溃不成仙

作者:海弓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袁老板

      “没想到,我竟还有机会回来,数年未见江南风景,真有些恍若隔世之感。”
      
      “呵,这时候还有心思赏景感怀?阮公子真是好兴致。”
      
      停云露出一个有些恍惚的表情,喃喃道:“这个称呼……我都快要记不得了。”
      
      “阮公子贵人多忘事,竟然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你对我很有敌意。”
      
      “这不是当然的?”
      
      停云叹道:“孟息,当初的旧怨,你竟还未放下。”
      
      孟息道:“你不也一样?”
      
      停云顿了顿,又道:“你不问问他过得如何?”
      
      “他是他,我是我,他如何,我一点也不关心。”
      
      停云沉默下来,默默看着面前桌上的酒盏。
      
      这是秦淮河岸的酒楼,名曰一醉登仙。
      
      淮河两岸酒楼无数,在其他酒楼上,喝酒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和目的,而在一醉登仙楼,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目的却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痛醉一场。
      
      这里也许没有太多值得细品的美酒,却有无数种能让人快速醉倒的烈酒。
      
      但坐在临窗雅座上的停云和孟息,谁都没有动过面前的酒杯,他们今天是注定醉不了了。
      
      窗外风拂杨柳,暖阳正好,空气中满是让人愉快的气息。
      
      但窗内的两人之间却是气氛凝滞,全无愉快可言。
      
      孟息看着停云,道:“你龟缩在那个地方这么多年,没想到这次却愿意出来了。”
      
      “你想引我离开,完全用不着找那些人来胡言乱语,扰我清闲。”停云淡淡道。
      
      孟息本就带着三分邪气的面容上,浮出个有些阴险的笑容:“那都是些不入流的蠢货,我知道他们奈何不了你,但你此时已经离开,你猜,他们会不会趁虚而入,去寻你那几个宝贝徒弟的麻烦?”
      
      孟息本想从停云脸上看出些担忧惊惧之色,但他失望了,停云面色淡然,完全没有他预料之中的仓惶。
      
      “我以为,我的徒弟不会连解决这点麻烦的能力都没有。”
      
      孟息神色不虞:“对,你自己此刻的麻烦,才更大些。”
      
      停云道:“你不妨直说,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孟息把玩着桌上的酒盏,半晌才缓缓道:“我有一件事一直很好奇。”
      
      停云看着他,示意他接着说。
      
      “当年的阮梦深,只是一介柔弱公子,如何在两年之间,就得到了这通身的本事?想必定是有了什么奇遇。”
      
      “人在倒霉到极点之后,总会遇上一两件好事。”
      
      “但你遇到的好事,未免太大了。”
      
      停云想了想,颔首道:“确实是件天大的好事。”
      
      “也不知道你是得了什么仙法秘籍,还是捡到了什么天界异宝?”
      
      停云看他一眼,了然道:“原来如此,你怀疑我有这些东西,所以才让那些人去我那里讨要。”
      
      停云摇头道:“你想错了,我并没有这些东西,只是机缘巧合之下,意外得到了这身修为。”
      
      孟息道:“有了本事的阮公子,真是好生了得,杀起人来,丝毫不见手软。”
      
      停云道:“我自问剑下所斩,没有无辜之人。”
      
      孟息拍了拍巴掌,讥笑道:“哎呀呀,真是君子,明明是为了自己的私怨报复杀人,说得却好似做了什么斩奸除恶的好事一样。”
      
      停云不理会他的讽刺,平静道:“我此番遂了你的意出来,并不惧听你说我是什么杀人魔头,这些事我并不在意,我愿意来此,只为一件事。”
      
      他平视着孟息,道:“我要保我阮府幸存之人。”
      
      “那只不过是你家的一个下人,你真的愿意为了他,受人胁迫?”
      
      “当日我阮家遭难,府中的仆人也跟着白白殒命,这算是我亏欠他们,如今我知道有这一人尚存,就绝不会让你们动他。”
      
      “好,你真是个有良心的好主子,那么,请吧。”
      
      孟息站起身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停云施施然站起来,对一旁的小二道:“抱歉,现在我们全无醉意,这么出了酒楼,只怕有损你家的招牌。”
      
      那小二也是个伶俐的,一看这两位客人仪表不凡,知道不是寻常人物,纵然他们只是空坐半晌,并没有点什么好酒好菜,他也还是态度恭敬。
      
      小二客气道:“我们这酒楼叫一醉登仙,旁人喝个酩酊大醉,图个‘醉仙’之名,阁下这般风姿,出此楼去,只怕别人要以为我们酒楼迎了位真仙,哪里会砸我家的招牌。”
      
      停云听了这番恭维话,只朝小二淡淡一笑,眼中却完全看不出喜色。
      
      孟息跟着他走出楼去,才笑道:“这小二拍起马屁倒真是十分厉害,只不过不会看人,只看见外表,瞧不透本真。”
      
      停云不接,只让他前头领路:“我们开门见山,要去哪里,最好现在就走,我不想耽搁太多时间。”
      
      孟息看不惯他,直想寻遍机会挖苦他,但停云态度冷淡,完全不为所动,孟息讨个没趣,也只得安静下来,老实走到前方给他带路。
      
      深巷迂回,两人在巷弄里行了半晌,拐进了一个隐蔽的院落。
      
      孟息将停云带到院中一间厢房外,敲了敲门,低声道:“袁老板,是我。”
      
      房中传来一个温厚的男声:“小孟回来了?快进来吧。”
      
      孟息推开房门,对屋中人说道:“我已将人带回来了。”
      
      停云跟在他身后,四下看了一眼。
      
      这屋子像是一间书房,四面摆满了书架,屋首一张乌木书案,书案前正立着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看穿着像是个富贵商人,眉眼间的气度却仿佛是位王爷。
      
      停云走到屋内,那人已经上下打量他一番,微笑道:“这就是停云君了,真是好气度。”
      
      停云道:“不比阁下。”
      
      “停云君说笑了,”那位袁老板伸手致意道:“请坐。”
      
      停云道:“阁下不必假作客套,费尽心机要我前来,有何目的,但说无妨。”
      
      袁老板笑道:“我只不过是想与停云君交个朋友,并无恶意。”
      
      “用别人的性命来胁迫我,就为了和我交朋友?”
      
      袁老板收了笑容,皱眉道:“胁迫?”
      
      停云伸手从衣袖里取出一样东西,递给袁老板。
      
      袁老板接到手中一看,是一块玉佩,上刻一个“阮”字。
      
      停云道:“这是我朋友的东西,前些天,有人找上门来,将这东西交给我,说若我不来金陵,就要杀了这玉佩的主人。”
      
      袁老板看了一旁的孟息一眼,微愠道:“小孟,我让你请停云君做客,可没让你用这种方式。”
      
      孟息一双细眼露出些不服气的神色,嘴上却恭顺道:“停云君尊驾难移,属下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望恕罪。”
      
      袁老板又转向停云道:“停云君,实在抱歉,我这属下办事不周,多有得罪了。”
      
      停云道:“哦?这么说来,这并不是您的意思,那我这位朋友是没有性命之忧了?”
      
      袁老板道:“当然。”
      
      “那阁下是否可以放人了?”
      
      袁老板向孟息道:“你可有挟持停云君的这位朋友?”
      
      孟息道:“没有,我只取来了他的贴身之物,他人尚在家中。”
      
      袁老板道:“停云君,你看,我并没有抓过什么人,想必你说的那位朋友,现在正好端端地坐在自己家里吃午饭。”
      
      停云语气平缓:“那他既然无事,我也该告辞了。”
      
      “停云君不愿交我这个朋友?”
      
      “既为朋友,就该坦诚相待,而阁下对我诸多隐瞒,实在没有什么交友的诚意。”
      
      袁老板笑了两声,饶有兴味道:“停云君不但仪表堂堂,而且还聪明有趣,不管我刚刚是怎么想的,现在我确实想交你这个朋友了。”
      
      “交朋友还需两厢情愿,阁下还是另觅知音吧,告辞。”
      
      停云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袁老板一个眼神示意,孟息已站到门口,伸出手臂,拦住了他的去路。
      
      停云回过身来,看着袁老板,冷冷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袁老板道:“停云君,实在抱歉,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不做无用之事,而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既然请你来,就不能白白让你走。”
      
      “阁下这是要坐实胁迫之说了?”
      
      袁老板晃了晃手里的玉佩,道:“若你非不答应我,那我也就只好顺着我这属下做的事,用这个好好要挟你一下了。要知道,小孟既然能轻易取来你这朋友的贴身之物,那么要取来他的性命,想必也不会太难。”
      
      停云看着他,原本温和的眉眼尽是寒意。
      
      袁老板道:“你不必如此仇视我,我找你来,并不是要你办什么太为难的事情,我只是想跟你打听一个消息。”
      
      “阁下恐怕找错人了,我久居关外,闭目塞听,不问世事已久,消息实在不灵通。”
      
      袁老板肯定道:“我要打听的事,还真只有你知道。”
      
      “哦?”
      
      “是一件二十年前的旧事。”
      
      停云皱起了眉头。
      
      袁老板对孟息道:“小孟,你出去一下,我要跟停云君单独说几句话。”
      
      孟息嘴角一撇,满脸不忿地出门去了。
      
      袁老板叹了口气,道:“我这个属下脾气不好,真是给我添了不少烦恼。”
      
      停云道:“没想到,他当初未能与我同行,如今竟跟了你。”
      
      袁老板苦着脸道:“停云君,你很幸运,还好他没有跟着你,这脾气,一般人吃不消。”
      
      停云道:“你把他支出去,只为了跟我说他的坏话?”
      
      袁老板道:“非也非也,我是要向你打听那个二十年前的消息,这件事,我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他上前几步,关上了房门,转身望着停云,正色道:“我想知道,二十年前给你灵力的人,现在何处?”
      
      停云心头一跳,盯住袁老板,目光复杂起来: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