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男主后宫的宠爱[穿书]

作者:楚柒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骨骼清奇

      “你把它杀了?”
      
      谁知楚瑶对于她的英雄救美没有丝毫的感激之情,相反看上去还十分愤怒。
      
      “杀了。”夏歌疑惑道,“那是衣魅啊。”
      
      衣魅可是这本风月无边的经典设定,具体怎么衍生出来的,书里写的有点复杂,夏歌自己看得时候一掠而过,反正知道这是一种附身在衣服上的精怪,被人穿在身上的时候可以将力量借给人类,意志坚定的人可以将衣魅变成强大自身的武器,而意志软弱的人就会反过来被衣魅控制,成为傀儡。
      
      那个翻着白眼的女人显然是被衣魅控制了。
      
      不……看起来那女人更像是死掉了。
      
      “我当然知道那是衣魅!”
      
      夏歌以为她接下来会说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谁知道豪言壮语还没放下,便见这位杏眼的少女杀手瞳孔一缩,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她狠狠的看了夏歌一眼,“——我记住你了,下次再找你算账!”
      
      夏歌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插在地上的匕首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不杀你,也不会让你好过!”
      
      她楚瑶怎么可能让别人占了便宜去?!
      
      夏歌哼笑了一声,人都夹着尾巴跑了,还能作什么妖?
      
      倒是这衣魅值得研究一下。
      
      夏歌跳下了桌子,朝着横死在地上的灰马甲翻白眼女人走过去,打算撕掉一点灰马甲的碎布当材料。
      
      然而内心这FLAG还没立下三秒。
      
      一股奇怪的糊味传了出来,伴随着什么被烧焦的噼啪的声音。
      
      夏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有些僵硬的回头,望向了自己原来抄书的位置。
      
      她原来抄书的座椅上镶满了泛着绿泽的五角镖。
      
      之前在梨木桌子底下有个纸团,那是叶泽给她带东西吃的时候扔她头上的,然后掉在桌脚边,她还没来得及捡回来。
      
      现在那纸团在烧。
      
      桌子腿也在烧。
      
      等,等等——
      
      “啊啊啊啊啊啊——”
      
      那火焰宛若知道夏歌慌张的心情一般,故意在桌子腿上烧的慢慢悠悠,等到夏歌发现不对一个饿虎扑食想要拯救桌子上的宣纸的时候——
      
      “轰——”
      
      剧烈的火焰刹那间炸开灿烂的花火,将桌子上的一切吞噬殆尽!
      
      熊熊火舌一舔,夏歌抄了一天的三百张宣纸眨眼间就化成了飞灰,烟消云散。
      
      “卧槽卧槽卧槽——老子的作业啊啊啊啊——”
      衣领蓦地被人揪住,夏歌涕泪横流,“别拉我我的作业啊啊啊啊——”
      
      她终于理解飞蛾为什么要扑火了。
      
      她现在就是一条虫,也得扑过去把火给灭了啊啊啊啊!!!!
      
      ……等等,谁在拉着她?
      
      卧槽闹鬼了还是衣魅又活了?
      
      不可能衣魅绝对死透了,系统给她指的衣魅的魂心,她刚刚那一下绝对正中目标,不可能失手!闹鬼……丹峰会闹鬼?
      
      夏歌的身体僵住了。
      
      不是衣魅,不是闹鬼,那……背后是谁?
      
      大火猝然熄灭,梨木被烧焦的香味依稀徘徊,身后少女的声音泠泠若清泉,“夏无吟。”
      
      夏歌:“……”
      
      得,送走了一个不好对付的杀手大佛,来了一更不好糊弄的大师姐。
      
      一个一个的声音悦耳,貌美如花,她这思过阁思的怕不是过,思的是春吧?
      
      夏歌还没组织好语言和表情,便听道自家大师姐冷冷淡淡的开口了。
      
      “刚刚……你在喊什么?”
      
      夏歌做茫然状,“啊,什么,我刚刚……喊什么了吗?没喊啊?”
      
      顾佩玖半晌无语。
      
      就在夏歌以为自己要蒙混过关的时候,冷不丁的被人提起来,转了个方向。
      
      明媚月光下,大师姐清清冷冷的眉眼撞入夏歌的眼瞳。
      
      “夏无吟,你刚刚说,谁要污你清白?”
      
      夏歌:“……”
      
      真是,大写的,尴尬。
      
      偏偏顾佩玖的表情还十分认真,夏歌想插科打诨都不知道怎么开头。
      
      过了很久,夏歌才僵硬着脸皮,瞅着她的眼睛,也用同样认真的口吻道。
      
      “……我刚刚,喊着玩的。”
      
      所以……大师姐您能把她放下来了吗?
      
      这位丹峰的大师姐显然没能听到她的内心,只是深深的凝视了她一眼,显然对夏歌那句“喊着玩的”持怀疑态度。
      
      但夏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顾佩玖自知问不出什么,便保持着提着的姿势,把她拎到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衣魅身前。
      
      “你杀的?”
      
      夏歌装傻,“啊?我不知道啊,不是我——”
      
      【叮!恭喜您获得丹峰大弟子顾佩玖“喜欢说谎的外门弟子”印象!该印象会导致您话语可信度对该对象直降60%,请注意查收哦。】
      
      夏歌:“……”
      
      在大师姐冷冰冰的目光下,夏歌心虚的道,“真的不是我杀的……”
      
      这种没用的系统提示能不能少一点啊!
      
      “哦?”
      
      顾佩玖盯着手里满嘴跑火车,没一句真话的小子,纯黑的眼瞳微微眯起来,“那你的意思是,这只衣魅是自己进来,撞翻了这些桌子,摔到墙上,然后自己拿匕首的自杀的吗?”
      
      “它自己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多余的事情……”
      
      夏歌忍不住吐槽,说完就马上闭嘴。
      
      顾佩玖把她提的更高,提到和自己视线平齐的地方,面无表情,“我也觉得它不会做那么多余的事情。”
      
      “……”
      
      夏歌弱弱的道,“我真的不太想说实话……”
      
      顾佩玖道,“说。”
      
      夏歌一脸痛苦,“刚刚有个变态女杀手过来,她……”
      
      夏歌欲言又止。
      
      顾佩玖蹙眉。
      
      夏歌小声继续,“……她摸我的胸。”
      
      顾佩玖:“……”
      
      “她太厉害了!又厉害又变态!飞起一脚就‘biu’的把这只怪物踹到墙上去了!桌子都是她踢坏的!不要找我赔银子我没有!”
      
      顾佩玖面无表情:“……”
      
      “衣魅也是她杀的!!她还烧了我的作业试图掩人耳目!一定是发现大师姐过来了就夹着尾巴跑了!真怂!!”
      
      夏歌双手掩面,声泪俱下,“大师姐,实话给您说,我刚刚不是喊着玩的,请您一定要给我做主啊!我……我不仅被她毁了清白……嗷,大师姐!!我今天刚刚抄的三千遍丹训也被她烧掉了!!真是个混蛋杀手!!!”
      
      顾佩玖:“……清白的事情另说,你今天抄了三千遍?”
      
      夏歌嘤嘤哭诉,“嗯嗯三千遍呢——”
      
      【叮!恭喜您获得丹峰大弟子顾佩玖“满口谎言的外门弟子”印象!该印象会导致您话语可信度对该对象直降100%,请注意查收哦。】
      
      夏歌:“……”
      
      她当然知道大师姐不会相信啊!辣鸡系统!不要给她强调出来啊!
      
      但没有证据大师姐就算不信也没用啊。
      
      反正都烧掉了!谁知道烧掉多少遍——
      
      没,没有证据的事情,稍微谎报一下数量也没关系……吧。
      
      顾佩玖冷漠的看着她,松手把她扔到了一边,淡声道,“三千遍丹训,一遍约三百张宣纸,三千遍就是九十万张。”
      
      她指了指窗户旁边被烧成焦炭的梨木桌子,微风吹来,黑色的纸尘轻飘飘的飞舞,“夏无吟,且不说思过阁宣纸有没有那么多——你今天一下午抄了九十万张宣纸?”
      
      上午的时候师姐来过一次,她那时候跟叶泽插科打诨,就抄了三四张,想必当时也被顾佩玖看在了眼里。
      
      夏歌:“……”
      
      月光下,顾佩玖微微扬起唇角,瞅着夏歌,似笑非笑,“能耐啊。”
      
      夏歌除了一张厚脸皮一无所有,“大师姐算数可真好,其实我今天抄了三十遍……”
      
      “夏无吟。”
      
      顾佩玖打断了她的话,黑瞳无波无澜,“我可以保证,你再对我说一句谎,丹训,我会让你抄三十万遍。”
      
      “思过阁,你呆一辈子。”
      
      夏歌:“……”
      
      “我本无意追究你抄了多少遍。”见夏无吟好像被自己吓住,顾佩玖声音微微一缓,“今日确实有杀手让你受惊,是我看护不周。”
      
      “不过你既有意丹峰,便要记住,丹峰子弟肩担道义,胸怀天下;有胆有识,有礼有节是其次,人为于世,最重要的,是无信不立。”
      
      无信不立四个字,顾佩玖一字一句,说得无比清晰。
      
      少女眉眼清艳,声音泠泠,“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了什么,也无意评判你此人如何,但有我在的地方,你必须说实话。”
      
      夏歌无奈了。
      
      兄dei,就凭她在你这为0的信用,就算说实话你也不会信的吧?
      
      夏歌后知后觉的开始忧虑自己在大师姐面前已经破产的信用值。
      
      “现在,我问你答。”
      
      夏歌:“……您问。”
      
      三十万遍丹训还是有点可怕的……
      
      顾佩玖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这只衣魅,是谁杀的?”
      
      “……”
      
      夏歌哽了哽。
      
      真的是……一针见血,直中要害啊。
      
      “说。”
      
      “……我杀的。”
      
      夏歌一本正经,“那家伙想冲过来杀我,我就抢了杀手的匕首,往衣魅身上一扔,它就死了。”
      
      顾佩玖看她一眼,见夏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也懒得去追究她话里明显的漏洞——
      
      杀手的匕首那么好抢?
      
      而且……
      
      顾佩玖扫了一眼地上横死的衣魅,以及穿着衣魅的尸体。
      
      肩膀是衣魅魂心所在,被利器擦过,刚好擦破那附有魂心的一块小小的布料。
      
      这是何等的力道和准头。
      
      拥有这样准头和力道控制,顾佩玖不相信,这样的人会无法通过丹峰一场小小的辟谷丹的测试。
      
      她微微蹙起眉。
      
      这个孩子……
      
      【叮!恭喜您获得丹峰大弟子顾佩玖“狡猾的混小子”印象!该印象会导致您话语可信度对该对象直升10%,请注意查收哦。】
      
      夏歌:“……”
      
      辣鸡系统,所以她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位画风清奇的大师姐到底对她有什么印象!
      
      ……狡猾的混小子是个什么鬼?为什么都是“狡猾的混小子”了说话可信度还会升百分之十?这大师姐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喂……
      
      夏歌正腹诽,忽听顾佩玖淡淡道,“多余的话我也不问你了。”
      
      夏歌内心吐槽弹幕微微一顿——咦?那么好的吗?
      
      然而开心的事情总是过不了三秒。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顾佩玖道,“第一,你在思过阁抄你剩下的丹训。”
      
      说完,她看了夏歌一眼,漂亮黑瞳中闪过了潋滟的光,“我知道你今天只抄了一遍。”
      
      夏歌:“!!!”
      
      看见穿着麻衣的狡猾小子一脸痛不欲生的模样,顾佩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一瞬间有那么一点头疼。
      
      居然真的只抄了一遍……
      
      这小子的狡诈,真的防不胜防。
      
      “第二个选择。如果你有意……”头疼归头疼,顾佩玖还是继续说,“就当作是这次受惊的补偿,你不用再抄丹训,之前罚的俸禄也会悉数归还。”
      
      夏歌目瞪狗呆,“什么选择这么好?”
      
      “嗯,我缺个侍童,看你骨骼清奇,是个好苗子。”
      
      夏歌:“……”
      
      顾佩玖侧头看她,声音轻柔,“还是,继续抄丹训?”
      
      
    插入书签 



    战五渣未来手记
    反派病娇BOSSX战五渣呆萌女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