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破了很大一个洞

作者:EdeKa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爸,你这话说得扎心了。”徐溪放下茶杯,感慨道,“不过说得好,父亲他太倔了,不下狠药不行啊。”

      “软的硬的都试过,你父亲看来这次真的是和我扛上了。”

      “要不我再回去劝劝父亲吧。”徐溪苦笑,自从两位父亲开始闹病退的事情,家里就没太平过。

      唐恩摇摇头,“用处不大,我带洋洋出门旅游那阵,他已经决定退休了,现在又……就是责任心太重!”

      想到上个月那个轰动了整个司法系统的大案,徐溪撇撇嘴说:“除了父亲,省厅也的确没人能接那个烂摊子。”

      现在的几位副检察长,不是资历不够,就是压不住台面。

      而从外面派过来,又没那么容易搅得动A省这摊浑水。

      再加上最近国际形势紧张,A省这个接壤了两国的边疆大省。就冲着徐岩和唐恩那么多年的夫夫感情,都闹到离婚这份上了,还能扛着不松口,就知道徐检察长是真的退不下来。

      要知道唐恩当初和徐岩在一起,可不是看上了对方的身份权势,而是真正的因为感情。

      精灵和人类的寿命差异甚大,大多数与人类结为伴侣的精灵,所选择的都不是真心相爱的那一个。毕竟那么短短的几十年,精灵们可不想用几百年的余生来缅怀。

      这其中的痛苦,任何一个稍有理智的,都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而唐恩当年的理智,却始终没有战胜过这份感情。

      想那一天会越来越近,那人可能很快会离开自己,唐恩就一阵酸涩。

      摘下起雾的镜片,用衣角缓缓地擦着,唐恩不想让孩子们跟着一起担心,主动安慰,“没事的,我会想到办法的。”

      知道唐恩情绪低落,徐溪也很难受,试图换个轻松点的话题,“爸,最近几天有空吗,耶卡想请家里吃饭。”

      “行,周末吧,我会和你父亲说的。对了,这几天你别回家了,还有你哥。我想再好好和你父亲谈谈,你们这两天都住外面吧。”

      小儿子找个龙族伴侣,性情宽和、正直,最重要的是寿命相配,未来也不会面临他这种困扰。唐恩对对方很满意的,并不希望自己与徐岩的困境,让孩子们担忧。

      徐溪对家人还是很关心的,主动道,“爸,真不用我帮忙吗?”

      “三十年前我搞的定你父亲,现在也能行。”

      ※※※

      虽然和儿子说得信誓旦旦,但具体怎么执行,唐恩真的没底。

      讲事实、摆道理、威胁利诱、冷热暴力,甚至连离婚都已经摆在台面上了,但徐岩就是不松口……不,松了口,又闭上了。

      要不是自家徐岩性格外貌没变,唐恩真觉得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的丈夫变了个人。

      当年哪怕他只是叹了口气,徐岩会急得上蹿下跳,只求让他展颜。

      而如今……

      心里明白徐岩是因为责任,唐恩也还是有种失落感,仿佛自己已经不被放在心上。

      等唐恩回到家门口时,已经把这种少女心给藏好了,再次换上了温文尔雅的表情。

      还未走近,大门就从内打开。

      对外威风凛凛的徐检察长穿着居家服,正一脸忐忑地望着自己,脸色苍白,还有重重的黑眼圈。

      昨晚虽然没打招呼就走,但唐恩也不是年轻气盛,事后发了消息交代去向。今天也不是休息日,唐恩也没料到徐岩居然在家,这个点都快中午了,还穿着……

      想到了什么,唐恩又瞬间变了脸,几步走近搀着徐岩,着急地问,“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徐岩没劝没势的,能当上一省检察长,除了那股子拼搏劲外,他的长相也占了很大的因素。不是刑警副队长那种普遍意义上的英俊,也不是特警队长那种雌雄莫辩的美貌,而是种特别正气凌然、十分端正的俊美。

      在影视剧里,只能演军官的那种长相。

      特别让人有信任感和正义感。

      靠着长相的便利,徐岩给人的第一印象总是特别靠谱。随着年纪的增长,常年位居高位,这种气质也越发明显。

      只有唐恩知道,其实徐岩年轻时,本性还是挺活泼的,爱耍小聪明、抖机灵。

      这会儿关上门,把人搀扶到沙发坐下,刚想抬手用手环测量身体数据,唐恩眼前一花,被带着转了个身压在沙发上。

      抬眼,就看到那人眼中笑意融融,似乎占了什么大便宜。

      “糖心……”

      话是贴着耳根说的,精灵的尖耳是种族标志,也是弱点,特别的敏感。亲昵的爱称带着热气,染红了精灵细长精致的耳廓,正在朝着脸颊扩张。

      沙发太软,唐恩使不上劲,有不敢用力推徐岩,只好微微的扭动两下,抗议道,“放,放开我。”

      “就不。”徐岩耍着无赖,整个人压在精灵身上,脸贴着,相互看不到表情,“是不是舍得不我,糖心,让我抱会儿。”

      他们之间的感情很好,身体上也亲近也十分有默契,自然明白对方的点在那里。唐恩的手脚都被他压着,徐岩手很不规矩地在对方的腰侧流连。

      听出精灵呼吸有些不稳,徐岩似乎受到了鼓舞,动作更是露骨。自从家里有了孩子,他很少在卧室外同伴侣亲热,难得一次倒是觉得很刺激。

      精灵已经放软身体,还带着丝丝的颤栗,徐岩微笑,侧过头亲啄对方的鬓角,手逐渐往下……

      忽然感觉到嘴边有一丝温热的水汽,徐岩心中诧异,抬起身。就看到身下的精灵深情悲伤,眼中泛着泪,正一滴滴顺着眼角往两侧滑落。

      徐岩瞬间慌了神,自从他上次出院后,唐恩一直在劝他提早退休。几乎是软硬皆施,就是今天这样的美人计都用过好几次,但还从没见唐恩哭过。

      在徐岩的记忆中,他和唐恩从孤儿院那个墙头上认识起,就没见这精灵哭过几次。

      上一次唐恩红眼眶,还是小儿子五岁时,躺在ICU病房。

      今天……

      “我错了,别哭,糖心我说错了……”

      徐岩想要直起身体,但被唐恩环住脖子,又拉了回去。

      埋在他肩膀的精灵颤抖地更厉害,抽泣声在徐岩耳边一声声响起。仿佛决堤的江水,冲刷在他心里,一下下抽着疼。肺部的疼痛已经感觉不到,因为更强烈的钝痛随着心跳,与血液一起供到全身,五脏六腑都一起崩溃。

      好不容易探到了精灵的后脑,轻柔的安抚,出此之外,徐岩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说什么。

      徐岩心里明白,只要开口答应病退,就能止住精灵的悲伤,可他说不出口。

      今天可以让唐恩停止哭泣。

      可明天,明年呢?

      这副残破的身体,最多还可以陪着唐恩两年。

      如果他死在岗位上,能给精灵留个烈士家属的殊荣,在未来的几百年中,都还能享受到这一优待;但如果现在就退了,那么除了悲伤,他什么都给不了……

      当年因为一己私欲,拉着唐恩进了这个绝望的深崖。而现在的他,再也没有勇气拉着对方坠入崖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最虐的,后面就开始让唐恩老爸搞事情……虽然我也不想逗比的,但我也舍不得虐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