溃不成仙

作者:海弓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故地重游

      肃临渊怀里揣着一打银票,故地重游,已不再是当初那个落拓的西北流浪汉了。
      
      不知不觉间,他又走到了城东的那片废墟上,而且巧的很,他竟又遇到了熟人。
      
      他走到之前自己搭窝棚的大柳树下,发现那地方已经被人给占了,正是上次那个抢自己腰带的乞丐少年。
      
      那少年灰头土脸,本来就消瘦的身板更加单薄,简直成了一副骨架子。
      
      肃临渊已走到他跟前,那少年还是毫无反应。
      
      他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少年受了重伤,两条腿怪异地弯着,身上满是伤痕血迹,正病怏怏地闭着眼,脸色灰败,气若游丝。
      
      肃临渊皱起眉头,赶紧蹲下身去,查看他的伤势。
      
      这一看之下,不由得心里一沉,这孩子的腿已经被人打断了,浑身上下布满了血迹淤痕,已看不见一块好肉,伤口已经溃烂发炎,人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少年好半天才发现面前有人,他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向肃临渊。
      
      肃临渊道:“你还记得我吗?上次,你抢了我两个铜板一条腰带。”
      
      乞丐少年一下子挣扎起来,努力地想要后退,嘴里求饶道:“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不要再打我了。”
      
      肃临渊赶紧伸手止住他,怕他乱动之下伤到断腿。
      
      “你别怕,我不会打你,”肃临渊按住他的肩膀,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少年瘪着嘴,呜呜地哭起来。
      
      这时,背后却传来一个孩童的声音:“肃临渊?你是肃临渊吗?”
      
      肃临渊回头一看,居然是那个叫小破帽的小乞丐。
      
      小破帽一看见他的正脸,惊讶道:“肃临渊,真的是你!你这些日子跑到哪里发财去了?怎么穿得这么气派。”
      
      肃临渊赶紧叫他:“小破帽,你来得正好,你可知道你这同伴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小破帽探头一瞧,叹息道:“唉,小乙哥啊,他不老实,爱偷爱抢的,前些天去顾老爷家里偷吃的,叫人家乱棍打出来,两条腿打折了,肚子里边也打坏了,还吐血呢。”
      
      肃临渊听得眉头深锁,道:“偷东西吃是不对,却也不至于将人打成这样,这些人下手未免也太狠了。”
      
      小破帽道:“谁让他要去偷大老爷的东西呢?谁让他是个乞丐呢?被打死也只能认栽呀。”
      
      肃临渊道:“不行,得送他去看大夫。”
      
      小破帽道:“他伤口都烂了,血都吐了几盆,救不活了。”
      
      肃临渊想把小乙哥弄起来,但一碰他,少年就疼得直叫。
      
      肃临渊道:“你忍着些,我带你治伤去。”
      
      少年摇头惨呼:“别动我了,我痛死了,太疼了。”
      
      肃临渊心中不忍,可看他实在疼得厉害,也不敢再动他了。
      
      他从怀里掏出张银票来,对身后的小乞丐道:“小破帽,我对这里没有你熟,你拿着这个,快些去请个大夫来。”
      
      小破帽眼睛都直了,惊道:“肃临渊,你真的发大财了?”
      
      肃临渊道:“救人要紧,等你回来,我再给你一张银票。”
      
      小破帽一阵风似的跑远了。
      
      肃临渊等了很久,小乞丐依然没有回来,小乙哥的情况实在太糟糕,眼看就要不行了。
      
      少年看着他,眼中流出泪水,将脏兮兮的脸冲刷出两道泪痕,他哭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抢你的东西,你是个好人。”
      
      肃临渊摇头道:“那算不了什么,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小乙哥道:“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说。”
      
      “你可不可以帮我死得痛快些,我太疼了,伤口里面有虫子咬我,我受不了了。”
      
      “大夫就快来了,他可以给你治伤。”
      
      小乙哥艰难地摇摇头,道:“你是个好人,可是太蠢了,小破帽拿了你的银票,肯定直接跑掉了,他不可能再回来了。”
      
      肃临渊说不出话来。
      
      小乙哥突然乌青着脸,捂住肚子,嘴角流出血来,他痛呼都发不出来了,只能拼尽全力道:“我要……死了,你……能不能帮忙埋……埋了我?我不想……不想被……野狗……”
      
      肃临渊叹息道:“你放心,我一定帮你。”
      
      小乙哥直直地看着他,痛苦地抽搐一番,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肃临渊心中五味杂陈,他呆呆地蹲在那里,一动不动,怔了许久,直到一只手轻轻地在他肩上拍了拍。
      
      他一愣,以为是小破帽回来了,回头一看,竟然是停云。
      
      停云看着他,轻声道:“他已经死了,伤心无用,还是为他买口棺材,好生安葬了他吧。”
      
      肃临渊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时之间,真是悲喜交加,滋味难言。
      
      等他们俩安葬好了乞丐少年,一同走在金陵的大街上时,肃临渊还是有些如在梦中的感觉。
      
      两人默然同行,半晌无语。
      
      肃临渊咳了咳,打破沉默道:“你此番不告而别,你的徒弟们都很担心。”
      
      停云道:“是我考虑不周。”
      
      一句话说完,又沉默下来,肃临渊郁结,之前怎么伶牙俐齿都可以,现在见了对方,却着实尴尬,只因那天……
      
      肃临渊叹了口气,歉疚道:“对不起,那天我实在是唐突了,说了那些过火的混话,还希望你不要记恨我。”
      
      停云摇摇头,道:“我哪里还有脸怪罪你,只怕我在你心中,已成了一个放浪下流的人,我才应该无地自容,担心你唾弃于我。”
      
      肃临渊一听这话,急道:“不会的!我怎么可能那样想?我……”
      
      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跟着对方继续走,不管怎么说,能看到他人尚且安好,已经是万幸了。
      
      又走了一段路,停云突然开口问道:“霜吟他们现在何处?”
      
      “除了顾兄还留守在孤宿峰,其他人都已经到了这里,只怕现在还在四处寻你。”
      
      停云道:“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
      
      肃临渊突然想到一事,道:“之前我们遇到一个叫袁鹏的人,他说你在他那里做客,把我们都弄到了他家里,却没有让我们看见你的影子。”
      
      停云止住了脚步:“你已经见过那个袁老板了?”
      
      肃临渊不明所以,也跟着停下,道:“对啊,他自称是我的朋友,硬要我去他那里做客。”
      
      停云道:“他没有刁难伤害于你?”
      
      肃临渊道:“没有,非但没有刁难我,还给了我一打银票,要我随便花。”
      
      停云若有所思,沉吟道:“也不知他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说完又看向肃临渊,道:“你还是提防些,万不可轻信于他,我感觉此人来者不善,而且他实力高深莫测,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你与他交过手了?”
      
      停云点头道:“没错,他只一击便败了我。”
      
      “那你可有受伤?”
      肃临渊紧张道。
      
      停云看他一眼,道:“没有,多亏了奎老前辈出手搭救。”
      
      “那个家伙,”肃临渊缓了口气,道:“你叫他前辈,他却称我为朋友兄弟,这岂非有些乱辈分?”
      
      停云道:“你若喜欢,我也可以叫你前辈。”
      
      肃临渊一愣,不由失笑道:“我可不想做你的前辈,我更愿意与你做朋友,我们俩一起叫他前辈,毕竟他看起来,比咱们俩要老多了。”
      
      停云听他这么说,也忍不住露出个笑模样,两人之间原本尴尬的气氛,突然轻松了不少。
      
      两人行在淮河岸边,波光粼粼,微风徐徐,实在是让人心情愉快。
      
      两个身量修长、姿容俊秀的男子,并肩行在风中,衣袂飘飘,风度翩翩,实在是一道亮眼的风景,一路上引来无数目光。
      
      肃临渊笑道:“你说,是看你的人多一些,还是看我的多些?”
      
      停云道:“一样多。”
      
      “哦?你这么肯定?”
      
      停云悠悠道:“因为他们看见你时,也就看见了我,大概不会有人忽略我们其中的一个,只看另一个。”
      
      肃临渊大笑起来,道:“没错没错,既然两个都可以看到,为什么只看一个?这岂不是亏了?”
      
      停云道:“你倒是对自己的样貌极为自信。”
      
      肃临渊道:“我是对自己很自信,但我更信你,你的模样太好,我走在你旁边,也可以沾一些光,多吸引一些目光。”
      
      停云道:“你夸一个男人长的好看,他并不会太开心的。”
      
      “是吗?可是别人夸我好看,我就很开心啊,难道我不是男人?”
      
      停云无奈地摇摇头,不说话了。
      
      肃临渊看着他,越看心中越欢喜,刚刚的不愉快也都烟消云散了。
      
      他一开心,就忍不住想跟他多说几句话,他想了想,又对停云道:“我没想到会在那里见到你,那地方破败荒芜,多是些乞丐混子在逗留,你怎么会到了那里?”
      
      “你又怎么会到了那里?”
      
      肃临渊道:“我是故地重游,毕竟我也算是半个乞丐混子,那里总有我的一些乞丐朋友。”
      
      停云道:“我也是故地重游,那里虽然没有我的朋友,却有值得我缅怀的东西。”
      
      肃临渊眼珠一转,心中有了计较,奎老说停云的真名叫做阮梦深,他曾听那些小乞丐说过,城东那片废墟,曾经就是一户阮姓人家的府宅,据说当初还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
      
      宅子烧成灰烬废墟后,还能从里面寻出无数的金银宝贝,其富贵程度,可想而知。
      
      那难道就是他的家吗?
      他真的是江南人氏?这岂不是与梦中之人……
      
      肃临渊道:“你离开孤宿峰的时候,在信中说是要南下处理旧事,你多年居于北方,难道以前到过金陵?”
      
      “我本就是金陵人。”
      
      肃临渊早有心理准备,但听他这么一说,还是忍不住心头一跳。
      
      也许是肃临渊的神情太过激动,停云忍不住问道:“怎么?我是金陵人,这是什么很让你震惊的事吗?”
      
      肃临渊目光深沉地看着他,认真道:“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停云疑惑,不明白他的意思。
      
      肃临渊也没法跟他解释,他总不能跟对方说,你很像我的梦中情人,我那梦中情人正是处在金陵,你是金陵人,就跟他更像了。
      
      这么一说,岂不像是在跟对方表明心迹一样吗?
      
      肃临渊赶紧转移话题,问道:“那你的事情办完了吗?此刻可是要去与你的徒弟们汇合?”
      
      停云摇头道:“不,我还要去见一位老朋友,”他顿了顿,又问肃临渊道:“你可愿与我同行?”
      
      肃临渊微笑起来,道:“荣幸之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