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4 章

      第二天一大早,管家便过来拜见,说是君侯交代下的,要领她二人熟悉将军府的环境。石韬玉心里觉得没什么必要,嘴上却道着谢,拉上项明珠一起参观府邸。管家很是尽心,除了李松延妻妾的住处,几乎带她们看遍了将军府的角角落落。一圈绕完,石韬玉发现这偌大的将军府中居然没有书房。若非她一直留意,简直要怀疑是自己遗漏了。她向管家询问,管家答复说,君侯不喜读书,特意吩咐不设书房。
      石韬玉和项明珠面面相觑,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纵使李松延不读书不识字,可毕竟辅佐他的是王攸和庄如诩。那二人都是郑涵的学生,循圣人之道,定会向李松延劝学。李松延既然能得此二人效力,理应是个从谏如流的人才对。石韬玉满腹疑云,想到胥善则也是郑涵的学生,忽然有些哀怨。她隐约记得胥善则离家游历那段时间,似曾到过定爻军中,若是当年他也投在李松延麾下,或许今日又是另一番光景。
      逛过将军府后,便是一日无事。到了第三天早晨,石韬玉和项明珠正在用早膳,管家突然前来传召石韬玉,说将军命她随行去巡营。石韬玉匆忙漱口出门。
      大门外站着一队士兵,领头的牵着一匹骏马。李松延坐在马背上瞥一眼石韬玉,朝她伸手。
      石韬玉微微睁大了眼睛,面露犹豫。
      “上马,我带你走。”李松延催促,见她呆立不动,脸上显见的不乐意,挑眉道,“或者你也可以和卫队一起,跟在我的马后面。”
      石韬玉问:“君侯能否给我一匹马?我能骑。”
      李松延淡淡道:“眼下只有这一匹。”
      石韬玉暗想,随管家参观府邸时,分明见后院马厩里养着几匹好马,李松延这是故意刁难自己。她考虑一下,觉得说不出的别扭,便做出一副恭顺的样子道:“我一个小小书童,岂敢与君侯同骑。君侯请上马,我与卫队同行。”说着就往队尾走去。
      李松延看她在卫队后站定,也不多问,提缰策马而去。卫队随后跑步前进。石韬玉见状,唯有尽力跟上。她紧赶慢赶地跑了二里,眼看着自己被越甩越远。李松延一路飞驰,竟丝毫没有放慢速度。石韬玉从未这样疾奔过,很快便汗流浃背,累的气喘吁吁。她虽未指望李松延怜香惜玉,却也没料到他居然如此冷漠。石韬玉气性上来,索性不再追赶。
      慢吞吞走了一里,李松延和他的卫队早已不见了踪影。石韬玉见道旁有家驿馆,上门去租了一匹马,打听到驻军大营的方位,然后策马赶去。等她抵达军营时,校场上正在练兵。李松延就站在阅武台上,左右站着六七名将领。石韬玉通报了姓名。守卫早已接到命令,直接领她往中军帐去。李松延远远地朝她投去一瞥,继续专心督查操练。
      晨操结束后,李松延回到中军帐内。方才在阅武台上的几名将领随后鱼贯而入,见帐内站着一名女子,都纷纷露出诧异的表情。不一会儿就听外面通传说长史求见,随即王攸走了进来。
      王攸先拜见过李松延,发现石韬玉在此,顿时正了脸色,道:“君侯,军中严禁女子出入。”
      李松延不以为然道:“她是我带来的。”
      王攸又道:“女子主阴,出入军营是为大忌。”
      石韬玉心中冷哼,暗斥无稽之谈。
      “怕什么!”李松延指着她向王攸示意,“你看她这样子,杀气比你还重。”
      石韬玉微怔,忙舒展面容缓和颜色。王攸皱一下眉,未再反驳。庄如诩上前道:“君侯今日为何将石姑娘带来?”
      李松延答:“她是我的书童。我在这里处理军务,她要给我铺纸研墨。”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众人互相交换眼色,脸上都是高深莫测的表情。石韬玉也感到匪夷所思,依李松延的意思,带她来军营并非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今后都将如此。她忙去观察王攸的反应,心想王攸身为长史,理当出言规劝。
      果然,王攸道:“君侯三思。石姑娘虽是你的书童,但身无军职,岂能随意出入军营。”
      李松延想了想,点头道:“你说的有理,我应该给她一个职务。”
      王攸蹙眉阖目不语。旁边一人肃声道:“将军,让女子在军中供职,成何体统?”话音落下,几名将领纷纷附和。又一人道:“将军,女子不得擅入军营,此乃军纪。将军一贯执法严明,为何破例?”
      李松延淡然道:“军纪军法,不都由我定吗?”
      众将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继续劝说。庄如诩看向石韬玉,见她神色平静,倒像是置身事外的看客。而李松延的表情严丝合缝,看起来没什么商量的余地。庄如诩无奈道:“但石姑娘毕竟是女子,在军中恐怕多有不便吧。”说着看向石韬玉,其余人心领神会,也纷纷投去目光。
      石韬玉垂眸,一副非礼勿视的模样。事情太过突然,她只隐约觉得李松延在拿她做文章,但究竟有何用意,她一时琢磨不透。不过,她自觉应该配合李松延,便不予回应。
      李松延道:“你们不用逼她表态,她是我的书童,只听我的吩咐。”
      众人无语。王攸道:“但不知这位石姑娘有何过人之处。君侯若要委以军职,何以服人?”
      石韬玉也有些好奇地朝李松延看过去,恰见李松延对自己一笑。他道:“她是向张显献计杀刘进的人。女人出的馊主意居然也能说服张显,可见她很有手段。身为女子不想着相夫教子,却来投靠我,说明她很有想法。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用呢?”他说着忽然伸手一点王攸:“你和庄校尉来投奔时,我对你们一无所知,不也照样留用?况且张显一死,敦明军四分五裂,正好方便我们逐个击破。这一点上她也算有功了吧!”
      王攸无言以对,无奈地叹了口气。庄如诩想笑,怕人发现只好克制。石韬玉奇怪道:“君侯怎知是我向张显献计?外面都传……”
      “传你姐姐才是那个红颜祸水?”李松延有些好笑地瞥她一眼,“我不是说过,敦成军中也有我的耳目。况且任谁见过项明珠都会明白,她是个温顺的人,怎么可能去陷害一个不相干的人?”
      石韬玉不禁感慨,可惜世人不识项明珠,敦成依旧谣言漫天,对她诋毁中伤。
      李松延看她出神,有些得意道:“我不但知道是你献计杀刘进,我还知道刘进本打算和沈家联姻,可是胥善则却为你拒了这桩婚事,打乱了刘进的计划。你处处和刘进对着干,他居然能容忍你,还让你和胥善则在军营里完婚,真是奇怪!”
      石韬玉对此不敢苟同:“以君侯之见,他该如何处置我?”
      李松延扬眉一笑:“杀你,或娶你。”
      石韬玉心头一凛,不得不承认和李松延相比,刘进对自己确实算得上仁厚。
      李松延看她脸色转变,对其余将领道:“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就是没意见了。以后玉儿就在我身边担任掌策。”
      军中并无“掌策”一职,这显然是李松延专为石韬玉设置的。众人闻言神色各异。庄如诩意味深长地发笑。王攸则愁眉紧锁,问道:“掌策是何职务?”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