而导致的。”书念仰着头,巴掌大的脸白皙干净,“所以那个人是一个有缺陷的人。”
      “……”
      书念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反正就是,就是,你也可以嘲笑回去……”

      闻言,谢如鹤忽然看向她。刘海垂至眉毛,瞳色沉沉,眼睛下方一层青灰色。平时没有任何情绪的脸,在此刻带了几分若有所思。
      他盯着书念颊边的酒窝。

      良久,谢如鹤头一回对她开了口。少年的声音清润,情绪淡淡。
      在那一刻,书念甚至还有种自己幻听了的感觉。

      “你也有。”他轻声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读者问,李庆和李宏有什么关系
    我。。
    他们没什么关系,就作者懒得给跑龙套的好好起名(。
    -
    感谢 长风引鹤鸣、挽山河、咸的不要、相伴今生、HierophantVi、xxxiivita、就是你呀Arial、棒棒糖本糖、温闻、喜宝x2、23347832 的地雷
    感谢 Mr.麋路 的手榴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