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石韬玉病了很久,直到胥柔则填完一张数九寒梅图,她依然缠绵病榻不见起色。胥若拙又请过一次郎中。这一次问诊时她是清醒的,郎中问了几个问题,她都一一回答。郎中换了药方,说她除了受风寒,惊惧过度也是病因之一,之所以久病不愈是因为忧思郁结,除了按时服药,更重要的是调养心情。胥若拙送郎中离开,甘霖流着泪将石韬玉搂在怀里,心中十分自责。
      胥若拙回来,见妻子在哭,嗔怪道:“刚说要让她调养心情,你就哭哭啼啼,这不是让她更加难过?”
      甘霖抹去眼泪,对石韬玉道:“阿玉,你才多大的人呀,哪里就要忧思郁结?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母亲,母亲帮你!”
      石韬玉虚弱地摇头:“母亲别担心,我没事。”
      甘霖见她如此更加心痛,眼泪止不住地流。胥若拙凝视片刻,搀妻子起身道:“好了好了,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这样心急,阿玉的病还是要慢慢调养。我们先回去吧,让她好好休息。”说着将人半扶半架地带出了房间。
      石韬玉一直很乖,严格遵照医嘱,按时吃药,安静休养,病情早已被遏制住,康复却始终遥遥无期。胥若拙夫妇和胥善则先后与她倾谈,希望能帮她解开心结,但收效甚微。胥若拙推断她在离开石家后到回到胥家前这段时间里,可能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所以才会惊惧过度。然而无论谁去问她,得到的答案都是记不得了。况且,她回到胥家时衣衫整洁,人也毫发无损,大家实在想象不出她到底经历了什么。胥善则几次循循善诱,也没能问出个结果,看她的样子,又不似在撒谎。
      她好像真的遗失了那段记忆,却将忧惧的情绪深深烙在了心底。
      到了花园里牡丹盛开的时候,石韬玉的病情终于有了好转的苗头。胥善则非常高兴,挑了两朵半开半合的供在瓷瓶中,摆在正对她床榻的书案上。石韬玉像是被这花团锦簇的生机所感染,身体明显好转起来。等到牡丹谢幕芍药竞艳的时节,她已经能独自走出房门。
      但胥善则不敢太过乐观,他和父母都能感觉得到,虽然石韬玉在恢复健康,但她的精神却仿佛迷失在冬天那场风雪中,迟迟不愿归位。她不快乐,甚至像变了个人。以前她总喜欢些毛茸茸的小玩意,可如今再多的送到她面前,她也丝毫不见喜色。她只是安静地抬起头来,双目直视送她礼物的人,好像在问为什么要送她这些。
      而且她也不乐意出门,只是当别人邀请时,她宁可迁就也从不拒绝。胥善则只好花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她。阳光灿烂时,他便拉着她在花园里兜圈。他看得出来,即使石韬玉并没有游玩的兴致,也不会在自己面前流露出来。她学会了隐藏自己真实的心情。胥善则为此感到难过。他抓住石韬玉的双手将人提起来吊在半空,然后又轻轻放下。以前石韬玉很喜欢这样“荡秋千”,总是被他逗得又笑又叫,如今她只是惊讶了一瞬,然后若有所思地看向胥善则。
      胥善则无法忍受她那种探究的目光,不是出于稚子的好奇,而是一种陌生的迷茫。胥善则蹲下身来,握紧她的双手直视她的眼睛:“阿玉,你在想什么?”
      石韬玉看着他不说话。他想了想,又问:“阿玉,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石韬玉摇了摇头,依然不说话。胥善则深感挫败,他的阿玉在思考,而这一次,他被完全排除在外。无论是引导还是阻止,他都无能为力。她用思考为自己筑起一道屏障,任何人都无法介入,除非她自己走出来。胥善则知道这会让她迅速成长,但这样的成长实在来得太快太早,让他措手不及。
      远处传来胥诚则和弟弟妹妹的玩闹声,听来像是在荷塘边抓鱼。胥善则晃了晃石韬玉的手,问道:“我们去找阿诚他们玩,好不好?”
      石韬玉看着他,缓缓摇了摇头。胥善则猛然意识到一件事,她会拒绝自己。当别人询问她的意见时,她总是迁就,但她懂得拒绝自己。胥善则蓦然生出一点苦涩的欢喜,只为这一点点与众不同。他望向荷塘,出神片刻,又问:“阿玉,你会不会钓鱼?”
      石韬玉不解地看他一眼,摇头。胥善则微笑起来:“我教你钓鱼,好不好?”他站起身来,牵着石韬玉往竹林边走。石韬玉越走越疑惑,忍不住问道:“不是去钓鱼?”
      胥善则道:“是要去的,不过先要准备钓鱼的工具。”
      他们向花奴要了一把修竹刀。胥善则挑了两根金竹,齐根砍断,削去枝叶,将其中一根递给石韬玉:“小心拿,别伤了手。”然后选了两根分叉的小枝砍断做鱼钩,又去找甘霖讨要丝线。
      甘霖得知儿子放着现成的鱼竿不用要亲手做两根,一时哭笑不得,但见石韬玉神色舒展,心里总算高兴,于是回房取了丝线递给胥善则,又叮嘱他千万小心。
      胥善则牵着石韬玉去花园里做鱼竿。他将竹枝竖起来给石韬玉看,问道:“像什么?”
      石韬玉目光有神:“像‘丫’。”
      胥善则点头,将丝线三股结成一股,一头绑在“丫”的一角,另一头系在竹竿顶端。石韬玉安静地蹲在一旁,托着脸颊看他怎么做。胥善则将另一只鱼钩交给她:“跟我学。”
      石韬玉依葫芦画瓢,交给胥善则检查。胥善则点头说好,放下鱼竿,带她在花园里翻起石头来。第一块石头掀开时,下面的蚯蚓和马陆四处逃窜。他原本还有些顾忌,但发现石韬玉丝毫不怕,甚至急切地要用手去抓,总算稍稍打消了疑虑。石韬玉捏着丝线,小心将捉住的蚯蚓系成一串。
      二人来到水边,胥善则帮她串上蚯蚓,将钩抛进水中,然后把竹竿递给她。石韬玉问:“鱼什么时候会来?”
      胥善则答:“不知道,也许马上就来,也许很久也不来。就算来了,你也未必知道。有的鱼很狡猾,等它吃完离开你还没有发觉。但若你经常提钩查看,又容易把它们吓跑。所以,要掌握时机,凭感觉,凭经验。更重要的是,凭耐心。”
      石韬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专注地望向水面。
      胥善则没有料到,她从此爱上了垂钓,常常独自支着钓竿坐在水边,一坐就是整天。时光飞逝,转眼四度寒暑,她这些年收获寥寥,但所用钓竿一直都是那一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发生了什么以后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