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6 章

      胥若拙明白了儿子的态度,挥挥手放他离去。胥诚则走出书房,莫名觉得好笑。他在花园里心不在焉地游荡,脑海里想着此事,却无法克制地渐渐恐慌起来。他突然觉得有必要跟石韬玉说清楚,于是拔腿要去找人。没走多远,正巧石韬玉往胥善则的书阁去,迎面见了,笑着跟他打招呼。
      胥诚则道:“你来的正好,我有事问你。”
      石韬玉看他脸上有种近似兴师问罪的表情,不禁奇怪:“什么事?”
      “父亲问我想不想娶你。”胥诚则脱口而出,不自在地捏了捏自己的胳膊,“母亲有没有问过你?”
      石韬玉愣住,微微张着嘴,惊愕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才摇了摇头。胥诚则立刻明白父母还没有找她讲明,他耸了耸肩:“他们想撮合你我,恐怕这里面有几分丁秀彦的缘故。”
      石韬玉听见这个名字,毫不掩饰地露出厌恶的表情。她见胥诚则似乎为此有些困扰,便道:“父亲问你,你就说不愿意。母亲若来问我,我也说不愿意。他们总不至于强人所难。”
      胥诚则听她拒绝得这样痛快,心里如释重负,可是见她一脸轻松毫无惋惜之意,又情不自禁地生出些许惆怅。他忍不住问:“你是为什么不愿意?”说着心里胡乱猜测,怕她说出嫌弃自己的话来。
      石韬玉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问,转念一想方才他好像并未说过他不愿意,不由得担心起来,怕他其实是愿意的。石韬玉忙解释道:“我从没想过。我现在只想陪伴母亲,不想嫁人。”
      胥诚则对她这番理由不太满意,觉得她在搪塞,提醒道:“你这理由说服不了父亲母亲。女儿长大了终究要嫁人,他们也不忍心耽误你的婚事。”他打量石韬玉的脸色:“你自己真是这么想的?”
      石韬玉沉默了一下,反问:“那你是如何回答父亲的?”
      “我说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哥哥怎么能娶妹妹!”胥诚则老实作答。
      石韬玉听了他的话,心里有几分感动:“既然你这样说了,想必父亲不会再勉强。”她说完陷入沉思,没有回答胥诚则最后的问题。胥诚则觉得自己猜对了,石韬玉没有说出她心里真正的想法。他非常好奇那个叫她无法明说的理由,思来想去推翻了石韬玉嫌弃自己的假设,开始怀疑她是早就心有所属。胥诚则在脑海里列出一张同辈亲友的名单,认真推敲起来。
      石韬玉见他许久不说话,便向他告辞,继续往书阁走去。胥诚则想得入神,下意识朝她挥手,等回过神来,发现人早已没了踪影。胥诚则将脑海里的人名一一排除,最后只剩下一个。他呓语似的纳闷道:“难不成她喜欢二哥?”
      可惜这个猜测不好去向石韬玉本人证实。胥诚则怅然若失,打算出门上街散心。出了花园遇到胥柔则,手里拿着书信朝他走来。人到了面前,将书信递上,对他道:“三哥,你帮我给叶萌送封信吧。”
      胥诚则挑眉笑:“你这是故意跟叶葭学的吗?”
      胥柔则脸一红,撅着嘴将信拍在他胸前:“反正你得帮我送到!”说完扭身跑了。胥诚则捏着书信,觉得妹妹娇羞的样子很好玩。他将方才的情景在脑海中重映一遍,只将胥柔则的样子换做了石韬玉,想完不禁叹息,因为心里清楚,石韬玉大概永远不会流露这样娇羞任性的情态。他一边暗自惋惜,一边出门去了。
      胥诚则不太想去叶家,因为惧怕那些拜见长辈的规矩。他决定先去茂源客栈碰碰运气,如能在那里遇见叶萌就最好。幸运的是天公作美,叶萌恰在茂源客栈。胥诚则交了信,忍不住揶揄这位未来的妹夫,叮嘱他要常去府中做客,以慰藉妹妹相思之情。叶萌被他说得红了脸,忙向这位未来的内兄告饶。他既如此,胥诚则也不好意思再逗他,便功成身退,继续往街上逛去。
      没走多远,路过一个巷口,胥诚则蓦然想起了秦氏。想到那天秦氏扭伤了脚,后来不知道好了没有。胥诚则突然感慨起来,那点愧疚像老马识途般回到了心头。那次送秦氏回家之后,他便将此事抛诸脑后,如今想起一算日子,居然已经过了这么久。当时秦氏拒绝问医,他自己竟也将此事忘了个一干二净,此刻忆起秦氏伤得不轻,万一伤及筋骨又得不到及时妥善的医治,很可能落下残疾。胥诚则越想越严重,越想越不安,觉得还是该去看一看,确定对方痊愈才能安心。
      他于是循着脑海里模糊的记忆往秦氏的房子走,虽不记得当时确切的路线,但自觉方向没错。不知不觉的,他走到了市集上。
      虽是寒冬季节,市集上却颇为热闹。胥诚则放慢了脚步东张西望,忽然在人群里看到一个妇人的身影,好像正是秦氏。他站住,看那身影停在一个鱼贩面前,蹲下身来伸手拨弄盆里的鱼。胥诚则看到她的侧脸,觉得是秦氏,又不敢确认。他走近两步,听那妇人和鱼贩搭讪。
      妇人道:“这鱼看起来不错。”
      鱼贩点头道:“可不是!”说着从盆里捞起一条,单手抓着送到妇人面前:“你看看,今天新打上来的,活蹦乱跳的呢!”说话间,那鱼像要证明他所言不虚,突然用力地挣扎起来,尾巴上的水珠溅了妇人一身。鱼贩忙将鱼丢回盆里,随手抽出塞在腰间的麻巾,团成一团往妇人衣襟上拍,边拍边道:“不好意思啊。”妇人却并不在意,反而笑道:“这鱼真新鲜,还挺活泼。”
      胥诚则在不远处看着,见那鱼贩分明不老实,假装替妇人擦掉衣服上水渍,其实那手直往她胸口抹。可妇人看起来毫无察觉,任由那鱼贩占尽了便宜,然后指着方才那条鱼问道:“这鱼怎么卖?”
      鱼贩道:“六文一斤。”说着又将鱼拿了起来。妇人微微后仰,对鱼贩道:“就要这条吧。”
      “好嘞!”鱼贩拿秤钩从鱼鳃下穿过,勾着鱼嘴提到半空称重量。秤杆高高地翘着,他视而不见道:“一斤二两,就算你一斤吧。”说着将鱼取下,拿稻草穿过鱼鳃结了个环,递给妇人。妇人递上钱,接过鱼来又笑着侃了两句,高兴地走了。
      胥诚则心里五味杂陈,脚下不由自主地跟上前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