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8 章

      石韬玉循着记忆中的路找到秦氏的家。秦氏恰好外出,胥诚则见她和五弟同来,乍一见时欣喜非常,转念又觉尴尬。他招呼二人入屋小坐,殷勤地倒水给二人解渴,大有热情好客的主人姿态。石韬玉处之坦然,但此处情形超乎胥灵则的想象,他因而感到有些局促。
      石韬玉说明来意,取出包袱递给胥诚则。胥诚则犹豫着接了过去,没有勇气当面打开。胥灵则看穿了他的窘困,感到十分陌生。陌生的三哥叫他无措,心里又疼惜又埋怨。他忽然由衷感激石韬玉促成此行,伺机劝胥诚则回家。
      胥诚则听五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仿佛头一回意识到这个弟弟是如此能言善辩,心中有如此多的道理,条条叫人无法反驳。可是胥诚则固执起来,决意不为所动。“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可我不能回去。”他回绝道。
      胥灵则一直留意三哥脸上的神情,觉得三哥对这里并非深情眷恋,只是执拗地板着一张脸。这张脸上凝着拒绝的面具,只有那么一瞬的动摇,转眼即逝,如微不可察的裂隙。但胥灵则终究没能摧毁这张面具。它稳稳地戴在三哥脸上,明示他别再白费唇舌。胥灵则感到挫败,望向石韬玉。
      石韬玉看起来淡然,仿佛并不关心胥诚则的去留。她对胥诚则这番回应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心里厌恨秦氏勾住胥诚则不放,认定此人才是症结所在。但石韬玉想不出解决秦氏的办法,恼恨中连带对这座房子也憎恶起来,片刻也不想多待。反正眼下胥诚则是不会回家的,她索性起身离开。胥灵则不解地跟出去。
      二人走到屋外,胥诚则追了出来,问道:“阿玉,父亲母亲不知道你们来吧?”
      石韬玉回身看他,脸上显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你还怕他们知道?”
      胥诚则心里羞愧,脸上挂起不耐烦的表情,挥手道:“走吧走吧,赶紧回去!”
      胥灵则满心失望,问他:“三哥,你当真不跟我们回家?”
      胥诚则看着弟弟微笑着摇了摇头,目光由石韬玉脸上掠过,又迅速收敛回来。
      胥灵则长长地叹了口气,走到石韬玉身边道:“那我们走吧。”二人便离开了秦氏的家,留下胥诚则伫立在原地惆怅地凝望。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秦氏由市集归来。她今日将自己织的一匹绢脱手,卖了个相当满意的价钱,心里高兴得很。一进门来,见胥诚则背着光坐在桌前,垂着头不知在看什么。秦氏从怀里提出荷包,兴高采烈地走到他身边,发现他面前排着数件金银首饰,指间则捏着一只手钏,似在仔细端详。
      秦氏惊道:“呀,哪里来的这些东西?”说着见胥诚则处之淡然,便猜道:“你回胥家拿来的?”
      胥诚则摇头:“刚才阿玉和灵则送来的。”
      秦氏点头:“他们倒很关心你这个哥哥。”话音未落想起石韬玉此前对自己的态度,心中很是不以为然。她见胥诚则盯着那手钏出神,忍不住拿过来细看。胥诚则没防备,被她得了手。
      秦氏看这手钏精致,在手腕上比划了一下,小心戴上了。她从未拥有过如此精美的首饰,觉得那金色衬着自己的肌肤陡然添光生辉,于是不无得意地伸手到胥诚则眼下,引他夸赞:“好看吧!”
      胥诚则敷衍地点头,伸手想将手钏取回。秦氏却收回手,放到眼下细细琢磨,恍然道:“这手钏似乎改过呢。”
      胥诚则毫不意外:“这是阿玉六岁时,我送她的生日礼物。人长大了,手钏改过才戴得上。可惜后来我也只见她戴过一次。”他脸上流出一丝迷雾似的笑意,浸透回忆的怅惘。
      秦氏心里有些吃味,再看桌上那一件件,都是女子的饰物,它们的主人自然不言而喻。秦氏褪下手钏还给胥诚则:“既然是她给你的,你还是收好吧。”
      胥诚则将手钏和其它首饰一并包好,犹豫一下伸手递给秦氏。秦氏又惊讶又感动,明知故问道:“这是做什么?”
      胥诚则道:“这些金银细软容易变卖,你收着吧,必要时可补贴家用。”
      “我不要!”秦氏觉得他轻看自己,拎着荷包将里面的钱摇出响来,“以前没有这些,我也照样过得很好。”
      胥诚则想到她为了生计在市集上让那些商贩占便宜,心里不是滋味,坚持将包袱往她面前推:“有钱傍身,你能更自在些,还是收下吧。”
      秦氏狐疑地打量他,心里觉得不妙,试探道:“你,该不会是想要回家,才拿这些钱来打发我吧?”说着忽然扑上前搂住他的脖子,将人撞个趔趄。
      胥诚则无奈地苦笑:“我没这么想。方才灵则劝我,我也回绝了。”
      秦氏收紧手臂,恨不得嵌入他的血肉,口中哀婉道:“阿诚,你别走!你要是离开我,我就活不成了。”
      这话显然夸大其词,可内中真挚的情感却是发自肺腑。胥诚则不能不为之感动,搂住她轻抚后背:“你放心,我不走!”
      秦氏心中的惶恐没有得到平复,反而愈发强烈,积攒已久的不安如决堤之水一发而不可收拾。她有些惊惧不定,不管不顾地搂住胥诚则好一顿亲热,只恨二人不能融为一体,从此永不分离。胥诚则感觉到她心里挣扎得厉害,只好极尽温柔抚慰。
      于情爱一事上,二人向来罕少讨论,一贯都是身体切磋。眼耳鼻舌身意,胜过千言万语。但在千百次过招中培养的默契,眼下却荡然无存。秦氏一反常态地有些狂躁,令胥诚则茫然失措。等天黑尽,二人从床上醒来,竟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秦氏窝在胥诚则怀里,暗想他终究离不开自己,内心寻回些许平静。
      次日天明起身,二人才意识到忘了把门栓好,而那包首饰就堂而皇之地放在桌上。秦氏捡起包袱托在怀中,四下张望着寻找收藏的地方。这一包价值不菲,她竟有了一种暴富的恐慌。
      胥诚则看她在屋里踱步,想起那手钏还在包袱里,心里忽然舍不得,怕她哪天真拿去变卖。他后悔自己昨天没有深思,竟忘了单独将手钏留下,眼下若开口向她讨要,却有些不好意思。
      但毕竟手钏重要,其他都好商量。胥诚则犹犹豫豫地开口道:“那个,手钏还是给我吧。”
      秦氏顿住脚步,转身看他,起初脸上是意外,继而像是醒悟,然后是委屈和愤怒。她质问道:“为什么要手钏?你昨天都交给我了,为什么又要回去?你舍不得?你不放心我?”她气急败坏地将包袱往胥诚则身上扔。包袱砸在他胸口,被稳稳接住。秦氏飞奔过去,劈手夺回包袱,口中念念有词道:“你都交给我了。我会好好保管的。你要是不同意,我绝不碰它们。这样还不行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