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3章】

      这人是自己班级的教官?那刚才他和楚轩彻,背地里又在讨论什么?
      
      楚宴的思绪百转千回,神色沉沉。周俊彦侧目,看见他的脸色,有些莫名。他用手肘击了击对方,悄然问话,“楚宴,怎么了?”
      
      还没等楚宴接话,宋良广锐利的目光便追了过来,“都给我安静!”
      
      楚宴对上他的视线,心里的警惕感更甚。他看了周俊彦一眼,后者明白他的意思,暂时闭上了嘴巴。
      
      宋良广突然的严厉制止,让全班新生都陷入了沉默。他环视一圈,又道,“女生前,男生后,从高到低,给我重新排位置!”
      
      “预备备,开始!”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队伍开始骚动起来。有男生拍向周俊彦,“同学,你个子高,麻烦移到那边去。”
      
      楚宴侧目,看着比自己高出不少的周俊彦,笑笑,“过去吧,我赖得移位置。”
      
      周俊彦听见他这句‘借口’,短促一笑,“行,那我过去了。”
      
      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队伍的位置就有了大幅度的变动。楚宴被安排在第三排第一个,宋良广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转瞬便又离去。
      
      楚宴观察敏锐,再加上之前看见的一幕,心里早有起伏。但是,对方还没‘动作’,他还不好彻底确定,只能暂时选择沉默。
      
      正在思索间,宋良广已经开始了第一项基本训练——站军姿。
      
      “大家听清楚,站军姿的要领,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宋良广边说,边开始朝着大家示范。
      
      楚宴距离他示范的位置有些远,前头又有不少同学挡着。无奈之下,他只能集中注意力,去听清对方的讲解。
      
      在穿越之前,学生生活对于楚宴来说,就已经非常遥远。军训这样的事情,更是在记忆深处慢慢模糊。所幸,这是最基本的动作,楚宴还能站得标准。
      
      “好了,开始!”宋良广喊道。
      
      操场的军训班级,目前的进程大同小异。操场上,除了个别教官的发令声,再无其他。
      
      楚宴目不斜视,身板挺得笔直。宋良广巡逻了一圈,终于慢悠悠地踱步到了他的身侧,开启了肆无忌惮的打量。
      
      如同一件随手可以把玩的物件,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身侧的同学们都深怕被揪出错处,正憋着做好动作,哪里还会注意到这一幕?
      
      楚宴察觉到斜前方的轻视目光,心里泛起的不舒感越来越重。几秒后,楚宴忍无可忍,终于微挑眉头,将视线落了过去。
      
      清澈的眼眸中,似有危险的冷光一闪而过。宋良广心间骤然一怔,竟隐约生出错觉——对方看似是无害的小虫,可转瞬就变成了一条浸满毒液的毒蛇,仿佛随时随地就缠住他的咽喉,刺入他的血管,给他致命一击。
      
      “……眼珠子动来动去的,干什么呢!给我直视看前方。”宋良广掩饰自己的心虚,大声斥责。
      
      楚宴见他的反应,心里发笑。可脸上显出窘迫,一张脸适时憋红。宋良广瞧见他一下子就被自己唬住了,心里泛起的点滴不安感,很快就消散无踪了。
      
      明明已是九月,可炽热的暑气,丝毫没有离去,反而变本加厉。
      
      很多新生开始感觉到费力,神色不再轻松。也不知过了多久,集体休息的号声才被吹响。宋良广应声而发,“全体,稍息。休息十分钟,再继续训练。”
      
      “好,解散!”
      
      众人听见这句话,当即一哄而散,纷纷抢占树荫地。
      
      楚宴见周俊彦同他招了招手,刚准备迈步过去,便听见宋良广将他指出,“你!刚刚军姿不标准,再给我站一会儿!”
      
      闻言,楚宴脸色微变,眼中流淌出一丝了然。
      
      果然开始了。
      
      周俊彦跑了过来,为楚宴争辩,“宋教官,不是听指挥统一行动吗?现在是大家休息时间,就算楚宴表现不好,也不能体罚吧?”
      
      “谁说我体罚他了?”宋良广的辩解张口就来,“站不好军姿,影响得是整体的形象。我把单独留下来,也是为了再给他讲讲要领。”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军训本就是培养集体意识的最佳方式,他把集团荣誉感拿出来说教,若是楚宴不照做,落入一些新生眼中,恐就成了‘不好’的行为。
      
      相反的,宋良广每一次对他的‘教训’,都展露在众人眼前。累计的次数多了,他才好拿此做文章。
      
      楚宴对自己的身体情况有数,沉默过后,便开口,“俊彦,你抓紧时间休息吧。”
      
      “你……”周俊彦蹙眉,分明还想说些什么。只可惜,楚宴再一次无声摇头,制止了他。周俊彦见此,又不好公然违抗教官,只能转身朝一旁走去。
      
      “楚宴是吧?你给我站直了。”
      
      楚宴立刻在众目睽睽下照做,顶着一头烈阳,站得笔直。
      
      宋良广见此,装模作样指点了两句,便朝着一旁的阴凉处走去。几位教官聚在一起聊天,时不时还发出几声笑。
      
      侯宁和严明朗从隔壁班跑来,他们瞧见楚宴的情况,疑惑道,“俊彦,这怎么回事啊?”
      
      “……我们教官非说楚宴军姿站得不标准,要让他再练练。”周俊彦睨了一眼不远处的宋良广,打抱不平。
      
      周俊彦家里长辈都是军人出生,她从小就被长辈们带着训练。像站军姿这样的基础动作,他一眼就能看出,楚宴的站姿分明标准得很。
      
      侯宁紧跟着吐槽道,“商学院的教官都是外聘的,说不定他们自己都不标准呢。”
      
      晋城大学的商学院建立时间不长,和其他学院不同,军训请来的教官都是外聘保安公司的人员,持证上岗而已。
      
      “才第一天训练,就连着站这么久的军姿,楚宴这小身板,受得了吗?”严明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这大太阳的,万一中暑了怎么办?”  
      
      周俊彦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眉头紧锁,“都过去多久了,怎么还不让人休息?”
      
      三人的目光始终落在楚宴的身上,渐渐带上担忧。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沉浸在聊天中的宋良广终于回过身,喊道,“休息去吧。”
      
      楚宴弯下腰,闷闷地喘了两口气,这才朝着阴凉区走去。周俊彦等人见他过来,立刻围了上去。周俊彦将刚开封的矿泉水递了过去,“快喝点。”
      
      楚宴也不客套,接过矿泉水灌了几口。冰凉的液体顺势而下,终于缓解了体内的焦躁、干渴。
      
      “还好吗?”严明朗问。楚宴持着一贯的内敛,点头表示无事。话音刚落,集合的哨声就响了起来。
      
      “卧槽,这也太快了吧!楚宴都还没休息呢!”侯宁下意识地骂出口。
      
      楚宴之前估算着‘罚站’时间,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脸色淡淡。他看着眼前的三人,不约而同地替自己露出不爽的神色,顿觉心间一暖。他冲三人笑笑,主动邀请,“中午一起吃?”
      
      “当然一起!”周俊彦勾住楚宴的肩膀,“走了走了,训练去。”
      
      侯宁和严明朗见此,赶紧小跑着回到自己的班级队伍。
      
      越是接近正午,阳光就越发毒辣,新生们一个个汗流浃背,疲态尽显。原主的身体素质不行,所幸楚宴意志力够坚定,还能勉强支撑。
      
      好不容易熬到了上午训练结束,结果宋良广再次借故将他留了下来。见班级队伍渐渐走远,已经累到极致的楚宴,眼里中终于涌出一丝阴霾。
      
      “怎么?不服气?”宋良广斥了一声,丝毫不给楚宴反驳的机会,直接给他按下‘罪名’,“全班上下,就你表现最差劲!”
      
      楚宴垂下脑袋,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忽然间,远处响起几道脚步声,伴随着喊声,“楚宴!”
      
      被队伍带走的周俊彦等三人,趁着中途空档又溜了回来。周俊彦一马当先,直接开口,“教官!楚宴哪里做得不好了?你又单独把他留下来。”
      
      “谁准你们三个偷偷溜回来!”宋良广避开问话,反倒借题发挥,“知不知道什么是‘统一行动听指挥’!不好好跟着大团队走,反倒顾着你们四个人的小团体?!”
      
      “教官,话可不能这样说。”周俊彦硬气反驳,“要是真上了战场,楚宴可就是我们的战友。哪有人随意把战友丢下的?你自己都说了‘统一行动听指挥’,那凭什么把楚宴单独留下?”
      
      “就是,罗马又不是一日练成的。”侯宁帮腔,“楚宴就算表现不好,教官你也不能拔苗助长啊?”
      
      “教官,我觉得他们说得对!”严明朗应和。
      
      三人和唱戏一样,偏偏说出的话又都在理。周俊彦借机,一把拉扯过楚宴,故意示好,“教官辛苦了!能不能先让我们去吃饭?下午再请你指教。”
      
      宋良广胸口起伏,显然怒火正盛。他看着四人,勉强按捺下来,暗忖——这才刚开始,自己没必要操之过急。接下来,有的是机会整顿这个楚宴。
      
      “去吧。”
      
      “多谢教官。”严明朗装模作样地道谢,四人这才一同离去。
      
      楚宴看向身边的三人,问,“你们怎么都返回来了?”
      
      “废话,哪里能把你一个人丢在哪里?”周俊彦勾住他的肩膀,胡乱地揉搓着他的脑袋,“你当‘兄弟’这两个字白说的啊?”
      
      “对啊,我还怕你这小身板中暑,打算把你背回去呢。”侯宁接话。
      
      兄弟?楚宴默念着这两个字,心里忽闪过一丝悦意。
      
      “对了,教官是不是在针对你?”周俊彦察觉出不对劲,小声提醒,“你注意这点。”
      
      “嗯,他是在针对我。”楚宴勾唇,语气中完全没了之前的馁怯感,嘲讽感明显,“你们放心吧,由着他来对付我。”
      
      三人听见这话,一致望了过去。
      
      此刻,少年清澈的桃花眼中像是嵌进了光亮,白皙的皮肤在曝晒下微微发红,沁出些许细汗,反倒像是镀上了一层奇异的光泽,他的头发被揉搓得乱糟糟的,给俊美吸晴的外表,增添了一丝并不违和的呆萌,直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周俊彦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还是身旁的侯宁最先开口,“楚宴?”
      
      既然对方三人诚心待他如兄弟,楚宴也不想对他们伪装欺骗。他的嘴角上扬,坦白道,“忘记和你们说了,我向来是有仇必报的性格。”
      
      “他既然刻意针对我,我就一定会他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楚宴微微侧头,看着被自己惊到的三人,反问,“被人欺负,总得反击,有问题吗?”
      
      比起单纯胆怯的少年,三人显然更被这样的楚宴所吸引。
      
      “没问题!”周俊彦爽朗一笑,“听我们宴哥的!”
      
      “就是!宴哥霸气。”
      
      “宴哥威武!”
      
      楚宴听着他们玩笑改口的称呼,无奈配合,“你们宴哥饿了,吃饭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宴少:让我们的宋教官再作一会儿:)
    室友:好的!听宴哥的!
    --
    正牌攻就是唐大佬,戏份会慢慢变多,关键时刻绝对不会缺了他(下章出现~)。室友只是兄弟情,特别是周俊彦(我要被大家喊的‘周英俊’给笑岔气了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