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长沙城里,张大佛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多年前仅带着自己一队亲兵在日军炮火下守住长沙,万人称道。现如今,有北平尹家大小姐为妻,红袖添香,是无数人都羡慕不来的人生。
应当是最完美不过了罢?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启山/齐八爷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405   总书评数:4 当前被收藏数:14 文章积分:66,72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主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老九门衍生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60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老九门/一八)应是故人来

作者:亭台水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章完结

      长沙城里,张大佛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多年前仅带着自己一队亲兵在日军炮火下守住长沙,万人称道。现如今,有北平尹家大小姐为妻,红袖添香,是无数人都羡慕不来的人生。
      应当是最完美不过了罢?
      张启山望着窗外的灯火,恍惚了一秒,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管家朝窗外看了一眼,恭敬道:“是七月半,中元节。”
      管家是尹新月从北平带过来的,张副官离开后,府里的事务就由这位老人来接手了,事情倒是理得井井有条,却终究不比跟了自己多年的张副官来得顺心。
      对了,张副官是为了什么离开了?七月流火,天气转凉,张启山却依旧感觉到了背上的濡湿感。
      “闷得很,我出去走走,不用跟着。”
      中元节,又称鬼节,传说地狱之门开,孤魂野鬼归,于是家家户户灯火不熄,焚烧纸钱,等魂归。
      平时热闹的街上未有几人的身影,河边放河灯的人也都安静肃穆,十五的月亮圆的过分,张启山漫无目的地走,最后在一座没有灯的老宅面前停下。
      张启山很确定自己没有来过这里,但长沙城有这样一座离自己家不远的老宅,他居然会不知道?
      这座宅子大概是几年未有人住了,大门上的扁在浓重的夜色下看不分明,张启山想了想,还是上前推开了门,他们盗墓一行的,断没有什么闯门礼貌不礼貌之说。
      进门是一个不小的院子,荒草萋萋依旧未掩住那原本的独特精细布局。院子北边有棵歪脖子树,树下放着张石桌,周围错落着几个石凳。陌生的熟悉感袭来,张启山不由自主地走向那棵树。
      大门边上的轻微响动让张启山从迷茫间迅速清醒,他快速转头,手按在了腰间的枪上。
      张启山最先看见的是一盏灯,灯光昏黄却显出温暖,然后才是那提着灯的长衫男子,黑暗吞噬了大半的细节,张启山却觉得自己能看见那人是笑着的,并且是比眼前灯火更暖人的笑。
      那人慢慢走近,张启山才真正看清他的面容,确实是在微笑,圆圆的镜框后面一双带了笑意的眼睛,脸上还有着浅浅的酒窝,张启山听见他说话。
      “佛爷近几年可还安好?”
      一句“你是谁”到了嘴边要说时,却突兀的变成了“你认识我?”
      那人自在地从门外走进院子,然后来到那棵树下,将手中的灯放在那石桌上,“佛爷,请坐。”
      待张启山坐下后,那人撩开衣摆也闲适地坐下。
      “齐某离开长沙几年,却也是长沙子民,怎会不知佛爷之名。这宅子久不打理,望佛爷勿怪。”
      那股熟悉感又来了,但他自认记忆力极好,而面前的人,他的记忆中分明没有任何印象。但他还是问了:“那我认识你么?”这句话问出来后,张启山自己的脸色都有些古怪了,却还是把疑问都说了出来,“我家中并无视力有异之人,却有一只和你所戴一模一样的眼镜。”
      “我是个算命的,却也算半个九门故人,平日里云游四方,佛爷在哪偶见了我一面也是正常的,至于那眼镜,想必是物有相似罢了。”
      那人说话时神色并无半分异样,反倒让张启山觉得自己是神经过敏了,又听见那人说,“我今日倒也想听听九门众位的现状,佛爷能和我说说吗?”
      张启山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话多的人,今日却在一个陌生人兴致盎然的眼神下说话说道口干舌燥。从二爷的戏棚说到迁去杭州的老五,从霍当家的远嫁京城讲到九爷新开的棋铺。
      “只是那八爷,我与他不熟,并不了解。”张启山如是说到,然后他听到一声轻笑,月光从那人身后的歪脖子树叶缝隙中漏出来笼在他身上。
      “也好,也好……”那人的笑容分明是苦的,“不早了,我该走了。”
      灯被提起,本就昏黄的光又暗了些许,那人已走到门口,张启山没有理由挽留,他只站起来,“你要去哪?”
      那人的背影没有丝毫停留,张启山忽然一阵心悸,却有一句言语悠悠飘来:
      “不用记得我。”
      张启山的眼睛猛然瞪大,杂乱的记忆片段爆炸开来,他的心口仿佛破了一个口子,却仍有刀在里翻绞。他跌跌撞撞追出去,推开门,街口一片静寂,哪有什么人影。
      记忆停留在战场上的猩红鲜血里,那个为他挡了一枪而倒下的算命的,用他没了血色的唇说了一句话:
      “佛爷,不用记得我。”
      深夜,月色恬静,唯有街口已荒废几年的齐宅门口,一个声音撕心裂肺。
      “老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