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4章】

      两日后,集体休息。
      
      侯宁看着再度被‘罚站’的楚宴,口头骂骂咧咧,“艹!姓宋的,针对得太过头了吧?”
      
      军训的每一天,都需要早起。男生组例行做俯卧撑,动作不标准的新生比比皆是。可每一次,宋良广就单单拎出楚宴,要求重新罚做。
      
      训练过程中,点名最多的也是楚宴。就连每次的集体休息,也总有各种理由,让楚宴站军姿,断了他的休息时间。长此以往,楚宴在体力上的消耗,比任何人都要多。
      
      “就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严明朗也道,“就连我们班,也有好多同学发现这点了。”
      
      “你们说,楚宴要忍到什么时候?”侯宁侧头,看着一言不发的周俊彦。对方的手中正握着一瓶空矿泉水,随意玩捏着。他的视线直直落在宋良广的身上,眉眼间显出怒意。
      
      “再等等。”周俊彦将手中的空瓶子一丢,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正中垃圾桶,“按照他的想法来,他应该有分寸,我们别误事。”
      
      前两天,楚宴特意嘱咐过他们,不要强行出头。要不是因为这一句话,三人早就忍不下去了。
      
      此刻,偌大的操场上,唯有楚宴一人站在烈日底下。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额间布满了细汗。这几日的连续消耗,要不是楚宴本身的意志力够坚定,恐怕原主的身子,早就挨不过去了。
      
      楚宴盯着不远处的宋良广,眸底正酝酿着一场风暴。
      
      这两日,他会故意‘屈服’于宋良广。一是为了多些目击人证,二是为了给接下来的反击一个准备。如今,时机已经成熟,有些事情,是该了结了。
      
      楚宴动了动身子,径直朝着宋良广走去。对方注意到了他,迈步上前,厉声道,“楚宴!谁准你自由活动的!给我站好!”
      
      “宋良广。”楚宴在他的面前站定,直呼其名。
      
      宋良广闻言,一怔,有些莫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楚宴的唇边就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凝视道,“随意惩罚学生,你这个教官,当得可真够格。军训结束后,需不需要我和校方提议一下,给你颁发一个最优秀教官的奖励?”
      
      一字一句,清晰可闻。一些离得近的学生听出话里的嘲讽,当即笑出声。
      
      “反了是吧?”宋良广怒意腾升,吼道。这一吼,注意过来的人就更多了。
      
      他原以为,少年会和前两日一样,缩回脑袋不敢反驳。可如今,少年一反常态,只将他的训斥当成了耳旁风,动人的双眸中满是对他的不屑。
      
      “楚轩彻给了你什么好处?”楚宴问话。可语气从容、肯定,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让你想尽办法为难我。”
      
      宋良广听见这个名字,当即色变。他沉默了几秒,随口否认,“楚宴,你少扯东扯西!是你个人的意志力不坚定,又没有团体意识!哪一个新生不是这样训练过来的?”
      
      楚宴轻笑了一声。
      
      “教官这话说得可真好听!”周俊彦赶了过来,直白道,“你几次针对楚宴,当旁人都是瞎子,看不出来吗?”
      
      “针对?好呀,你们对我的误会倒是够深的!”宋良广伸手指向两人,胸口起伏得厉害,似乎真受到了极大的误会侮辱。他的目光溢出怒火,故意破罐子破摔,“行!我说针对你们是吧?给我跑操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停下来!”
      
      “不照做的话,我就报告给校方,说你们违反军训准则!”
      
      既然对方察觉了他和楚轩彻的关系,宋良广干脆狠下心来。在晋城大学,历年的军训都有铁规定——若有公然顶撞教官,故意破坏军训的新生,不仅扣除学分,还会落下通告处分。
      
      “你抛去教官身份,不过就是个小保安!在我们面前装什么人!”周俊彦气得牙根发痒,双手紧握成拳,很想上前狠狠地揍上一顿。
      
      “俊彦……”楚宴拉扯住了他,并对宋良广应道,“好。”
      
      两人听见他的回答,流露的神色不一。周俊彦回身,不可置信道,“楚宴?别理他!凭什么受着窝囊气?”
      
      楚宴帮他说服过老爷子,周俊彦将他成兄弟看重。再加上,他从小就是直性子,周老爷子和家中长辈从小就教育他,绝对不可仗着身份,故意欺负人。
      
      这么些天,他简直腻歪透了利用教官身份欺压人的宋良广!
      
      楚宴看出他的愤怒,无声摇头。他凑近周俊彦的耳畔,低声说了几句话,“你要是动手打人,错方就真成了我们。冷静下来,我有事要你帮忙……”
      
      周俊彦听完楚宴的话语,勉强平静了下来,点了点头。
      
      “还在嘀咕什么?!”宋良广瞧见两人的神态,隐约有些不对劲。周俊彦冲他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宋良广察觉到自己被人轻视,刚欲开口,楚宴便喊道,“宋教官。”
      
      宋良广回头,对方正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闪过短暂的威胁光芒,引得人呼吸微窒,“……太过刻意的做坏事,是会得到惩罚的。”
      
      少年身形单薄,甚至面色还有些发白。可他的那双眼眸始终明亮清澈,仿佛早将一切都看得透彻。这句话落在宋良广的耳中,竟让他隐隐觉得不安。
      
      还没等宋良广回过味来,楚宴就已经按照他的命令,围着操场匀速跑了起来。集合的哨声响起,宋良广不得不暂时收拾心情,去训练其他新生。
      
      ……
      
      不远处,走廊上正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深邃俊美的五官,使得路过的学生偏偏回头。他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银丝框的眼镜,可藏于镜片下的视线,却丝毫不减锐利。
      
      院长看见他,疾步走了过来,礼貌道,“唐总,有失远迎。”
      
      唐昱推了推眼镜,淡漠一笑,“院长客气了。”
      
      “之前邀请唐总,做我们学院特邀教授的事情,唐总同意了?”院长看向他,眼中带着一丝小心翼翼,拘谨询问。
      
      在学院建立之初,唐昱便是最大的投资者。如今各地学院都喜欢聘请知名的业界人士,作为特邀教授,以此用于宣传,提升学校的学术性。唐昱在商业界的知名程度,堪称传奇。校方很早之前,便开始向他发出邀请。没想到新学期竟有了回复。
      
      “嗯。”唐昱颔首。他侧过身,望向时不时传来口令声的操场。不知怎么,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少年的容貌。他微微发怔,只道,“我随处走走。”
      
      “诶,昱哥……”身边的徐毅欲言又止。
      
      唐昱原本是没有当特邀教授的打算,相反还拒绝了好几次。
      
      前两日,唐昱正巧在胡同里陪着他的养母顾姨。对方年轻时是大学教授,后来因为意外事故,只能遗憾下了讲台。顾姨听闻‘邀约’一事,便随口劝了两句。唐昱为了让她老人家开心,就把这事应了下来。
      
      徐毅回过神,转身对院长礼貌招呼,“院长,我们把具体事宜谈谈?”
      
      “好好,请。”
      
      ……
      
      在太阳猛烈地照射下,楚宴绕着操场,小幅度地跑着。周俊彦是中途加入陪跑的,他怕好友的小身板恐怕吃不消,担忧道,“楚宴,还好吗?”
      
      “……几、几圈了?”
      
      “三圈半?”
      
      楚宴听见这个数字,眸中的光亮一闪而过。众目睽睽下,这个圈数,显然已经够了。他不傻,并不会拿着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楚宴停下步伐,弯下腰喘着气。他的余光一瞥,竟是意外地发现了树荫底下的唐昱。
      
      四目相对,却又飞快别过视线。
      
      楚宴没去多想对方的出现,他只知道,要对付宋良广,现在绝对是最好的时机,“俊彦,记住我和你交代过的事情。”
      
      “嗯。”
      
      话落,楚宴便合上眼眸。转瞬,便似体力不支,一头栽倒在地上。
      
      ……
      
      再次醒来时,楚宴已经躺在了病房里。他动了动手臂,看着插在手背上的针管,有些懵圈——他还记得,在晕倒的第一时间,是唐昱突然跑来将他抱起。
      
      男人的怀抱,让他无端感到安心,竟就这样睡了过去。
      
      “醒了?”身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声响。
      
      楚宴抬眸望去,这才发觉唐昱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唐总?”
      
      唐昱将视线直直落在他的脸上,淡声询问,“你睡了半个多小时,医生说你没大碍,只是流失了不少体力,输点液补充。”
      
      楚宴应了一声,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清楚。倒是男人,第一时间将他送来医院,还真是无形之中,帮了他一个大忙。
      
      “唐总,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不客气。”他深深地望着少年,问道,“之前还说,不会任由人欺负。怎么才军训几天,就闷头吃了大亏?”
      
      早在少年‘晕倒’的第一时间,他就命徐毅去打听了情况,大概了解事情经过。
      
      唐昱走近,在床边的椅子上坐定。
      
      两人的距离隔得很近,楚宴桃花眼亮晶晶的,毫不避讳地打量着。男人的五官一如既往的出众,优越的长腿交叠,合适的白衬衣勾勒着他的身材,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那隐藏在衣服下流畅的肌肉线条。
      
      唐昱早就察觉到了他的注视,胸口隐约有些发烫。他表面不显,只用低沉的嗓音喊道,“楚宴?”
      
      楚宴回过神,耸了耸肩。他不打算隐瞒对方,如实回答,“原本打算演戏设计教官,没想到这两天没睡够,倒是在你的怀里睡过去了。”
      
      “演戏?”唐昱听见他的实话,眼里飞快闪过一丝笑意,他徐徐开口,“听你这语气,是准备反击了?”
      
      他所了解的少年,在单纯姣好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更深层次的危险与魅力。唐昱毫不怀疑,若是有人刻意招惹了少年。对方便会在恰当的时机,给出最有利的回击。
      
      “对了,这是你那个姓周的室友,托我给你带的。”唐昱拿出一枚U盘,转而又道,“说里面有你要的东西。”
      
      楚宴闻言,瞳孔中流露出明显的玩味悦意。他看着眼前的唐昱,心思微动,“唐总,帮我个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宴少:开始反击:)
    阿肆:目前两人的情况是——宴少颜控满级,唐大佬觉得宴少很特别。所以,请大家为这肤浅的爱情,共同举杯!
    --
    本章质疑声太多了,修了修文,把意思表述得更明确点。主角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
    【感谢】Meatball小可爱的地雷和营养液,啾咪w评论老规矩喔,抽几个小红包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