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6 章

      胥善则斩钉截铁地答道:“胥家从未资助过定爻军,今后也不会。”他打量王宣一眼,心中对此人存了戒备。
      世家大族资助地方武装势力,这是乱世才有的事。资助的用意在于增加夺\\权的筹码,算一种投机。天下一统时,犒劳军队是君王的特权,越俎代庖意味着不臣之心。当下定爻军和敦明军虽各自割据,但李松延和张显并未显露逐鹿问鼎之意,反而都接受了当今天子的封赏,算是承认这唯一的君权。更何况叶家基业在钟陵,而钟陵既不受敦明军治理也不属定爻军管辖,叶家实在不必去资助定爻军。
      胥善则心想,叶家是否真的资助了定爻军,为什么要资助定爻军,以什么样的方式资助定爻军,这些都未可知,这王宣也未曾道明前因后果,却草率揭露此事,实在用心叵测。
      宴席上众人沉默,对此想法不一。而陈正显然不打算就此终结话题,又问胥善则道:“你之前告假回了钟陵,是为参加妹妹的婚礼。这么说来,你已见过李柏乔和王攸?”
      胥善则坦诚道:“我只私底下见过妹妹妹夫,未曾出席婚礼,所以不曾见过。”
      陈正似乎不信,扭头看王宣。王宣边回忆边嘀咕:“除了胥家小公子,确实没在婚宴上见到胥家其他人。”陈正闻言,隐隐有些失望的样子。
      刘进见状站起来道:“我看这事没什么好研究的。叶家和胥家再亲,毕竟是两个姓,行事各不相干。那叶家是开客栈的,在各地都有产业,花钱打点地方官府好做生意,这是稀松平常的事。现在世道这么乱,客栈生意想必不好做。那定爻军又是草莽里起家的,最是不守规矩。说不定叶家这所谓资助也就是花钱打点李松延,买个平安罢了。”
      唐胜接话道:“说的在理。叶家在钟陵,要资助也该资助当地的势力,何必要舍近求远呢?”
      陈正淡淡瞥一眼胥善则,道:“钟陵当地势力,那就是丁兆了。可传言丁兆为了把女儿嫁进胥家,拆了叶胥两家一门婚事。他和叶家算是结了仇了,叶家怎么会去资助他?”
      “那这么说胥家就是叶家仇人的亲家了,叶家还不是娶了胥家的女儿吗?”刘进不以为然地笑道,“他们那些生意人家,凡事都要讲究个有利可图。丁兆的背后是周恪,是朔阳军,是天子,来头岂不比李松延大得多。况且有胥家居间调解,叶家和丁兆也能化干戈为玉帛。”
      王宣点头,继而摇头:“所以叶家为什么不去笼络丁兆,反而要资助定爻军呢?”
      刘进看他一眼,心里冷笑,嘴上道:“所以我认为那不是资助,就是寻常打点。就像你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要先打点好陈校尉,找对靠山才好办事。”
      王宣脸刷的一下红了,欲言又止地呆在原地。胥善则一脸肃色垂眸若思,连眼皮都没抬。
      陈正懒得辩解,只冷笑:“我记得叶家在敦成和陵南也有客栈,怎么不见派人来打点我们?”
      刘进认真道:“谁叫我们张公是位儒将,治下严明。我们守规矩,叶家自然不必打点。”
      唐胜笑呵呵道:“陈校尉若是缺钱,明天我带一队人马,去叶家的客栈闹一闹,说不定明年的军饷就有了。”
      陈正板起脸来呵斥道:“休得胡言!被将军听见了,治你滋扰百姓之罪。”说完脸上神情松动不少。众人见状,也纷纷挤出笑来。
      陈正看胥善则,见他并不随众附和,脸上那不苟言笑的表情看着觉得刺眼。陈正心中不悦,虽然觉得他确实有点委屈,但还是嫌弃他这一刻的较真。
      众人笑得敷衍,胥善则正色沉默,衬得气氛有些尴尬起来。刘进心里慨叹,本以为他出身商阀行事圆融周到,之前多番观察也只看到他的谨慎持重和才学智谋,如今才发现他竟也有几分读书人的不合时宜。不过跟心胸狭隘的陈正相比,这点不合时宜倒显得尤为可爱起来。刘进想着,莫名觉得愉快,笑意从心里渗透出来,在脸上逐渐蔓延。
      胥善则依然心平气和,见刘进对着自己笑得真心,不禁莫名其妙。
      刘进收敛笑容,对唐胜道:“唐副尉,我倒有个不必滋扰百姓的办法。等哪天我们到了钟陵,你可以亲自去叶家登门拜访。不必带多少人马,只王宣一人陪同即可。”
      众人心里都明白他所谓的“到了钟陵”是什么意思,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陈正笑着笑着,见刘进目光炯炯,神情中似有几分志在必得,心里忽然产生一种奇怪的别扭感。他若有所思地淡了笑意,扫视在座众人,发现笑容各异。陈正心里隐隐不舒服。
      酒宴在还算融洽的气氛里结束了。散席之时,胥善则与刘进打了招呼,然后独自离开。今日平白受一场委屈,心中愤慨不过须臾,只是无端欠了刘进和唐胜的人情,这才是真正叫人为难的。胥善则虽没有当场表明什么,心里却清楚这份情迟早是要还的,自然是越早越好。
      他在回去的路上想起刘进关于到钟陵的那番话,想刘进身为副将本无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个中意味,若自己品得出,别人自然也能感受到。胥善则琢磨刘进此举的用意。一个被陈正嫉贤妒能打压多年的人,不久前才得刘楚提拔,何以如此轻易地暴露自己的野心?酒宴上刘进为了维护自己,与陈正几乎针锋相对,可自己分明是陈正的属臣,刘进又何须如此?莫非刘进借此表明立场划分阵营?
      胥善则回想起席间众人各含深意的笑容,身上突然起了一阵汗意。他忆起父亲明哲保身的嘱托,恐怕自己是要辜负了。眼下就看刘进何时来见自己,若近几日来,便是此人沉不住气,将来难成大事,自己还情也容易。但胥善则想起自己在督粮处见到的那个刘进,心知必不会如此简单。
      此后的日子可谓风平浪静,过了大半个月,刘进果然来见胥善则,说是进山打猎收获颇丰,请他和几位同袍一起尝尝野味。胥善则算了算日子,比自己估计的要早些。他有些疑惑,心想刘进隐忍多年,不该这么着急作为。可转念一想,或许正因隐忍多年,才不甘继续蹉跎,反倒有些急功近利。
      不过,隐忍也好进取也好,胥善则还没有敲定主意,大有事不关己的轻松。他从容接受了刘进的邀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