溃不成仙

作者:海弓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忆(1)

      灵渊君想起了从前总总,但他的神识里,除了自己的记忆,还多了一些本不属于他的回忆,那些回忆,来自于阮梦深的神识。
      
      阮梦深与灵渊神君回忆该从哪里说起呢?大概是灵渊君稀里糊涂地在阮家做了许久的侍卫之后吧。
      
      灵渊君知道自己应该回忆的是阮府遭难之时的细节,但那些景象太过残酷,人总是忍不住去追求美好绚烂的东西,神仙也一样,所以他控制不住地去回想更之前的事情——在阮梦深还是个无忧无虑小公子的时候。
      
      阮梦深最近很苦恼,他开始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有个怪怪的男人,对他动手动脚,十分无礼,而且这个人他还认识,正是他的贴身侍卫,乌龟神君。
      
      阮小公子本想在书房看一会儿书,却总是忍不住回想起昨夜做的梦,我怎么会对那个乌龟神君有那种想法?
      
      他想起梦中的景象,满面飞红,书也看不进去了,只能坐在窗前胡思乱想,闷闷不乐。
      
      阮东儿支着锄头在窗外喊他:“少爷,你怎么满面红光神情呆滞,跟发癔症似的。”
      
      阮梦深忿忿道:“不许胡说,忙你的事情去。”
      
      阮东儿嘁了一声,继续挖土去了,阮梦深看着看着,突然觉得不对劲,这丫头居然将他的园子挖了个大坑出来。
      
      此处是阮梦深的书斋,他的书房窗外辟了一块小花园,里面栽着素心、磬口腊梅,都是二姐差人栽种的,金贵得很,这丫头居然在树底下刨起坑来了。
      
      这要是刨坏了姐姐的梅树可不得了。
      
      虽然她已经嫁给魏将军的大公子魏琨,住到魏家去了,平常都不在府中,但总是要回家来看的,姐姐好意给他种梅装点书斋外的窗景,他可不能不珍惜。
      
      阮梦深赶紧冲出去阻止那要命的丫头。
      
      阮东儿却道:“我这是想搭个窖井,这几天太阳好,雨水也多,放几块木头进去,可以长菌子的。”
      
      阮梦深无奈:“要吃菌子去买就是了,何苦坏了这园子。”
      
      “我这才挖了多大一点儿土?小气。”阮东儿凶巴巴地将锄头一扔,扬长而去。
      
      阮梦深正看着阮东儿挖出的土坑心疼不已,身后突然传来乌龟神君的声音:“她态度这样恶劣,要不要我替你教训她?”
      
      真是火上浇油。
      
      “你觉得,我的日子算不算好过?”阮梦深幽幽道。
      
      灵渊一愣:“比起那些家境普通之人,你当然过得极好。”
      
      “可是我却很苦恼。”
      
      灵渊君问道:“苦恼什么?”
      
      “苦恼我的侍从们,”阮梦深瞥灵渊一眼,道:“没有一个让我舒心的。”
      
      灵渊君很委屈:“是她挖了你的园子,你怎么迁怒于我?”
      
      阮梦深郁闷之前的梦境,看见他就别扭,不想多说,回书房看书去了。
      
      可实际上书是完全看不进去了,他纠结不已,自己怎么会做那种梦?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不对啊,自己绝对对这个乌龟神君没有非分之想。
      
      可是他不知道,这些糟透了的梦境还真是他跟乌龟神君的一番谈话惹来的。
      
      那时候灵渊君刚刚看过了人生中第一本启蒙读物,那本珍品龙阳画册。他就跟一个刚刚欲思初萌的少年一样,总感觉自己怪怪的,骨缝里钻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躁意。
      
      而且那个他第一次见面就十分喜欢的小公子还总在他身边晃悠,让他更加的难受。
      
      这天傍晚,再也不能忍受的灵渊君怀揣着龙阳画本,站在阮梦深房门外等着。
      
      阮梦深在前厅与家人用过晚饭,正慢慢悠悠地迈步回房,却发现那个乌龟神君正直直地杵在自己门口,看样子像是在等自己。
      
      “你找我有事?”阮梦深疑惑地问他。
      
      灵渊君点点头:“我要向你请教问题。”
      
      阮梦深感觉乌龟神君今天好像怪怪的,不过这也正常,他哪天要是不再怪里怪气的,那才是真的出问题了。他回道:“请教什么?”
      
      灵渊君把怀里书掏出来晃了晃:“这书里的事情,要什么情况下才能跟别人做?”
      
      阮梦深愣愣地把书接过来,略一翻开,刚扫了一眼就跟烫到了手似的扔了回去。
      
      他一眼瞥见里面勾画的交缠人影,就不敢再看,也没发现这本书的不同之处,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春宫图。
      
      他跟看傻子一样看着灵渊君,不可置信道:“你连这个都不懂?”
      
      灵渊道:“我应该懂吗?”
      
      阮梦深无言以对,无奈道:“你身边的人难道从来不讨论这些东西?”
      
      其实阮梦深的母亲将他管束得极严,从来不许他看那种书,阮府的下人们也不能在府中谈论这些事情。
      
      可他却有几个混世魔王的好朋友,跟他们相处上半个时辰,任凭你一开始是多么的一窍不通,也能被他们灌输得精于此道。
      
      灵渊君听完,仔细想了想,认真道:“来你家之前,我身边好像没有人。”
      
      阮梦深一愣:“没有人?你没有父母朋友吗?”说完他就想,这人这么奇怪,没有朋友倒也在情理之中。
      
      谁知乌龟神君的答案正好相反,他回答道:“我没有父母,有朋友,但是我的朋友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些东西。”
      
      “你的朋友一定是出家之人。”阮梦深正色道。
      
      “差不多吧,”灵渊君无所谓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究竟要怎样才能做这种事情?”
      
      阮梦深打量他半晌,发现他是真的不知道,确实不是开玩笑的,不由得心中称奇。
      
      自己被管得极严,本身也不好奇这些事,都不可避免地懂得了,这个人竟是全然不懂,这世上竟还有如此单纯的大男人?
      
      真是无奇不有。
      
      阮梦深道:“要做……这种事,要的是两个人情投意合、两厢情愿。”
      
      灵渊君想了想,问道:“你愿意吗?”
      
      阮梦深愕然:“你说什么?”
      
      灵渊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肯定不会乐意,没错,自己现在脸上挂着大乌龟,看着实在是毫无美感,对方看了只会发笑,哪里会喜欢。
      
      他失望道:“没什么,那要是其中一个人不愿意呢?”
      
      阮梦深听他这么问,以为他喜欢上了哪个对他无意的姑娘,想去跟人家亲热,赶紧严肃道:“只要有一方不愿意,就绝对不行,你若是强迫于人,那就是犯奸作恶,于礼于法都不容。”
      
      “哦,”灵渊君道:“那要怎样才能让人同意?我现在这个样子,实在不好看。”
      
      阮梦深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会给别人指引情路的走法,他自己的情路如今都还未起头呢。但还好,应该比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乌龟神君要好得多了。
      
      他耐心道:“这种事情讲究的不是美丑,而是心灵相交、心意相通。你无需介意自己的外表,只告诉自己一定要做到真心实意,这样也许会有回应,也许没有,若是对方实在对你无意,你也不可死死纠缠,那样只会惹人嫌恶,你自己也失了风度。”
      
      灵渊君看着阮梦深侃侃而谈的样子,只觉心头微动,似乎比起他的模样,他的谈吐和心思,才更加让人喜爱非常。
      
      阮梦深见他一时不语,问道:“你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灵渊君颌首道:“我明白了。”
      
      “这就好,免得你走上歪路,我也算立功一件。”阮梦深说着,露出个轻松的笑意来。
      
      灵渊君真是越看越喜欢,行动上不能失了道德礼数,那想一想可不可以呢?
      
      他想到便问,这都是跟奎老呆在一起时养成的习惯,不管他提出什么奇怪的问题,那老疯子都能临阵不惧,因为灵渊君提出的怪问题实在是多不胜数、花样百出,奎老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灵渊问阮梦深道:“那现在不能做,我可以先想一想吗?这样犯不犯法?”
      
      阮梦深一怔,这乌龟神君现实中得不到那姑娘,这是准备……意淫么?这样虽然不好,但确实也不犯法,他犹豫道:“想一想是可以的,但是……”
      
      灵渊君眼神一亮,还没等他说完,便接着问道:“那做梦可不可以?”
      
      阮梦深失笑道:“这当然可以,做梦又不是你能控制的。”
      
      灵渊君顿时十分满意,做梦不能控制?哼哼,那你可就错了。
      
      灵渊君悠悠道:“好了,我请教完了,多谢你的教导,你快些进去休息吧,做个好梦。”他语带笑意,临走之前还给阮梦深抛了个媚眼。
      
      看着乌龟神君心满意足离去的背影,阮梦深一头雾水:他为什么突然那么高兴?
      
      而且刚刚的“做个好梦”四个字,为什么听起来怪怪的?感觉像是有什么阴谋一样。
      
      阮梦深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不要想得太多,乌龟神君的心思,怎么是他能够琢磨的呢?
      
      他不再多想,推门回屋去了。
      
      只是从这一晚开始,他就做起了那种奇怪的梦,阮梦深绝对不会想到,这就是那个乌龟神君送给他的“好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