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3章】

      《商途》是一部原创剧本,里面的男主名叫楚轩彻。
      
      楚轩彻的父亲和母亲,是彼此的初恋。可因为家境相差悬殊的缘故,逼迫分开。他的父亲楚骏茂为了家族事业,只能娶了商家小姐。而他的母亲,则是独自一人,将他生下、抚养。
      
      在楚轩彻六岁那年,他的父母意外重逢,楚家众人也因此得知了他的存在。
      
      楚老爷子不忍自己的孙子流落在外,派人将楚轩彻带回家中抚养。但他的母亲,一直没能进入楚家的大门。
      
      楚轩彻为了母亲,从小便刻苦学习,颇受楚老爷子和楚父的喜欢。大学时期就曾崭露头角,帮楚氏集团拿下一个商业大单。
      
      不仅如此,他还邂逅了女主,谈起了恋爱。只可惜,两人因为诸多的误会,而选择了分手。
      
      大学毕业后,两人各自奋斗。因为命运,又再度重逢。解除误会的两人选择携手,一路披荆斩棘,打败、制服了很多充满恶意的人,并且挽救了濒临破产的楚氏集团。就这样,楚老爷子认可了他们的恋情,并且把集团全权交给了楚轩彻……
      
      ……
      
      此刻的楚宴正躺在床上,额头上的伤口,已经得到了妥善的处理。
      
      可他的神色,丝毫不见放松,眼中还溢出些许懊恼。
      
      《商途》剧本里的男女主,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好人。他们会有私欲,也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极力争取。编剧将剧本中的人物,塑造得特别写实。很多情节,都揭露了人性最真实的一面。
      
      正是这个原因,楚宴才会接下这个剧本。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剧本还没开始拍呢,自己倒是莫名其妙地穿进了剧本。
      
      “楚彦?”楚宴念叨着这个与自己相近的名字,脑中在拼命回忆剧本里的内容。
      
      没过多久,他的眉头就蹙得更厉害了。
      
      剧本中的楚彦,因为性格内向压抑,不受楚老爷子和楚父的喜欢。从小到大,就比不上楚轩彻。
      
      后来,楚彦结识了女主,爱上了这个唯一能够给他温暖的女孩子。可没想到,男女主因为他而相遇,走在了一起。
      
      毕业后,他被楚老爷子强行塞入楚氏集团。什么都不懂的他,被有心人利用,没有头脑地去对付男主,还卷入了一场巨大的商业诈骗案。楚彦百口莫辩,最后走投无路,和他的母亲一样,选择了自杀。
      
      很典型的炮灰角色,在剧本里的出场次数,少之又少。
      
      楚宴将剧本细细回忆了一遍,闭目沉思。
      
      能不能回到现实世界,已经是个未知数了。可他既然代替了原主,就不能让自己沦落到剧本中的那种悲惨结局。
      
      原主的性格,众所周知。如果他贸然改变,不仅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甚至还可能改变某些情节走向。既然如此,他还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当然,必要时刻,还能扮猪吃老虎。
      
      楚宴思考了一番,勉强接受了自己‘穿进剧本’的事实。
      
      这具身体本就瘦弱,挨打受伤后,又在寿宴上折腾了半天。如今一放松下来,身心皆疲,困意难止。楚宴也不多想,干脆扯着被子,蒙头睡了过去……
      
      ……
      
      楚宴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上午十点。他下了床,二话不说便走到浴室里,避开额头上的伤口,给自己简单洗漱了一番。
      
      经过一夜的调整,楚宴的状态总算恢复好了。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驻足打量。
      
      昨天事发突然,楚宴只在金属柜面上模糊地瞧了两眼。如今仔细一看,他发觉,原主的这张脸长得很不错。五官精致、英气,皮肤比寻常人的都要白皙。撩开稍长的刘海,一双清澈的桃花眼就显露出来。随意一瞥,无形之中就多了点生动。
      
      原主不喜与人交流,更是常年呆在室内。大概是由于这个缘故,原主的身上丝毫没有同龄人的世俗感,气质是难得的纯粹、柔软。
      
      楚宴在娱乐圈闯荡了几年,自然知晓,这样干净的容貌和气质,最容易俘获人心。
      
      这张脸,便是最好的伪装和武器。
      
      楚宴心里满意,不由松了口气。他重新走回房间,打算找件干净的衣服换上。可打开衣柜一看,却是彻底傻眼了。
      
      诺大的衣柜里,只挂着寥寥几件夏衣。楚宴随手扯出一件,看了看,就知道是穿了很久的旧衣。
      
      楚宴揉了揉眉间,脑海中又翻出一些事情来。
      
      楚老爷子虽然不喜欢他这个小孙子,但平日里,吃穿用度所需的零花钱,一分不少地都给了。可这问题,偏就出在一个保姆身上。
      
      原主母亲去世得早,从小就由保姆照顾着。
      
      早些年,保姆谢云芬对原主也算尽心尽力。可后来,她发现这个小少爷不受宠后,态度就有了变化。先是敷衍照顾着原主,再后来,她还暗地扣下了原主的零花钱,全部花在了自家人的身上。
      
      原主读得是寄宿高中,在学校里,穿校服、吃食堂,平日里不常回来。一晃那么多年,楚家上下还真没人发现异常。更准确地说,他们完全忽视了原主……
      
      ……
      
      楚宴将事情回忆了一遍,眸中的阴霾慢慢聚集。
      
      恰巧此时,敲门声响起,伴随着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小少爷,你睡醒了吗?”
      
      声线,无比耳熟。
      
      只一瞬,楚宴便认出了来人。他收敛了情绪,径直走去,开了门。他对上门外的人,乖巧喊道,“……芬姨。”
      
      谢云芬见他开门,视线往里探了探,张口就说,“少爷,睡饱了就起床,老爷子刚才还问起你了。”
      
      大概是昨天寿宴的缘故,老爷子对这个孙子,难得有了些关心。
      
      “好。”楚宴望着她,眸底闪过一丝光亮。转而,他的脸上就晃起犹豫,试探着开口,“芬姨,你能把钱给我吗?我、我想用点钱。”
      
      谢云芬一听见‘钱’字,脸色顿时就变了。不过,她很快就稳住了,故作温柔地询问,“怎么了?是不是要买东西?”
      
      话才刚问出口,她便语重心长道,“小少爷,不是芬姨说你,你可不能乱花钱。老爷子对你的态度,你心里有数,你总得给自己留后路。”
      
      “你放心,钱我都给你存着。芬姨也是为你好,你明白吗?”
      
      楚宴听见这荒唐理由,心中嗤笑。可脸上却故作为难,吱唔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谢云芬料定他的性子,打着马虎眼,连忙转移话题,“好了,小少爷,你换完衣服就下来,正好能和老爷子吃个午饭。”
      
      楚宴脸上一怔,几秒后,他便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嗯。”
      
      谢云芬说完话,扭头便走,心里却在庆幸——得亏这小少爷内向,从小跟在自己身边长大,也好忽悠。否则,自己哪里舍得拿钱给他?
      
      殊不知,少年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就换了神色,原本的犹疑消失殆尽。楚宴盯着她的背影,双眸幽深,勾起冷笑。
      
      平白得来的财富,用久了,就觉得真是自己的了。
      
      人贪心过了度,也就该得到惩罚。
      
      楚宴回到房间,看着空荡的衣柜,默不作声。过惯了华丽的明星日子,楚宴对于自己的生活品质,一向要求甚高。即便到了这里,他也没打算放低要求。
      
      楚宴想起谢云芬那张伪善的面孔,眸色更沉。既然自己已经替代了原主,那么,他就会夺回属于这具身体的一切。
      
      思及此处,楚宴干脆摘下柜子里仅有的几件夏衣,一股脑地拿进浴室,将它们随意打湿、晾晒在一旁。干完这些事情,楚宴又把视线移至一处角落,衣篓里有件脏衣服,是他昨晚换下的。
      
      楚宴眼底滑过一抹犹疑,几秒后,他终是拿起那件脏衣服,重新穿在了身上。
      
      ……
      
      将自己收拾妥帖后,楚宴才下了楼,径直走到餐厅。厨房佣人早已经做好了午餐,此刻正依次有序地摆在长餐桌上。
      
      楚宴看着主位上的人,步伐微顿。
      
      “起床了?过来,到我身边坐。”楚老爷子看见他的身影,威严发话。
      
      楚宴闻言,内心平静。可表面,却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他小步迈了过去,只一会儿的时间,就双颊微红,他的视线小幅度地移了移,还是选择了一个偏位,坐下。
      
      楚老爷子见他这小心翼翼的样子,眼底略有不悦。但很快地,楼梯上便又响起了脚步声,“爷爷,午安。”
      
      两人同时抬眼,见楚轩彻正从楼梯上下来。
      
      楚宴面上显出局促,实际却利用这点空闲打量着他。
      
      作为剧本里的男主,楚轩彻的容貌自然俊逸,身高出众。他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充满年轻人的朝气。
      
      “昨天太累了,今天就睡过头了。”楚轩彻自然而然地走到老爷子的身侧,坐下,道歉讨好,“爷爷,没陪您用早餐,您可别生气。”
      
      “这有什么?我知道,昨天的寿宴,辛苦你了。”老爷子的脸上,总算多出点愉悦,“暑假也没几天了,接下来没什么事,你想玩就好好玩。”
      
      “我买了几本商业理论书籍,打算抽空看看。”楚轩彻又道。
      
      “哦?是吗?”
      
      爷孙一来一回,显得其乐融融。楚宴看见这一幕,不可置否:就凭楚轩彻和原主的性格差异,也难怪楚家人对他们的态度,截然不同。
      
      楚宴先前认真研究过剧本,知道这个楚轩彻的心思并不简单。
      
      他眸光微闪,故意将筷子拨落在地。斜对角的两人听见声响,这才停下对话。
      
      对上他们的视线,楚宴的神色尤为不安,“对、对不起。”说罢,他便低下身子,去捡筷子。
      
      楚轩彻瞥见他身上的衣服,目光闪烁,嘴角泛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随即,便惊讶地问道,“小彦,你怎么还穿着这件衣服?”
      
      闻言,楚宴起身的动作微顿,他眸中光亮乍现。等他起身时,脸上又带上了不安感。他局促地拉扯着褶皱的衣服,企图将衣服弄得平整些。
      
      可偏偏,将衣服的整体看得更清楚。
      
      这么一弄,楚老爷子也算察觉了。楚宴身上的衣服,分明是昨天宴会上的那件。衣上还存着污渍,皱巴巴的,看着就邋遢。
      
      楚老爷子蹙眉,呵斥,“小彦,你这是又是怎么回事?”
      
      楚宴垂下眼睑,一张脸瞬时憋得通红,小声开口辩解,“……没、没衣服穿了,只剩这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宴少:穷得不行,没衣服穿[冷笑.jpg]
    --
    楚家威胁不到我们宴少,其实也有友军在,但暂时保密。宴少又要打脸啦,前30评论红包一枚~请大家多多评论呀!
    --
    【霸王票】感谢Meatball的地雷,啾咪!
    【营养液】感谢Meatball*88、R型失明者*66、月梓梓梓*50、啊情呦~*15、蠢作者今天又没更新*5,啵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