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胥善则沿着石韬玉日常的生活轨迹寻了一遍,问过所有可能见到她的人。胥柔则说不知,侍奉的侍女不知,花园的花奴不知……直到找来边门的门房,才发觉一点异样。门房说自己帮厨房搬了些东西,回去时发现门栓没上好,然而他也不曾见到石韬玉。
      胥若拙已命人在府中仔细搜查,甚至派人去荷塘里打捞。胥善则心急如焚,见父母脸上同样焦灼,不忍再叫他们心烦,于是强作镇定安慰几句,自己出门去找。胥睿则叫上几名小厮,和他一道去了。
      甘霖急得眼圈发红,问胥若拙道:“昨天生日还是好好的呢,怎么人就不见了?”胥若拙握着她的手给她安慰,目光却在几个儿女脸上巡察。胥诚则的表情是担心,胥灵则的表情是不安,唯有胥柔则的表情是疑惑。胥若拙招了招手,将女儿叫到自己面前,问她道:“你和阿玉同吃同住,她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奇怪的话?”
      胥柔则不假思索地摇头:“没有。”
      胥若拙若有所思地看女儿:“你想一想。”
      胥柔则斩钉截铁:“真的没有。”
      胥若拙微微眯眼:“那你呢?你有没有跟她说过什么?”
      胥柔则目光闪烁了一下,摇头道:“我也没有。”
      胥若拙不说话,只静静地凝视女儿。胥柔则被他看得心虚,忍不住垂下眼帘。胥若拙见状心里有数,摆摆手放她离开,对身边的管家道:“派人去找两位公子,让他们去石家看看。”
      管家应声离开,甘霖上前握住丈夫的胳膊:“你是说阿玉去石家了吗?可是她根本不知道石家这回事,也不知道石家在哪里呀!”她说完有些怀疑地看向胥诚则,继而又转向胥柔则,下意识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这两年世道越发乱了。她还这么小……”胥若拙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没事的!放心!”
      管家派人找到胥睿则和胥善则,将主人的话转告。两兄弟虽不解,仍立刻赶往石家。到了门外胥睿则突然记起,昨日也是石玄玉的生日,他二人此刻登门,若无礼物,似乎有些不妥。他派一名小厮回府向父母禀明缘由,让带上礼物回来。胥善则没等小厮离开,径直上前敲响了石家大门。
      胥睿则拉住他的手:“善则,这样有失礼数。”
      胥善则几乎克制不住焦躁:“大哥,礼物可以后补,找人要紧!”
      说话间门房开了门,疑惑地看着他们。胥善则问道:“请问今天是不是有个小姑娘来过这里?”
      门房点头:“有,她说是来拜见老爷夫人的。”
      胥善则喜出望外,追问道:“那她在府上吗?”
      门房摇头:“她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胥善则刚刚放下的心重又悬起,急问道:“她往哪里走了?”
      门房伸手一指:“朝那边去了。”
      胥善则见他所指并非回胥家的方向,心里更加担忧,匆匆拱手道谢,转身去寻石韬玉。
      胥睿则见二弟唐突,知是关心则乱,颇觉无可奈何。他令小厮们跟上前去寻人,自己则在石家门前候着,待贺礼补来才入内拜望。石韬玉既没有留在石家也没有回胥家,胥睿则猜想她在石家期间大约发生了什么事,决定向老师问清其中原委。
      胥善则在街上毫无头绪地寻找,逢人便问,却一无所得。他想不通今日这一切为何会发生,想到石韬玉可能受了委屈,可能会遇到危险,他就无比担心。天色渐渐向晚,人始终不知下落,胥善则胸口像悬着一块巨石,堵得他呼吸困难。眼看暮色降临,空中竟开始飘起小雨,夹着零星的雪花落下来。胥善则站在街头,任雨雪落在脸上身上,突然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
      街边摊贩忙着收拾离开,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瑟缩着跑远了。小厮撑开伞走过来,为他遮风挡雪,提醒道:“二公子,我们回去吧。说不定玉姑娘看天气不好,自己回去了呢?”
      胥善则不甘心,固执道:“我们再找找。”说完继续前行。
      然而雪越下越大,渐渐将世界覆盖,抹去了所有活动的踪迹。街上已无人行走,寂静的夜里只听到雪花飘落的声音。胥善则想起他抱石韬玉回家的那天,也是这样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雪。难道这就是上天为他安排的,所谓“有始有终”吗?
      胥善则心灰意冷,带着小厮们踏上归程。路过胥家正门,他突然发现门檐下蜷缩着一小团身影,穿的正是甘霖在石韬玉生日时所赠衣裙。胥善则心神为之一振,冲上去将人抱进怀里,胸中巨石轰然坠地。他忍不住责备道:“你吓死我了!怎么可以不告而别呢?”话音未落又觉得自己语气重了,忙又安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怀里的人没有动静,只是不住地发抖。胥善则觉得不对劲,只见石韬玉紧紧圈牢双臂,将头埋于其中。胥善则轻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抚:“是我,阿玉,是你善则哥哥。”说着握住她手腕,想察看她的脸色。谁知石韬玉用力抱住胳膊,痉挛般地僵持着。胥善则无奈,先将她抱回家中,送到母亲身边。
      甘霖一见石韬玉回来,立刻搂进怀里,心肝宝贝地哭了一阵。胥善则从旁提醒道:“母亲,阿玉好像不舒服。”甘霖闻言松开怀抱,手心贴上她的额头,只觉掌中一片滚烫。甘霖大惊,忙让请郎中过来。
      郎中到时,甘霖已将石韬玉塞进被子里捂好。胥若拙带着儿子们坐在客厅,听胥睿则和胥善则禀告事情经过。胥善则这才知道,大哥在他走后曾去拜见石彰夫妇,打听石韬玉在石家的情形。胥睿则道:“她见了老师和师母,质问自己是否是石家女儿,是否为胥家所收养。师母矢口否认,当场拂袖而去。老师思念女儿,便认了下来,还让其他女儿出来与她作伴。老师本想留她在家里小住几日,然后再亲自送回来,可一问才知她竟是独自一人偷偷溜出去的。老师怕我们担心,打算立刻将她送回,车马备好之后却发现她又不见了。”
      胥善则回想自己找石韬玉遍寻不得,对大哥这番说辞将信将疑。胥若拙未置可否,转身走进房间,向郎中询问病情。石韬玉正昏迷不醒,一张小脸烧得通红,双目紧闭眉间紧锁,显然病的不轻。郎中把完脉,却说只是风寒,应无大碍。他开出药方递给胥若拙过目,然后告辞离去。
      房中陷入寂静,石韬玉突然受惊般抽噎起来。甘霖忙将被角压住,柔声地说话安抚。石韬玉仿佛听懂了她的话,慢慢恢复了平静。甘霖将被子捂好,伸手抹了抹眼泪。胥若拙轻抚妻子后背,安慰她宽心。
      胥善则站在父亲身边,默默握紧了拳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