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7 章

      按照杨月娘的安排,但凡项明珠不必外出陪宴时,石韬玉和秀珠便分别来向她学习。秀珠年纪小,加上悟性有限,模仿明珠总有些生硬。反而石韬玉有了显而易见的变化,似是因项明珠的安抚而稳定下来,言行举止沾染了几分她的习气。杨月娘看着心里满意,项明珠趁机表态,说自己对宝珠十分青睐,希望能让她陪自己一同吃住。
      按照当初的约定,项明珠独居在杨家园子西北角上的一间独栋小楼中。杨月娘手下的那些姑娘们知她与众不同,从不轻易来走动。她又没有贴身婢女,平常也难得使唤下人,偌大的屋子确有些空荡冷清。杨月娘心里盘算,让宝珠搬过去,一来节省房间,二来她在明珠身边能学到更多,三来可利用二人的交情互相牵制。但杨月娘始终惦记着明珠是寄居在此的外人,怕宝珠和她过于亲密而心生妄想,到时候更难掌控。杨月娘无法彻底放心,因此未答应明珠的请求。
      虽然如此,对石韬玉的监视与约束还是渐渐放松了。她被允许随时出入项明珠的住处,可以留下陪项明珠用餐,甚至偶尔一次留宿也没有被追究。杨月娘看起来不再提防她,但石韬玉心里明白,眼下的放任是有条件的,杨月娘要她尽快变成第二个明珠,用不了多久就会来验收。
      石韬玉琢磨要如何对付杨月娘,跟项明珠打听此人的来历。项明珠想了想:“我知道的也不多,而且都是闲谈时她自己所说,分不清真假。”
      石韬玉催道:“姑且说来听听。”
      项明珠道:“她原本是个大户人家的丫鬟,因为办事得力,颇得夫人赏识。夫人有心将她培养成心腹,便教她识文断字。她读了点书,学了些道理,心气随之高起来。有一次老爷夫人商量事情,二人无法决断,她便开口建议了几句。老爷对她赏识,照她说的拿了主意。没过几天,夫人就将她配给马夫,打发出府去。那马夫酗酒好赌,回家后总拿她泄愤。有一次她被折磨得实在受不了,便趁夜匆匆逃走。她流浪到敦成,迫于生计沦落风尘。因她识字,又学了几分文人做派,在秦楼楚馆里风光了一阵子。但她不甘受人摆布,便引诱一位恩客为其赎身。那男人纳她为妾,将她安置在外宅。然而恩爱时光不久,家中主母容不下她,后来那男人也不再去找她。她于是重操旧业,将外宅卖了置办下这座园子,收留些无家可归的女子供她驱驰。后来这生意越做越大,以至于今。”
      “看来此人好强,也颇有些心机和手段。”石韬玉忽然冷笑,“难怪她如此看重你,逼着我们学你,原来是尝过奇货可居的甜头。”
      项明珠闻言微微蹙眉,旋即又释然,看着她微笑起来:“以你的个性,应该会欣赏她才对。”
      石韬玉气红了脸:“我不会像她那样害人!”
      项明珠若有所感,叹息道:“害不害人,有时候也难说。园子里那些姑娘和你是不一样的。”
      石韬玉挑眉看她两眼,冷静下来,没有再出言争辩。项明珠道:“昨日月娘问我你学得如何,我推说还需多些时日。但我想她怕是有些等不及了。”
      石韬玉默然,暗想项明珠人还在此,杨月娘不至于如此急切。她心里疑惑,听项明珠叮嘱自己小心应付,茫然地点头应了。
      没过几天,杨月娘果然找她,要看她跟明珠学得如何。石韬玉心里不情愿,沉默着将项明珠抚琴烹茶那一套流程做给杨月娘瞧。杨月娘目不转睛地观察,故意与她闲聊几句。石韬玉漠然地回应,惹得杨月娘皱起了眉头。
      “你这些架势摆得倒好,就算不是第二个明珠,姿态也有七八成相似。可你没有学到她的心性。明珠温柔恬淡,你却暗藏锋芒,好像随时要伤人。像你这样,客人怎么能舒心呢?”杨月娘愁眉苦脸起来,“你这性子要好好磨一磨。”
      石韬玉这会儿倒顺服起来,垂头淡淡说了句:“知道了。”
      杨月娘觉得她阳奉阴违,冷哼道:“你如果还是心存妄想,那只是给自己找麻烦。学一学你明珠姐姐,早点接受现实,日子也能过得舒坦些。”
      石韬玉垂眸不看杨月娘,缄默得像在沉思。杨月娘由她自己去想通,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又回转身来吩咐:“以后若有客人来找明珠,你就在一旁侍奉。”
      石韬玉抬头看向杨月娘,面露不解。杨月娘终于在她脸上看到些活泛颜色,神情为之一缓,说道:“记住,你是去侍奉,也是去学习。”说完便离开了。
      石韬玉望着她走远,愤愤地咬牙。可为免惹她疑心,也只能照办。之后项明珠但凡有客来访,杨月娘必叫她随侍在侧。
      来找项明珠的客人很多,但能得她现身招待的却很少。石韬玉陪她几次,发现她对客人完全掌握着选择权。她时常会戴上面纱帷帽去富家豪门献艺陪宴,但能在她的小楼里听琴品茶的寥寥无几。石韬玉暗暗为项明珠叹息,觉得她为了报仇忍辱负重混迹风尘,实在令人感佩。直到有一天,项明珠打发她离开,却留客人过了一夜。
      石韬玉看到那客人清早离开,顿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心里五味翻腾。她怒冲冲去见项明珠,却见那人一脸轻松悦然地倚在榻上看书。石韬玉忽然气势全消,说不清是失望还是羞愤。
      项明珠见她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瞪自己,诧异道:“怎么了?”
      石韬玉脱口而出道:“你为什么要留那个人过夜?你……”
      项明珠脸红了一瞬,又慢慢恢复平常。见石韬玉气堵得说不出话,她续道:“你怪我不贞?”
      石韬玉感到失望之极:“我以为你留在这里只是权宜之计,并不是真的……真的沦落风尘。”
      项明珠沉默下来,没有任何解释。石韬玉满怀不解:“你不是要杀刘楚吗?难道那个人能帮你?你跟他……是为了报仇吗?”
      项明珠看她努力为自己开脱,反而淡淡一笑,摇头道:“不,他与报仇无关。”
      石韬玉懵在原地,怀疑自己听错了。半晌,她醒悟过来,愤怒中生出一丝鄙夷。她恨自己看错了人,想骂项明珠不知廉耻,可是看着项明珠风姿绰约地站在那里,那些伤人的话便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徒增难过。
      项明珠看她憋着满腔怨怒一言不发,心里感到愧疚。她无奈地笑笑:“阿玉,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你明白。你希望我出淤泥而不染,抱歉让你失望了!”
      石韬玉红了眼眶,悲哀像汹涌的潮水猛涨上来,淹没了所有心绪。她瞪了项明珠一眼,转身夺门而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