溃不成仙

作者:海弓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地下宫殿

      一片黑暗里,只有眼前这对火红的巨眼。
      
      灵渊君倒是不怕黑,却也在扑鼻的腥风里感觉到一阵惊心,面前这只巨物,居然是魔界的毒褐蜥。
      
      神仙也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他们也有忌惮畏惧的东西,面前这只毒褐蜥就是其中之一,一般的毒神仙可能不怕,但这东西的毒,却是天神也要畏惧三分的,被这东西咬中,实在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洞穴还在坍塌,空间变得愈发的狭小,灵渊君落地不动,那庞然大物也停下动作,似乎正蓄势待发。
      
      灵渊君这是生平第一次对上活生生的毒褐蜥,他以前只在奎老的毒物画册里见过这东西。据奎老所说,这怪物早该绝种了才是,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惊讶的同时,一阵惊喜又猛然袭来,瞬间攥住了灵渊君狂跳的心脏。
      
      因为这怪物的牙齿虽然毒得要命,内里却有个能救命的好东西,就是它的内丹。用它的内丹做引,便可制出最好的起死回生的灵药,丢掉了神魂的人,也可用这东西重结灵魄。
      
      灵渊君没有想到世上还有这东西存在,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阴差阳错遇见一只。
      
      他本来已经不抱希望的心,突然重新燃烧了起来。
      
      还能救回那个人,只要杀了眼前这个怪物,取出它的内丹,就还有机会。
      
      不由多想,灵渊立刻抬掌聚力,想要尽快解决了这怪物,谁料一丝灵力刚从指间迸出,那毒褐蜥便如同闻见了血腥气的饿虎馋狼一般,猛地躁动起来,张开大口袭向灵渊君。
      
      灵渊君飞速躲开这一击,石块崩落间,能听见这怪物嘴里的涎液滴落在地上传来的滋滋烧灼声。
      
      好厉害的毒!
      
      灵渊一时停滞,没有继续攻击,那怪物也安静下来,只稳稳守着身后的洞口,似乎并没有要将来者赶尽杀绝的意思。
      
      灵渊君试探着在手里凝聚了一点灵力,那毒褐蜥又猛然躁动起来,将纷乱的石块弄出又一阵巨响。
      
      原来如此。
      
      灵渊君心下了然,立刻收了灵力,这怪物只会对催动灵力的人发动进攻,他防守的,正是身怀灵力的神仙。
      
      灵渊君回头望向来路,虽然已被石块土坷尽数堵死,但想要出去,也不是不可能,至少比继续深入要容易得多。
      
      看毒褐蜥这边,怪物那巨大的身体将洞穴堵得严严实实,趴在地上的脑袋足有一人多高。
      
      从它脑袋上爬过去当然不可能,若是要催动灵力飞过去,它又会立刻暴起咬人。
      
      这分明是逼着闯入者做出抉择,想要保命,立刻回头就是最好的选择。
      
      灵渊君却不可能就这样离去,他不再催动灵力,只是活动一番手腕,对着那庞然大物道:“抱歉了小家伙,就算不为了你身后的秘密,我也要杀你。”
      
      他嘴里这么说着,脚步朝着那怪物迈近,毒褐蜥张大了嘴,对着他发出警告的嘶哈之声。
      
      灵渊君道:“你使劲骂我吧,我要伤你性命,实在是过意不去,你多骂我几句也是应该的。”
      
      他竟是有自信,相信自己一定能解决了这怪物。
      
      灵渊君对着毒褐蜥说完这句没用的话,已朝着它奔去,一个翻身,跃上了它的头顶。
      
      奎老啊奎老,但愿你对这玩意儿的研究是靠谱的,但愿你写的那些攻击方式都有用。
      
      等到杀死了毒褐蜥,灵渊君已经浑身浴血,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右臂肩头更是已经溃烂见骨。
      
      他将那枚火红的内丹捏在手里,躺在地上喘息片刻,正准备离开此地,周遭却突然起了变化。
      
      原本黑暗的洞穴变得明亮起来,那浓稠的黑暗在不知何处传来的光线中层层褪去,连着那毒褐蜥巨大的尸体一同消失不见。
      
      这个原本平平无奇的山洞,突然显出不一样的面貌来。
      
      原来方才的山洞只是幻境,灵渊君看着这变化,一时震惊非常,谁有本事做出这样的幻境,竟连他都骗过了。
      
      灵渊君立刻捏紧了左手,还好,那颗内丹还在,至少不是空欢喜一场。
      
      他将东西放进怀中揣好,看着眼前的景象变幻,片刻过后,原本黑魆魆的山洞,已显出一条宽敞明亮的通道来。
      
      灵渊君戒备着走入这奇异的空间,深入片刻,前方现出一条向下的长阶来,阶梯直通地下,尽头隐没在远方,看不分明。
      
      灵渊君虽然想立刻带着怀中的宝贝内丹回去救命,但也不能将摆在面前的线索抛开不管。
      
      他打定主意,一路拾阶而下,用了好长的时间才走到头,他没有再飞身前行,谁知道脚一离地,会不会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又出来一个难缠的怪物。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莫说是魔界的大蜥蜴,就算是来一只魔界的蚊子,恐怕也打不动了。
      
      灵渊君走下台阶,已看清面前的景象,那阶梯尽头,竟伫立着一座华丽的宫殿。
      
      这里才是离象真人的府邸?
      
      未免也藏得太深了些。
      
      这宫殿建在地底,环境却丝毫也不昏暗,四周亮着灯火明珠,将这地下空间映照得一派辉煌。
      
      灵渊君慢慢走向这宫殿,感觉十分不真实,自己刚刚还在一个黑乎乎的山洞里,跟一只臭烘烘的怪物打架,此刻却已经到了这么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简直如同做梦一般不真实。
      
      灵渊君一路走到宫殿外,只见殿外站着两列衣着打扮一致的年轻人,也不知是离象真人的弟子还是侍从。
      
      灵渊君遍体鳞伤、衣袍沾血,径直从他们身前走过,他们却看也不看一眼,只是面带微笑平视前方,无端端让人觉得怪异。
      
      大殿宽阔明亮,灵渊君往内行走,看见了高高的宝座,也看见了高坐在宝座上的离象真人。
      
      离象真人看到灵渊君闯进门来,似乎并不惊讶,只微笑着点了点头,道:“你好。”
      
      他的声音和他花白的头发胡须一样苍老。
      
      灵渊君展了展双臂,道:“我这副样子,好像不太好。”
      
      离象真人还是稳稳当当地坐在那里,面不改色,还是微笑着,缓缓地点了点头。
      
      若按照以前,一位神君到访,离象哪敢这样稳坐在上,又哪敢如此爱搭不理,现在想必是认准了灵渊已不是神君,只是个罪人。
      
      灵渊君却不在乎他的态度,他环顾四周,道:“看来离象真人的生意做得不错,这置办的,跟天宫大殿也可媲美了。”
      
      离象真人只是微笑。
      
      灵渊君感叹道:“非但如此,连家门口养的看门狗都是大手笔,若不是我皮糙肉厚,恐怕现在连骨头都不剩了,哪还有命登门拜访。”
      
      离象真人笑意不减,丝毫没有慌乱的意思。
      
      灵渊君挑了挑眉,道:“离象真人竟丝毫不惧我?天界除了我的名,可没有除掉我的本事,虽然我跟你的恶狗缠斗一番,受了点小伤,但要抓你,还是轻而易举的。”
      
      离象真人慢悠悠道:“你要抓我。”
      
      “不错,若你愿意站出来指认元彭,我可以保证在抓你的时候,让你少吃些苦头。”
      
      离象真人像是老糊涂了,半晌才说清楚一句话,他一字一句道:“你要抓我,是敌人,该杀。”
      
      说着,他的手缓缓动了动,似乎要去扳动宝座扶手上的什么机关。
      
      但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僵硬缓慢了,灵渊君不慌不忙地一挥衣袖,隔空挥开了他那只苍老枯槁的手,离象真人的胳膊被甩开,撞在宝座坚硬的雕饰上,动作一滞。
      
      他也不觉疼痛,直起身来,又想往那扶手上探。
      
      灵渊君无奈,闪身上前,一脚踩在那扶手上,别住了那只手。
      
      他终于知道怪异的地方在哪里了。
      
      离象真人一只手被制,没有想到绕开障碍物,也没有想到劳动另外一只手,只是把右手一下下地往灵渊君靴子上撞。
      
      这不像是老糊涂了,分明像是没有思维能力的木偶。
      
      灵渊君皱着眉头,试探道:“离象真人?”
      
      离象止住了动作,沟壑纵横的脸上又露出笑意,花白的胡须颤抖起来,他微笑道:“你好。”
      
      这笑容,看着竟与门外那些人一模一样,真是十足的诡异。
      
      灵渊君心中困惑,离象真人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
      
      正思索着,他忽然在离象真人雪白的头发里发现了一丝异样。
      
      那是一根黑色的线,从老头儿的后脑上露出来,像是缝衣服留下的线头,若非到了离象身旁,还真发现不了。
      
      “一头黑发里长了一根白头发,人们总是想着要拔掉,你这一头白发里长了一根黑头发,看着也奇怪,我替你拔了吧。”
      
      灵渊君说着,已探出手去,捏住了那根线头。
      
      离象真人突然浑身颤抖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尖声:“住手!”
      
      这真是灵渊君从进门到现在听他说过的最快最顺畅的两个字了。
      
      但这两个字还是没有灵渊君的手快,他已经揪住了那黑色的线头,轻轻往外一扯。
      
      这根线扯起来太容易了,就像是阿涅缝在香囊上的线。
      
      那次灵渊君带着阿涅去凡间转了转,让她看看凡间的女子都会做些什么,灵渊君和奎老两个大男人,也不会教她,只能让她自己去看去学,至少让她有个女孩样。
      
      阿涅学着凡间的女子,给灵渊君做了一个香囊,可她只看到人家用针线缝,却不知道给线打上结,灵渊君揪着那上面的线头一扯,香囊就散成了两半。
      
      现在离象真人脑袋上的这根线,扯起来一样的容易,他的人也跟那个香囊一样,霎时裂成了两半。
      
      不,准确的说是他的皮裂成了两半,那层苍老的皮肤骤然滑下,像是一件被随意褪下的皮袍,皱巴巴地堆在椅子上。
      
      还端坐在宝座上的,赫然只剩下一块雕成人形的石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