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胥善则被关押在府衙的第一个晚上,胥府中无人安睡。甘霖一直在流泪,连晚饭也吃不下。石韬玉和胥柔则陪伴在她身边,同样担心得食难下咽。胥诚则拉着弟弟想计策,可两人绞尽脑汁也找不到万无一失的良策,去找父亲拿主意,又被胥若拙斥责胡闹,强令他二人各自回房安生。
      胥若拙与胥睿则单独商谈,交代长子由丁秀容入手,设法解开眼前困局。胥睿则会意,回到自己房中后便劝说丁秀容,但丁秀容并不乐意帮忙。无论胥睿则如何低声下气地恳求,丁秀容全当做没有听到。她想到胥若拙曾打算让胥善则协理药庐,想到自己失去的孩子,再看胥睿则为了这个弟弟不惜卑躬屈膝,心里格外委屈。她打定了主意,借此机会将胥善则逐出胥家,从此一劳永逸。胥睿则恨妻子冷酷,一气之下搬进了书房。
      然而祸不单行,京师又突然传来噩耗。陪胥若希上京学医的药僮毫无预兆地回到胥家,并带来胥若希被刺杀身亡的消息。胥家小辈里除了胥睿则和胥善则与这位三叔相处过,其他几个都毫无印象。胥睿则闻讯非常难过,胥若拙更是痛彻心扉。他问药僮当时的具体情形,药僮答不上来,只知道胥若希被派去王尚书府上问诊,后来就传出了他遇害身亡的消息。据说当时周恪恰好去王尚书家中探病,因刺杀一事震怒,命人彻查元凶,胥若希的尸体因此也被扣留不放。侍奉胥若希的管家依然留在京师候命,只好先派药僮回来报信。
      连番打击之下,胥若拙病倒了。甘霖忙于照顾丈夫无暇抽身,胥睿则只好独自操办三叔的后事。他忙里忙外,彻底冷落了丁秀容。不仅是他,因为胥善则被捕的事,胥诚则等人也对丁秀容心生不满,处处刻意回避。丁秀容心中怨愤,打算回娘家请父亲撑腰。
      岂料她尚未成行,丁兆自己却找上门来。他孤身而来,说是来看望亲家公,但胥若拙哀怒正盛,连虚与委蛇都不愿意。丁兆自讨没趣,匆匆走了个形式,就去找女儿。
      丁秀容在花厅接待父亲。丁兆见她气色不佳,问起近日起居,才知道他夫妻二人已分居多日。丁秀容趁机大吐苦水,本以为父亲会为此发怒,谁知他只是皱着眉头沉默,满脸心思深沉。丁秀容觉得异常,问道:“莫非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我们家,是这里。”
      丁秀容诧异,不明白父亲所指。丁兆看向女儿:“你知不知道这个胥若希是怎么死的?”
      丁秀容点头,但见父亲忧虑颇深,感到事情没那么简单。果然,丁兆告诉她:“他是替周太尉死的。”
      丁秀容惊讶极了:“他效忠于周太尉?”
      丁兆摇头,从头道来:“王尚书久病不朝,周太尉前去慰问,谁知府中竟有刺客埋伏。当时那个胥若希正好在场,刺客发难时,他用药箱替太尉挡了一刀,自己被人砍死了。”
      丁秀容伸手捂住了嘴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王尚书竟敢刺杀周太尉?”
      丁兆冷笑道:“那些老匹夫,嘴上骂太尉专权跋扈,心里不过是嫉妒,想取而代之罢了。”
      丁秀容深知父亲的仕途全靠周恪护佑,关切道:“那周太尉可有损伤?”
      丁兆摇摇头:“太尉安然无恙。”说着叹了口气:“只是这样一来,胥若希算是对他有救命之恩。太尉赏罚分明,只怕胥家从此飞黄腾达,以后就不好对付了。”
      丁秀容想了想,说道:“我看他们胥家明明从商,却偏要学那些读书人的臭毛病,一个个清高迂阔。胥若希以命换来的飞黄腾达,他们必定不稀罕。”
      丁兆忧心忡忡道:“如今太尉还没有明示,但我听说胥若愚已被调往中书省。这个节骨眼上,我若动了胥善则,只怕对上不好交代。”
      丁秀容闻言有些着急:“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丁兆见女儿急躁,自己也是心有不甘。他沉吟道:“无论如何,这件事要谨慎处理。”他观察女儿,见她咬牙切齿,心里暗暗叹气。半晌,他才开口道:“女儿啊,你想一劳永逸,怕是做不到了。况且这件事已经影响了你和胥睿则的夫妻感情。若胥家真的靠上周太尉,别说放了胥善则,就算胥睿则想休了你,为父都未必保得住你。”
      丁秀容愤然起身,焦虑地踱来踱去。丁兆无奈地劝她道:“你也知道为父能当上钟陵太守,全靠周太尉提拔。我们承了他的恩情,如果堂而皇之地去害他的恩公一家,他一定会怀疑我阳奉阴违。一旦他认定我心存二志,就不会再在朝廷上支持我,那钟陵就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万一敦明军趁机攻打钟陵,为父可没有必胜的把握。”
      丁秀容一想到胥善则会安然无恙地回到胥家,顿时烦躁不已,两手压着太阳穴对丁兆喊道:“说来说去,你就是舍不得你的仕途!为了讨好周太尉,你就只能委屈你自己的女儿!”
      丁兆听她竟埋怨起自己来,勃然大怒,拍案道:“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没有周太尉,没有我的仕途,你怎么嫁给胥睿则?”
      丁秀容被父亲骂得一惊,顿时有所收敛,只是心里委屈难平,忍不住流下泪来。丁兆无措,只好重又换上委婉的语气,安抚她道:“容儿,你要稍安勿躁。先放他们一马,来日方长。周太尉日理万机,不可能时时惦记着胥家。等胥若希这件事的影响淡了,我们有的是机会。”
      丁秀容怎能甘心,可是连父亲都投鼠忌器,她也无计可施。她认命地点了点头。丁兆见她识相,高兴起来,嘱咐她道:“趁太尉的赏赐没来,你去跟你公婆说,说你愿意帮胥善则求情。为父放他回胥家,让他们欠你这份人情,以后他们不敢再对你不好。”
      丁秀容见丁兆至今仍在替自己谋算,心里十分感动,哭着笑着抱住他的胳膊喊父亲。丁兆恍惚间又看到了女儿小时候撒娇的可爱模样,心里也是感慨万分,伸手轻拍她后背道:“好了,乖!”
      父女二人又坐了片刻,丁兆便起身告辞。丁秀容依照父亲的主意,却没有直接去找胥若拙和甘霖,而是找了胥睿则。她主动表达修好的意愿,并声称已经劝过父亲。
      胥睿则见她骤然转为相反的态度,对此将信将疑。又过了两天,丁秀容对公婆提出要回家一趟,并许诺会帮胥善则斡旋一二。胥若拙对此未置可否,甘霖却十分感动,拉着丁秀容的手夸她识大体。
      丁秀容回过家后,胥善则果然被放了出来。甘霖将他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确认毫发无伤才能安心,高兴地领着他跨火盆去晦气。
      胥善则心里感触颇多,安抚过母亲与兄弟姐妹后,他去看望胥若拙,告诉父亲,他打算尽快离开钟陵。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