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6章】

      唐昱早年在道上颇为出名,后又转型在商海几载沉浮。他所造就的气场,一般人难以抵挡。宋良广对上他冷厉的目光,紧张到冒汗。
      
      宋良广得知孟秦这个老板亲自前来,就已经够胆战心惊了。现在,楚宴的背后居然还站着唐昱?一边是上头领导、一边是商业巨鳄,哪头都是不能得罪的人物。
      
      在场大多数的人,都历经过部队训练。即便是院长这个门外汉,都觉得楚宴的姿势标准不已。
      
      这要挑错处?也压根没地方下手啊!
      
      他视线闪躲,脑里正在飞速思索,企图将这事用另外的借口掩盖过去。
      
      周俊彦神思敏捷,他眼珠子一转,立刻‘火上浇油’,“宋教官口中的‘他们’,除了楚宴,也就只有我和侯宁、严明朗。那两个家伙由别的教官带着,宋教官管不着。”
      
      “楚宴的动作没得挑错处,那说来说去,宋教官是觉得我的动作也不标准?”
      
      周俊彦眉梢微挑,轻飘飘地丢出一句,“孟叔叔,你们公司招来的保安,可真够严格的。”
      
      “俊彦,你就别开玩笑了。”孟秦拍了拍侄子的肩膀,叹了口气,“你从小就接受周家的军事训练,现在的年轻人里,军姿动作能比你更规范的,能有几个?”
      
      宋良广听出孟秦话里的偏袒,后背冷汗直流,可偏偏无从开口解释。
      
      孟秦看了楚宴一眼,又补充上一句,“当然,我看这名新生,也是下过苦功夫。宋广良是吧?你最好把话说清楚!”
      
      话落,所有人的视线,都一致投在了宋良广的身上。
      
      在一片静默中,楚宴抢先开了口,“宋教官不解释的话,我来说吧。”
      
      大概是疲惫的缘故,少年的嗓音有些沙哑,低沉入耳,让人觉得舒心,“每天早上五点半集合,男生集体俯卧撑三组,绕操场两周,上、下午的训练,各有两个休息时间。”
      
      “总教官,是这样的安排,没错吧?”
      
      那名总教官看了宋良广一眼,心下犹疑,“……是。”
      
      “宋教官总说我动作不标准,每日例行要求我,加罚两组俯卧撑,操场三周跑,训练间隔的休息时间,也总以各种理由,让我重站军姿……”
      
      说着说着,少年的眼里就带上了一丝委屈,可他执意发问,“总教官,这两日你巡逻的时候,有看见吗?”
      
      总教官心头咯噔一下。
      
      少年几句话,就将他指了出来,无非是想让他作证。他虽盯着总教官的头衔,实则充其量,只能算是保安队的队长。
      
      宋良广是一年前是进入他们保安队的。这么长时间,对方为了巴结他,暗里送了不少东西。这回,对方主动请缨,说要跟着训练新生。他一时飘飘然,就没多想,答应了下来。
      
      原本他还想看在那些私交利益的情况下,帮宋良广辩驳。可如今,上层领导分明偏向了楚宴,再加上宋良广有错在先……
      
      此时此刻,他又怎么敢替宋良广做假证明?倒不如反过来站队!
      
      唐昱猜到了其中的弯弯绕绕,见他犹豫,毫不留情地戳穿,“总教官?莫非你也得了好处,变得‘有口难言’了。”
      
      “哼!他做不了证,多得是眼明心亮的学生。”周俊彦瞥了一眼楚宴,对方递给他了一个晦暗的眼神,合了合眼。周俊彦领意,直言不讳,“这才开学几天,我和楚宴可没本事,收买其他新生做假证。”
      
      孟秦听出这其中的微妙,神色更沉。
      
      总教官闻言,又瞧见两人的神色,顿时心惊。他们在学生面前作威作福,可回了公司,就是一个靠工资吃饭的小员工。哪里刚和真正的领导叫板?到时候万一惹怒了领导,肯定得丢了工作!  
      
      在短暂的利益和自己的前途之间,他果断选择了后者。总教官不做多想,咽了口唾沫,连忙改口,“之前我提醒过宋教官,让他别太为难学生。可我没想到,他居然丝毫没听进去!”
      
      “利用教官身份,针对学生,简直胡闹!”
      
      宋良广听见这话,顿时不可置信地望了过去。他为了这份差事,不知倒贴了不少钱。现在对方不帮他也就算了,居然还反过来,咬他一口!
      
      宋良广越想越气,所有的恐慌都化成了怒意,他口不择言,“陈队长!我滥用职权?那你又好到……”
      
      “我什么我!”总教官听出他话中的苗头,越发警惕。他面上装得正义凛然,“孟总都在,你做错了事情,就要勇于承认!”
      
      狗咬狗?有意思。
      
      楚宴内心嘲讽,面上不显。
      
      孟秦看见两人眼中暗含的惊恐,更觉不对劲。他原以为,楚宴晕倒是偶然事件,顶多也就是教官太过严厉的缘故。可现在看来,藏在这后头的肮脏勾当,还多着呢!
      
      所谓的‘针对’一事,恐怕是真的!要是为了这事,连累到了公司的声誉,就绝对不能姑息!
      
      孟秦强压住怒意,他转身看向了楚宴。对方是这次的‘受害者’,他必须要先得到谅解,“孩子,这事是我们管理的过失,若你相信我,就将这事交给我处理?等我把这两人的过失解决之后,再来向你正式赔礼道歉。”
      
      “没关系,孟总,你也算是俊彦的叔叔,我当然相信你。”少年勾唇,眼里满是真诚的信任。
      
      孟秦神色稍缓,对院长说道,“我会另外调两名员工过来,顶替上宋广良他们的位置。”
      
      他看向宋良广两人,沉下脸色,“至于这两人,我要先带回公司,问清楚情况。这事都闹得网上去了,必须得有一个结果!”
      
      “好。”校长听见这话,连连应下。
      
      总教官想到后果,双腿发软,恨得咬牙。
      
      要真去了公司,肯定闹到公司领导那边去!他和宋广良私底下偷偷摸摸的行径,也不得翻个底朝天?这饭碗,肯定是要丢了!
      
      总教官恶狠狠地看向身侧的人,要不是这宋良广没脑子,偏要招惹一个新生,哪里会闹出今天的乱子!千错万错,自己都不该和对方搭上关系!
      
      至于宋良广,眼前早就一阵阵地发黑。他是家中的老来子,父母对他宠溺有加。之前听说安保大队轻松,福利好。每年在大学里充当教官,也够威风,这才靠金钱和关系,混了个位子。
      
      这次,他本是打算帮自己的外甥出一口气。可没想到,折腾了半天,反倒是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此时此刻,即便两人再后悔,也是无用了。
      
      ……
      
      院长看在唐昱的面子上,特意做足了架势,给楚宴免了接下来的军训。这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等到四下无人后,楚宴这才对向了沉默的唐昱,“唐总,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
      
      唐昱垂眸,眼底略过一丝浅淡的笑意,“不必客套。反倒是小少爷,演技过硬。真真假假让人难辨,的确很能打击敌人。”
      
      楚宴微怔,随即轻笑出声,“可我的假面具,只用来打击敌人。”
      
      “但是……”他抬眸,直直望向唐昱。两人视线相对间,楚宴的唇角明显上扬,“在唐总面前,我可不愿意带着假面具。”
      
      “如果我提出请你吃饭,唐总肯不肯赏脸?”
      
      唐昱听见这直白的邀请,一怔。少年的笑容不含一丝虚假,反倒带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撩人,轻而易举就晃动了拨了心弦。
      
      还没等唐昱应答,旁侧就想起一道焦急的声音,“小宴。”
      
      楚宴朝声音的来源望去,看见来人后,有些讶异。等到楚云深走近,他才慢半拍地喊道,“……大、大哥?”
      
      “事情都闹得上新闻了,我还能不知道?”楚云深简单抛下一句解释。其实他一直让学校里交好的辅导员,暗中关注少年的情况。
      
      “好端端的,为什么晕倒了?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让人不省心?”楚云深冷硬的眉眼间,溢出满满的担忧。
      
      有些违和,却又令人暖心。
      
      “我、我没事了。”楚宴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得转移话题,“大哥,这位是唐昱,唐总。我晕倒后,是他带我去的医院。”
      
      楚云深哪能不知唐昱的显赫身份。他内心讶异,可面上不显,只是生疏地颔首,“唐总,多谢你对舍弟的帮助。”
      
      “举手之劳。”唐昱对待外人,也恢复了如常的淡漠。他看了一眼时间,说,“我该走了。”
      
      楚宴闻言,眸中溢出些许懊恼。楚云深跑来找他,他自然不能不理会。可如此一来,和唐昱的晚餐邀约,不就泡汤了?
      
      唐昱似乎察觉了他的情绪,短促勾唇,开口道,“小少爷的邀约,我只能等下次了。先走一步,两位慢聊。”
      
      “好。”楚宴盯着他离去的背影,眸色微亮。楚云深见此,将心中的疑惑抛出,“小宴,你怎么认识唐昱的?他的身份可不一般。”
      
      “嗯,我知道。”楚宴点点头。
      
      楚云深只当他不愿多言,干脆略过这个话题。他揉了揉少年的脑袋,尽量放缓声线询问,“确定身体没事了?晚上的家宴我也不回去了,陪你再去医院检查检查?”
      
      “家宴?”楚宴抓住话中的关键。
      
      “爷爷吩咐的。”楚云深颔首。他想起一事,眉眼间竟带上了几分罕见的厌恶,“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怎么被楚轩彻说动,居然还让那个女人也……”
      
      哪壶不开提哪壶。
      
      话语戛然而止,楚云深看着眼前的少年,暗觉自己糊涂。他口中的‘女人’,正是楚轩彻的母亲。当年,就是她间接性地逼死了少年的母亲。
      
      楚宴听见他未尽的话语,心中了然。才刚料理完宋良广,现在又上赶着来了一个。他眼中暗藏一丝玩味的光亮,主动提议,“大哥,我们回家吧。”
      
      要是放在以前,少年是绝对不愿意面对这个女人。楚云深想到这点,轻声反问,“小宴?”  
      
      楚宴情绪微转。他扬起头,定定地对上楚云深的视线。少年的眼眶微红,其中含着的恨意和不甘。
      
      楚云深心疼不已,刚准备安慰。紧接着,他便听见少年倔强道。
      
      “既然是家宴,我们就不能让一个外人,占了风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宴少:打脸宋氏姐弟,我是认真的:)
    --
    【感谢】Meatball的地雷和营养液,亲亲肉丸子w 这两天评论怎么少啦,求大家继续给力支持~老规矩,抽评论送红包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